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脚书橱游巴黎 (下)

4  购物和吃

 

本章提要:左岸步行,富凯咖啡馆,面包坊,冰激凌,国家歌剧院至协和广场购物名店

 

巴黎与伦敦最大的不同,在於吃:巴黎可是美食之都。我自己出门在外,除非在纽约和旧金山,一般不会去找中餐吃,总是希望能尽量品尝当地美食。我不是美食家,对食物其实不讲究,於是吃美食,经常变成了吃名气。巴黎最有名的,应该是那些充满文化韵味的街头咖啡馆了吧?去圣日尔曼大道127号的Café de Flore,喝过酒,吃了一次午餐,我至今记不住那些法文单词,只记得法国的葡萄酒真是很好喝。De Flore边上是Café Les Deux Magots(“两个人”
) ,马路对面是Brasserie Lipp,这里三个餐馆是很多近代文化流派的发源之地,毕加索的立体主义绘画,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海明威的小说永别了武器。从Café de Flore沿圣日尔曼大道向东步行,是左岸最中心的区域,一路上当年文人雅士聚集发呆的著名餐厅和咖啡座比比皆是,不远处圣日尔曼教堂对面,日尔曼大道188号是Le Rouquet,当年丹东,马拉,罗伯斯庇尔曾在此聚集,拿破仑皇帝还是波拿巴上尉和波拿巴将军的时候,也喜欢来这里。而de Flore向东三个路口的Le Procope (13 rue I’Ancienne-Comedie) ,据说是最文学的cafe,当年迪德罗,乔治桑,雨果,伏尔泰都喜欢来这里吃饭,也是当今世界上持续开业的最老的餐馆。今天这些左岸著名Cafe,其实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太好,东西向的圣日尔曼大道,如今是左岸的主动脉之一,人来车往,其实我觉得更适合逛街看店,(路易威登的总店,就在圣日尔曼大道6号,香榭丽舍大道上那家很有名,但不是总店) ,街头咖啡馆的旅游者太多,很难找到合适的露天位子,我那天在de Flore倒是幸运地在露天就座,可是我想,当年伏尔泰,左拉,萨特他们在这里一边喝酒,一边思考或者辩论的时候,恐怕没有三百辆汽车同时在身边排放废气,也没有此起彼伏的鸣笛尖叫给他们伴奏。我想象当中,左岸的咖啡馆应该座落在梧桐绿荫下的步行街旁,我可以坐在街边伴着一杯红酒,欣赏袅袅婷婷的法国美女,而不是脚步匆匆的美国日本游客。如果说看人,那么最好的地点,无过於香榭丽舍大道中段,路易威登店旁边的富凯咖啡馆Fuquet’s。那条街虽然比圣日尔曼更宽更忙,但胜在人行道宽敞。

 

圣日尔曼街上的咖啡馆Café Les Deux Magots

 

 

这是香丽舍大道上的富凯咖啡馆和路易威登店

 

 

沿圣日尔曼大道东行,到圣迈克尔大道交口,是中世纪博物馆,转向南沿圣迈克尔大道,不远处可以到卢森堡花园,卢森堡宫作为法国参议院所在地,虽然不开放,但是那里的花园,是非常休闲,轻松的场所。

 

巴黎除了café之外,面包坊patisseries所卖的甜点也是一绝,我在外面跑路的时候,如果没有特别要去吃饭的地方,经常就喜欢在路上的面包坊买几块甜点,边走边吃,就解决一顿午饭。巴黎有些Patisseries非常著名,仅仅从橱窗看去,就诱惑得人走不动道,但巴黎为什么看不到象美国街上那么多超级大胖子呢?在香榭丽舍大道中段以北,有家Dalloyau
(101
rue du Faubourg St-Honore) ,是为爱丽舍宫总统府做甜点的面包坊。地铁Halles站和Sentier站之间,521 rue Montorgueil街上,有家Stohrer,路易十五国王的宫廷点心师开的,招牌点心是 puits d’amour(爱之泉水) ,罗姆酒作原料的baba au rhumun Ali Baba(阿里巴巴?) 。另外在Madeleine广场16 rue Royale路上的landuree
Royale
茶室也很著名,招牌是Le Faubourg巧克力蛋糕,Macaron夹心饼干。

 

其实就我自己这四天的体验,我最喜欢的café和零食,是在塞纳河中央,圣母院背后的圣路易岛上。游客都去西提岛看圣母院(其实就是citi,城市岛),而西提岛背后的小小圣路易岛,是个住宅区,游人少得多,环境安静,建筑和店铺也高档。走过圣路易岛的小桥,在街口随便哪个咖啡馆坐下来,喝杯葡萄酒,来块甜点,看巴黎圣母院背后的飞檐和尖塔,看往来的漂亮女孩,很容易就消磨上一两个小时。顺着岛中央的主路rue St-Louis-en-I’lle走到31号,有大概是巴黎最好的冰激凌店Salon de Berthillon(注意周一周二不开哦) ,他们的一份冰激凌蛋桶上有两个球,所以可以品尝两种不同口味的冰激凌,我那天一口气在当地就吃了三个,还举了一个往回走,那就是8种不同味道。他们的冰激凌的确不同凡响,味道纯正而浓郁,我最喜欢的口味,一个是芒果,一个是罗姆酒的,向大家隆重推荐。去年到今年,我一年之间减肥20斤,本来已经不吃奶酪批萨,蛋糕冰激凌这些东西了,唯独在巴黎,我不怎么注意节食,反正出门旅游是件辛苦的事情,多走路多消耗体力,纵容一下口腹之欲,也无伤大雅吧。

 

这是西提岛上一处咖啡馆,看那只趴在地上睡大觉的狗。

 

 

很多朋友去巴黎不是为了吃的,而是为了购物。一个巴黎一个米兰,世界上聚集奢侈品名牌最多的地方。要说起来大多数名牌在国内也有,尤其上海,什么国际奢侈品牌找不到?不过上月听一位从前在国内的老朋友说,这中间主要的区别,在於同样品牌的旗舰店,在巴黎的款式和设计,翻新得比上海快得多。她定居法国,也经常来上海出差,属於那种有钱又有品味的阶层,十几年的老朋友了,我相信她的判断,但我自己对此没有研究。我不属於有钱阶层,偶尔买一两件名牌而已,更多的是比较价钱。我清楚美国的牌子在国内比在美国要贵得多(哈根达斯,简直抢劫么),但欧洲名牌在美国也是很贵的,相比来说,巴黎的欧洲奢侈品牌,应该比在国内买要合算。

 

说到巴黎购物,最应该去的,自然是Galeries
Lafayette
,正规音译应该是拉法叶特百货店,我不知道国内为什么会翻成“老佛爷”
,太搞笑了吧?拉法叶特百货店在巴黎,就相当于哈罗德在伦敦,而且比哈罗德还要大:一个五路街口,几乎周围每个街区的整栋大厦,都是它的。要在这里逛遍,没有整天时间绝不可能。我当然没有整天时间去购物,连一小时都没有,所以在它的中央大厅打个转就出来了。我很喜欢这个中央大厅的蓝色透明大穹顶,看上去完全不象百货店,倒象教堂或者国会大厦。

 

 

按照旅游指南上的说法,巴黎的奢侈品牌专卖店,集中于两条大道:香丽舍以北与之平行的Rue du Faubourg St.-Honore大街,Givenchy, Dior, 香奈尔,伊夫圣洛朗几个品牌的总店都在这里,而在Franklin地铁站与香榭丽舍大道垂直相交的Av. Montaigue街上的精品店则更新潮,更高档。还有一些旅游手册上列出的折扣名牌店,会以相当低的价格,卖上季甚至二手(比如时装大展上模特穿过一次的) 各种名牌服装,价格往往只有专卖店的30%-70%,大概有点象美国的Marshall’s 或者Fillene’s
Basement
折扣店的意思,比如rue du Faubourg St.-Honore104号的Anna Lowe19 rue Godot de MauroyAnnexe des Createurs24 rue FeydeauL’Une et L’Autre64 rue d’Alesia SR Store68 rue du MaineTati Galerie Gaite,等等。

 

以上这些店,我除了拉法叶特,一个也没去过,只是在事先做作业的时候查了些资料以备万一,实际上我一个人出门既不喜欢逛街,也没有时间。这次觉得可能有些朋友会觉得这些信息有用,於是按照旅游书上的说法,罗列于此。那天下午我自己走的路线,把购物和看景有机地结合起来,实际更好。我从拉法叶特百货店出发,步行去旁边的巴黎大歌剧院,Opera de Paris Palais Garnier,据说音乐剧“歌剧院幽灵”
的灵感,就来源于此。其实真该来这里听场歌剧,可我这次几个晚上基本都安排满了,只是路过进去看了看金碧辉煌的前厅和大理石楼梯,感受一下很多小说里描写过的,19世纪巴黎全盛时期上流社会云集于此的胜

 

 

 

从歌剧院向正南方向步行不远就到旺代姆广场 Vandome,广场中央有一根胜利柱,柱基上的青铜浮雕,是用奥斯特里战役中俘获的俄国奥地利大炮融化之后做成。广场上有巴黎利兹饭店,周围一圈都是品牌专卖店。这是我在广场上巧遇装扮皇帝近卫军的法国人。

 

 

从旺代姆广场向西步行,到Madeleine广场,广场中心有一座希腊神庙式的纪念性建筑,跟先贤祠一样,也是当年作为教堂建造,大革命之后不知作什么用,几经变换,一直到今天。Madeleine广场周边是购物区,有很多不错的餐馆和商店,而从Madeleine广场向正南协和广场步行的一条大道rue Tronchet两侧,排列着很多奢侈品牌精品店铺。协和广场最早叫路易十五广场,革命以后改称“革命广场”
,断头机就设在广场中心,当年路易十六,安托瓦内特王后就断头于此,可是断人头者,人亦断其头,於是丹东,罗伯斯庇尔,也在这里被“从上面改短了一英尺”。最后,革命的热情过去了,大家都“和谐社会”了,於是这里最终改名“协和广场”
。广场中心的埃及方尖碑,可是真正古埃及的东西,1830年埃及总督阿里送给法国的礼物,3300年前埃及卢克索城拉美西斯二世法老所建,太阳神阿蒙神庙前的东西,远比巴黎城本身的历史更古老。从协和广场,你可以右转走香榭丽舍大道,也可以左转经过土伊勒里花园去卢浮宫。不过大多数人的选择,是在广场边坐地铁。

 

 

 

5  凡尔塞宫和枫丹白露宫

 

巴黎郊外的凡尔塞宫和枫丹白露宫,早就包含在我的游览计划里面,正好都可以用博物馆通票,但是离开市区太远,不能用1-3区的公交通票。从市中心左岸奥塞博物馆,残废军人院,或者艾菲尔铁塔任意一站,搭乘C线PER近郊轻轨火车(这个PER系统在市内与地铁一样,但站不相通) ,注意一点:同一个PER站会有不同线路的火车,每列车头都有名字,你必须注意看车头,车厢上根本没有名字,我自己就坐错过车。只要记住乘坐任何一列名字以V开头的火车,到Versailles Rive Gauche站下车就不会错。出站之后穿过马路,按照指示牌右拐步行,到下一个路口左手就能看到宫殿了。

 

路易十四的凡尔塞宫,巴罗克洛可可风格的杰作,从建成之日,就是欧洲各国宫廷羡慕嫉妒和竞相模仿的对象,在这里参观,最好事先复印一些逐个房间详细的介绍,或者跟随旁边的旅行团听导游讲解,我自己前两年写过路易十四时代四位欧洲名将的列传,对这个时代算得上熟悉,可我也事先复印了Rick Steve’s旅游手册上的详细介绍。因为这些宫殿里的装饰和典故,委实太多,匆匆一遍走去,可能什么也看不明白。比如每个主要房间的天顶画和壁画,不光是看来富丽堂皇,而且是有寓意的。象阿波罗房间,阿波罗是希腊神话的太阳神,而路易十四号称太阳王,这就是国王的正式朝见室,相当于故宫太和殿,它屋顶上自然是画着阿波罗驾驶太阳车,屋顶四周画的人物,拿剑的象征欧洲,狮子象征亚洲,大象象征非洲,鳄鱼和印第安少女象征美洲,这就相当于“太阳王君临全世界” 的寓意。战争房间里,天顶中央画着法兰西女神,女神手持路易十四的盾牌,向四周发出闪电雷霆,而屋顶四周躲避雷霆,纷纷倒地的,有德国(用双头鹰象征) ,荷兰(用船象征) ,西班牙(用红旗和狮子象征)

 

这间房间里还有件有趣的大理石浮雕,就在壁炉正上方,路易十四骑战马踏翻敌人,熟悉吧?有没有令你想起西安霍去病墓前“马踏匈奴”
雕塑?

 

 

和平房间的壁画也是如此:画这和平女神将橄榄枝分别赐予象征德国,荷兰,西班牙的人物,而爱神丘比特在丢弃一地的大炮盔甲上玩耍。狩猎女神迪安娜房间Diana Room里,还有一尊出自意大利大师贝尼尼之手的路易十四胸像,这尊雕像非常著名,太阳王飘动的衣摺和卷发,构成非常典型的洛可可风格曲线。

 

 

整个凡尔塞宫最著名的房间,自然是“镜厅”
,我去的时候镜厅一半在装修,比较影响拍照,但仍然可以看出当年堂皇的气势。用大镜子作为室内装饰,今天并不稀奇,当年勒布仑设计这个厅的时候Le Brun,绝对是前无古人的独创。(勒布仑也是英国布伦海姆宫的总设计师,在凡尔塞宫,勒布伦负责室内设计,勒诺特负责花园设计Le Notre,而总设计师是勒沃Le Vau) 。这间80狭长大厅的一侧是十七扇开向花园的落地长窗,另一侧是十七面巨大的镜子,地毯花纹和天顶画的图案一致,当夜间水晶吊灯点起千支蜡烛,再映射在镜中,很难想象出全部的辉煌光影效果。就在这间大厅,1871年普法战争结束,德意志宣布统一,1919年,结束一次大战的凡尔塞条约正式签订,也有人说那天就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端。

 

 

与凡尔塞宫相比,枫丹白露宫更远,但更秀媚。去枫丹白露不能用PER近郊火车,必须从里昂火车站坐3刻钟左右火车,在枫丹白露车站再转公共汽车才能到达。它的历史还早于凡尔塞宫,文艺复兴时代的弗朗索瓦一世国王时代启用,大约跟伦敦郊外的汉普顿庭园宫同时代。我去的那天下雨,庭院花园里有大片水面,塘中的天鹅,湖边的垂柳,在微茫细雨中,居然有了几分杏花烟雨江南的味道。枫丹白露,不知是谁赋予了它如此诗意的译名,我觉得简直堪与“翡冷翠”(
佛罗伦萨的旧译)并称两大绝译。

 

枫丹白露宫是当年拿破仑第一次退位的地方,走在正庭稍显起伏的条石路面上,空旷,寂静,曲终人散,我竭力想象当年这里站满盛装威武的皇帝近卫军的样子,那些近卫军的将军和士兵们,帝国的精华,横扫千军如卷席,打遍欧洲无敌手,如今却穷途末路,站在王宫台阶上向他们发表最后演说的这个人,与他们同样的穷途末路,而他却曾经是欧洲大陆上的神战神。这是一首怎样慷慨悲壮而无奈的英雄史诗?此时我耳边仿佛萦绕的旋律,是贝多芬“英雄”
交响曲的第三乐章,“英雄的葬礼”
。事实上,枫丹白露宫里有一个房间,就是当年拿破仑皇帝签署退位诏书后,吞鸦片溶液自杀的地方,当然他没有死成,这才有后来的百日事变,和滑铁卢战役。其实枫丹白露宫的古迹,不光是拿破仑留下的,当初弗朗索瓦一世和亨利二世国王的时代,才是枫丹白露的黄金时代,宫廷里大多数房间的装饰,也是那时法国文艺复兴风格,只有几个拿破仑常用的房间,才改成后来帝国式简约刻板的风格。我去的那天没有带详细的游览指南,但是非常巧,正好碰到一个中国旅行团,听了一路详细的中文讲解。

 

 

这次去巴黎虽然只有4天,仰赖事先作业做得充分,玩得还算比较全,每个地方玩得也很充分。当然不可能把大的景点都走全,更不可能慢慢体会巴黎作为一个城市的韵味,那种韵味,需要象一杯醇酒,慢慢去回味;象一位气质美女,慢慢地发现她性格的每一个迷人侧面;或者象一粒精工雕琢的钻石,慢慢地在灯光下审视那千百个闪光的抛面。这一次,我只是匆匆过客,惊鸿一瞥,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象论坛上某位熟悉巴黎的朋友说的那样,“举着自己的一杯酒,溶入巴黎的茫茫夜色中。”

 

(全文结束)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两脚书橱游巴黎 (下)

  1. Lijun Ma说道:

    你的博客给爱好旅游的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tour guide。同样游巴黎, 我远没有你的内容丰富

  2. chang说道:

    好漂亮我爱的巴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