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脚书橱游罗马(5)

 

第五章 罗马之外

本章提要:d’Este别墅,那不勒斯,庞培城

罗马外围,本来是要去d’Este别墅和哈德里安别墅的,这两个地方都在罗马以东36公里的提沃利Tivoli,正好是一个整天的行程。计划得很好,可是我忘了一样:那天有体育比赛。环意大利自行车拉力赛那天正好经过提沃利。我那天起得挺早,本来是不堵车的,可是快到提沃利的时候,城中心实行全面交通管制,路堵得水泄不通,最后两公里几乎花了一个小时时间。而且到城中心才发现,原来的公共汽车站全都变了位置,临时车站连当地警察都说不清在哪里,于是决定不去哈德里安别墅了,就在提沃利中心的d’Este别墅玩,然后早点回罗马,那天下午5点预订了参观伯吉斯画廊,生怕迟到。

D’Este 别墅属于红衣主教d’Este,建于16世纪中期,也是文艺复兴时代的作品,现在是联合国世界遗产,这里依山势而建,面临山下一望无际的农田原野,风景怡人。最漂亮的是这里的花园喷泉,那个时代没有电,喷泉全靠不同海拔的落差造成水压不同,而喷出地面。在这个别墅的大花园里,有好几百处姿态各异的喷泉,在那个完全依赖自然水压的时代,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这是意大利式花园的杰作。在欧洲园艺流派当中,意大利的花园,法国的花园(以凡尔赛宫花园为代表),和英国的花园都自成一派,鼎足而三,各有各的特点。

这是e’Este别墅花园里面的“百泉长廊”,上百眼各种姿态的喷泉。


这是依山势而建的组合喷泉

我在罗马的另外一天,专程去那不勒斯郊外的庞培城废墟。从罗马的火车站清早坐火车到达那不勒斯,转乘环绕维苏威轻轨大约半小时,到达庞培城车站,出站走不多远,就到古城废墟的入口处。我觉得这里值得额外花钱租用一个语音导游机,否则就算我了解庞培城的一般历史,也仍然看不懂那些街道,民宅,磨坊之间的讲究,专程跑这里一次,犹如入宝山而空回,很不合算。

维苏威火山在罗马帝国初期,公元79年突然喷发,火山灰掩埋了2万人口的庞培城,其实也不是2万人口全部被消灭了,大约2千居民死在庞培城里,不是被岩浆烫死的,整个城市是被一层非常厚但非常细密象面粉一样的火山灰所掩埋,那些遇难的居民,基本都是被窒息,或者吸入有毒的火山喷发气体而死。整个城市被掩埋,结果造就了整整一个城市象被时间机器凝固了一样,停留在2千年前的一个时点上,永远不再变动。所有罗马社会生活的场景,都原汁原味地展现在后人眼前。

这是庞培城的市中心,forum,就像罗马的forum,只是规模没有那么大。这里也有市场,巴西利卡basilica(市政厅加法院),神庙,店铺。


这是庞培城的圆形剧场


古罗马城市的街道是这样的,石头铺砌的路面,中间高起,两边可以排水。古罗马的市政建设世界领先,他们很早就有公共排水设施了。


远处威严莫测的维苏威火山,就是它的喷发埋葬了庞培城和附近的Herculaneum城。维苏威火山直到今天仍然是一座活火山,没有人知道它下一次喷发是什么时候。


庞培城里被火山灰淹埋的死人,还保持着灾难降临时,蹲在地上以手抱头的姿势。庞培是一个悲惨的故事,但有一种奇怪的吸引力,让人想去看看2千年前的罗马人,日常起居究竟是什么样的。


庞培城毕竟是整整一座城市,里面挺大的,随便走走的话,也要3个多小时。不过庞培城里各个民居所保留的艺术品,壁画,室内装饰之类,只要有价值的,都搬到那不勒斯的国家考古博物馆保存陈列了。所以那不勒斯的博物馆,也应该去看看。

这是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发掘自庞培遗迹的室内装饰和柱子。


除了所有庞培遗迹发掘出的艺术品,这里还有来自其他地方的古物。这是罗马城卡拉卡拉大浴场当年发掘出来的大力神赫克里斯像Hercules,古希腊原作,罗马的复制品。


当年这尊雕像发掘出来时,也引起轰动。这和希腊古典艺术全盛时期的纤细柔美,姿态均衡的雕塑有本质不同,大力神粗砾结实,筋肉虬结,体态夸张。想想梵蒂冈博物馆庭院里的太阳神阿波罗雕像,你就知道有多么不同了:典型的希腊神袛雕像秀美,就连战神,太阳神,都几乎和女性雕像没有太大区别。有人开玩笑说那是“venus with a penis”,“长了阴茎的维纳斯”。这个不同,后世的米开朗琪罗走的就是这个路子:夸张的肢体比例,强调男性肌肉的力度。米开朗琪罗的大卫,面容仍然秀美,立姿仍然均衡,可是肢体比例已经作了夸张变形。而佛罗伦萨的“昼夜晨昏”,卢浮宫所藏的“垂死的奴隶”,“反抗的奴隶”,罗马的“摩西像”,都更加突出肌肉形体的力度美感。

那不勒斯本身也值得专门游览。象我只有一天时间从罗马往返,除了博物馆,实在抽不出时间看其他地方,但是那不勒斯的批萨饼是一定要吃的——就是那不勒斯人发明了批萨。当然还有一个说法,讲马可波罗从中国带回馅饼,可是意大利人苯,不知道怎么把馅做进饼子里面去,于是就只好顶在面饼上面,于是发明了批萨。这个中国发明说,没法信的,大家只能当笑话听听也就是了。不过我倒是听到过批萨从中国的葱油饼演变而来的说法。无论原型是什么,一定是只有用西红柿酱和奶酪,同面饼一道烤的东西,才能定义为“批萨”,从这个定义出发,一般大家还是公认,那不勒斯人发明了批萨。

伦敦,巴黎,罗马,三篇“两脚书橱”终于写完了。与其他两个城市比较,今日的罗马没有那么好的秩序,没有四通八达的地铁网络,但是它有更丰富的历史和艺术内涵,毕竟,西方现代文明的两大源头:希腊罗马文明和基督教文明,在罗马交汇。欧洲各大帝国的老祖宗,罗马帝国的首都在此。罗马是独一无二的,“永恒的城市”。

我写这三篇“两脚书橱”之初,立意是要试一试,看能不能写出百科全书式的游记和指南。现在看来,这个牛吹得有点大:这种文章再怎么写,无论如何也要受制于个人的知识修养,而一个人的知识和修养,是有局限的。我本人的知识结构,比较熟悉历史,军事,宗教,经济,地理,绘画,雕塑,建筑,电影,小说,平时看的杂书,多数都不出这几个方面,所以写起文章来,也偏重这些。可是我不怎么碰体育,天文,哲学,美食,科技(除了建筑),诗歌(除了中国诗词),这些方面。再怎么样,一个人的知识结构无论如何会有偏门的。这么写文章,对自己也是个挑战:从小自负无书不读,现在就来看看我到底道行如何,能渊博到什么程度。看起来,竭尽全力还是有所偏废呢。何况就是我喜欢的几个方面,也经常会有错漏。所谓“读书越多越不敢说话”,信夫!

有点感触:一方面呢,“学然后知不足”,无论读万卷书还是行万里路,形式上要做到并不难,我可以说自己已经做到了,可是要做得好,做得全,真是没有止境的;另一方面,既然学无止境,人心不足,那还是知足常乐,抱残守缺的好,否则就算你腰缠万贯,学富五车,照样不快乐。

人呢,不在乎多少钱还是多优秀,快乐就好。

旅行,就应该是一件轻松快乐的事。其他都在其次。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