讲一个天津的二战名人掌故

讲一个天津的二战名人掌故

 

顾剑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抗战胜利以后,马歇尔作为美国特使来华试图调停国共关系避免内战,并以失败告终。但是那并不是马歇尔第一次来华,事实上二十年代中期马歇尔曾作为中级军官在中国呆过3年之久,甚至还在天津挣得过一座牌坊。

一次大战以后的1924年,陆军中校马歇尔奉派到美军驻天津的第15步兵团担任副团长,因为团长未到任,所以他是事实上的团长。二十世纪初八国联军侵华以后,美国除了在北京使馆区驻有保卫武装以外,并未在天津驻军,原来的美国租界也被放弃,并入英租界。到1912年,驻菲律宾的陆军第15步兵团被调到天津,当时的营房是租赁的。一战以后德国的租界被收回,美军则搬进了原来德国驻军的兵营,那条街原来叫德皇威廉大道,当时又改以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名字命名。今天在马场道和广东路交口附近的医大下属的一个学院门口有个小牌子,写着侵华美军司令部当年驻地。我不知道这是否就是二十年代的美国兵营,但是从大致位置来看,这里确实是属于前德国租界的范围。

马歇尔刚到天津任职就碰上了当时中国北部的一件大事。当时正是直系北洋军阀吴佩孚和奉系张作霖的直奉战争中,吴佩孚部下冯玉祥部倒戈,冯张联军打进北京控制了北京政府,直系军队全面溃散。天津正处在北京经山海关至沈阳(当时叫奉天)的铁路线上,打仗的运兵、补给都要经过这条铁路线,而溃散的近十万直系军队也必然经过这里回撤。一般来说,溃兵过境势必给一个地方的经济和民生带来重大的灾难:这些败兵没有纪律的约束,没有组织,没有吃的,可是手里却有武器。马歇尔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一方面无论出于维护当地治安或是维护列强在华租界利益的动机,必须把这些溃兵拒于天津城外(当时列强在津驻军有协议,协防的范围已经远远不止于各国租界的范围。另外由于近代天津经济重心向东南移动,这里附近的区域已经取代天津老城的地位),另一方面他只有1千人的步兵团(不满员,有一部驻唐山),无论如何不能和这些因饥饿或是贪婪而前来就食或是劫掠的溃兵起武装冲突。当时马歇尔的解决办法是:在美军所管辖的区域周边设了很多粥棚,供应吃食,甚至有临时收容所,但是条件是必须交出武器才能换取食物,而且吃饱以后必须绕城而走。这样,一个一千人的步兵团就能够把数万人的溃兵拒之门外而又不起任何冲突。最有意思的是,据说当地免于劫掠之苦的老百姓出于感激,还给美军立了一座汉白玉牌坊。我猜测这其实更可能是当地的商会出于感激而立的。马歇尔本人1927年初回国,而那座立给美国大兵的保境安民牌坊,在1938年美军撤出天津时(当时已经是抗战初期),被拆下来,移到美国本土本宁堡步兵学校再原样重建,据说现在还立在那里。不过本宁堡不象西点军校,是不对外开放参观的,所以我也没有去验证过。

在一个国家的领土上驻有外国军队维持秩序,对于一个主权国家来说无论如何是个耻辱,我无意为那些驻华的外国侵略军队唱赞歌。只是因为中国给外国驻军立牌坊,是件听起来挺新鲜的事情。另一方面,在当时中国军阀混战民生涂炭的混乱局势下,有时候某些外国的驻军还起到过维护局部治安的作用,起码对当地的老百姓多少有些益处,这也是客观事实。不独天津为然,大家知道抗战爆发时,上海周边的居民逃难,也是涌入外国租界寻求庇护的。当时的中国,内忧外患,动荡纷乱,中国土地上的秩序和安宁,竟要由外国驻军来维持,此事诚为可叹。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二战风云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