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统帅西庇阿:比拿破仑更伟大?(下)

 

第8章                            大战之后

 

1.和平

 

扎马之战,汉尼拔被彻底击败,确立了罗马在地中海世界无可争议的绝对霸权,为以后数百年西方历史确立了基调,可以说是影响世界历史走向的一场战役。

 

西庇阿统帅大军先回到尤提卡,整顿攻城机械,水陆并进开向迦太基城。迦太基求和,西庇阿放弃攻城的打算,提出和平条件。当然,这次的和平条件比上次要严苛得多了,除了上次提出的承认马西尼沙的国家,交出舰队,归还战俘和罗马的叛变者,又加上交还前次俘获的罗马给养物资,未经允许不得发动战争,交出100名人质,供养罗马军队停战期间驻扎非洲的军需这些条件。战争赔款也从5千泰伦脱白银翻倍到1万泰伦脱Talent,分50年付清。

 

要说和谈条款虽然比上次严厉,但是对於山穷水尽的迦太基来说,还真不算逼人太甚,西庇阿知道罗马已经选出了新执政官,正在西西里集结军队,准备来非洲接替自己,他想让这场战争在自己手里善始善终,不愿意别人分享征服非洲的荣耀。迦太基元老院起初还不愿意答应这些条件,是汉尼拔运用他的个人影响力,包括说服甚至威胁,迫使迦太基接受和平。汉尼拔心里清楚,从西庇阿手中接受的条件,恐怕是最好的了,如果换作罗马元老院的鹰派,说不定想夷平迦太基。

 

公元前202年,第二次迦太基战争(罗马人称布匿战争) 正式结束。35岁的西庇阿回到罗马,举行了到当时为止最为盛大的凯旋仪式。数年前费边已经病故,西庇阿以其在战争中建立的巨大个人威望,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上了“非洲征服者”Africanus的尊号,可以说名至实归。三年以后,西庇阿当选监察官Censor,公元前194年,西庇阿再次当选执政官。在迦太基方面,汉尼拔也成为战后重建的领袖,带领他的国家渐渐从战争创伤中复元。公元前195年,有迦太基异议份子向罗马告密,说汉尼拔意图卧薪尝胆,再对罗马发动战争。罗马人对汉尼拔是既恨又怕,马上对迦太基施加压力,甚至不惜以战争相威胁。西庇阿曾经在元老院为此事缓颊,替汉尼拔说项,但是敌不过罗马元老们对汉尼拔的普遍疑惧情绪。结果汉尼拔从迦太基流亡到了推罗Tyre,后来又流亡到塞琉古帝国Seleucid安条克三世Antiochus的宫廷作客卿,继续从事反对罗马的活动。

 

 

2.东方

 

我们知道,在罗马称霸地中海之前,亚历山大大帝的马其顿帝国地跨欧亚非三洲,在亚历山大死后分裂,经过继承人战争,托勒密的埃及成为独立王国,埃及在罗马与迦太基和马其顿的战争中,基本上是罗马的盟友。另外,就是马其顿王国,算亚历山大的正朔,还是希腊诸城邦的霸主。第三部分,是亚历山大的庞大东方遗产,由亚历山大的部将塞琉古继承Seleucus,包括今天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这些中东区域,向东直达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还包括前苏联中亚共和国和土耳其的小亚细亚半岛一部分。这就是塞琉古帝国。

 

罗马击败了地中海中部迦太基的挑战,下一步就是向东扩张,与希腊世界诸强国争霸了。

 

其实罗马对强大的希腊军事力量并不陌生,远在迦太基战争之前,甚至在罗马征服意大利之前,亚历山大帝国继承人战争之后,希腊北部的伊庇鲁斯国王Epirus皮鲁士Pyrrhus(我们记得亚历山大大帝的母亲奥林匹亚斯,就是电影里安洁莉娜朱丽演的那个,就是伊庇鲁斯人),就曾经入侵意大利半岛和西西里,同时与罗马和迦太基两边作战。那是罗马共和国早期经受的一次最严峻的考验。皮鲁士当时也是屡战屡胜,但是代价高昂,所以在历史上给我们留下了“皮鲁士的胜利” 这个西方成语,意思是得不偿失的胜利。最后皮鲁士入侵意大利半岛和西西里没有结果,再回到希腊世界去冒险,在战争中阵亡了。

 

现在迦太基战争的时代,罗马在希腊世界主要的敌人,是希腊霸主马其顿王国。就在这次迦太基战争进程当中,公元前215年罗马和汉尼拔在意大利半岛奋战的过程当中,同时和马其顿之间爆发了第一次马其顿战争。马其顿国王是腓力五世,这次战争双方平手,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战果,公元前205年停战。三年以后的扎马会战中,马其顿王腓力五世派来4千步兵帮助汉尼拔作战,就是因为马其顿本身也是罗马的敌人。罗马在战胜迦太基之后两年的公元前200年,向马其顿兴问罪之师,是为第二次马其顿战争。这次战争进行了三年多,最后罗马统帅,执政官提图斯弗拉米尼乌斯Titus Flaminius在西诺塞法拉战役Synoscephalae战役决定性地击败腓力五世,这是罗马步兵军团体制对马其顿方阵体制的成功(拙作“古希腊的对外战争兼论希腊罗马的军制和战斗力” 对双方的军制和战役过程有更详细的评述)

 

这场战争,罗马以解放希腊世界,反对马其顿霸权的名义进行,战争以后,马其顿在希腊世界的霸权瓦解冰消,马其顿名义上保持独立,但实际上沦为罗马的保护国。不过罗马所谓“维护希腊城邦自由” 的战争籍口,至少有一部分是真心的,因为此次战争以后,在弗拉米尼乌斯坚持下,罗马召回了驻希腊的驻军。西庇阿当时是罗马政界炙手可热的人物,他向来以亲希腊著名,对希腊城邦请求罗马帮助,对付马其顿的战争,是相当热心的。他跟马其顿国王腓力五世,也保持一种亦敌亦友的关系,前文提到西庇阿写给腓力五世解释自己战争算计的那封信,就写于这个时期。但是西庇阿反对从希腊撤军,因为他预见到罗马与东方塞琉古帝国将有一战。到了三十年之后,公元前168年,腓力五世的儿子,新马其顿国王柏修斯Perseus,与罗马间又爆发了第三次马其顿战争,经皮德纳战役,马其顿被完全征服,成为罗马的一个行省。这就是马其顿王国历史的结束。这是后话了。西庇阿此时,是处於第二次马其顿战争以后。

 

既然马其顿已经不能成为罗马在东方的对手,那么更靠东方,以叙利亚为中心的塞琉古帝国,开始成为罗马的竞争对手。塞琉古帝国虽然是亚洲帝国,但是就王室血统和文化来说,也可算是亚历山大大帝泛希腊世界的一部分。当时塞琉古帝国国势也是遽尔中兴的时代,国王安条克三世,号称“大帝”the Great ,又称“王中之王”King of Kings。他野心勃勃,向西填补马其顿衰落以后希腊世界的权力真空。安条克先征服了小亚细亚半岛(今土耳其) ,再渡过赫勒斯滂海峡(今勃斯普鲁斯海峡) 占领希腊北部色雷斯Thrace

 

又过4年,公元前192年,安条克先与埃及托勒密王朝联姻,巩固后方,然后提兵大举入侵希腊。罗马与安条克的战争迫在眉睫。但是罗马在希腊的驻军早已撤回,急切间无兵可用,因此先派出一个使团与安条克谈判,试图拖延战争爆发的时间。据说西庇阿在这个使团中,并顺道在Ephesus多次会见了客居安条克宫廷的汉尼拔。在这几次会见当中,西庇阿与汉尼拔相谈甚欢,西庇阿请汉尼拔评价古今名将,汉尼拔回答说,亚历山大大帝列第一,皮鲁士列第二,汉尼拔第三。西庇阿笑笑再问“如果在扎马,你战胜了我呢?” 汉尼拔傲然回答:“那汉尼拔的排名,当然在亚历山大大帝之上,古今第一名将,当仁不让。” 据利德尔哈特推测,西庇阿这几次会见汉尼拔,一是因为汉尼拔是安条克的顾问,又是罗马坚定的敌人,西庇阿想试探汉尼拔和安条克是否真是要跟罗马打一仗;二是有反间计的目的,汉尼拔频繁会见罗马使节,招来安条克的猜忌,将来不会信任汉尼拔的提议。

 

但是另有罗马史学者考证,那年西庇阿是去希腊德洛斯 Delos的阿波罗神庙奉献金冠,根本没有参加这个使团,更无从会见汉尼拔,这几次会见,也就无从谈起。因此这一段逸事,也就是聊备一说。

 

无论西庇阿有没有参加这个使团,这次推迟战争的努力失败了。公元前91年,罗马执政官阿西里乌斯Acilius率领军团从意大利渡海登陆希腊,迎战安条克三世。安条克虽然来势汹汹,却名不副实:他自己主动挑起的战争,可是集结兵力却慢吞吞的,坐失战机。当罗马军团登陆希腊的时候,安条克的军队只有一万来人集结在温泉关,只经过一场不太激烈的战斗,安条克全军就被逐出希腊和色雷斯,赶回亚洲去了。罗马元老院决定深入亚洲腹地打击安条克,於是公元前90年当选的两位新执政官,一个是大西庇阿的弟弟,卢修斯西庇阿(小西庇阿) ,另一个是西庇阿战争年代的得力助手莱利乌斯。两个执政官,东方远征的统帅权归谁呢?大西庇阿毕竟还是帮自己弟弟,他向元老院自告奋勇,让小西庇阿挂帅的话,自己愿意屈尊作弟弟的副将。这次远征塞琉古帝国,大西庇阿所起的主要作用是外交和战略方面:他告诉弟弟,首先,不要纠缠于在希腊半岛平定安条克的希腊盟军安托利亚人Aetolian,大西庇阿亲自出面先跟安托利亚达成6个月的暂时休战,具体和平条件可以以后再谈。其次,在进军亚洲之前,先要稳住位於补给线上的马其顿王国不会制造麻烦。这一点,通过大西庇阿和腓力五世的交往,也做到了。当罗马和安条克两军在小亚细亚半岛对峙的时候,大西庇阿生病被后送。养病期间,安条克和西庇阿之间经常遣使往还,安条克明白,罗马军中的幕后掌舵人物,是大西庇阿,而非名义上的统帅小西庇阿。安条克提出,塞琉古帝国退出希腊世界,并赔偿一半罗马的战争费用。西庇阿反建议,要安条克退出整个小亚细亚半岛,一直退到陶鲁斯山脉以东Taurus,并赔偿全部战费。安条克提议付给西庇阿一笔巨额贿赂,以换取有利的和平条件,西庇阿拒绝了贿赂,但是双方的交往一直很友好。安条克主动放回以前被俘的西庇阿唯一的儿子,没有索要任何赎金。礼尚往来,西庇阿叫人告诉安条克,“先不要作战,一切等我回到前线再说。”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后世有很多猜测,可能是想回前线以后亲自主导和平谈判,也可能是欺骗对手的缓兵之计,因为他弟弟小西庇阿的用兵能力,并不算高超。

 

可是安条克心里难免犯嘀咕“等你回前线?要不打仗倒好说,万一开兵见仗,还有我的机会么?” 结果在大西庇阿病愈之前,3万罗马军和安条克的62千步兵12千骑兵会战于马戈尼亚Magnia,罗马军大捷,一战击溃塞琉古大军,小西庇阿也因战功被加以“亚洲征服者”Asiaticus的封号,和哥哥平起平坐了。这次战事以后的和平谈判,还是大西庇阿主持,而西庇阿所提的和平之宽厚,后来引起罗马政界议论纷纷,他的条件与战前所提议的竟无差别。当然,和平是很快达成了,但是这一段东方的外交和作战经历,难免授西庇阿的政敌以口实,成为日后西庇阿政治失势的直接原因。

 

3.“共和国卫士” 加图

 

从公元前202年迦太基战争结束,到公元前190年击败安条克,这十余年的时间,大西庇阿在罗马政坛地位尊崇,一批位高权重的元老贵族,都是西庇阿党人,其中包括十年间大多数的执政官、保民官、和财政官。公元前196年以后,西庇阿在希腊政策问题上,跟马其顿的征服者,西诺塞法拉战役的胜利者,弗拉米尼乌斯Flaminius有分歧,但在此之前的56年时间里,连弗拉米尼乌斯也是亲西庇阿的。西庇阿真正的,坚定而一贯的政敌,是加图Cato

 

为什么加图矢志与西庇阿为敌呢?这里面有政治,文化的原因,也有个人性格方面的冲突。

 

普鲁塔克著有加图传,里面对加图的生平和性格有详细描述。从政治和文化上说,加图是严格的罗马至上主义者,他痛恨一切外来的影响,尤其是任何希腊文化都是加图深恶痛绝的对象,无论那是戏剧,文学,还是宗教。在国家政治事务当中,他也是罗马至上,对外主张征服和吞并(从希腊撤军的那次除外,那次他支持弗拉米尼乌斯是为了打击西庇阿) 。在他晚年的一切演说中,不管演说主题是什么,结尾的一句必定是“最后,我认为迦太基必须被毁灭。” 而西庇阿和他的家族,恰巧是罗马最早希腊化的贵族,而且在国际事务中,西庇阿讲究的是从不赶尽杀绝,他主张击败敌国,但是不征服,而是保留它的政权,这样各国势力互相牵制达到平衡,而罗马高高在上做仲裁者。这个思路,有点象后世英国殖民主义“分而治之” 的思想。这跟加图的主张格格不入。

 

从个性上讲,加图出身于平民,生活简朴,个性严厉刚正,属於那种典型的罗马人。实际上,李维就是把加图当作罗马人的标本来写的。加图最痛恨的,一是奢侈,二是贪污,三是自由主义。他不喜欢一切娱乐,热衷于为人们的日常行为和思想制定规范。我们知道现代英语里新闻检查这个词是Censorship,直接来源于古罗马的监察官一词censor,而古罗马最著名的监察官,就是这位性格严厉的加图,要不是因为他,监察官这个词也不会在现代被用作新闻检查制度。而西庇阿呢,出身世代大贵族,热衷于一切希腊文化,也热衷于花钱,生活方式奢侈,热爱美女。对人也慷慨,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庆祝的话,常常就大摆酒宴,还自掏腰包布置角斗表演来娱乐全城的人。这样的两个人,无论如何不可能不起性格冲突。加图和西庇阿最早一次见于史载的冲突,是西庇阿从西班牙凯旋,在西西里岛练兵,准备入侵北非的时候。当时加图是西庇阿军中的财务官,你想,一个大手大脚花钱的司令官,钱袋子却掌握在严于律人的财务官手里,能不出问题么?没过几天,加图就因为西庇阿对部下过於慷慨和纵容,再加上生活奢侈,而与西庇阿大吵一架,两人决裂,加图只身回罗马去了。

 

其实加图这个人倒不是坏人,至少在古罗马史家的笔下不是。他忠诚于最原始最纯正的罗马精神和生活方式,是“原教旨罗马主义” 的忠实捍卫者。他后世有一个重孙子也是大大有名,也叫加图,被称为“小加图” ,也是以清廉和顽固出名,是凯撒最坚定的敌人,支持共和国,反对凯撒独裁。后来他站在庞培一边作战,被凯撒击败自杀。这加图祖孙俩,倒可以当之无愧地称为古罗马的“共和国卫士” 了。在笔者看来,加图可敬但不可亲,有点象旧式维多利亚小说中女子学校里的老处女学监。西庇阿那种既聪明又随和,还带一点骄傲的性格,倒像是可以坐下来一起喝一杯的朋友。

 

1.放逐

 

西庇阿兄弟从亚洲凯旋,没多久就面临加图的政治挑战。加图知道,大西庇阿的政治威望太高,党羽太众,於是选择先从卢修斯西庇阿身上打开缺口。加图指使保民官Petillius在元老院正式指控小西庇阿在安条克战争期间,收受敌方贿赂。这笔赃款为数甚巨,是安条克交出来的5百泰伦脱白银,当初与安条克停战的时候,安条克按照条件先付500泰伦脱作为首期付款,和平条约生效后再付2500泰伦脱。战争总赔款是15千泰伦脱,除了这首付3千以外,其它的12年分期偿付。后来其它的款项到位,但最初500泰伦脱让小西庇阿挪用,发给部队士兵了。指控方认为这是来自敌方的贿赂,最起码也是塞琉古战争赔款的一部分,应该上缴国库,私自发给军队是贪污行为。而西庇阿派认为,这应该算是战利品,是安条克赔偿军费开支的,分配给军队理所当然。在第一次元老院听证会的时候,大西庇阿让弟弟把帐本带到元老院,正当卢修斯要提交证据的时候,大西庇阿突然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劈手夺过帐簿,撕成几片扔在地上,对目瞪口呆的保民官说,元老院应该调查的,不是这区区500泰伦脱,而是国库里面安条克战争赔款那15千泰伦脱是怎么来的,罗马对亚洲、非洲、西班牙的统治是怎么来的。西庇阿的骄傲,不允许向控方提供什么证据,如果有人要看证据的话,自己从地上拣来看吧。说罢转头不顾而去。

 

元老院的听证中止了。不久,加图又委托另一位保民官发起对小西庇阿的调查,这一次,做出了对小西庇阿罚款的决定,不交罚款就要坐牢。但小西庇阿拒绝交付罚款,并威胁要诉诸公民投票来决定官司。加图派在元老院里可能占不稳定的上风,但是罗马人气都是向着西庇阿兄弟的,因此这次加图派又不了了之。(另外有其它史书记载小西庇阿的确倾家荡产去凑罚款) 。无论如何,加图借官司对西庇阿派进行政治打击的目的达到了。

 

又过两年,加图派开始指控大西庇阿本人,其口实,就是西庇阿对安条克的和平条件太宽,安条克没有索取赎金就释放了西庇阿的儿子,再加上那句含义不清的的话“在我回到前线之前不要开战”。这些指控严重起来,可以套个叛国的罪名,但却没有一项有实在的根据,无论元老院还是罗马公民,谁也不会相信西庇阿会叛国。但是作为一个政治攻势,加图却是成功的。西庇阿又一次表达了他的轻蔑,拒绝正面答复这些捕风捉影的指控。他在元老院的辩论中只说了一句:今天是扎马战役胜利的纪念日。然后就大摇大摆走出元老院,接受聚集广场的罗马群众的欢呼,并在大群公民的簇拥下游行到朱辟特神庙进行了献礼。

 

此后,也许是出於对议会政治的厌恶,也许是病痛和精力不继,也许是为了避免再受到类似指控的骚扰,西庇阿回到位於Litugum的别墅,再也没有回到罗马。这是一种自愿的放逐。仅一年以后,“非洲的征服者” 西庇阿在别墅病死,享年53岁。

 

同一年,从安条克宫廷流亡到小亚细亚半岛小王国比西尼亚Bithynia的汉尼拔,在罗马使臣的追索下,被迫自杀,享年67岁。

 

 

第5章                            比拿破仑更伟大?

 

让我们回到文章开篇的那个话题:西庇阿在军事史上的地位究竟如何评价?利德尔哈特那个“比拿破仑更伟大” 的标题,是否过甚其辞?

 

其实笔者觉得,拿西庇阿与拿破仑比较并不容易,毕竟不是一个时代,而且还存在怎样定义“拿破仑” 的问题,因为拿破仑不仅仅是一位名将或一个君主而已,他开创了整整一个时代,如果把“拿破仑”作为现代军事理论和军事思想的代名词的话,那么至少还要包括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和约米尼的战争艺术概论。如此,则“拿破仑”对现代战争的影响,不是西庇阿能够相比的,甚至凯撒和亚历山大都不行。如果从利德尔哈特后来倡导的“间接路线战略” 的角度来看,那么西庇阿在西班牙和北非的作战,始终是“间接路线战略” 的典范,其技巧亦不输于拿破仑一会儿“直接” ,一会儿“间接” 的作战实践。问题是,所谓“间接路线战略” 只是利德尔哈特的一家之言,并不能作为一种公认的和权威的标准。

 

如果就军事史学的角度来评判利德尔哈特和杜普伊的争论,那么无疑利德尔哈特处於不利的地位。他的西庇阿专著出版于1927年,当时利德尔哈特32岁,作品的笔调象记者多过象学者,无论细节引用的严谨性,还是对史料的剪裁,跟Scullard这样的专业罗马史研究者,还有一定差距。象“A Greater than Napolean 这样的标题,本身就带有故作惊人之语的味道。实际他在书中并未正面单独比较西庇阿和拿破仑,而是从不同角度评价了西庇阿的军事艺术,并与包括拿破仑在内很多第一流的历史名将相比较。利德尔哈特那本著作的主要价值,在於军事评论的观点独特,而不在於史料详尽准确。

 

因此,最好是将问题转换成:如果限定在战役指挥的层次上,西庇阿作为一位名将的地位如何?进行这个比较,最好的参照物,就是同时代的汉尼拔。

 

汉尼拔人称“战略之父” 不是白叫的。不过“战略” 在这里不是指我们今天定义的军事战略。这个称号是罗马人奉送的,而在罗马时代,还没有我们今天军事学上严格定义的“战略学” ,“战役学” ,和“战术学” 的范畴。当时罗马人这个“战略” ,是指“作战的艺术” ,换言之,相当于我们今天战术和战役学的范畴。为什么汉尼拔是作战艺术之父呢?因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罗马人并不懂得主动去探讨和运用战争的艺术。他们强大,他们所向披靡,靠的是一个优越的军事体制,靠的是吃苦耐劳作战英勇的公民战士。罗马人在与汉尼拔交手之前,是不研究作战的艺术的,他们的将领,是执政官,保民官,司法官,而并非具有专业素质的职业军人。是汉尼拔教会了他们作战中巧妙调动兵力,集中优势攻击敌方弱点的艺术,让他们知道,战争,不仅是两夥暴徒抡刀舞枪打群架而已。

 

当然了,说汉尼拔对战役指挥艺术进行过具有先驱性的探讨,那是在罗马世界的范围而言。其实在亚历山大大帝手中,西方的作战艺术已经有了一个高峰,丝毫不比汉尼拔差,只是罗马世界当时还不了解而已。而汉尼拔的时代,相当于我们的秦代和楚汉战争时代:秦始皇灭六国一统天下是公元前221年,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入侵意大利是公元前218年,扎马决战是公元前202年,同年垓下之战十面埋伏。中国古书上记载了比罗马多得多的战争,规模也大得多,但是中国古书上记载战争更侧重的是谋略,象暗渡陈仓,围魏救赵,十面埋伏这类,相当于汉尼拔偷越阿尔卑斯山脉,西庇阿进军非洲,和伊利帕战前的故布疑阵。具体到一次战役的兵力调度,阵线安排,这些具体的战术指挥,中国史料很少提供可资研究的细节,因此我们很难就作战的艺术进行评价。不过我想,至少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这之前的中国统帅,象白起,王翦,李牧这些人,都是职业军人,绝对要比迦太基战争之前的古罗马统帅,专业得多。

 

除了“战略之父” 的地位,汉尼拔作为西方历史上最伟大的四位统帅之一,他最突出的品质还有两点,一是逆境下惊人的意志力,精神力量,这一点也许只有腓特烈大帝可比;二是超人的组织能力,不要忘记,汉尼拔所率领的,是多民族的雇佣军队,连语言都不通,换在任何一位统帅手里,这叫乌合之众,而他却率领这支军队孤立于意大利半岛16年百战百胜。这在西方历史上应该是绝无仅有,中国历史上,也许就只有一个班超可以相提并论。

 

关于汉尼拔这两点品质,罗马的史学家李维有这样一段评论:“我确实不知道,处于逆境中的他是否该比诸事顺利中的他更值得人们钦佩。他率军出征历时十三年,如此远离国土,终究常胜不败;况且这支军队的成员并非他的同胞国人,而是各国社会的无用之辈。他们没有共同的法律、习俗与语言;其外貌、衣着、武器、宗教礼仪甚至其所膜拜的神祗也各不相同。然而他却用某一种纽带把他们非常有效地联结在一起,故而虽则身处敌国,常常缺少粮饷,但是在士兵内部或将士之间却从未发生过任何骚乱……尤其是在哈斯德鲁巴阵亡、其军队被歼、全部胜利的希望毁于一旦而汉尼拔只得撤至布鲁提翁一隅之地以后,他的营中依然军心不乱,有谁能不为此叹奇呢?……同时,他从未收到过来自国内的任何补给。”

 

再来评论西庇阿。

 

汉尼拔作为战役指挥艺术的先驱,同时代的尼禄,马尔克卢斯,西庇阿这些罗马将领,可以说都是他的学生。杜普伊这个观点一点也没有错。但是笔者认为杜普伊说“但是西庇阿很可能并不比尼禄或马尔克卢斯高明多少。不同的是唯独西庇阿有机会在与老师本人的较量中显露自己学来的本领。” 这个论断下得过早。

 

如果说汉尼拔是西庇阿的老师的话,西庇阿其实已经有了青出於蓝的资格。从贝库拉战役中最原始的两翼迂回,到伊利帕之战中间有意变阵,缩回中心搞双斜线战术,再到大平原之战以中央交战吸引对方再做两翼迂回,可以看出西庇阿在战场调度方面明显的进步。而在战略追击方面,西庇阿比汉尼拔更为成功。汉尼拔在特雷比亚河战役和坎尼战役大胜后,并未进行坚决的战略追击。西庇阿在贝库拉之战和扎马之战以后也没有。前者是因为战场上另有两支敌军必须防备,后者是因为根本不用追击了。但是西庇阿在伊利帕战役和大平原之战以后所实施的战略追击,是古代史上堪称典范的彻底追击。

 

西庇阿的特别之处,在於他出众的谋略,甚至心理战技巧。此人智计多端,老谋深算,一点也不亚于中国历史上那些成功的将领。奇袭新迦太基的攻坚战,从目标选择,战前侦察,到实战中的拖刀计,借东风,再到战后的故弄玄虚,在在都有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的风范。伊利帕战前一连数天的故布疑阵,可以作为成功运用战争心理学的教材案例。火烧连营已经近于小说情节,却是实实在在的历史。就连扎马之战,在汉尼拔这样的大师面前,他还是精心设计了对付战象的小把戏,并且奏效。

 

在汉尼拔时代之前,罗马人作战的风格,象他们的民族性格,平正,刚毅,朴实无华,而西庇阿的个人风格,却是非常适合学习汉尼拔那套变幻莫测因地制宜的战场指挥艺术,而且能够很快灵活运用,这是天资和个性使然。如果拿武侠小说来比,就象郭靖最适合学降龙十八掌那种简单平实的武功,要他学黄药师的落英神剑掌,打死他也学不来;可是象黄蓉或者杨过这种天资,学打狗棒法和落英神剑掌,却是再合适不过。

 

西庇阿相比汉尼拔有一个优势,就是他并非必需凭借谋略制胜,他所指挥的,是一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作战勇敢的罗马军团,就象一柄大刃无锋的玄铁重剑,使用起来本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如果能以本身威猛绝伦的利器,再配合以灵活变幻的战术,这种军事优势就远远超过了迦太基能够抵挡的程度。

 

西庇阿在西方历史名将中的地位:鉴于西庇阿对后世军事学术和思想的影响有限,而且从作战艺术上来看,西庇阿是汉尼拔的学生,我不会象利德尔哈特那样把西庇阿抬得那么高,肯定在四大名将之下,也在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之下,因为古斯塔夫是近代军事之父;但是会在腓特烈大帝之上,因为我同意利德尔哈特这个看法:腓特烈的战略指导是错误的,而斜楔式战术,也并非是他的首创。无论如何,西庇阿可以被称为杰出的一代名将,在军事史上的地位,起码比拿破仑的战胜者,惠灵顿公爵要高。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利德尔哈特著 Scipio Africanus: A Greater than Napolean 1971年英文第二版

杜普伊著 战略之父汉尼拔,中文版

杜普伊著 武器和战争的演变,军科院1985年中文版

Scullard著:Scipio Africanus: Soldier and Politician 1970年英文版

Haywood著:Studies on Scipio Africanus1933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历史系博士论文,1973年英文单行本第2

Andrew Hall著:Scipio Africanus in Spain,东密西根大学硕士论文,2003年英文单行本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罗马英雄传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罗马统帅西庇阿:比拿破仑更伟大?(下)

  1. Linda说道:

    最近在看欧洲古代史。提到布匿战争,西庇阿和汉尼拔的交锋,我所看的史书只给了一个短章节,实在是不过瘾。于是想到了你的博克,兴起了到此处探幽的念头。结果真的搜到了关于这段历史的论著,而且如此的娓娓道来,且引经据典中满有作者自己独到的分析和综述。花了一个多小时手不释卷地读完。对作者的文采和底蕴不禁再次赞叹。继上次你的法国千年王室的文章帮我顺利完成了我的法语科目之后,我再次对你的作品惊艳。

    大神,膜拜呀!

  2. banned from ebay说道:

    Aρpreciate thiks post. Ԝill ttry it ou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