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的对外战争,兼谈希腊罗马的军制和战斗力

 

古希腊的对外战争,兼谈希腊罗马的军制和战斗力

顾剑

象大多数军事爱好者一样,在下对军事感兴趣,是从读二战开始的。自11岁从父亲单位图书馆借来古德里安的回忆录"闪击英雄"开始,到现在将近20年,还是在看二战。可是毕竟二战只有6年时间,到上大学本科以后,开始对古代战争发生了比较严肃的兴趣,因为象克劳塞维茨、约米尼这些人的著作,都是以阐发拿破仑战争的经验教训为主上升到理论高度的,于是由看拿破仑战争,渐渐扩展到欧洲近代、中世纪和古典时代,还有中国古代和蒙古、阿拉伯、奥斯曼的军事史。渐渐地有个感觉,在核武器的恐怖平衡出现之前,其实人类军事史上从来没有什么新的东西。技术在革命,但是赢得战争的,其实就是那么几条永恒不变的军事法则在起作用,象机动性、防护、火力、协调、速度等等。单单从军事史看,有时候竟觉得还是古人的战史更有传奇性,更给人暇想的空间。西方的古典时代,希腊罗马,就象中国的先秦两汉一样,是个伟大的时代,也是英雄传奇辈出的时代。

本文的史实,基本上来自杜普伊的"武器和战争的演变"和富勒的"西洋世界军事史",议论部份则是我自己的看法。

1。马其顿崛起以前古希腊的典型陆军组织

要了解古希腊军队的战斗力,我们必须先了解它的军制。在这一段,我指的是马其顿王菲利普二世和亚历山大大帝以前,希腊城邦国家,象斯巴达、雅典、底比斯的典型军队组织。大致来讲,希腊半岛多山,地形破碎,不太适合骑兵作战,所以典型的希腊城邦陆军中,骑兵很少。步兵分重步兵和轻步兵。重步兵方阵是希腊军队的绝对主力。重步兵批甲执矛:头戴头盔,上身批胸甲,小腿上还裹胫甲,左手一面小圆盾,右手执矛,长度在2-3米之间。尽管重步兵腰间插一把短剑,但是很少拿出来用,主要武器还是长矛,这点跟后来的古罗马军团不同。这么多装备,有点象后世的装甲重骑兵了,可是没有马驮着,这意味着两件事:一是士兵的体魄必须锻炼得非常强健,二是作战时候的机动性成问题。重步兵都是各自城邦的上层自由公民,有责任感能吃苦,也守纪律。轻步兵没那么多装甲,但是也有不同程度的保护,主要作用是支持重步兵作战和后勤。还有很重要的特殊轻步兵兵种,象弓箭手、投石兵。轻步兵的来源是比较次等的公民。

作战的时候,双方都尽量找平地作战场,否则重步兵的密集方阵在崎岖的地面运动很容易造成脱节和阵线正面破碎。记住这一点,因为几乎每次希腊军队的大败仗都与此有关。重步兵排成很长的横队,纵深8-12排,前三排士兵举矛对着敌人,后面的人把长矛架在前面人的肩膀上,整个方阵象一只巨型刺猥一样。方阵两翼和前方是轻步兵和少量骑兵掩护。战役开始,先向对手射箭、投石,以期打乱对方阵形,然后重步兵方阵长矛如林,象一支撞城槌一样向敌人冲去。在这种密集队形冲锋中,个人想退却根本不可能,而在冲锋时要保持队形,则需要士兵有严格的纪律性和训练有素。

2。两次希波战争中希腊陆军的战斗力

从上面的描述可以看出,经典的希腊方阵是比较单调的,我认为它的弱点有四,强点有二:弱点一是对士兵体能要求高,二是对地形要求高,三是机动性差,四是一旦阵型被打乱则完全丧失了威力。强点一是只要保持队形,那么密集队形冲击的动量是惊人的,二是士兵个人防护比当时波斯军队要好很多,所以即便密集队形,也不太惧怕对手投射火力的袭击。相反,波斯军队从开国的居鲁士大帝起,就建立了古代西方史上第一支高效率的骑兵(更早的亚述军队依赖战车,而不是骑兵),还有更多数量的辅助兵种。而且每次希波战争中,波斯都占据数量优势,但是他们的问题是步兵的作战效率不如希腊人,而且大帝国的兵源来自各个部族,协调困难,纪律性差。不过综合来说,我认为其实当时波斯军队(加上它的数量优势),理论上优于希腊军队。但是很奇怪的,即使在亚历山大大帝之前的第一、二次希波战争中,希腊陆军也是胜多负少。为什么呢?

第一次希波战争是波斯的试探性行动,也可以说是惩戒行动,波斯军的数量优势并不明显。那是公元前490年,当时波斯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跨越欧亚非的大帝国,从居鲁士起,已历四世(居鲁士、冈比西斯、Hystaspes、大流士一世)。希腊世界则是一系列城邦国家的总称,从来没有统一过,最多是一些城邦结盟。希腊城邦不仅限于希腊半岛,而且在亚洲的小亚细亚半岛(今天土耳其境内)也有。象此前1千多年的特洛伊战争中,特洛伊就是小亚细亚半岛上的希腊城邦。当时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都已经臣服于波斯帝国了。

当时波斯统治下的希腊城邦叛乱,雅典出兵支持了这次叛乱。波斯帝国平息叛乱以后,派大军讨伐雅典。第一次希波战争的决定性战役是马拉松之战。这一战之前,波斯方实际上有很高明的战略。他们和雅典城里的主和派取得联系,这些主和派希望与波斯军队合作夺取雅典的统治权,所以波斯军队没有在雅典附近登陆,而是在离雅典有一段距离(实际上是42公里左右,现代马拉松长跑的距离)的马拉松海湾登陆,目的是把雅典军队引出城,而让波斯在雅典城里的第五纵队占领城市,然后再在野战中消灭失去根据地的雅典军。波斯方引蛇出洞的计策果然奏效,雅典陆军在Callimachus指挥下向马拉松进发,实力为1万人,分10个团。但是波斯军队的战术执行却在战场上出了纰漏:当雅典陆军中计,前来迎击波斯军的时候,波斯军(1万5千人)开始执行他们的下一步战略计划:重新上船向另一个地点登陆,准备猛扑毫无防备的雅典城。本来这是非常高明的连环巧计,但是雅典军队来得太快了,他们采取了这种形势下唯一可行的对策:立即进攻波斯军尚未登船的后卫。在当天的值日将军米尔泰德斯(Miltiades)的指挥下,雅典军实际上是击其半渡,轻易赢得了马拉松战役。 波斯军损失6千7百人,希腊方阵亡192人,包括总司令 Callimachus 。 战后米尔泰德斯马上派一名长跑健将赶回雅典城报信(现代马拉松运动的起源),这个胜利的消息终于稳定了城里动荡的局势,使波斯的第五纵队不敢乱动。

在这一次战争中,希腊军队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有运气的成份,波斯军不应该敌前上船,而且波斯只是惩戒行动,有试探希腊的性质,并非大规模入侵。所以我认为,马拉松战役的胜利并不能令人信服地说明哪一方军队的战斗力更强。

第二次希波战争在9年以后爆发,大流士一世之子,波斯帝国新皇帝薛西斯(Xerxes) 以倾国之兵入侵希腊。现代史家对波斯军兵力的估计,从15万到18万不等,而古希腊"历史之父"希罗多德的记载,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264万人!(肯定是大大夸张了的)。第二次希波战争的决定性战役是温泉关战役和萨拉米斯海战。萨拉米斯海战和本文的陆军主题无关,我计划将来在"古今七大海战"的连载文章里再详细写。温泉关战役是古希腊著名的大战,记得上中学的时候,中央电视台还在星期六晚上的译制片时间播出过讲温泉关之战的电影。很多人都以为守温泉关的就是斯巴达王李奥尼达的3百壮士,其实这300人只是李奥尼达的近卫军,加上轻步兵和辅助部队,希腊军一共大概7千到8千人,他们凭温泉关天险和波斯陆军主力对峙。在温泉关这样的天险前,波斯军队的数量优势发挥不出来,而且再一次证明了在正面碰撞中,波斯的轻型部队不是希腊装甲步兵的对手,还证明在破碎多山的地形中,波斯的精锐骑兵也发挥不出威力。 后来,一名叛变的希腊人Eplrialtes向薛西斯告密,使薛西斯能够派出一支奇兵,从小道绕过温泉关背面,切断了希腊军的交通线,李奥尼达腹背受敌,无险可守,于是斯巴达王本人和温泉关守军全军覆没。

但是在不久以后的萨拉米斯海战中,希腊联军海军却绝地反击,决定性地歼灭了波斯海军。薛西斯在希腊这样一个多山的穷国里,没有海军运送补给,就无法维持一支庞大的陆军力量,所以只好将入侵军撤回波斯。但是第二次希波战争并未就此结束。薛西斯仍然在希腊半岛北部留下了一支30万人的陆军(希罗多德的记载,剑桥古代史估计是10万人),由大将马多尼乌斯(Mardonius) 统率。

公元前479年,希腊联军陆军由斯巴达国王普萨尼亚斯(Pausanias)率领,进攻波斯驻军,于是爆发了这次战争中最后一次决定性的战役,普拉提亚之战。( 斯巴达的国王是选出的,同一时间总是有两名国王并列)。 这次战役非常集中地暴露了敌对双方的优缺点。战役初期双方有很长时间的对峙,曾经爆发过几次小规模的遭遇战和前哨战。起初是波斯骑兵在不适于骑兵作战的崎岖地形中向希腊军步兵发动进攻,结果损失惨重。而后波斯军统帅吸取了教训,利用骑兵机动灵活的特点,不断地袭扰希腊军的军粮补给。另一方面,在与希腊军的遭遇战中,尽量不和希腊方阵作正面的步兵交锋,而是利用己方联合兵种的优势,用弓箭手和投石兵的远程火力优势不断杀伤希腊军。两军相持的结果,希腊方占不到任何便宜,补给又发生了问题,只好准备撤退。

普萨尼亚斯的撤退计划,原本是全军列阵,然后趁夜暗掩护,一部份一部份地撤退。但是计划执行中发生了延误,阵线中央撤退、右翼撤退了一半、左翼未动的时候,天亮了,行动被波斯军发现,于是演变成一场生死大战。交战之初,希腊方的形势非常危急,不仅是在机动中被迫迎战,而且波斯统帅马多尼乌斯采取了正确的战术,以密集的远程火力给希腊军以重大杀伤。但是不久,马多尼乌斯犯了一个战术错误:他命令步兵主力集结在第一线弓箭手和骑兵身后,目的我猜测可能是准备跃出给希腊军决定性的一击,或者是准备追击。但是这样一来,大量波斯军猥集一团,第一线部队就丧失了后退保持弹性的进退余地。斯巴达王普萨尼亚斯抓住这个战机,集合起希腊的装甲步兵方阵,猛烈地向波斯军冲上去。因为只要冲近了,波斯军没有作机动保持距离的余地,投射兵和骑兵就发挥不了作用。在近战和混战之中,波斯士兵尽管也很勇敢,但是他们使用武器的技术(也就是武艺啦)没有希腊战士那么训练有素,个人防护也没有希腊战士好(没有手盾)。即使如此,凭借波斯军的数量优势,他们也还是可能淹没希腊军的,但是这时候,波斯统帅马多尼乌斯本人在混乱中被杀。因为波斯军是各个民族组成的乌合之众,并不齐心,指挥核心一死,全军随即溃散。这场战役以后,希腊人基本上肃清了希腊半岛境内的波斯侵略军。

从普拉提亚战役可以看出来,波斯在轻步兵、投射兵、骑兵这些辅助兵种上其实强于希腊,步兵数量也居优势,但是在步兵素质和纪律上颇有不如。双方的统帅只要明了敌我的优劣,运用正确的战术,都是有获胜机会的。

第二次希波战争之后,第三次希波战争(亚历山大远征波斯)之前,还发生过一件很能说明希腊方阵作战特点的著名事件,就是"色诺芬万人大撤退"。第二次希波战争以后,希腊世界暂时没有了东顾之忧,于是斯巴达和雅典两强爆发了争夺希腊世界霸权的30年伯罗奔尼萨战争。战争的结果以雅典失败告终。在长期战争过后的和平时期,很多希腊的职业武士无所作为,于是出现了大量职业的雇佣军。波斯就雇佣了很多这些雇佣兵。公元前401年,波斯御弟、小亚细亚的总督居鲁士起兵反叛他的皇兄,他的军队中就有很多希腊雇佣兵。居鲁士兵败被杀,随从星散,但是他手下的希腊雇佣军步兵方阵却岿然不动。波斯政府军用鸿门宴的手法,假装谈判,诱杀了希腊雇佣军的所有将领,但是雅典人色诺芬(Xenophone)却在军中挺身而出接替指挥,迅速恢复了秩序,然后率领这一万名希腊雇佣军,在波斯政府军环伺之下,由亚洲腹地,完整地撤退到了希腊边界。这件事在色诺芬的自传里有详细描述。直到现代,在困难条件下成功的撤退,在西方还常常被称为"色诺芬式的撤退",这有没有一点象中国的万里长征?

 第三次希波战争是希腊联军向波斯帝国的远征,这次的战场在广阔的亚洲腹地,如果希腊的作战方式还是象以前那样老套和单调的话,那么我想波斯绝对有条件发挥他们兵力和"火力"上的优势,况且现在在波斯一方,也有了大批的希腊雇佣兵,从方阵战术这个角度来说,希腊已经谈不上有什么战术优势了。但是对波斯人来说很不幸,这一次他们要面对西方历史上的千古一帝–亚历山大;而亚历山大大帝所率领的,是一支全新的联合兵种陆军。

3。菲利普二世和亚历山大大帝的军事改革

第二次希波战争以后,希腊世界群雄并起争夺霸权,雅典、斯巴达、底比斯都接近过成功,但是都在连年战争中打得筋疲力尽。此时北方山国马其顿的国王菲利普二世进行了军事改革。马其顿军制的改革最重要的,是比典型的希腊陆军多了一支精锐的骑兵。马其顿骑兵有一定的装甲防护,有点象后世的重骑兵,但是没有那么重,主要武器是长矛和剑。长矛经过改革,长达4到5米,冲锋时平端在手,矛头向下斜,刺中第一个敌人以后,就留在敌人的尸体上,然后拔出剑来砍杀。最精锐的骑兵近卫军(希腊原文叫伴随骑兵,因为作战时常伴国王左右,但是我这里按习惯称为近卫骑兵)全部由贵族组成,古希腊尚右,作战时总是部署在方阵右翼,由国王亲自率领投入战斗。马其顿步兵方阵也比典型的希腊方阵更有战斗力。方阵步兵使用4-5米的长矛,可以在对手的长矛够不到自己的时候杀伤对手。方阵纵深16人,比古希腊方阵深一倍,但是队形不那么密集,留下空隙,所以机动性比传统方阵要好。前4或5排士兵矛头对准前方,后面各排长矛有的向前倾斜,有的垂直。马其顿还很重视轻步兵,因为通常情况下,方阵重步兵是进攻发起的基地和防御中枢,骑兵近卫军是突击力量,骑兵的速度一定快于方阵运动速度,那么两者之间就一定出现空洞,这个弱点就要由轻步兵来掩护。轻步兵也有盔甲,只是稍轻,矛稍短,但是盾更大,作战时部署在右翼骑兵近卫军背后,当骑兵发起冲锋以后,就在骑兵和方阵之间展开形成一个机动枢纽。

注意这时的骑兵还没有马蹬,马蹬直到好几百年以后的中世纪才在欧洲普遍使用。虽然没有马蹬的骑兵,威力打了一个大折扣,但是并不妨碍骑兵成为当时的重要兵种。

我的看法是,马其顿军事组织几乎弥补了古典希腊方阵战术的所有弱点,但是因为步兵还是是用矛作密集队形冲锋的,因此还是有密集队形不便于机动的弱点。这就需要统帅的明智,如果统帅明白选择合适的战场地形,那么这种作战方式的冲击力,其实远远高过后世的罗马军团。怪不得美国军事学家杜普伊说,设若这支军队是一直由菲利普或亚历山大指挥的话,它可以战胜以后1千8百年整个冷兵器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队。

4。高加米拉战役中马其顿陆军的战斗力

菲利普二世率领马其顿军队成为希腊世界的超强力量,他的儿子,年轻的亚历山大文武全才,不仅是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入室弟子,而且在军中很早就协助菲利普指挥作战。菲利普遇刺身亡,留给20岁的亚历山大一支强大的陆军,和对马其顿闻风丧胆的希腊世界。亚历山大即位以后一年(公元前335年)就作了希腊世界的盟主,征集一支希腊联军,以马其顿军队为主力,远征波斯,由此开始第三次希波战争。亚历山大大帝远征波斯过程中,一共有3次大规模的会战(第四次会战是对印度国王波拉斯的):远征伊始击败波斯边疆总督联军的格拉尼古河战役,初次击败波斯皇帝大流士三世御驾亲征的伊苏斯战役,和最后彻底击败波斯皇帝和帝国主力的高加米拉战役(又称阿贝拉战役)。高加米拉战役作为对波斯帝国的最后一击,不仅规模最大,而且很能体现马其顿军队的作战特点。

是役亚历山大统率4万步兵和7千骑兵,所面对的是大流士三世指挥的一支数量上远占优势的联合兵种军队(最保守的估计是20万,有的估计100万),其中不仅有步兵骑兵,还有希腊雇佣军、大象、和装置长柄镰刀的战车。曾经有网友问,为什么是役大流士不利用自己的数量优势迂回并包围亚历山大呢?其实双方都想到了这一点,而且都有相应的行动。尤其是亚历山大这样的统帅,战前不可能不预料会发生被对方优势兵力迂回包围的情况,而且他也相应作好了事先的安排。和他的历次战役一样,亚历山大亲率近卫骑兵在方阵右翼作为主力。但和以往战役不同的是,他在主阵线后方安排了一个第二线,由左右两半组成,任务是在遭到迂回或者包围时,能够面向两个侧面或者后面旋转展开,让整个军队构成一个空心的大方阵,可以面对任何方向作战。

战役开始时,马其顿和波斯军都向马其顿军的右翼方向延伸,波斯军是想迂回,马其顿军是想避免被迂回,我觉得这有一点象一次大战中马恩河战役以后,德军和协约国军"向大海进军"的场面。当大流士发现两军运动的结果可能越出波斯事先选定并已经平整过地面,以便战车发挥威力的预定战场时,命令左翼骑兵发动攻击,截住马其顿右翼,并尽快迂回。这个时候,波斯骑兵也是有盔甲防护的,第一阶段与马其顿右翼掩护兵力交锋的结果,占了上风,但是马其顿的骑兵(不是近卫军主力)的反攻稳定了战线,而且中央部份马其顿的轻步兵掩护兵力也用弓箭和投石阻止住波斯军中央的战车冲锋。

这时候发生了高加米拉战役中有决定意义的一幕:波斯左翼骑兵数量众多,仍然迂回了亚历山大的右翼,但是迂回以后,波斯左翼和中央之间出现了一个空洞衔接不上,亚历山大看准这个战机,亲率右翼精锐的近卫骑兵,连同中央的四个重步兵方阵,向这个空洞后面的波斯军中央猛冲过去,这是波斯御林军和大流士本人所在的地方,大流士中军立刻乱成一团,皇帝本人落荒而逃,退出了战场。这大大影响了波斯军的士气,要知道,这种各部族联合的军队虽然数量巨大,却不容易管束和协调,一旦退却就非常容易"脆败",这和南北朝时前秦百万大军在淝水边一败涂地的道理是一样的。

但是马其顿军这时也发生了一个危机:因为亚历山大亲率右翼冲锋时的速度过快,和战线中央拉开了距离,马其顿的辅助步兵部队还来不及填补这个空隙,波斯军中央的骑兵就乘势也突破了马其顿阵线的中央部份。此时是马其顿军最危急的关头,如果中央突破的波斯骑兵能够向左或向右转弯,从侧面席卷马其顿的左翼或右翼,那么这次战役的胜负还未可知。但是波斯骑兵不知道是由于战术纪律不佳,还是指挥官见不及此,竟然放弃了这样一个大好机会,直接向前突进,扑向马其顿的军营(据说那里关着被俘的波斯皇帝的家属,有可能他们是想救出皇室,或是抢劫战利品)。此时,马其顿第二线预备队按照亚历山大战前的部署,以一个旋转的机动,重新封闭突破口,切断了突破的波斯骑兵,并从背后攻击他们。与此同时,马其顿左翼也不可避免地被波斯军迂回,已经陷入包围之中。但是波斯人现在还想谋求胜利已经为时过晚,因为亚历山大此时已经击败了波斯军的左翼和中央,再掉转马头,切断波斯军的退路,最终波斯全军大溃。

对这次古代世界的经典战役,我个人从5个方面总结胜负原因。前两个因素是有关统帅亚历山大本人的,后三个因素就是波斯和马其顿各自军事体系的特点:第一是亚历山大在战前就预料到了可能出现的被包围的情况,并作相应部署,可以说是料敌机先,二是在战场上瞬息万变的形势下,能够非常准确地把握战机,在决定性的时刻作决定性的一击,这种判断 力 可以 称 之 为 "战场感觉",非身经百战之人不能获得,不是我们这些纸上谈兵的爱好者能够企及的。第三,马其顿官兵的纪律性和素质实在是此役获胜的关键。在被迂回、被包围、被突破的时候不慌张,顽强作战,而且能准确地按照事先部署的计划作出机动,这一点很不容易。高明的作战意图,还要有好的部下才能打得出来,历史上有多少次是统帅想得好,但是被部下搞糟的失败战例?远的不说,希波战争中的马拉松战役,就是波斯方谋略上占尽了优势,可是战场上实在太不争气。第四,希腊世界终于在马其顿军事改革以后有了可以与波斯相匹敌的精锐骑兵,这一战如果换了第一次或第二次希波战争中那样经典的希腊步兵,获胜是不可想象的。第五,波斯军队有许多乌合之众军队的典型弱点–看似数量庞大,但却尾大不掉,难以协调,而且缺乏纪律,容易脆败,这跟曹操在赤壁之战,前秦在淝水之战的败因是相同的。

5。与希腊竞争的古罗马军团军事体制

亚历山大死后,他以一人之力征服的庞大的马其顿帝国分裂成4个部份,除了马其顿本土和最远的印度以外,亚洲部份由部将叙拉古(Seleucids, 又译塞琉古)继承,这就是后世和罗马帝国庞培,克拉苏等人征战不休的塞琉古帝国。埃及由部将托勒密(Ptolemy)继承,这就是埃及的托勒密王朝,直传到后世和凯撒结婚的埃及 艳后克莉奥佩特拉为止。

在亚历山大的大帝国分裂以后,希腊世界仍以马其顿为霸主。在西方,和希腊半岛隔亚德里亚海相望的亚平宁半岛中部,罗马渐渐兴盛起来,并开始了对外征服。罗马人的起源,可以一直追溯到荷马史诗中的英雄伊利亚德,他从海上一路流浪到意大利半岛,他的后代就是建罗马城的罗慕洛兄弟。最初,罗马的影响范围还达不到和希腊冲突的程度。古罗马军团的军事组织和希腊方阵颇有不同之处。大概在亚历山大大帝时期,罗马军团的作战体制才渐渐成型。大多数网友都知道古罗马军团的编制大概5000人左右,下面分大队、小队和百人队,有少年兵,青年兵,壮年兵,老年兵之分。但是罗马军团如何作战呢?

首先,古罗马军团是西方古代史上最早用短剑而不是长矛作为主要兵器的军队。罗马短剑长60到80厘米,宽大概5厘米多,很重。和马其顿长矛比,剑是近战格斗武器,一寸短一寸险,所以盾比希腊的大得多,是高1米3宽60厘米的长圆形,木制蒙皮用金属条加固。除了剑士兵还带两支两米多长的标枪,作战时,先来一个标枪齐射,打乱对方的队形,然后冲上去和对方近战。因为罗马军团用剑,所以和密集队形的希腊方阵最大的本质区别是队形更疏散,这很自然,因为人和人之间要留下挥剑的距离。总体来说,罗马军团主体是棋盘格式的三横队战阵。所谓三横队,不是三排士兵,而是三排小方阵。第一排是青年兵,第二排壮年兵,第三排老年兵。每一排都由若干个方阵组成,每个方阵是一个或两个百人队组成的小队,宽20人,纵深6到7人,方阵和方阵之间留稍微大于一个方阵的间隔。第二排各方阵对准第一排方阵间的空隙,第三排方阵再对准第二排的空隙。这就是罗马军团的主体阵容,另外还有骑兵掩护部队,但是罗马军团的骑兵不发达,只是起掩护侧翼的作用。作战时,军团先进行标枪齐射,然后第一横队前进,和敌人近战,疲惫之后,第二横队各方阵穿过第一横队的间隙前进,接替作战,撤下来的士兵重新编组休息,准备再上。整个军团在作战中不停地运动,需要严密的组织纪律性。

我们这里说的是古罗马王国和共和国前期的军团编制,不是凯撒大帝时代的军团。随着罗马的战争规模越来越大,罗马公民的数量不足,军团编进了其它城市的人和雇佣兵,主动精神和献身精神下降。罗马名将,执政官"条顿和森布里人的征服者"马略在公元前100年左右进行了军事改革,用大队作小方阵的基本单位,每一横排分别有4个、3个、3个大队方阵,又取消了士兵按照年龄分队的法则,没有了青年、壮年、老年兵的区分。每个大队方阵宽50人,纵深8到10人,每人间隔2米左右。军团仍然采棋盘格阵势。这种棋盘格式的军团战阵,大家可以从老电影"斯巴达克思"看到全貌(好象现在的电影,象"角斗士",反映得不是很清楚)。

简短地说,马略后来败于政敌"幸运的人"苏拉,开始了共和国的苏拉独裁时期。就是小说"斯巴达克思"开头的背景。苏拉病死后,马略的侄子凯撒和"伟大的人"庞培、平定斯巴达克思起义的克拉苏结成"前三头"政治联盟,后来凯撒在内战中击败庞培,成为独裁者。凯撒遇刺以后,他的义子和甥孙屋大维,和凯撒部将安东尼、雷比达结成"后三头"同盟,平定了共和派。屋大维在阿克提姆海战中击败安东尼和埃及女王克莉奥佩特拉的联军(这一段是电影"埃及艳后"的故事),然后建立了罗马帝国,屋大维就是罗马帝国的开国皇帝奥古斯都大帝。但是马略所改良的罗马军团体制,一直经过凯撒大帝、奥古斯都大帝,到公元后300年,这四百年间打遍天下,基本都没有变化。

我觉得和希腊方阵战术比,罗马军团的特点,首先是近战,其次是疏散队形,因为队形疏散所以机动性就好,对地形的适应性强。但是平地上的冲击力却不如马其顿那种长矛林立的方阵。

6。罗马军团和马其顿方阵的交锋:罗马征服希腊

 大概在亚历山大的时代,罗马开始征服意大利半岛上其它城邦的历程。罗马和马其顿的战争发生于亚历山大死后100多年,早于马略军事改革近100年,大概和大家比较熟悉的罗马迦太基之间的布匿战争(名将汉尼拔、西庇阿、"费边战略"那个时代)同时代。一共有三次马其顿战争。第一次马其顿战争发生于公元前217年,那时罗马刚刚跟希腊世界发生接触,马其顿国王是菲利普五世。这次战争并不具有决定性,因为当时罗马的主要精力集中在跟迦太基人进行的第二次布匿战争中,迦太基的历史名将汉尼拔率军入侵意大利半岛,所以罗马没有能力同时跟马其顿大动干戈。第一次马其顿战争以双方签订和约休战结束。

罗马军团和马其顿方阵的正面较量 发生在第二次和第三次马其顿战争的两次战役中。第二次布匿战争以罗马名将"阿非利加"西庇阿击败汉尼拔告终以后不久,为了限制马其顿在希腊世界的扩张,罗马派执政官弗拉米尼那斯(Flamininus)率军侵入希腊,爆发第二次马其顿战争。公元前197年,罗马军团和马其顿国王菲利普五世的军队在西诺塞法拉(Cynoscephulae)的一片山谷中不期而遇,双方各有大约2万6千人,因为当时大雾弥漫,双方都没有准备,打成了遭遇战。这里的地形不适合马其顿方阵施展。尽管马其顿的右翼还是战胜了罗马的左翼,但是罗马军团右翼也击败了马其顿的左翼,然后罗马军团向已经获胜的马其顿的右翼背后包抄,最终击溃了马其顿军队的抵抗。这次战争结束了马其顿对希腊世界的霸权,马其顿被迫承认罗马对希腊世界各国事务有仲裁权。

第三次马其顿战争发生于公元前171年,罗马为了阻止马其顿重新获得希腊世界的霸权而向马其顿宣战。这时候马其顿国王是菲利普五世之子柏修斯(Perseus) 。这个时代的马其顿军事组织跟亚历山大大帝时期比,反而有了很大的退步,主要是骑兵再次退居非常次要的地位,重步兵方阵的机动性更低,长矛也增加到7米长,必须双手才能使用。这样,一旦方阵队形有所散乱而被敌人渗透,在近战中举着这么长的矛根本没有办法自卫。这场战争开始,罗马接连换了3位军事上无能的执政官,遭到几次败仗,军队补给和士气都出现问题。公元前168年,罗马选举老将保卢斯出任执政官,指挥前线战事。保卢斯出身名门,作战经验丰富,和迦太基战争中的几位罗马名将都有密切关系:保卢斯的父亲,是在第二次布匿战争著名的坎尼战役中被汉尼拔击败阵亡的罗马执政官,保卢斯本人是汉尼拔 的战胜 者 "阿非利加"西庇阿的亲戚,他的儿子则是"费边战略"的创始人费边的义子。保卢斯的罗马军团和柏修斯的马其顿方阵之间爆发了决定性的皮德纳会战。

当时双方隔着一条很浅的河对峙,马其顿在北罗马在南,兵力大致相等,马其顿稍多。一天早上罗马军去河边取水的一匹马跑过了河,追马的罗马士兵和同是取水的马其顿士兵打起了前哨战,柏修斯和保卢斯不约而同地决定顺势把它发展成一场主力决战。战役开始罗马处于下风,保卢斯正在努力集结部队列阵的时候,发现马其顿军已经渡过小河,列队向罗马军团冲锋了。我个人的看法,觉得马其顿国王柏修斯应该对这场遭遇战是早有准备的。因为这里的地形是平原,适合马其顿方阵作战,应该是被选定的战场。但是两军中间隔的小河对方阵的机动产生障碍,所以一定要设法,要么引诱罗马军先过河,半渡击之,要么抢先在对方还没列阵之前渡过河发起冲锋。既然罗马统帅不会上当在敌前渡河,那么就要从第二条想办法。所以我猜测马其顿军其实一直处于戒备状态,准备找机会抢先徒涉。如果真的双方都事先没有准备,那么双方列阵的时间应该相差不大,即使罗马稍慢,也绝不可能差那么远,等到对方全军涉水过河发起冲锋的时候还没有摆好阵势。

当时罗马军团看到马其顿方阵步兵长矛如林地猛冲过来,也不免胆寒,实际上在这种地带,马其顿的冲锋是不可抵挡的。罗马军在顽强抵抗中后退,无意地,他们退过了这片平原,退上背后的山地。这时就显现出马其顿军队和统帅军事能力与亚历山大大帝时代的差距了–亚历山大绝不会让方阵步兵追上山地,而是会率领骑兵部队立刻发起追击,他在对波斯的历次会战中都是这样作的。但是这时要么是马其顿已经没有强大的骑兵了,要么是柏修斯见不及此,要么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部队,总之马其顿的方阵步兵追上山坡,在崎岖的地形中队形立时出现空洞。保卢斯见此机会,立即命令罗马士兵反击,不再保持队形而是冲进敌人的方阵队形里近战肉搏。方阵的优点完全发挥不出来,于是马其顿全军溃败,被杀2万人,被俘1万1千人。

7。结语

皮德纳战役标志着罗马军团最终彻底战胜了马其顿方阵。我觉得其实应该说这两种作战体制各有优点,如何发挥还要看统帅的军事艺术水准。第三次马其顿战争以后,罗马完全征服和控制了希腊世界,他们本身也渐渐被希腊文化同化。而罗马军团步兵的作战体制,在此后70年经过马略的军事改革,在凯撒大帝手中,其威力发挥到淋漓尽致,一直在西方世界称雄四百年。直到公元378年哥特人的重骑兵在阿德里安堡战役中大败罗马军团并击毙了罗马皇帝法伦斯。这一仗才真正标志着军团步兵的时代结束,随后罗马军队本身的主力也渐渐变成了使用弓箭和长矛的重骑兵。这和中国两晋南北朝时代是基本同步的。从此骑兵在欧洲战场上称雄一千多年。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欧洲古代史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古希腊的对外战争,兼谈希腊罗马的军制和战斗力

  1. Yanfu说道:

    楼主真强!!路过,支持一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