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响共和国的丧钟:马略与苏拉(续完)

 

第四章       罗马内战

 

1.  罗马的主人

 

公元前83年,苏拉留副将穆雷那(Murena) 带芬比亚留下的两个军团镇守东方,卢古卢斯敛取希腊各城邦的2万泰伦脱战争罚款。苏拉主力军团4万精锐在意大利本土塔兰托港登陆。驻皮西努姆的独立势力小庞培率领他的三个军团来投奔,受到苏拉热烈欢迎。苏拉绝对需要这样的援助,因为意大利各地平民党控制下的罗马军团有20万之众,再加上同盟战争至今仍然与罗马作战的萨姆尼特人,现在也与平民党联盟反对苏拉。

 

但是平民党的领导人不力。马略已死,秦纳也死。秦纳从公元前8784年一直是罗马执政官,代替马略成为罗马的强势统治者,他的执政官同事是加博(Carbo) 。当时苏拉的东方战争胜利结束,收伏了芬比亚的军团。秦纳召集兵力准备渡海征讨苏拉,但是在出发前被士兵哗变杀死。前83年苏拉在意大利登陆的时候,罗马执政官统帅是卢修斯西庇阿(又一个西庇阿家族的人物) 和诺巴纳斯(Norbanus) 。主要的将军有小马略,和森图里乌斯(Sertorius) 。这些人里面,只有森图里乌斯是出色的将军,此人当初曾经劝告马略和秦纳对大屠杀有所节制,但是意见未被采纳。森图里乌斯可能是得罪了哪位执政官,在内战开始不久就被调离意大利,去西班牙行省(名义上的原因,是他当选西班牙行省的同司法官衔总督)。平民党内战失败后,森图里乌斯流亡北非。他将来会回到西班牙领导反苏拉的起义,即便在苏拉死后,还是继续给罗马总督小梅特卢斯和庞培制造麻烦。在罗马内战中,平民党最好的将军竟然没有在战场上发挥作用。苏拉这边,除了苏拉本人,手下大将庞培,克拉苏,小梅特卢斯,人才济济。还有一个卢古卢斯留守东方。小梅特卢斯刚刚从北非的流亡地回意大利,投奔苏拉大军,苏拉在罗马以南,小梅特卢斯在罗马以北独立作战。最初阶段,为了收买人心,苏拉严格约束军队纪律,禁止抢劫和屠杀。随着战争越来越顺利,苏拉才露出嗜杀的本相。

 

这次罗马内战可以大致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苏拉接连围困平民党政府军的三支部队,改变战场上的力量对比,并占领罗马城。第二阶段,以罗马城和解救被困的小马略为中心,平民党军队和苏拉,小梅特卢斯发生数次会战,最后彻底失败。

 

83年战争伊始,苏拉与梅特卢斯从南方向罗马进军,小马略和执政官诺巴纳斯迎战苏拉,在罗马以南70英里的Tifata山战役被苏拉击败,死7千人(阿庇安说死6千,苏拉方面阵亡70),小马略逃走,执政官诺巴纳斯被困进卡普亚城(Capua) 。苏拉继续进军,面对下一个迎战的执政官西庇阿。西庇阿与苏拉展开停战谈判,以作缓兵之计,苏拉将计就计,趁谈判期间加紧招降纳叛,结果西庇阿手下纷纷投向苏拉,军队渐渐瓦解。就是在此时,西庇阿说了那段著名评判:“苏拉的性格,一面是狮子的勇猛,一面是狐狸的狡猾,而他身上狐狸的一面,比狮子的一面更难对付”(突发奇想,网上盛传毛泽东评价胡涟“狡如狐猛如虎” 的话, 不知是真是假出处何在,有人考证吗?如果是假,是否是从这段古书里抄来胡编的?) 。西庇阿未经一战就兵败,被苏拉俘虏。据说当时他的全军都逃走投靠了苏拉,整个大营只剩下他父子两个光杆司令还蒙在鼓里。这种史书上的情节,未免也太戏剧化了。但是苏拉破天荒地发了善心,释放了西庇阿。接连击败两位执政官之后,83年冬天到来。下一年的执政官,一个是前年秦纳的同事加博,他是隔年再次当选,领兵在罗马以北与小梅特卢斯作战。另一个是26岁的小马略,负责在罗马以南对付苏拉。前82年开春,小马集结了85个大队的庞大兵力(8个半军团) ,与苏拉战于普莱内斯特城(Praeneste) 附近,苏拉兵少,但是反间计再次奏效,小马左翼5个大队步兵和2个大队骑兵阵前倒戈,全军溃败,小马领着剩余兵力,退进普莱内斯特城死守。苏拉乘机占领罗马。据说此战小马军队2万阵亡8千被俘,而苏拉伤亡23个人。这又是苏拉在回忆录里吹牛。但这的确是一场决定性会战,因为这次战役为第二阶段战事定下了调子:战局的关键是罗马城和平民党的主心骨小马略,平民党以后的作战目的,一是趁苏拉不在的时机夺回罗马,二是多次试图救出困守孤城的小马。

 

战争第二阶段,罗马北方的平民党势力比南方更强,执政官加博对小梅特卢斯。庞培在小梅特卢斯手下。庞培先在Sena城击败加博的一个独立支队,向北追击越过波河。加博主力和小梅特卢斯主力形成对峙。小梅特卢斯出奇兵,绕道东海岸搞两栖登陆,以出色的机动截断了加博向意大利半岛北部波河流域的退路和补给线,驱赶加博主力向南运动,进入埃特鲁里亚境内(Etrulia) 与苏拉主力交战。但这样一来,也给苏拉增添了麻烦:苏拉要保住位于中间的罗马城和围困小马所在的普莱内斯特城,就要面对南北两支敌军:加博的平民党北方军,和南方新加入平民党阵营的庞提乌斯(Pontius Telesinus) 统帅的7万萨姆尼特人和罗马平民党联军。萨姆尼特人从同盟战争到现在,一直与罗马作战,现在出兵与罗马平民党联合,对付苏拉。

 

加博跟苏拉军主力交锋,两次小战受挫,先采取坚守策略,同时派遣8个军团的大军绕道南进,试图解救被围困的小马略。结果这支军队遭到庞培半路截杀,8个军团只回来7个大队。第二次解救小马的努力来自南方,萨姆尼特人庞提乌斯领兵7万北上,苏拉不得不强行军南下,挡住庞提乌斯。加博现在无人看管,乘机与去年被困在卡普亚城的前执政官诺巴纳斯汇合。但是加博和诺巴纳斯既没有进军罗马,也没有夹击苏拉军团,而是翻越亚平宁山脉,去跟小梅特卢斯作战。有可能他们是害怕苏拉,也有可能是感受到小梅特卢斯来自背后的威胁。加博试图以强行军接敌,于傍晚发动奇袭,可是他做得过分了,弄巧成拙:士兵经过一整天山地强行军疲惫不堪,在战场上无力作战,结果被杀1万人,俘虏加上倒戈投降6千人。小梅特卢斯就这样基本消灭了平民党北方军团主力。去年的执政官诺巴纳斯丧失信心,只身逃到海外罗德岛,后来被苏拉追索而自杀。加博还想再试一次解救小马,南方苏拉挡住了庞提乌斯的萨姆尼特军,无法跟加博配合,加博的残军再次被庞培截杀,加博兵败,逃去非洲。

 

但是加博北方军团主力并未被全歼,剩下各城驻军和各支野战军还有3万余人,主帅逃走以后,各军汇合,由Carrinas, Censorinus, Daasippus三人指挥,南进罗马城。这次小梅特卢斯和庞培都大意了,没有拦截,苏拉本来在南方跟庞提乌斯对峙,闻讯大惊,连忙拔营北上去保护罗马城。这次他有点顾此失彼,因为Carrinas等人的军队没有打罗马,而是急于解救被困的小马略,去了普莱内斯特城。等苏拉一走,当面庞提乌斯的军队跟踪而来,在罗马城下击败苏拉的骑兵部队。前82111日,苏拉被迫和萨姆尼特军会战于罗马城科林门外。这次战役,是罗马内战的最后一战,也是苏拉最危险的一战。苏拉在左翼,克拉苏指挥右翼。萨姆尼特人数百年来都是罗马人在意大利半岛最坚定的敌人,他们作战相当勇敢,激战中,苏拉本人也遭遇危险,两支标枪投向苏拉,而他自己没有看见,幸亏苏拉的随从发现,一鞭抽在苏拉坐骑身上,苏拉的马向前一跳,标枪扫马尾而过。这次战役苏拉左翼已经被庞提乌斯击败,苏拉逃出战场,以为这仗打败了,敌军占领了罗马城。可是夜里传来消息,克拉苏指挥的右翼为苏拉取得了最终胜利。克拉苏此人,后来以豪富和镇压斯巴达克起义,以及跟凯撒庞培结成三头同盟而著名。他的军事才能远不如凯撒和庞培,但也并非完全是无能之辈。科林门外一战,大概是克拉苏平生最露脸的一仗。

 

科林门战役标志着罗马内战结束,平民党彻底失败。平民党的几个司令官,庞提亚斯,Carrinas, Censorinus, Daasippus全被斩首示众,将首级送到普莱内斯特城的小马略军中。小马知道大势已去,在城中和庞提乌斯的弟弟一起自杀,两个人互相杀死对方。普莱内斯特城破,小马的首级传到罗马。苏拉亲自动身去普莱内斯特城执行惩罚。城里所有人被分为三类,罗马人被释放,萨姆尼特人被全部屠杀,当地人中,妇女和小孩被赦免,其余12千成年男子被全部屠杀,普莱内斯特城被苏拉一把火烧掉。科林门战役中被克拉苏击败的萨姆尼特残兵3千人请求投降,苏拉假装答应,等这3千人成为俘虏之后突然翻脸,和其他5千名萨姆尼特俘虏一起押到罗马,集体屠杀。

 

现在平民党的所有首领都已被杀,只剩两个人,一个是数月前逃到北非的加博,一个是逃到西班牙的森图里乌斯。小梅特卢斯被派往西班牙进攻森图里乌斯。森图里乌斯后来在西班牙又坚持斗争了十几年,比苏拉的寿命还长。庞培受命领兵去西西里岛,捉住刚从非洲到来的加博并立刻杀死。此后,庞培继续进军,40天内横扫北非,杀死了马略派罗马守将,撤换了支持马略派的努米底亚国王。年轻的庞培志得意满,却不料在港口准备回罗马的时候,收到苏拉命令,要他解散自己的军队,只留下一个军团。庞培的士兵集体哗变,要拥戴庞培跟苏拉作对,新的内战到了爆发边缘。庞培说服士兵平息哗变,跟苏拉讲和,保留军队,回到罗马,受到苏拉盛大欢迎。从这一段看来,我想可以证明庞培确实跟克拉苏,卢古卢斯这些苏拉部将不同,他其实是一股独立势力,苏拉对庞培不是单纯的偏爱,而是具有戒心,试图羁糜。苏拉何等老到的人物,他知道庞培虚荣心太重,不难控制,所以将24岁的庞培奉承为“伟大的人” ,庞培要求举行凯旋式,这是不合法的,因为举行凯旋式除了要有战功以外,必须起码是司法官,执政官衔的统帅,而庞培当时连元老都不是,只是一介白丁。苏拉居然也就同意了庞培的要求,破例为庞培在罗马举行凯旋仪式。

 

顺便提一句,罗马内战的同时,本都的前军队统帅阿克劳斯叛逃罗马,在阿克劳斯的挑动下,为苏拉留守东方的穆雷那主动挑起第二次米特里达提斯战争。米特里达提斯向罗马申诉,罗马禁止穆雷那无理取闹,但穆雷那无视禁令,再次进攻本都,结果被本都国王两次击败。苏拉正在罗马内战中忙不过来,下令务必停战,召回穆雷那,为了安抚人心,居然为打了败仗的穆雷那举行凯旋式。这场时间很短,没有结果的战争,就是第二次米特里达提斯战争。

 

2。恐怖的苏拉

 

苏拉现在是罗马城的主人,也是整个罗马世界的主人。他对平民党实行了疯狂报复,规模和恐怖程度比马略秦纳的屠杀有过之无不及。苏拉宿敌马略的骨灰被挖出来,撒进Anio河。苏拉回罗马城对元老院发布讲演,申诉他“被逼无奈” 发动内战的情况,同时把6千名战俘集体屠杀于元老院附近的竞技场。6千战俘临死的惨叫,伴随着苏拉平静的演讲语调,组成怪异而恐怖的和弦,听得元老院每个成员两股战战。苏拉对演讲的效果满意极了。

 

小梅特卢斯来劝苏拉要有所节制,问苏拉真正想杀的是什么人,对其他人放过就是。苏拉想了想,说也好,於是提出一份清洗名单,上面有40名元老贵族和16百名骑士。苏拉这次首开黑名单的先河。当第一批名单上的人都死了以后,苏拉又推出第二批,第三批清洗名单。另有说法讲这三个名单上所列的贵族分别是80人,220人,220人,三个名单总共开列有47百多人。名单上的人被立即剥夺公民权,不受法律保护,任何人,包括他自己的奴隶都可以杀他,也可以杀他的子孙,杀了以后可以全部或部分占有被害人的财产,最少也可以获得2个泰伦脱的巨额赏金。这些名单上的受害者,很多并非苏拉的死敌或者平民党骨干,常常是苏拉脑子里想起谁就加上谁,更多时候是他的亲信党徒为了垂涎某个无辜之人的财产,而将此人加进名单。据说有个贵族置身事外,某天闲逛到大会堂看搜杀榜,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榜上有名,这才明白过来“我的房产别墅在追杀我呀” ,结果还没跑回家,就被人杀死在路上。中国成语把这叫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苏拉不但杀人,而且将一些曾经坚定支持平民党的意大利城市,整体拍卖,比如普莱内斯特城,斯波莱托(Spoletum) ,佛罗伦萨(Florentia)

 

2.  苏拉恢复罗马法律秩序的努力

 

苏拉是个很复杂的人,不是戴上一个暴君屠夫的脸谱就算了。他杀够了人,开始致力加强罗马的法律和秩序。公元前8211月,苏拉被选举为罗马独裁官,这是罗马在一百二十年前迦太基战争中的费边之后,第一次有独裁官。而且罗马的独裁官原本任期半年,这次苏拉当独裁官却根本没有任期,只说“到苏拉认为完全恢复了罗马的秩序为止” ,换句话说,只要他愿意,他可以终身独裁。与独裁官身份相称,苏拉有24名持“法西斯” 权杖的礼仪扈从(执政官有12个扈从) 。苏拉被上尊号“菲利克斯(Flix) ,意思是幸运者(一代天骄?)。这就是为什么苏拉在历史上被称为“幸运的人” 苏拉。

 

苏拉独裁官任内,改变了很多法律,总的来说是大力加强元老院权威。他从骑士阶层补充了300人进入元老院,取消监察官可以弹劾元老的权力,规定保民官必须由元老阶层的人担任,职权范围变小,而且保民官日后不能竞选更高的公职,比如司法官执政官。这样,真正有野心有势力的人就不愿意出任保民官了。但是苏拉同时也削弱执政官的权力,防止强势的执政官独裁,命令任何人当执政官之前,必须当过财政官和司法官,同时又重申执政官任期之间必须间隔十年不准连任的规定。司法官有6人,一个管对内司法,一个管涉外司法,另外4个在西西里,撒丁岛,远近西班牙4个行省领兵。罗马其余的军队由执政官统率。后来罗马司法官又增加到8人,任期两年。

 

3.  苏拉之死

 

苏拉独裁统治期间,虽然一片白色恐怖,但是他恢复社会秩序,恢复法律尊严的努力,似乎也是真诚的。最令人意外的是,苏拉这个大军阀大独裁者,居然象华盛顿一样毫不恋栈。他当了3年独裁官,主动宣布辞职,而且宣称,辞职以后已是一介布衣,任何人如果在他统治期间受到冤屈,都可以来找他报仇,结果呢,整个罗马只有一个人跟到苏拉家里来骂他,而苏拉就坐在那里听别人骂,也没有对人怎样。其实今人比较合理的猜测,恐怕这些根本是苏拉在故作姿态,连那个上门骂街的,可能都是苏拉事先安排好的“托儿” 。苏拉一年以后病死在别墅,享年60岁。他真正的权力,在罗马城的风光大葬仪式上表现出来了:参加仪式的罗马人,无论悲痛与否,一律大放悲声,他们不敢不哭,苏拉老兵在旁边握着短剑,恶狠狠地看着呢。

 

关于苏拉,还有一些八卦花絮:苏拉的死因症状,按照今天医学观点分析,应该是酗酒过度引起的肝功能衰竭。苏拉退休之后,与他的第5任妻子结婚,新娘叫范莱利雅,是个刚刚离婚的漂亮少妇,她哥哥是米特里达提斯战争的喀罗尼亚战役中,指挥罗马左翼第二线的赫滕希乌斯。范莱利雅与苏拉在竞技场看角斗的时候认识。苏拉年已60老而弥坚,还能让新婚妻子怀孕,后来生下一个遗腹女儿。近代意大利作家乔万尼奥里的小说“斯巴达克思” ,就是从苏拉退休的时代讲起的,小说编派斯巴达克思与苏拉的妻子范莱利雅相爱,如果顺这故事再戏说一把的话,恐怕苏拉的遗腹子都会成了斯巴达克思的种。小说归小说,范莱利雅的确在历史上有这个人,也的确是苏拉的妻子,但是奴隶斯巴达克思跟贵妇人谈恋爱,实在不伦不类,苏拉这顶绿帽子,也是子虚乌有。所以后来小说改编成电影,由柯克道格拉斯主演,就把斯巴达克思的情人改成了一个女奴隶。

 

据说苏拉的墓志铭是他自己撰写的,翻译成英文,是“no greater friend, no worse enemy” ,再翻成中文有点困难,我想可以作两种解释。可以理解为“没有人比我是更好的朋友,更可怕的敌人” ,大概跟雷锋叔叔“对同志象春天般的温暖,对敌人象冬天般的冷酷” 是一个意思吧。也可以作另一种理解:“我已经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作苏拉的朋友,没人够资格,作苏拉的敌人,都已经死光了。敌友我都已报答。” ,就象武侠小说里“恩仇了了,英雄寂寞”的意思。

 

后一种翻译牵强,但我个人更喜欢。

 

 

第五章       顾剑的评论

 

罗马共和国在最鼎盛的时期走向灭亡,最终演变成罗马帝国,马略和苏拉实为其中的关键人物,很可能这两个人所起的作用,比凯撒还要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马略和苏拉一起敲响了共和国的丧钟,凯撒亲手给共和国下葬,屋大维最后填土。

 

就个人而言,马略在军事上最主要的贡献是作为一个改革家,这方面,他的影响力可以跟后世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相提并论,因为马略式的罗马军团,后来在凯撒手里威力发挥到极致,是西方古代世界最成功的军事体制。这方面,无论苏拉还是大西庇阿还是汉尼拔,都无法比拟。有一点需要指出:所谓“马略军事改革” ,历史上没有明确的记载哪些是马略本人独创的。很多措施确实发生在这个时期,另一些是马略承认了前人的做法。所有这一时期罗马军团的变化,被后人统称为“马略军事改革” 。在战场指挥艺术上,马略也是个成功的将军,但是成就要小于他在体制改革方面的成就。就军事艺术而言,我觉得马略不如西庇阿,大西庇阿飞扬跳脱,神出鬼没,善於发散性思维,而马略沉着冷静,甚至有点冷酷,善於调动一切天时地利的有利因素,不打无把握之仗,善於逻辑思维。这两个人的比较,多少有点象二次大战期间的隆美尔和蒙哥马利的区别。看过我写的“点评二次大战最佩服和不佩服的三个半名将” 一文的朋友会知道,我个人更喜欢那种“冒有算计的风险” 的将领。

 

从政治上和个人心理方面评论,我觉得马略是个出色的军事家,但是个糟糕的政治家。他亲手缔造了一支革命性的军队,却看不出它的政治意义,不会在政治上主动运用这个利器。苏拉在政治上比他敏感,比他胆大,所以苏拉看出来了,苏拉利用了。所以苏拉笑到了最后。马略在政治上有手腕,但是却属於耍小聪明吃大亏的那种,缺乏政治远见和政治原则害了他。究其原因,顾剑觉得还是要从他的背景来发掘。马略其实不是真正的格拉古兄弟式的平民党人,他没有那种以天下为己任的理想,马略主要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个人主义者,一个放大无数倍的“红与黑” 里面的于连成功版。他从卑微的地位,奋斗到7任罗马执政官,性格当中应该有那种不择手段的狠劲,下意识的自卑感,又使得他总想去获得贵族阶层的承认,所以常常会在元老院和平民党之间摇摆。

 

再回过头来说苏拉。苏拉出身破落贵族家庭,穷归穷,社会地位和从小的教养,使得他有更好的政治嗅觉,也有更好的交际手段,来笼络人心,苏拉表面上比马略有亲和力得多,随便得多。这是贵族教育的结果,大西庇阿也是一样的。苏拉在米特里达提斯战争和罗马内战当中所表现出的军事才能很高,比马略还高,这多半是由於天分。但苏拉比马略成功的原因,主要在政治上的敏感和远见。而且苏拉更狠,更绝,更加敢想敢干。象第一次进军罗马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苏拉能做得出来,别人连想都想不到。我个人的看法,苏拉之狠毒与马略之狠毒不同,马略多半是由於成长道路上的性格扭曲,而苏拉是天性狠毒嗜杀。

 

但苏拉又是一个有双重性格的人。他是暴君独裁者,但同时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还有点自我牺牲的浪漫主义,而这种浪漫主义,又必须以不损害他的个人利益为原则。苏拉晚年恢复法律和秩序的努力,必须被看作是真诚的,虽然那些措施在他死后没有维持多久,但是苏拉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是真诚的。苏拉不是袁士凯,他拥有比袁士凯更强的实力和更巩固的地位,但他却没有称王。苏拉骨子里还是信仰共和主义的,不管是因为从小教育的思维定式也好,还是他年纪已老,儿子里面后继无人也罢,起码苏拉有一切条件称王而没有称王,相反自动隐退了,留下一个相对平静的共和国。可是,当共和国反对他本人,法律秩序危害他的利益的时候,进军罗马的也是苏拉。他宁可打掉一切秩序,毁灭共和国,再重建秩序,推倒重来,也不会束手就擒。这就是苏拉,一个双重性格的强人。

 

另外,个人觉得苏拉有一点真是很牛:这人不愧叫做“幸运的人” ,你看历史上的大英雄,总有些制约:

 

要么是受到别的英雄制约,比如华伦施泰因。比如“既生瑜何生亮”

 

还有些英雄,打遍天下无敌手,别人制约不了,还有形势可以制约,比如拿破仑,不是输给库图佐夫或者惠灵顿,是输在“一个法国不可能战胜整个欧洲” 。中国人也说“形势比人强” 。这是历史唯物主义。

 

再有些大英雄,连形势也制约不了,比如亚历山大大帝,比如成吉思汗,那是真正的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历史走向的大英雄,如果看马其顿的国力,看蒙古的生产力,没有可能的。可是就是这一个人,他做到了,在他之后不久,帝国分裂,因为他的成就违背形势,别人做不到。可是这样的大牛人,还是有“天命” 在制约。亚历山大大帝33岁病死,很多事情来不及做。成吉思汗病死的时候,也没来得及征服金国和宋朝。凯撒大帝有一肚子的远征计划,结果还没实现就突然被刺。这些大英雄大牛人,最后被“天命” 所限,没能完成所有的心愿。

 

就是这个苏拉特别。似乎此人竟然连“天命” 的限制都不受。他征服了一切对手,从未打过败仗,再恶劣的形势也能获得胜利,而且苏拉完成了他想要做到的一切,最后自己退休了,根本没有所谓壮志未酬。此人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杀戮极重,满手血腥,可是没有任何惩罚,苏拉得到善终,是死在病床上的。就仅从这一点上来说,你不得不承认,这个“幸运的人” 真的是牛,牛得太过分。

 

无论马略还是苏拉,一世的英雄,但是在罗马史上的名气,却不是特别大,一般群众听说过的都不多。那是因为他们生在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他们的光芒,将很快被另一颗耀眼的巨星所掩盖。

 

—-凯撒。

 

凯撒,就要来了。

 

 

 

 

(全文完)

 

参考资料:

 

普鲁塔克:名人传中马略,苏拉,格拉古兄弟,克拉苏,庞培的传记

Hildinger, Erik, 2002: Swords against the Senate. Cambridge, MA: Da Capo Press

Beesly, A.H., 1888: The Gracchi, Marius, and Sulla. New York: Scribner’s Sons

Warry, John Gibson, 1998. Warfare in the Classical world. London: Salamander Books

Ross, Shawn Adrian 1993. The Roman Civil Wars to the Death of Sulla.

Garland, Lynda and Dillon, Matthew 2005. Ancient Rome: From the Early Republic to the Assassination of Julius Caesar. New York: Routledge.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罗马英雄传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