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脚书橱游罗马(3)

 

第三章 罗马:朝圣者的城市

本章提要:中世纪朝圣者的罗马与梵蒂冈:梵蒂冈博物馆和圣彼得教堂,圣彼得锁链博物馆和摩西像,Santa Maria Maggiori教堂,教皇总部教堂

梵蒂冈,教廷所在,全世界天主教徒的圣地,也是全世界艺术品爱好者的圣地。在去梵蒂冈之前,我们可以先巡视一遍罗马旧城里的朝圣之地,毕竟,罗马成为基督教的中心垂1千7百年,直到近代意大利统一,教皇才被迫搬到梵蒂冈去。罗马城里本身就有数不清的基督教古迹。

我写这一节,相信对国内去罗马游览的基督徒朋友,特别有价值。

火车站北面,越过戴克里先浴场之后再向北,在9月20日大道和Santa Susanna街交口处,有座不起眼的小教堂,Santa Maria della Vittoria,一般的旅游书上很少介绍,可是这座教堂里面,有西方美术史上洛可可雕塑最著名的代表作,贝尼尼的“圣特列萨的神迷”Ecstasy of St. Teresa。特列萨是个中世纪的修女,她梦见在天堂射下的神圣金光照耀下,天使用金箭刺入她的心脏。

从火车站门前向西南的加富尔大道via  Cavour,走向罗马大竞技场方向,步行不到10分钟的地方,是Santa Maria Maggiore教堂。这里面有两样东西可看:

这张照片不是让你看金盒子的,那才叫“买椟还珠”呢。盒子里,是圣摇篮的一片木头。我们知道,耶稣基督没有摇篮,是诞生在一个马槽中。这片木头,据说就是那个马槽上的。

面对圣坛,在圣坛右手地面上,有块非常不起眼的大理石,平嵌在地面,如果不是刻意去找,根本找不到。这就是洛可可大师,贝尼尼的墓。

沿着加富尔大道via  Cavour继续走,快到罗马大竞技场的地方,有圣彼得锁链教堂 San Pietro in Vinvoli。这里的圣坛上,供奉着一条锁链。

这条锁链,据说是圣彼得在罗马被捕,关押在卡皮托山上Matertine监狱(上节我提到过)里时候,锁住圣彼得的。圣经里面有段著名的故事,说圣彼得在耶路撒冷被捕,也是锁在监牢里,天使来指引他脱困,彼得身上的锁链,纷纷自动脱落。这条锁链是在罗马第二次被捕时候的,和那条不是一码事儿,这毕竟是帝国首都的锁链,质量好得多了,彼得这次没能逃掉,后来被钉上了十字架。彼得认为自己不配受到和基督一样的待遇,临刑时要求大头朝下钉在十字架上。

不过专程来这个教堂,不是为看锁链,而是为看这尊米来朗琪罗的杰作,世界艺术史上最著名的雕塑之一,摩西像。摩西刚刚从西奈山顶领受了“十诫”回来,手里还抱着写有十诫的石板,发现族人在崇拜偶像,顿时怒发冲冠,正在从椅子上站起来。米开朗琪罗为了表现摩西的可怕,甚至在他头上添上一对角。

坐地铁到城南的San Giovani站下车,就是San Giovanni Laterano教堂。这座教堂,是教皇在罗马城里的总部,而且一度是教廷所在地。教皇不仅仅只在梵蒂冈里面呆着,再怎么说,教皇的名义是“罗马大主教”,他至少必须在罗马城里有自己的教堂才行,那就是这座教堂了。

我这张照片,不是为了拍教堂内部有多么宏伟,专门就是为的拍那两扇黑黝黝的大门。据说,这两扇青铜大门,是当年罗马元老院的大门,被教皇搬来自己家用了。

教堂外面马路对过,有一栋小建筑,里面有这座台阶。这是“圣台阶”,据说耶稣基督当年就是走上罗马巡抚比拉多Pilate府门前的这28级台阶,接受死刑判决的。君士坦丁皇帝皈依基督教以后,他的母亲海伦娜皇太后去耶路撒冷朝圣,把这28级台阶敲下来带回罗马。不过现在这些台阶是复制品,真品在梵蒂冈。

尽管是复制品,仍然有严格的规矩:没有一个凡人可以站着走上这些台阶,你看照片上这些虔诚的基督徒,都是跪爬上去的朝圣者。

算起来我虽然不是基督徒,可是看过的基督教圣物,很可能比绝大多数基督徒多得多。总结一下,仅这最近一年,我在巴黎圣母院见过荆棘冠和真十字架残片,在维也纳霍夫堡皇宫看过真十字架的另一块残片和圣矛,在罗马看到了圣摇篮上的木头,圣台阶,去过收藏的教堂但是没有见到的圣物,还有米兰的圣钉子,比利时布鲁日用来擦拭基督尸体的圣抹布和圣血。只是还没去都灵看过圣裹尸布,否则这一套大概是看全了。

梵蒂冈我所用的时间比预想的要少,早上7点半左右坐地铁到大梵蒂冈博物馆门前,8:45开始放人,虽然队伍很长,但这里放人的速度也很快,9点多一点就进入梵蒂冈博物馆里面了。这里周日关闭。西斯廷小教堂内部不准拍照,除此之外,任何其他地方都可以拍照,只禁止闪光灯。

进梵蒂冈以后,最好先不忙着随人流去参观主要的宫殿和艺术品,而先去看Pinacoteca,就是画廊,这里集中了教皇搜集的油画,把这部分看完,将来参观过整个博物馆,就可以径直进入圣彼得教堂,不必原路返回了。画廊和将要看到的梵蒂冈的雕塑和壁画相比,规模相形见绌,可以很快地走过,仅稍作停留,但这里仍有几幅值得流连欣赏的杰作。

这是拉斐尔生平最后一幅画作,“耶稣显形图”,画上耶稣基督向怀疑他的弟子们现出真身。

这是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下架图”,人们把耶稣基督的尸体从十字架上解下来,准备安葬。

整个画廊的参观路线形成一个回路,出口又回到入口的地方,看完以后,可以开始看梵蒂冈教皇宫里面的正式收藏了。梵蒂冈教皇宫的规模虽然庞大,但博物馆的参观路线只有一条,终点在西斯廷小教堂,不会走错走迷路的。先经过古埃及和近东收藏,这些木乃伊,古埃及雕塑什么的,不是梵蒂冈收藏的特色,不要说埃及本土,就是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和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伦敦大英博物馆,都有更好的,所以个人觉得可以忽略过去。

真正的杰作,开始于八角形庭院。这里陈列了来自古希腊最好的雕塑。这是著名的“拉奥孔”。拉奥孔是特洛伊祭司,他看破了希腊人使用的“木马计”,雅典娜派来两条巨蟒,抢在拉奥孔警告特洛伊人之前,缠死拉奥孔和两个儿子,杀人灭口。这尊雕塑刻画的是运动,痛苦,和恐惧,极端的情绪呼之欲出。文艺复兴时期,当人们从尼禄金屋的遗迹发掘出这尊雕塑的时候,被惊呆了,那时候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艺术品,它对当时的米开朗琪罗有振聋发聩般的启发和影响。

柏修斯杀蛇发女妖墨杜萨

刮汗污的运动员,艺术史上的名作。

古希腊雕塑太阳神阿波罗

这副巨大的石椁,用紫色的埃及大理石雕刻而成,属于君士坦丁皇帝的母亲,海伦娜皇太后。

走过这些展室之后,又回到埃及房间的入口,从这里上楼,进入长长的走廊,整个走廊富丽堂皇,两边陈列着历代教皇所搜集的古代艺术品杰作。这是世界上最华丽的走廊了。

在长走廊的尽头,有一系列的房间,原先是教皇本人的寝宫和书房,这些房间的壁画和顶画完全由拉斐尔一手创作。第一个房间占据整面墙的油画不是拉斐尔的,它描述了1683年波兰国王索比斯基Sobieski率领波兰骠骑兵,在维也纳城下击溃围城的土耳其大军的事迹。这次战役比拉斐尔去世晚了160 多年。

以下几个房间的所有壁画和顶画,都出自拉斐尔之手,最杰出的作品,就是最后教皇书房的这幅“雅典学院”

这绝对不是一幅写实作品,拉斐尔把各个时代的哲人巨匠绘在同一幅画中,可是没说明他画的是谁,所以画上的人物身份历来有争议。一般来讲,这几个人物是比较公认的:画面中心的两个人,手指向天的是柏拉图,因为他研究一切形而上的学问,“天之道”,手指向地的是亚里士多德,因为他研究一切人世间的应用学科,比如物理学,“人之道”。拉斐尔又没见过柏拉图,所以拉斐尔所画的柏拉图的脸,实际上是达芬奇。左边穿绿衣服秃头的那个,是他们的师傅苏格拉底,前景上画面右下角那群人物中心,低头向下伸手好像提鞋子那个,是几何学创始人欧几里德,正在图板上给学生讲几何学原理呢,也有人说那是阿基米德。画面最右方倒数第二个,戴绿色贝蕾帽的年轻人,是拉斐尔本人。前景最右方背对着观众,手里拿着地球仪的,是托勒密。画面左侧前排,脸对观众,身穿蓝衣,戴着帽子正在看书的,是哲学家伊壁鸠鲁。

拉斐尔画这幅杰作的时候,米开朗琪罗正在隔壁西斯廷小教堂屋顶上画他的创世纪。拉斐尔有一天去隔壁瞄了一眼,结果大为惊叹,回来就把米来朗琪罗加在他的雅典学院里面,就是画面正中前方,柏拉图脚底下,坐在地上靠着一张石桌,单臂支头那个紫衣大胡子。

这个房间是教皇的书房,拉斐尔所画的雅典学院题材正好应景。

从拉斐尔房间出来,就立刻进入米开朗琪罗不朽的西斯廷教堂。这是教皇私人祈祷的小教堂,也是票选新教皇的地方。米开朗琪罗在这里的天花板脚手架上不停地工作了四年,连肢体都变了形。

天顶中央连续九幅画“创世纪”,从混沌初开,上帝造人,失乐园,到诺亚方舟。西斯廷教堂里面严禁照相,有十来位工作人员不停地来回巡视,可是游人太多,意大利又不是一个以遵守规则闻名的国家,其他国家的游客,比如说我,来到这里也入乡随俗了。所以禁不胜禁,一边有工作人员巡视,甚至大声呵斥,同时所有的游人都在拍照,不但快门声不绝于耳,连闪光灯都此起彼伏,真是肆无忌惮啊。我还算客气的,我的相机可以270度旋转机身,所以偷拍的时候,相机挂在脖子上,只要把镜头垂直向上就好,比较隐蔽,总算没有放肆到公然亮闪光灯的地步。不过西斯廷教堂里面光线太暗,虽然所有的壁画我都拍了,可是比较模糊,还是从网上引用照片放在游记里比较好。

这是创世纪九幅顶画里最著名的一幅,上帝创造亚当。

失乐园

在西斯廷圣坛正面整面墙上,是米开朗琪罗的“末日审判”。画面中央举着手的是基督,基督手臂下蓝色衣服的是圣母玛利亚。画面正中间下方的一群天使吹响号角,召集所有死去的人,从画面前景左下角的坟墓里站起来,听候审判,好人从左面升上天堂,坏人都在右边打入地狱。在基督右边那只脚的脚下,秃头大胡子的圣巴托罗繆手里拿着一副人皮,那是他自己殉道的时候被剥下来的皮,这副人皮的脸,是变形的米开朗琪罗自己的脸。

正规来说,参观完西斯廷教堂,应该原路返回,再从正面走进圣彼得广场。但是这条路太长了,应该从西斯廷小教堂的右手小门出去,直接可以从后面进入圣彼得大教堂。

圣彼得大教堂前广场的全景。这是欧洲最大的教堂,米开朗琪罗设计的大圆顶,贝尼尼设计的广场和弧形柱廊。

广场中央的方尖碑由埃及运来,1586年立起来的时候还有个传说:方尖碑比预期的要沉重,当碑身被很多股绳子缓缓拉起到一半的时候,绳子不堪重负开始断裂。人们都以为碑身在绷断部分绳索之后,一定会倒回地上摔得粉碎。全场鸦雀无声之中,一名水手突然大喝一声“浇水! ”这声断喝救了这块方尖碑:常年出海跟帆索打交道的人有经验,麻绳浇水之后坚韧度会大大增加。

早在古罗马时期,罗马人就喜欢把埃及的方尖碑运来,到今天,据说整个埃及总共只有7座方尖碑,而一个罗马城就有13座,伦敦滑铁卢桥边,巴黎协和广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背后,也有古老的埃及方尖碑。

这不是圣彼的大教堂的正门,这个侧门被封闭,每25年才开启一次。上次开启是从2000年到2001年,下次开门,要等到2025年。

圣彼得大教堂的穹顶内部。米开朗琪罗仔细研究万神殿之后的杰作。

大穹顶可以上去:电梯到穹顶基部,教堂的屋顶,再走台阶到穹顶上面。从顶上可以俯瞰整个梵蒂冈和罗马,拍照肯定特别漂亮。不过这次我没有上去,有点遗憾。

教堂入口处右手第一个浮雕,米开朗琪罗的不朽杰作,“哀悼基督”。米开朗琪罗的作品本来不擅长雕刻女性,可能因为他是同性恋,他的男性人体雕刻得特别夸张,充满力度和美感,而女性,你去看看佛罗伦萨美第奇小教堂里面的“昼夜晨昏”吧,女体好像是男性裸体再加上两个椰子壳。但是这尊哀悼基督完全不同,米开朗琪罗的圣母,竟然有拉斐尔笔下的圣母那么娴静秀美,清秀的脸庞充满了平静而克制的哀伤。如果按照圣经,基督受难时早过了30岁,圣母作为一个30多岁孩子的母亲,就算没有50也差不多了,不可能像这样年轻漂亮。米开朗琪罗故意用夸张的手法把圣母雕成17岁的妙龄少女,才有如此令人震撼的效果。

这尊哀悼基督和米开朗琪罗其他的作品风格不太一样,也难怪当时有人以为是他人所做,愤怒的米开朗琪罗在圣母飘带上刻下自己的名字,这就成了他唯一的一幅签名作品。

除了米开朗琪罗,圣彼的教堂和广场,更多地受到巴罗克-洛可可风格大师贝尼尼的影响。教堂里很多雕塑,阳台,柱子,青铜伞盖,都出自贝尼尼之手,表现出洛可可华丽的装饰风格。这是贝尼尼设计的中央圣坛

圣坛上方贝尼尼设计的鸽子窗,这个设计匠心独运:鸽子在基督教里象征圣灵(听过“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这个说法吧?),光线从鸽子背后透进教堂,照耀在圣坛上,仿佛教堂沐浴在天堂之光里一样。

我这次没有在梵蒂冈见到教皇。据说想见到教皇最好是星期三或者星期日。星期日中午12点教皇会在窗口出现,祝福人群(夏天除外)。星期三上午10:30在圣彼得广场上有布道(冬天除外),教皇布道的票可以在周二中午以后从教堂门口免费取得。我对亲眼见到教皇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就没有往这方面动脑筋。如果你和我一样,那么最好避开周三或周日的拥挤人群。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两脚书橱游罗马(3)

  1. Songqi说道:

    哪里找的图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