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而降的猎人:施图登特和他的德国伞兵(上)

用“从天而降的猎人”这个题目,倒并非笔者为了褒扬什么。这是德文“空降兵Fallschirmjager”的字面硬译而已:Jager是德文猎人,德军和奥地利军队当中,都保持了“猎兵”这个古老的兵种,其实就是轻步兵,典出当年欧根亲王时代的神圣罗马帝国军队,拥有大量来自克罗地亚,匈牙利等皇室东方领地山里来的猎人,他们与正规的皇家步兵不同,制服和装具轻便,作战不按常规,枪法精准,最擅长为大部队执行侦察,偷袭,掩护等特别任务,是欧洲军队里的异数,那个时代的特种兵。这个“猎兵”的称谓,后来就保留下来代指轻步兵,就象德军当中“掷弹兵” 称呼一样。

 

施图登特这个名字,其实无论英文还是德文,都是“学生”Student,甚至连读音都一样(苏格兰口音里的S也常常发卷舌音的,听007肖恩康纳利的英语就知道了)。没什么比这个名字更名不副实了。这个名叫“学生”的德国将军,在空降兵战术战法方面,是全世界的老师。

 

 

1。进入空降兵之前的施图登特

 

库特。施图登特,生于1890年5月12日,家里是北德勃兰登堡附近的容克地主,在四兄弟中排行老三,1901年不满10岁上陆军预备学校,相当于小学,17岁陆军中学毕业,进约克。冯。瓦登堡猎兵团当见习军官Graf York von Wardenburg,1911年军校深造以后回原来团队晋升正式军官。1913年,当时刚刚处於萌芽状态的德国航空兵来招募飞行员,施图登特随便应徵,他以为自己在学校数学不及格,而且晕高,航空兵不会要他的,没想到竟然被录取了,於是成为德军第一批飞行员之一。那个时候飞机还是个新鲜玩意,会飞行的没有多少人,轰炸空战什么的概念还不存在,飞机主要用来做侦察工具,施图登特回忆说,他在航校的教官也才刚刚学会飞行,他自己进校14天就放了单飞,一切全靠自己摸索。中央台放过一个英国喜剧片“飞行器中好小伙”Those magnificent guys in their flying machines,讲世纪初一次大战以前的各国航空先驱们聚集在一起,飞伦敦-巴黎航空拉力赛的,把欧美各国的民族性格漫画化,很搞笑,我中学时候看的,至今还记得里面德国飞行员的名言“象在德国军队中学习任何东西一样:看说明书学习” 。没想到过了十多年,去年竟还能在网上看到这部片子。

 

1914年大战爆发,施图登特的飞行中队配属东线马肯森将军的第17军,执行侦察任务,参与了著名的坦能堡大会战。第17军隶属东线德国第8集团军,奥古斯特。冯。马肯森后来在东线指挥德国奥地利联军,1916年晋升陆军元帅。他后来活了96岁,到1945年才死,有个儿子在二战中意大利战场指挥德军第14集团军(安齐奥登陆战役),也官至上将。德国第17军对面,是俄军的连年坎普夫第1集团军Rennenkampf。德国第8集团军一共有3个飞行中队,当时飞机还没有装备武器,没有空战这一说,顶多是双方飞行员用手枪互射而已,飞机装备机枪最大的技术困难,是向前发射的机枪会把自己飞机的螺旋桨打掉。慢慢地,战场上双方开始琢磨怎么给飞机加上武备。先是协约国在飞机上增加向后发射的机枪和专门机枪手,然后想到给螺旋桨覆上一层装甲,不怕自己机枪扫射。(第一个这样做的人,是法国飞行员罗兰-加洛斯。大家知道法国网球公开赛主球场叫什么名字吗?)1915年,荷兰飞机设计师福克尔Fokker,为德军设计出协调机枪:机枪只有在螺旋桨叶片不挡住枪口的时候才能发射。(当时荷兰是中立国,他的公司在德国威斯巴登。德军主要装备福克尔工厂设计生产的飞机)。有4名德国飞行员被从前线挑选来试飞装备协调机枪的福克尔E1和E11型飞机,施图登特是其中唯一来自东线的,其他三名西线飞行员里,一个是殷麦尔曼Immelmann,一个是波尔克Boelcke,这两位都是世界空军史上祖师爷级的人物,也都是“蓝色马克斯勋章”的获得者(一战普鲁士最高战功勋章)。殷麦尔曼发明了殷麦尔曼滚转,波尔克则是德军第一个王牌飞行员,并培养出殷麦尔曼和红男爵。不过据德国的说法,殷麦尔曼后来在1916年6月被击落身亡时,就是因为他飞机的机枪协调器出了故障,把自己的螺旋桨打掉了。

 

施图登特在一战中,作为飞行员资格很老(说起来红男爵都还是半路出家的晚辈),但是没有象殷麦尔曼和波尔克那样大名鼎鼎。因为后来装备空战机枪的战斗机优先供给西线,等施图登特的空军中队调到西线时候,他自己又被派往轰炸机部队,支援凡尔登战役。1916年10月,施图登特任香槟地区的第9战斗机中队队长,取得了王牌飞行员战绩,但当时英法的飞机已经在技术上占有优势,一年前第一批试飞战斗机的四大金刚,只剩他一个还幸存。1917年,施图登特上尉在空战中受重伤,左肩动脉被子弹打断,坚持驾机降落在己方战线之后昏迷。回国养伤期间,施图登特结婚。

 

一次大战结束之后,施图登特留在十万人的陆军当中,1919年他加入西克特将军领导下的总参谋部。当时德军总共只有7千名左右军官,其中60名左右总参军官。施图登特的部门,是总参中的飞行办公室Fliegerzentrale,管陆军的飞行装备和训练。可是根据凡尔塞和约,德国根本被禁止拥有飞机,所以1920年代,德军是用滑翔机训练的,当时德国的滑翔机作为体育运动非常风靡,在世界上水平也很高,经常在运动会上拿世界冠军,实际这些滑翔机俱乐部,负有为未来空军培养储备人才的使命。1923年,德国被允许进行民用航空。

 

在1920年代,未来德国空军的将领们有三个去向:要么还是陆军军官(象凯塞林),要么去意大利学习(象里希特霍芬,先拿工程博士学位,后去意大利学空军作战理论),另外,就是象施图登特那样去苏联访问。1922年苏德签订拉帕罗条约,根据条约的秘密条款,双方进行军事合作,德国最初的空军和装甲兵装备研制战术研究,都搬到苏联境内进行。所以施图登特在20年代和30年代初,经常在德国和苏联之间旅行,同时他自己也喜欢上了滑翔机运动,曾在1921年的一次坠机事故中头骨骨裂。施图登特的副手,是耶舒恩内克中尉,后来二战期间的德国空军总参谋长。和平年代的升迁极慢,1928年,38岁的施图登特仍然是一个老上尉,而且不是总参谋部军官(德军总参军官是有特别认证的,不是在总参工作就叫总参军官)。1929年升任少校营长,希特勒上台以后,施图登特的仕途也不见什么起色,他当校长的飞行技术培训学校,从国防军转隶新的航空部,忙于培训飞行军官,1933年底晋升中校,1935年8月晋升上校,因为施图登特老试飞员的身份,他在乌德特手下主管新型飞机的研制试验。直到1938年,二战爆发前一年,施图登特都与空降兵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1938年,空军人事部长施通普夫将军召见施图登特,赋予他第一个高级指挥职务,第7航空师少将师长,同时告诉施图登特,这个师还不存在,要施图登特自己去组建,更重要的是,这个师将是一个全新的部队,要施图登特自己去琢磨,怎么在战争中运用这支部队。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追述世界空降部队的早期发展。

 

2。早期空降兵

 

最早大规模运用空降兵的设想,一战期间就有了。据说美军1918年逼近德国兴登堡防线的时候,陆军航空兵指挥官比利。米切尔曾经向潘兴建议,空投一个整师到兴登堡防线后方,进攻要塞城市梅茨Metz。我们不得不佩服米切尔思想的超前性。但是跟他后来著名的轰炸机击沉军舰的实验一样,米切尔的思想总是远远超前于他的时代,在当时当地,非常不现实:在那个时代,根本没有那么多受过伞降训练的士兵,也没有足够的飞机来运载他们,更不用说运载重型武器的大型运输机了。这个建议,当然无疾而终。

 

在两次大战之间,各国有一些小规模的尝试,英国1932年曾经从埃及空运过一个营到伊拉克平乱,但那是空运,不是空降。英国建立空降兵,还是1940年在欧洲大陆失败以后的事情。美国建立空降兵也是在1940年。两次大战之间,世界空降兵理论和实践方面领先的,是意大利和苏联。意大利1927年11月就在米兰附近组织过伞兵跳伞演习,而且第一个建成伞兵营。这个伞兵营后来在二战中,发展成185“闪电“空降师Folgore。但是意大利伞兵的早期领导人,古伊多尼将军Guidoni,1928年跳伞事故摔死了,此后意大利的伞兵发展停了下来。苏联的空降兵实践也很早,1931年红军用空降兵对付过中亚加盟共和国的叛乱。1935年和1936年,红军大演习当中,空降兵作战的规模,达到一次伞降1500人(另有记载说是5千到6千名伞兵)。当时,德国的施图登特上校,和英国的韦维尔少将,都参观了1936年的演习。这次演习对1938年施图登特接手德国空降兵的启发很大,但是韦维尔却无动于衷。他们两个后来在克里特岛,还要直接较量。当年在屠哈切夫斯基元帅领导下,红军现代化作战理论的很多方面都很活跃,是走在世界前面的,可惜斯大林的清洗,让很多探索夭折了。

 

在施图登特组建第7航空师之前,德国已经有不止一支伞兵部队:空军由布劳尔少校于1936年1月组建第1伞兵营,大多数人员是从戈林团里面转来的(戈林团组建于1933年纳粹上台以后,当时戈林是普鲁士邦总理,这个团是普鲁士邦的警察团。后来在二战中,戈林团扩充成戈林旅,戈林伞兵装甲掷弹兵师,戈林伞兵装甲师,最终是戈林伞兵装甲军。但是戈林师名为伞兵,从未进行过空降作战,一直当做地面部队来用的)。1937年德国陆军也组建了一个伞兵营,营长是海德里希少校(后来出掌第1伞兵师和第1伞兵军,在意大利卡西诺之战出名)。后来还建立了伞兵学校,德国第一任伞兵总监是Bassenge上校。到1938年,Bassenge上校难以承担繁重的总监职责,空军任命施图登特来组建第7航空师,世界第一个真正的空降师,Bassenge暂时转任施图登特的参谋长,(他后来很快去航空部任职,法国战役期间是凯赛林第2航空队的参谋长,不列颠之战任施通普夫第5航空队参谋长,后来去北非任第19空军野战师师长,是在突尼斯投降)。

 

施图登特上任的时候,德国伞兵就是那么两个营,而且当时世界各国,都是把空降兵当作一种特种作战,敌后破坏的手段(也许只除了当年的红军以外)。施图登特不但要把部队扩充成一个师,还要赋予它全新的作战理念和指导思想。这时候,两年前参观红军演习的经验,给了施图登特启发。他决定,要把整个师集中在一起,当作正规部队作战。这个思想听起来容易,实际上,从降落伞,军装,兵器这些个人装具,到支援火器,运输飞机,空地配合战术这些大的方面,一切都要从头设计,一切都要自己发明,而且这些变革必须成龙配套,是一项系统工程。所以,世界各国一直到今天,都承认施图登特是空降作战的真正创始人。

 

施图登特出任德军空降兵总监,需要处理的问题非常多,象伞兵头盔,降落伞这些问题比较好解决,运输机,德国的容克52开发于1932年,配备三台宝马发动机,最初是用作客机,西班牙内战期间空运部队的效果很好,成为运载伞降部队的主力,可以一次运载17名伞兵和1挺机枪。但是它不够大,伞兵部队的火力支援成问题。把伞兵的轻型兵器集中放在箱子里和伞兵一起空投,也是德军最早想出来的办法。他们还试验过用降落伞空投轻型步兵炮和汽车。但是要想大规模作战,凭当时运输机的运载能力,伞兵部队的火力无论如何都不够。因此,施图登特又设想用滑翔机来运载重武器,为此德军设计了两种巨型运输滑翔机Gotha242和DFS230,和特别的机内武器固定方法。这些工作,势必导致空降兵要走伞降机降两条腿并行的道路。

 

为了弥补伞降部队(伞兵)火力不足,无法长时间大规模作战的弱点,德军一开始就为第7航空师配备了陆军部队。这支部队,是陆军第22师,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受专门训练的机降师。陆军22师最初只有一个第16步兵团固定配备给第7航空师。这个团的团长,肖尔蒂茨上校,后来1944年是德军巴黎占领军司令,就是他没有执行希特勒烧毁巴黎的命令,向盟军投降,保全了巴黎(有个老电影,叫“Is Paris Burning ” 就是讲的巴黎解放这件事)。第22师的另外两个团,47和65团,到1940年初才接受机降训练。22步兵师的师长,少将斯波内克伯爵(Sponeck),后来在东线1941年底的苏军刻赤半岛大反攻时,是曼施泰因的第11集团军42步兵军军长,他用一个46步兵师,顶住了两个苏军集团军的进攻(51集团军和44集团军),却因为后退而被解职并受到军法审判,关押两年多以后于19447月被枪决。

 

施图登特除了创建一支全新的兵种,还要为迫在眉睫的战争做准备。1938年7月施图登特被任命组建第7航空师,9月这个师正式组建,10月德军占领捷克苏台德区,第7航空师就要进行实地演练,结果不那么乐观:总共242架容克52运输机迫降在野外,只有12架还能再飞起来。

 

1939年波兰战役开始,大战爆发的时候,第7航空师的1团已经组建完毕,2团组建了2个营,全师作为南方集团军群的预备队。施图登特急于参战,但是陆军高层的将军们对这个全新的兵种没有一个持积极支持态度,唯一的例外可能是北方集团军群的第4集团军司令克鲁格将军。施图登特去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求战,参谋们把他支到前线,告诉他自己去看看有什么机会,结果施图登特坐着吉普车和联络飞机跑遍战线,也没为他的伞兵找到打仗的机会,反而有一次开车迷路冲进波兰军队阵地,差点被俘,幸好波兰人也没有精神准备,被他加速冲了出去。波兰战役就这样过去了。(南方集团军群的参谋长,是未来的曼施泰因元帅) 。

 

 

3。西线1940:初战的震撼

 

德军计划法国战役的时候,由於施图登特的坚持和希特勒本人的干预,德军空降兵将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施图登特这次是真的急于求战,一口气向OKW提出9个不同作战计划,结果有两个被采纳,再加上后来添加了埃本埃马尔堡垒的小型特种空降作战,法国战役期间,德军空降部队计划进行两个半作战。

 

意外,总是战争中不可避免的事情,计划从来赶不上变化。OKW要施图登特派一个营的兵力,参与入侵丹麦挪威的“威悉河演习行动”,施图登特老大不请愿,他怕的是将空降这种新战法泄露给盟国,以后法国战役敌方会有准备。不过施图登特更怕触怒OKW,以后再也没有作战机会,所以德军入侵北欧的时候,1个伞兵连伞降在丹麦的北海湾渡口North Sound Crossing,一个连伞降夺取了Stavanger机场,还有一个连机降到挪威奥斯陆机场,后来又伞降到挪威中部的Dombas,结果一半兵力损失于挪威的冰天雪地,另一半兵力被英军俘虏。所幸当时英军有更加头疼得多的问题,没有顾上仔细分析这些小规模空降背后的意义,以为也就是一般的特种作战而已。

 

比北欧更严重得多的意外,是那次著名的法国战役计划泄密事件,它就发生在施图登特的伞兵部队。这次意外牵涉到整个德军西线。这件事情的主角,是伞兵训练学校的校长Reinberger少校,他当时还负责B集团军群和伞兵的作战计划协调联络工作。1940110日,他要从北德的空军基地前往科隆开会,在军官餐厅喝啤酒的时候,闲谈之间跟他的朋友Honmanns少校抱怨,去科隆的火车时间又长服务又糟糕,Honmanns少校是空军基地的司令,说那没问题,我开飞机送你去科隆吧,顺便我也回家看看老婆。他们俩带着绝密文件就起飞了。这是违反保密规定的。那天大雾,Honmanns少校迷失方向,迫降在比利时境内,这两位还不知道,从飞机里爬出来,找个老乡问问路,才发现怎么老乡不懂自己的德国话呢?这下意识到问题严重,因为Reinberger少校随身携带三份要命的文件:一是德国第2航空队的作战任务,组织结构,和对荷兰武装力量实力的估计;二是第7航空师的空降任务和具体地点;三是施图登特的作战命令。这等於把德军北线的行动计划和盘托出。大概两位少校都养成了不抽烟的良好生活习惯,谁身上也没有火,所以还要去一户农家借火,来销毁文件。结果在销毁之前,他们就被比利时边防部队找到了。可笑后来德国领事来探监的时候,Reinberger少校还保证说,绝密文件已经销毁了,大概他真的吓得不轻吧。

 

这次,希特勒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两位偷懒的少校被缺席判处死刑,但从未执行,因为他们呆在加拿大的战俘营里。第2航空队司令Felmy将军丢官,由在波兰留守的第1航空队司令凯塞林将军接替。施图登特受到严厉申斥,记大过处分。以北线B集团军群为主力的原作战计划,改为以A集团军群中央突破的曼施泰因计划(当时还不叫这个名字,这名字是战后利德尔哈特叫响的)。大批装甲师从B集团军群划拨A集团军群,这下给了施图登特一个机会:在新的空降作战计划里,他向博克上将建议,用空降兵的深远突破,来弥补装甲突击力量的不足。只有埃本埃马尔的特种袭击没有改动,因为那份计划不在飞机上,倒酶的少校也不知道这个计划。空降部队主力的任务改为一南一北两个荷兰目标:南方,以第7航空师主力加陆军第22机降步兵师之16团,占领鹿特丹南郊马斯河Maas和下莱茵河(在荷兰境内叫列克河)上的桥梁;北方,以第7航空师2团配合22师主力,占领海牙的3个机场,然后争取俘虏荷兰女王威廉敏娜及其政府。在两个地点,都由第7航空师的伞兵先行伞降,占领机场后,再用滑翔机运进22师的机降部队和重武器。后来德军和盟军的空降作战,大体都遵循这个模式。第7航空师75百人,第22陆军师12千人,组成一个暂编空降军,施图登特是临时军长,随7师在鹿特丹行动。负责接应空降部队的,是库希勒第18集团军的装甲矛头,胡比奇Hubicki将军的德军第9装甲师:伞兵为装甲师夺权桥梁,装甲师则要尽快突破荷军战线与伞兵会合,否则单凭伞兵单薄的火力,很难长抵挡敌人的反攻。

 

 

法国战役中的德国伞兵,在世界军事史上创造了好几项第一。首先,这是空降兵首次作为战役军团(而非特种部队)大规模运用;其次,埃本埃马尔的小规模机降,创造了直接空降到敌强固防御阵地的先例。

 

先说小规模的埃本埃马尔空降:这个要塞扼守比利时阿尔伯特运河及缪斯河的桥梁,和从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向西的道路,是德军第18集团军前进道路上的主要障碍。堡垒建成于1932年,相当现代化,12百比利时守军装备各种口径火炮,和两个月以上的食水。堡垒由钢筋混凝土建造,钢制炮塔,其坚固程度,基本不可能从正面攻破,更别说从行进间攻占了。但是这种乌龟壳式的堡垒也有弱点:守军自己也容易被困在堡垒群当中。但是想以空降兵占领这个堡垒,伞降不行,散布范围太广,无法保证降在堡垒顶上,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滑翔机直接降落在堡垒顶盖。这场战斗现在已经成了空降兵特种部队的经典战例,其具体过程,在很多正式出版物和网文上有专门叙述,就不在此追述了。基本上,1940510日凌晨,以科赫上尉为首的第7航空师438名伞兵,分成4个小队,乘41DSF230滑翔机出发,其中3个小队分别占领3座桥梁,第4个小队,代号“花岗岩”,有85名伞兵工兵,攻击堡垒本身,他们将单独对付12百名守军。伞兵们很快占领缪斯河上的桥梁,但是阿尔伯特运河上的桥,被比军抢先炸掉了。至关重要的堡垒本身,“花岗岩” 分队的11架滑翔机有2架坠毁,2架中途迫降,7架准确机降在埃本埃马尔堡垒,队长Witzig中尉的飞机也迫降了,但是他后来又找了一架飞机在战斗开始3小时后赶到埃本堡垒。以他为首的55名工兵真的当了一回“从天而降的猎人”,他们在头顶上用轻武器把比军封在碉堡里面,然后用炸药敲掉了2122毫米炮和975毫米炮。比军对此毫无办法,甚至呼喊炮兵向自己开炮(碉堡的顶盖坚固不怕炮火,他们希望藉此消灭顶上的德国伞兵),所以德军一度也非常危险,幸亏11夜之后,德军主力于511日凌晨到达堡垒,千余比利时守军投降。

 

对施图登特来说,埃本炮台的作战虽然重要,却无论如何无法跟两个空降师在荷兰的大规模作战相比。在海牙附近,陆军22师的作战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我看到有的文章说,22师师长斯波内克伯爵少将以为胜券在握,坚持要身穿全套军礼物去晋见以为已是瓮中之鳖的荷兰女王,结果耽误了时间,导致失败。其实这是传说而已,事实不可能是这样的。问题不在伯爵本人,而在於,荷兰军队通过西方情报机构已经知道德军发起进攻的日期,早有准备。更重要的问题,是在海牙机场第一批空降的第2伞兵团6个连空投太分散,三个目标机场中,Walkenburg机场一开始被德军突袭占领,立即开始运进22师的步兵。但是不料机场跑道过於松软,三分之二的飞机被陷住无法重新起飞,这样后援不继。其他两个海牙机场,OckenburgYpenburg,过於分散的伞兵根本集结不起足够的力量攻击机场,结果第2波运载步兵的滑翔机试图降落的时候,遭遇地面荷军火力大量杀伤,很多被击落,还有一些转往已经占领的鹿特丹附近机场。海牙的机场最终被荷兰军队反击夺回,22师的行动失败。

 

施图登特在鹿特丹的行动顺利得多。他的伞兵一开始就占领Waalheaven机场,立即开始运进肖尔蒂茨的16步兵团,施图登特本人和他的7师参谋部,也随第2波降落。与此同时,一个伞兵营穿过还在沉睡的鹿特丹南郊,去占领马斯河和列克河(就是下莱茵河)上的桥梁目标。他们的行进方式很奇特,有骑自行车的,有开着居民家小轿车的,甚至劫下一辆有轨电车,满载着士兵,响着铃铛横穿市区,一路上荷兰交通警目瞪口呆地目送这帮闯红灯的家伙。全靠出奇不意的心理震撼力,伞兵们顺利占领预定目标。他们的考验在后面:荷军全力反击。

 

其实,荷兰人事先知道510日德军将会进攻,他们在鹿特丹的混乱,主要来自没有想到德军以这种方式进攻,而且一下子就直捣荷兰腹地,再加上德军在荷兰全境大撒玩偶假伞兵,弄得整个荷兰人心惶惶,出现了大量德国空降第5纵队的传说,实际德军当时空降的,都是正规军队。但是荷兰的反击也相当快,他们从前线抽调一个轻型师作反击主力,而真正快速的猛烈反击,来自荷兰海军陆战队和炮艇。一艘荷兰驱逐舰范艾伦号,溯河而上,准备炮击占领马斯河桥梁的德军伞兵,但是被赶来的德军俯冲轰炸机阻止,德军轰炸机的近失弹没有命中军舰,但是打断了蒸汽管道,荷兰驱逐舰失去动力。在511日和12日的作战中,守卫Willems桥的伞兵伤亡了一半,施图登特一度非常紧张。他在511日夜间把守卫Waalheaven机场的部队都派上前线去稳定形势,冒险赌荷军不会对机场发动夜袭,否则的话,他很可能丢掉这个唯一的补给和增援来源。施图登特坚持到512日,德军第9装甲师赶到,与伞兵建立联系。但是512日,鹿特丹市内的战斗仍未停息,荷兰继续抵抗。

 

513日,施图登特请求凯塞林安排翌日空袭鹿特丹,凯塞林同意派莱克纳上校Lackner的第54轰炸机大队100架轰炸机执行这个任务,但是约定,如果荷兰投降,轰炸机群看到红色信号弹一定要取消空袭。514日荷兰表示愿意谈判投降,但是施图登特和后方的轰炸机大队失去联系,中午1点半,轰炸机群已经起飞,德军从地面发射红色信号弹召回轰炸机,当时54轰炸机大队分成两个机群,霍尔纳上校Hoener的机群46架轰炸机,先导的3架投弹之后,霍尔纳才瞥见信号弹,大惊之下,带主机群急转弯离开鹿特丹。可悲的是,莱克纳上校率领的第2机群54架飞机没有看到信号,结果97吨高爆炸弹将鹿特丹的部分市区夷为平地。下午,双方停火,德军冲进城内。当时施图登特和肖尔蒂茨上校已经进城,还在跟荷兰军队指挥官谈判,听到附近街道的枪声,施图登特站到窗口想看个究竟。这批德军,是迪特里希手下“希特勒警卫旗队”里的党卫军。这支部队成为德军里的精锐,那是南斯拉夫战役以后的事情,事实上,因为缺乏作战经验,也缺乏有经验的军官和士官,他们在波兰和法国的表现很嫩,士兵喜欢胡乱开枪。现在,他们看到一座房子周围影影绰绰地有很多荷兰士兵(那时荷兰司令部的警卫),又看到窗口有人,於是不由分说就是一梭子扫射过去。施图登特头部中弹,这颗子弹,从他额头右眉骨上方穿入,停留在前脑叶里。按说这种伤生还的希望不大。他马上被送往当地医院,给他动最关键第一个手术的,还是荷兰医生。荷兰医生很尽职,先把情况稳定下来。以后几个月中,施图登特在德国的医院里,经一批顶尖的德国外科和神经科医生会诊,动了一系列手术,曾经瘫痪一段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失去语言功能,很多人都以为即使救活,施图登特也会成为植物人,至少智力受损。但是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到409月施图登特居然逐渐完全康复了。

 

据他本人的回忆说,最后医生批准他出院之前,要测试一下,他的智力是不是还正常。用的什么题目呢?找来两个青年女子,一个很漂亮,一个很丑,让施图登特分辨哪一个好看。很明显,施图登特的审美趣味跟医生的审美趣味一致。更明显的是,医生认为,施图登特分辨美女与恐龙的能力,高到足够指挥一个军。於是施图登特出院,出任第11航空军军长。

 

在施图登特住院的这段时间,荷兰战役时的临时空降军正式编为第11航空军,还是第7航空师伞降,第22步兵师机降,另外还有一个独立突击团,机降伞降皆可,它实际是一个旅的规模,团长曼德尔上校Meindl(194111日晋升少将)。第7航空师新任师长苏斯曼Sussman少将。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二战风云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