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与新天鹅堡纪行

从纽约飞慕尼黑的航程7个多小时,显得出乎意料地短,记忆中似乎夜里睡上一觉,看个电影,吃两次东西,就到了。这次去欧洲大陆之前,稍微有点担心:一是第一次去非英语国家旅行,虽然自己懂点德语,猜标牌还可以,会话完全不行;二是我第一次尝试不带当地货币,完全依靠ATM机取款。这样做在汇率和手续费上有很大好处,我年初在伦敦已经试过,可是当时毕竟身边还有200英镑以备万一,这次真的是连一欧元零钱都不带。结果这一切后来证明都不成问题,我很幸运,选择慕尼黑作为欧洲大陆旅行的第一站:这座城市在6月中欧洲一家旅行杂志和美联社合办的某次评比中,排位全球最适于居住城市第一名。我对慕尼黑的印象非常好,飞机还没降落之前,从空中俯瞰西欧春天的田野,一块块方方正正的彩色田畴,连缀成幕天席地的锦被,不但有绿色,还有成片的艳黄色油菜花,红褐色的土地,都令人赏心悦目。慕尼黑机场无论地铁S-bahn, 旅馆通勤车,行李寄存,标识非常清楚,从机场中心广场地下,就有地铁站,S1和S8两条线一个走城东,一个走城西,从机场到市中心和火车站的距离都差不多是45分钟,同一个站台间隔发车,所以坐任何一线都可以。上站台之前有自动售票机,全城的自动售票机都可以显示英文,所以不必担心。不过有一点要注意:要准备好现金,慕尼黑的自动售票机不能用信用卡(可以用一种类似Mastercard的卡,但是我试过用自己的Mastercard,不行,我猜它允许的是一种当地的银行卡) ,这一点跟美国大多数城市不同。

这是地铁沿线路过的一大片油菜花田。

跟欧洲多数城市一样,慕尼黑地铁票价也以城市为圆心,按距离远近分区,总共4个区,所有的旧城旅游景点和火车站,都在中心1区,奥林匹克公园和宁芬堡宫在2区,而机场在最远的4区,一张从机场到市中心单程票就要8。5欧元,象我这次是上午到达,白天总还要在城里转转,索性买全部4区的一天通票,才9。6欧元,划算得多。如果是两人或者居家旅行,还可以买全4区的partner全天通票,17欧元一张票可以管2到5个人。如果不去飞机场的话,那么市内中心一区的全天公交通票,一个人是4。8欧元,2-5人partner票是8。5欧元。如果呆的时间稍长的话,也可以买3天的一人或partner市内公交通票。当然有那种10次票strip ticket,不过我出门玩,一般都不愿意买这种打卡的票,不管是否便宜,因为不知道能否正好用完,还是用全天通票省心。德国的城市地铁系统分S-bahn和U-bahn,基本上S-bahn相当于城郊火车,象巴黎的PER,但在城里两者没什么区别。我对慕尼黑的公共汽车感觉最好:车厢内的液晶屏幕不断显示以后几站的站名,而且有大致多少分钟到达,英德双语,对旅游者非常方便。美国的公共汽车没有这么好的设备,而上海公共汽车里的液晶显示屏用于播放广告,起不到指示路线的作用。慕尼黑公共汽车车站上,也有显示下一班汽车还有几分钟到达的双语电子显示屏,这在上海只有地铁站台才有,而在美国各大城市,连地铁都没有。

(1) 旧城中心区

慕尼黑的景点集中于市中心的旧城,以新市政厅为中心,门前一条东西向的步行商业街,向西数百米是圣母教堂 Frauenkirche,德文Frau 是Madam,Kirch就是Church,它的两个洋葱头圆顶背衬遥远的阿尔卑斯群峰,是慕尼黑旧城天际线的标志。

从市政厅向北步行几百米,就是巴伐利亚王宫Residenz和纪念巴伐利亚历史上军事将领的统帅堂,20年代希特勒刚发迹的时候,组织“啤酒馆政变” 想在巴伐利亚州夺权,结果游行队伍在统帅堂门前被警察驱散,希特勒坐了几个月的牢,利用这段时间在狱中写出那部臭名昭著的“我的奋斗” 。当时在统帅堂前,跟希特勒一起走在游行队伍前排的,是一次大战后期德军总参谋部实际上的灵魂人物,军需总监(副总参谋长) 鲁登道夫上将。别看这个退休老头是顽固的军国主义分子,又同情纳粹,可人家毕竟是堂堂正正的德国军人,正牌的德军统帅,关键时刻能迎着枪弹和警棍向前走,而听见枪声第一个向后转逃跑的就是希特勒本人。啤酒馆政变失败之后,老将军再也不理那个前陆军下士。

这个金碧辉煌的长廊供奉王宫里的历代巴伐利亚选帝侯祖先画像。

我很喜欢这个国王接见室的希腊式浮雕装饰风格,简洁,典雅,让我想起古希腊那些黑红色浮雕的瓶子,但这个房间的色调又变化成黄色,仿古而不泥古。

从市政厅广场向东北步行百米,是慕尼黑最著名的啤酒屋Hofbrauhaus,brauhaus就是brew house。而从市政厅向正东可以走到依萨河边Isar。以上这个区域,以市政厅为中心,步行下来有半天的时间足够,就算要进Residenz王宫参观,一天也绰绰有余。网上介绍慕尼黑中心区景点的很多,我也不打算重复那些旅游指南。我只在上面大致概括一下,贴几张照片就行。我想重点说几处我特别喜欢的地方,一般游客不太注意的,因为我个性喜欢闹中取静,不喜嘈杂,这几处都可以算顾剑的personal picks吧。

第一个,是在市政厅内庭休息。如果按照艺术史上的流派和风格来说,罗马式之后在西欧中世纪流行的是哥特式,后来文艺复兴式搞复古,模仿希腊罗马时代的简洁,再后来发展到18世纪的巴罗克式,富丽堂皇,晚期巴罗克又叫洛可可式。这些艺术风格,不仅是说建筑艺术,其他象绘画,音乐,甚至小说,大致也经过这几个时期。古典哥特式建筑的代表作,象巴黎圣母院,科隆大教堂。后来到19世纪,人们觉得晚期巴罗克太复杂太繁琐了,於是又来一次复古,象美术上的新古典派,新浪漫主义,都是这个时期,我过段时间写巴黎游记的时候,写卢浮宫肯定会提到象达维德,德拉克洛瓦,安格尔这些新古典或新浪漫派画家。在建筑上,19世纪很多工程都模仿中世纪哥特建筑,而且当时欧洲的经济科技水平早已远超中世纪,建筑物做得比那时更堂皇,这个风格因为是模仿真正的哥特式,所以叫“哥特复兴式” 或者“新哥特” ,属於当时欧洲新古典风格在建筑上的一个表现形式,代表作比如伦敦塔桥,国会大厦,还有这个慕尼黑新市政厅,如果说白了,其实“哥特复兴式” 也就是百多年前的“假古董” 。新市政厅确实宏伟,而且装饰繁复,正面有著名的大自鸣钟,广场上有喷泉和镀金的圣母圣婴像石柱 Mariesaule,saule大概是英文的column。据说在灰烬星期三节日,把你的空钱包放进喷泉里,将来你的钱包会一直充盈。而广场上的镀金圣母像,1960年拆开清洗的时候,据说石柱下面发现埋着“真十字架” 的残片。真十字架是当年钉死基督的十字架。

在玛丽广场Marienplatz上,绝大多数游客都满足于拍拍照,然后就顺着步行街去购物了,所以广场上人山人海,到10月啤酒节更不得了。而我真正喜欢的,是走进市政厅大门,来到露天的内庭(有多少人即便来到市政厅前也仍然不知道这里可以随便走进去?) ,内庭与广场简直就是两个世界,有个露天咖啡馆,人很少,安安静静,可以坐下来从容地欣赏市政厅的复古建筑,来杯啤酒,或者在这里吃午饭。这个咖啡馆比较高档,不便宜,但就地点而论,确实不算贵,一道主菜大约也就16,7欧元的样子。看这张照片上我身后的空座位,当时是周六下午,想象仅仅一门之隔的广场上该是如何地嘈杂。我非常欣赏这种世外桃源似的环境。

这是我当时点的啤酒和猪蹄膀,蹄膀跟东坡肘子的做法差不多,也是煮得非常烂,跟中餐最大的不同在於皮经过油炸,趁热吃很香很脆,但是冷了就硬得咬不动了。我在这里告诉服务生pig feet他不懂,这应该叫Schweinshank,schwein好像在英文里也有这个词,也是猪的意思,起码我前两月重看80年代皮尔斯-布鲁斯南(刚卸任的007)主演的电视喜剧侦探片“斯蒂尔传奇” 的时候发现,有一集斯蒂尔侦探所买了一大群猪作投资,斯蒂尔就说schwein这个词。而shank是腿应该也是英文,电影“勇敢的心” 里面老国王爱德华一世绰号“长腿” 不就是long shanks吗?

第二个个人推荐还是吃,是去Hofbrauhaus的后院。Hofbrauhaus是慕尼黑最有名的啤酒馆,室内又有巴伐利亚风格的音乐表演,自然顾客盈门。我却喜欢穿过大堂,去它的后院,这里与街道隔绝,有个清雅的院落,中心是石头喷泉,整个院子被几株菩提树的浓荫覆盖,点缀着鲜花,跟室内相比,不但环境优雅而且凉爽得多,人也少很多。我自己平时不爱喝啤酒,嫌口味苦,但是德国的weiss bier却很适合我,它的味道比较淡,那天傍晚我居然能够在空腹状态喝两扎啤酒,然后步行去依萨河边拍照,大概也算是自己喝啤酒的最高纪录了,因为我平时不喝啤酒的。

(注:虽然这是慕尼黑最著名的啤酒馆,但的确不是1923年希特勒啤酒馆政变的那个地方,那个啤酒馆叫做 Burgerbraukeller,二战中被毁,后来再未重建)

第三处个人推荐是依萨河边Isar 。慕尼黑的依萨河,自然不象伦敦泰晤士河或者巴黎塞纳河那么著名,可是如果与塞纳河比较,个人更喜欢依萨河,因为塞纳河边的纪念性建筑太多,河岸的石头砌得太规整,过於人工,而依萨河边花木扶疏,将岸边掩映得自然而舒适,当枯水季节,河床一半的白色鹅卵石滩裸露出来,游人甚至可以走上河滩,与河水来一次亲密接触。这是个十足休闲的所在,明媚,艳丽,却不象塞纳河那么高贵,在这里,你可以不必屏息去崇拜,不必提醒自己“啊,我来到了久已向往的圣母院,我来到了艾菲尔铁塔前” ,你只需走下河滩去玩水,坐在花园里发呆,甚至躺在石头岸边,“杨柳岸,晓风残月” 亦无不可。尤其是傍晚的依萨河, 走在通往河心岛的桥上,看桥下,斜阳脉脉水悠悠 ,会有一点点“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的怅然。依萨河边尽管有德意志博物馆,科学博物馆,但与市中心相比,不算著名的景点,这也是我喜欢这里河边的原因之一。

第四处个人推荐是城西南的Asam教堂。它离开中心广场有点远,沿着Sendlinger大道走路大约15分钟,平时来这里的游客比较少,地铁坐一站到塞德林格门Sendlinger Tor,中世纪旧城的西南门,门内沿街有座外观不太起眼的教堂,也是临街的房子,与旁边民居相比,唯一打眼的地方,是波浪状的门口正立面。但是进到Asam 教堂里面再看,我惊讶得屏住呼吸:这个小教堂的内部装饰,绝对是我所见过的,最富丽堂皇,最纷繁复杂的内部,不用说慕尼黑圣母教堂简洁的内部无法与之相比,就连巴黎圣母院,科隆大教堂这些举世闻名的杰作,其内部装饰与之相比也要相形见绌。

这是教堂内部。

再来一张局部的,注意这里连柱子都没有一根是直的,而是成螺旋形上升,象火焰一样。洛可可。这是最经典的洛可可“火焰式”。如果这还不能称为洛可可的话,我想世上没有那个地方配称为典型洛可可了。

就连进门处的铸铁栏杆,也搞成这样复杂的装饰花纹。

这个教堂很小,也不够著名,而且洛可可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本身过於复杂,过於贵族化地纤巧,不够简洁有力,这是史有定评。但是如果要直观地了解什么叫做华丽,什么叫做洛可可,什么叫贵族式的腐败,Asam教堂绝对会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实际上在整个慕尼黑的三天之内,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并不著名的小教堂。


(2) 外围宁芬堡,奥林匹克公园,达豪集中营

我总共在慕尼黑住3天,一天去新天鹅宫,一天旧城,一天外围景点,慕尼黑城基本可以算没有遗漏了。早上坐S2线地铁再转专线公共汽车,去位於城西北20公里的达豪集中营Dahau。这里在纳粹时期是德国境内最著名的几个集中营之一,现在辟为大屠杀纪念馆,(其它成为纪念地的还有布痕瓦尔德和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坦率地说,除非你是象我一样精通二战历史的爱好者,否则对於一般游客来说,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并不值得专程前往。大多数人看不出所以然来。这张照片上,我身后是集中营的营房,现在只留了一排房子,后面都是其他房子的地基。我侧面是铁丝网和岗楼,铁丝网边还有护城河,照片上看不到。在集中营远端,铁丝网和护城河外有一片看守住宿的营房,医务室和焚尸炉就在那里。

从达豪回慕尼黑城,我从Laim站下车,转51路公共汽车直接去了宁芬堡宫,这是巴伐利亚国王的夏宫,原本以为这里会很大,可能没有时间参观,可是后来发现除了花园真的面积很大之外,宁芬堡本身的建筑比市中心Residenz王宫要小很多,参观起来无论如何不超过一小时。这里比较有意思的是美人画廊,19世纪路德维希一世国王时代(建造新天鹅堡的疯狂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的祖父),最漂亮的宫廷美女们的肖像,那时人们比较天真,相信人的外貌是心灵的外化,所以PPMM一定是心灵高尚,品德出众。试问今天还有谁相信外貌和心灵的美丽有丝毫的关系么?其实我还真的起码相信一半:40岁以前,人的外貌是天生的,跟人品固然没什么关系,但40岁以后,你起码得对自己的外貌负大半责任:你快乐么?你做事问心有愧么?你经常笑么?你有修养有气质么?你斤斤计较么?等等等等,年深日久都会影响外貌的,所以中国人也讲“腹有诗书气自华” ,相书上讲“相由心生,亦由心改” ,我想应该是有道理的 。宁芬堡宫前有个很大的天鹅湖,养了很多水禽,那里的天鹅都不怕人,我拍这张照片的时候,人都已经离开天鹅两三步的距离,两只天鹅不理不睬,自顾自地在那里晒太阳呢,趴在岸边看起来真的很慵懒,是在午睡么?

从宁芬堡宫门口有51或143路公共汽车直接去奥林匹克公园。1972年奥运会在这里举行,那届奥运会后来以阿拉伯恐怖份子黑九月绑架以色列篮球运动员的悲剧而载入史册,去年斯皮尔伯格的影片“慕尼黑” ,就是正面描写那次恐怖事件以后,以色列特工的复仇行动。奥运会后,奥林匹克公园的设施现在都开放给市民活动。那片地方非常大,有湖泊,小山,大片的绿地,最高点火炬塔可以坐电梯升到顶端,我很喜欢这个高塔,因为它顶上三层是露天的,所有的电视塔和很多著名高楼,都只能让人在室内观景。这是从塔上拍的奥林匹克公园一角,下面那个体育场的玻璃屋顶,可以走上去的,每天下午2点半有一次tour,你可以跟随导游在玻璃屋顶上走。当然,女生千万别穿裙子,否则走光是百分之百的哦。

除了体育场馆,宝马汽车总部也紧邻奥林匹克公园,仅仅一条高速公路之隔,而宝马总部旁边新的宝马博物馆建成之前,临时的宝马博物馆,就座落在奥林匹克公园里。作为曾经的宝马车拥有者和粉丝,我自然不会错过。显然宝马在国人中拥有众多仰慕者,我发现宝马博物馆的参观者中,国人的比例明显高于其他景点的国人比例。

这辆车很有意思,你恐怕很难想象,它是三十年代的产品,那个时候的汽车外形居然设计得如此前卫。据说今年还是去年在中国举办的一次国际车展上,宝马公司运来一辆这种车,不过没有公开展出,而是藏在楼上,只有特别邀请的嘉宾才能看到。我听网上新闻说的,不知是真是假。

(3) 新天鹅宫

新天鹅宫Neuschwanstein (Neu是new,schwan是swan,stein是stone) ,德国城堡中最著名者,迪斯尼标志性的睡美人城堡,就以新天鹅宫为蓝本。它产生于一个疯狂国王的艺术梦想,与国王本人一样,生不逢时:新天鹅宫看起来是座美丽的中世纪城堡,可是却建造于工业革命时期,在它落成后两年,巴黎连艾菲尔铁塔都已经竖立起来了。有评论说路德维希二世不务正业,大兴土木劳民伤财;也有人说路德维希建筑宫殿城堡耗尽的是王室私人金库,没有动用国库,而且他平易近人,与贵族大臣没有共同语言,却跟平民打成一片。毁誉参半,其实都有道理。我总觉得路德维希二世象中国历史上的李后主,作为一个艺术家,梦想家,即便精神不太正常也没什么,反而容易激发艺术灵感;可是作为一国之主,又在那样一个风云激荡的大时代中,要履行一国之君的政务责任,就不堪重负,尸位素餐了。事实上就在路德维希二世在位期间,欧洲经过了普奥战争,普法战争,由普鲁士领衔,将德意志各邦统一在普鲁士-德意志帝国的旗帜下,巴伐利亚从此失去独立地位,成了德意志帝国的一个邦。路德维希二世有个表姐,也是一生的好友,就是著名的茜茜公主。

还是十来年前,我在南开学习德语二外时,我的教授就在课堂上放映过他去慕尼黑和新天鹅城堡的照片幻灯,当时我已经是背包族旅游者,再加上作为军事爱好者,从小就崇拜德国的一切,当时我特别羡慕,也向往能有这样的机会来看看,过了十年这个愿望才得以实现。新天鹅城堡座落在阿尔卑斯山麓,除非自己开车,依靠公交不太容易去,而且无论如何也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我这次是干脆在火车站附近跟Greyline的一日游,这样省心得多:有导游讲解,不用担心交通问题,而且这些一日游不会象国内旅游团那样带游客去购物点。新天鹅堡内部参观一定要预先定参观时间,票上印着时间的,所以如果自己去的话,最好提前在网上订票,省得到了地方却因人多买不到票,但是如果事先定时间,路上又要赶点,不能自由安排行程。这也是我选择跟团的原因。在慕尼黑火车站附近,有很多新天鹅堡一日游,都是早上8点多出发,晚上6,7点钟回来,一般是去两个城堡,除了新天鹅堡,另一个要么是林德霍夫堡Linderhof,要么是霍亨施万高堡Hohenschwangau。我这次跟的团去林德霍夫,那里是路德维希二世在阿尔卑斯山中修建的猎宫,平时只有打猎的时候去住,白色的房子背靠山坡,很小,但是有个非常漂亮依山而建的大花园。这是我站在花园高处,喷泉大台阶顶端,看到的花园水池和宫殿。

林德霍夫堡虽然小但很精致,与未完成内部装修的新天鹅宫相比,林德霍夫堡的内部完成,而且非常富丽,路德维希二世很崇拜两百年前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林德霍夫堡在很多细节上都模仿凡尔赛宫,尽管规模要小得多。这是其中一个房间,注意房间四壁,都摆上许许多多小瓷瓶子作为装饰,我对此非常好奇,这并不见于凡尔赛宫,倒是在慕尼黑城里的王宫Residenz见到过。

白色的新天鹅城堡座落在半山坡,和对面山坡的黄色霍亨施万高堡夹山谷摇摇相对,霍亨施万高堡是路德维希二世父亲马克西米利安二世Maximillian II 建造的城堡,也有人叫它“旧天鹅堡” 。中间这条山谷是个小镇,可以在这里吃饭,休息。从小镇出发上山的最佳途径,是从镇上最大的Lisl旅馆门口,坐1.8欧元的shuttle bus,越过新天鹅堡,直接到终点,城堡上方的玛丽桥Marienbrucke,brucke就是bridge。这座狭窄的木桥飞架于万丈深渊和一线瀑布之上,从桥上向下看,白色的城堡,红色的小镇屋顶,绿色的森林,青黑的远山,蓝色的湖水,组成一幅童话般的画卷。这是看新天鹅堡的最佳视点,绝对不可以错过。而因为山路陡峭,从城堡爬上来非常费力,所以最好的选择,是从山下坐单程车直接来桥上,之后沿山路走下去,参观城堡,再走回小镇。当然,你可以买来回票,上下山都坐车,但我觉得下山没有必要。另一个上城堡的方法是从镇上的Muller旅馆门口坐马车上山,到城堡下方300米处。坐马车自然浪漫得多,但从城堡到玛丽桥,还要步行很陡很远的一段山路,其实不如做汽车方便。至于镇上的Lisl hotel 和Muller hotel,都是最大的旅馆,隔街相对,而且那个镇子只有一条主街,绝对不会错过的。

这是从桥上俯瞰新天鹅堡。

这是桥本身的照片。桥很高,风也很大,怕高不敢坐过山车的人,会有点胆战心惊。不过劝说喜欢探险的朋友一句,在桥上拍照就可以了,用不着过桥,桥那边有山间小路,但是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景点。

这是从新天鹅堡的窗户向外看山上的玛丽桥,注意桥下远远的还有一条瀑布。

新天鹅堡内部的游览,不但要提前订好时间(所以最好提前网上订票,但跟团走没有这个问题),而且严格控制按照票上的时间放人。内部的房间大约只有三分之一完成了室内装饰,可以使用,今天可以参观,但室内不让拍照。

(全文结束)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慕尼黑与新天鹅堡纪行

  1. Songqi说道:

    听去过新天鹅堡得人说,还是阴天雾蒙蒙的时候看上去有感觉。在光天化日之间,那神秘、那情调都给晒没了呢。

  2. na说道:

    大侠是什么 时候去的啊,我也想去,交流一下路线吧

  3. sheng说道:

    大哥 是怎么到新天鹅堡

  4. lisure说道:

    话说你这个时候还挺瘦的,呵呵。。。我也特别喜欢喝weissbier,喜欢喝Franziskaner,德国bayer地区产的。我不觉得weissbier很淡哎,可能我会选dunkel weissbier的原因。
    话说,你二外竟然是德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