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陆军元帅斯利姆小传(下)

5。奇袭敏铁拉:辉煌的华彩乐章 1944年战局以后,日本缅甸方面军主力第15军元气大伤,北方日本第33军也在史迪威指挥的中国驻印军的攻势下丢了密支那,节节后退,倒是南方若开地区的日28军向东后撤有限,因此整个日军战线呈一个从东北到西南的大斜线,北边的防线枢纽就是缅甸古都曼德勒。日军人事在英帕尔战役之后大换血,木村兵太郎出任缅甸方面军司令,他当时被日军同僚们认为是最出色的日本陆军将领之一,后来也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7名战犯之一(东条英机、广田弘毅、松井石根、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木村兵太郎、武藤章)。河边正三卸任后,曾经出任日本陆军航空部队司令,日本刚刚战败后不仅,曾接替自杀的前总参谋长陆军大将杉山元元帅出任国内第1总军司令官。木村兵太郎手下还是3个军,北部本田中将的33军有18和56师团,负责对中国军队作战,中部15军司令牟田口廉也被撤职,接替的是片村四八中将,有15、31、33、53四个师团,南部樱井省三的28军有54、55两个师团。另外第2和49师团作为方面军预备队。英军在英帕尔战役后也调整了指挥结构,南方的15军不再隶属于斯利姆的14集团军,而是由战区直属。北部史迪威的司令部也不再在战役上受14集团军节制。这样,斯利姆的14集团军仅下辖第4和第33军,专心准备1945年旱季的中缅甸大反攻。33军军长仍是斯托普福德,有Nicholson的2师,Gracey的20师,后来又从4军调入Rees的19师。4军军长斯康斯因战功升迁,调回印度后方任职,斯利姆特意选择在若开和英帕尔立功的7师师长梅塞维升任军长,这个任命后来被认为是非常成功的。梅塞维手下最初有Evans的7师,Cowan的17师,和Rees的19师(后来调出)。更高层的指挥上,第11集团军群番号被撤销,干脆改称战区地面部队司令部,吉法德将军被蒙巴顿解职,接替的是利斯Leese中将。这位利斯也是个战功显赫的名将,在北非和意大利战场是蒙哥马利第8集团军的30军军长,蒙哥马利离开意大利以后,利斯就是接着出任第8集团军司令的人,1944年占领罗马以后受封为骑士,11月调升东南亚战区盟军地面部队总司令,是斯利姆的直接上司。对斯利姆来说不幸运的是,他好容易和吉法德配合默契了,这次又来了一位难以合作的上司。利斯随身带来一大批第8集团军的参谋人员,工作方式完全是北非意大利战场著名的第8集团军的一套,对上级东南亚总部和下级14集团军的工作方式完全看不惯。利斯和斯利姆之间的关系几乎是公开敌意的。对1945年2月开始的旱季攻势,斯利姆有自己独特的想法。此前,他仅有英帕尔这一次著名的胜利,而因为英帕尔战役防御战的性质,他多少被伦敦看成是一个谨慎稳健的指挥官。其实斯利姆的战略目标一直只有一个:打击日军的野战部队主力,而不去在意土地和著名城镇的得失。英帕尔的防守反击是他认为当时达到这个目的的最佳手段。现在,斯利姆已经掌握了战略主动权和极佳的出发阵位,该表现一下大胆出奇的一面了。首先,斯利姆的战役计划一开始就不依靠数量优势,他不想动用自己所有的师,因为计划中的反攻战役是大踏步进退,补给线很长,斯利姆有意把几个师留在印度后方不用。其次,斯利姆却准备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的机动优势,因为缅甸中部腹地跟印缅边界的丛林不同,相当干旱,是适于机械化部队的地方。斯利姆建议把17师和5师改装成机械化步兵师,尤其是5师,拥有两个机械化旅和一个随时可以空运的旅。此外,斯利姆还有一个直辖的255装甲旅,虽然装备的坦克有比较先进的美制谢尔曼坦克,也有老式的斯图亚特式和格兰特式坦克,但也已经比日军装甲部队占很大优势了。第三,也是这次战役最引人入胜的部分,斯利姆准备和木村兵太郎斗智(他这时还不知道缅甸方面军换了司令官,还以为对手仍是河边正三)。日军从英军的兵力配备上,判断英军是要以曼德勒为主攻方向,因此集中15军主力和28军一部,置重兵于曼德勒周围的伊洛瓦底江防线,甚至准备了用以反攻英军攻势的预备队师团。斯利姆抓住这种心理,让英33军在曼德勒两翼的伊洛瓦底江对日军施加强大压力,作出准备进攻的态势,实际上的攻击点却选在曼德勒南面日军腹地的补给中心敏铁拉。这是日军主力的补给中心,却只有不到一个联队的兵力防守,其余全都是非战斗人员,很像英帕尔战役中英国的迪马普。而且因为整个战线是东北-西南走向,从日军主力集团的西南方直接突击其背后的敏铁拉实际并不困难,而且1942年斯利姆撤退的时候曾指挥部队经过这里,他知道一条不为日军所知的小公路可以让英4军奇兵突出长途奔袭敏铁拉。因为敏铁拉的重要地位,斯利姆判断日军一定会尽全力夺回此地,那么就不得不放弃曼德勒附近的强固防御工事和伊洛瓦底江天险回身反攻,这时正面的英33军就可以抢占曼德勒,和敏铁拉守军夹击日军主力,迫使日军在曼德勒和敏铁拉之间接受会战。曼德勒战役于1945年2月中下旬以英4军开始穿插行动拉开序幕,17师强渡伊洛瓦底江以后,以两个旅打开通道,立即投入255装甲旅奔袭敏铁拉。极少的日本驻军战斗到最后一人,英军占领敏铁拉以后17师另一个旅搭乘运输机飞进城,全师收拢构筑防御工事,准备日军围城。这个行动体现了斯利姆很好的节奏感,他把主动权暂时交给日本人,但是预料对方会按照他的方案去做。日军这次受到了完全的奇袭,就在英军发起战役的前两天,木村还和15军军长片村计划从曼德勒正面前线反攻的事宜,在整个战役期间,日军各个高级指挥部几乎是3天左右就改变一次决心,修改一次计划,而每次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手足无措地被斯利姆牵着鼻子走。应该说木村的反应还是够快,他紧急调遣33军的18师团全部,和15军的53、33师团大部,加上方面军预备队49师团集中全力围攻敏铁拉,围城作战交给日33军统一指挥,但是已经晚了,日军的仓促进攻在英军有准备的防守面前一筹莫展,3月31日,英机械化5师破围入援敏铁拉的17师,正面英33军也从曼德勒左右两翼渡过伊洛瓦底江,日军防线全面崩溃,这时即便是有秩序的撤退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缅甸反攻战役的最后阶段,斯利姆决心不让日军有停下来喘息的机会,实施了坚决的追击,4军和33军分两路沿伊洛瓦底江和锡唐河直指缅甸南端的仰光。尤其是斯利姆打破建制组建临时机械化军交给梅塞维,实施典型的装甲部队突进战术,一路上绕过一切大股日军抵抗,这在二战英美盟军的战例里面是非常罕见的,类似于巴顿1943年在西西里战役中组建临时装甲军突击巴勒莫的做法。1945年5月赶在季风季节到来之前,盟军占领仰光。直到这时,利斯上将仍然对斯利姆不满,他向蒙巴顿建议让斯利姆留下来清理缅甸日军残余的抵抗,而由克里斯蒂森将军指挥拟议中的进攻马来亚的战役,这意味着把斯利姆从14集团军司令的职务上撤下来。蒙巴顿本人其实对两位部下都不愿得罪,所以耍了一个小手腕,同意利斯的建议,但是让利斯出面直接向斯利姆交代。这样斯利姆和利斯的冲突总爆发,斯利姆向伦敦抗议。这时由於缅甸压倒性的胜利,斯利姆终於在伦敦获得了承认,建立起个人声望,而利斯对蒙巴顿圆滑的态度也深为不满,公开指责蒙巴顿,蒙巴顿写信要求帝国总参谋长布鲁克元帅撤销利斯的职务。1945年6月,利斯被解职,斯利姆接替利斯升任战区地面部队总司令。利斯在战后出任印度东部军区司令1年,最后仍以中将军衔退役。 6。战后岁月和总结斯利姆的才能在战争中的大部分时间都不被上级所承认,更有象欧文和利斯那样爆发冲突的直接上司。但是他最终还是以胜利证明了自己,并获得承认。1945年7月斯利姆晋升上将。二战以后斯利姆的声望日隆,1946年出任帝国国防大学校长,1948年被首相艾德礼任命为帝国总参谋长,接替蒙哥马利元帅,打破了一层非英国陆军出身的军官不能担任总参谋长的玻璃天花板(斯利姆原本出身印度殖民地陆军)。1949年初晋升陆军元帅。退役以后还曾经出任澳大利亚总督,1956年出版回忆录Defeat into Victory,1960年受封为”缅甸的斯利姆子爵“,1970年底死于伦敦。斯利姆的军事指挥艺术是英美陆军将领中比较少见的以奇、巧制胜的类型,尽管在反攻缅甸的各个战役中,他所指挥的14集团军在数量、兵器上具有对日军的优势,但是斯利姆并不单纯依靠数量优势去压垮对方,他的战役具有欧洲17、18世纪名将的特点,将英军擅长的阵地战和巧妙的机动结合起来,而在形势需要的时候,又能表现出象现代装甲兵将军那样坚决的突进和追击。研究斯利姆的各个战役,总体上给人的感觉不象蒙哥马利那样谨慎而乏味。但是话说回来,笔者觉得斯利姆在缅甸的胜利从战略上讲,价值不大,这跟斯利姆本人的将道没有直接关系,而是由总的战略形势决定的。对日作战的决定性战场在太平洋,无论缅甸或是中国战场,所起的最主要作用是牵制日军兵力,不让这些日军投入太平洋战场。因此无论英军在缅甸战场的各个战役是大胜,还是象中国战场那样相持,只要能够牢牢地拖住并且钉死日军缅甸方面军,最后日本投降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中国正面战场没有象缅甸那样的大捷,甚至在豫湘桂战役中一溃千里,日本战败以后不也是收复失地了吗?从这个意义上,整个缅甸战场本身就不可能是对日作战的主战场。其实缅甸战场比较具有战略意义的行动是史迪威指挥的中国驻印军在缅北的作战,因为他们的作战旨在打通中缅公路,向中国战场输送美援,而这些援助对中国正面战场坚持下去拖住日军具有重要意义。所以说斯利姆本人尽管是一名出色的战场指挥官,但是在大战略层次上他的战场胜利价值有限,而这不是他本人所能够控制的。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如果象斯利姆这样的将才被用在北非或者西线会怎样?历史很难假设,也许即便他也无法避免英军在北非战场初期的挫败,但是从他在缅甸作战的后期表现看,尽管斯利姆本人不是装甲兵将军,但是却具有机动作战的优秀素质,这一点和隆美尔很相似(隆美尔也是出身步兵,担任第7装甲师师长之前也从来没有坦克战的经验)。我想可以比较有把握地说,如果是斯利姆指挥北非的追击战,或者阿纳姆战役,可能结果会比蒙哥马利好一些。 附注:本文的主要参考资料有亚历山大和斯利姆两人的回忆录,服部卓四郎的大东亚战争全史,Michael Hickey的专著The Unforgettable Army: Slim’s 14 Army in Burma 1992年版,Evans 的斯利姆传记,1969年英文版。另外还参考了英国Michael Carver元帅主编的The Warlords和Keegan主编的Churchill’s Generals 中有关斯利姆的章节。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二战风云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