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脚书橱游罗马(2)

 
第二章 古典罗马

本章提要:圆形竞技场,帕拉亭山皇宫,罗马Forum,图拉真柱和皇帝forum,卡皮托博物馆,罗马国家博物馆,戴克里先浴场,卡拉卡拉浴场,万神殿,尼禄金屋,奥古斯都陵墓

 

伦敦的地标是议会大厦和伦敦桥,巴黎的象征是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罗马,毫无疑问就是竞技场。小时候最喜欢的书籍是基督山伯爵,现在还记得伯爵在夜里的罗马竞技场,和强盗头子神秘接头的场景。不过现在想要夜里走进大竞技场是不可能了。
 
从外观上,竞技场似乎全是石头砌成,从下到上三层分别用多里克(无柱头装饰)Doric,爱奥尼亚(卷曲柱头)Ionic,科林斯Corinthian (花饰柱头)装饰,最上层是三种柱式混合。但是从内部看,大竞技场其实主要是水泥砌砖的。罗马人发明了水泥,因为水泥的延展性和强度,他们的建筑物体量可以非常非常巨大。所以你看最典型的罗马建筑物,其实不是象古希腊那样巨石的,而是外墙用红砖砌一个框架壳子,内部浇筑上水泥。外壳上可能再用大理石板或者壁画装饰。平心而论,罗马的建筑很宏伟,但是很少象希腊那样称得上漂亮。早期的罗马人可不象今天的意大利人,他们不重视外观设计上的华丽,只重视体积和实用性。
 
大竞技场在罗马的历史不算很早,凯撒和奥古斯都大帝都没有见过它。它落成于公元80年,能容纳5万观众,是韦伯芗皇帝和提图斯皇帝父子在位时建造的,这是弗拉维安皇朝Flavian,所以又称弗拉维安竞技场Flavium。
内部中央那些区隔,实际上当年是地板以下的储藏室和走道,顶上铺木板成为体育场,木板上再洒上沙子,以吸收角斗表演中人和猛兽流出的鲜血,使地面不至于湿滑。所谓“体育场”Arena这个词,就是从拉丁文“沙子”变来。
竞技场两个长边的正中间,分别是维斯塔Vesta贞女祭司和皇帝的看台。这是皇帝看台,当角斗士一方失败垂死的时候,胜利的一方停手询问皇帝:“大王,杀,还是不杀?”皇帝拇指向下表示杀,拇指向上表示赦。
大竞技场侧面的君士坦丁凯旋门。公元312年不列颠总督,大将君士坦丁驻兵罗马城外,即将与另一位罗马大将Maxentius打响争夺帝位的决战,决战前夜,君士坦丁看见天空中出现燃烧的十字,于是皈依基督教,果然在第二天的决战中大获全胜。这次“米尔万桥之战Milvian”后,君士坦丁占领罗马,并把基督教定为国教。这个凯旋门就是为了纪念米尔万桥的胜利。
我想,这个事实也可以告诉我们,罗马经过几百年的演化,已经堕落到何种地步:在3百年前凯撒的时代,只有对外征服的胜利才可以树碑立传,罗马人之间的内战绝对不可能举行凯旋式,建凯旋门纪念的,不要说米尔万桥,就是凯撒战胜庞培的法萨卢斯大战,奥古斯都战胜安东尼的阿克提姆海战,那么伟大的决定性战役,事后都无法在罗马公开庆贺。(奥古斯都后来举行凯旋式的理由,是战胜了埃及,而不是战胜安东尼)。
 
从大竞技场越过君士坦丁凯旋门,马路对面的山上,就是帕拉亭山Palatine  Hill图密善皇宫Domitius。图密善皇帝Domitius是弗拉维安朝最后一帝,死于公元96 年。在他建造皇宫之前,帕拉亭山就是罗马巨头门喜欢的聚居之地,当年巨富克拉苏,阴谋家喀提林,雄辩家西塞罗,帝国开国大将军阿格里帕这些大人物,都住在这山上。今天的帕拉亭山,被图密善皇帝宏伟的皇宫遗迹所覆盖。
 
这是皇宫一侧的赛车场,罗马人除了热衷角斗,还热衷赛车,皇帝的寝宫就在赛车场一侧,有包厢俯瞰赛场。
这里有帝国开国皇帝奥古斯都-屋大维和皇后利维娅居住的寝宫,从这个遗迹来看,屋大维过着俭朴的生活,丝毫不奢华。在帝后寝宫附近,保留了罗马城之父,罗慕洛兄弟所居住的小屋遗迹。
 
面对大圆形剧场,在帕拉亭山下的峡谷中,有最集中最宏伟的罗马遗迹forum,这里是古罗马的神经中枢:元老院,公民大会的讲坛rostrum,各大神庙,帝国金库,全都在这个区域。现在这里只有废墟遗迹,普通的游客可能只是感叹一下两千年前罗马共和国-帝国的强大和恢宏,匆匆走过这片遗迹。你必须知道这些残垣断柱原本是什么地方,这些地方发生过哪些故事,才能真正看出名堂,看出精彩,看出怀古的情绪来。
 
Forum入口处的提图斯凯旋门。
罗马共和国时期,直到凯撒的时代,奥古斯都的时代,罗马只有凯旋式,没有凯旋门。到了罗马帝国弗拉维安皇朝,这是罗马第一座凯旋门,纪念韦伯芗Vespatian,提图斯Titus父子两皇帝征服耶路撒冷的武功。这场“犹太战争”和七十年后的第二次犹太战争,使得犹太人被赶出家园,从此流浪全世界,直到1948年建立现代以色列国家。
 
Forum进口右手特别巨大的砖水泥结构建筑,有三个大拱门的那个,是君士坦丁Basilica。君士坦丁就是在大竞技场旁边建凯旋门纪念米尔万桥之战,皈依基督教并迁都君士坦丁堡的那个皇帝,他比奥古斯都(屋大维)晚3百年。而巴西利卡Basilica,在古罗马是政府的公共建筑,一般是用来处理法律事务,也就是今天的市政厅或者法院办公楼,后来这个“巴西利卡”建筑样式,因为规模大,能容纳的人多,被基督教借鉴去作为教堂的基本样式,所以后来罗马的教堂才叫Basilica的。
 
这右边连起来的几根石柱,是Vesta 灶神神庙
这是从帕拉亭山的悬崖上,俯瞰灶神Vesta神庙和女祭司住所。
Vesta是罗马的灶神,灶神女祭司必须保持贞洁直到40岁还俗。如果在此期间失贞,要被处死,如果能够守节,还俗的时候国家会给一大笔嫁妆。Vesta的女祭司都是出身崇高的贵族妇女,在罗马社会有相当特殊的地位,大竞技场里她们的专用包厢就在正中间,皇帝包厢对面。
 
灶神庙对面的这座庙宇,是Temple of Antonius Pius and Faustina。这是公元2世纪中期(150年前后)罗马皇帝皮乌斯Pius为纪念死去的妻子而建造的神庙。
从灶神庙再向里走,左手边就是凯撒庙Temple of Caesar的遗迹。不是那三根柱子,柱子仍然是Castor  and Pollux神庙。恺撒庙遗迹是是旁边低矮的遗迹。凯撒的家就在后面的小路里,凯撒遇刺之前,曾有预言家警告他“小心3月15日”,3月15日凯撒走到这个路口,碰到那个预言家,讽刺地说“今天不就是3月15日?”,预言家回答“是的,可是尚未过去”。凯撒遇刺以后,遗体在这个地方火化,恺撒派大将,那年和恺撒一道担任执政官的安东尼,发表了极具煽动力的“在凯撒尸体前的演说”,博得罗马市民的同情,一举扭转罗马的局势。这篇演说辞其实没有流传下来,现在的演说辞是莎士比亚写戏的时候编出来的。后来,凯撒的继子屋大维成为罗马帝国的开国皇帝,下令在这个地方建造恺撒神庙。
 
在forum将近终点的右手,这座建筑就是罗马的决策中枢,元老院。
罗马元老院内部
元老院对门是罗马公民开会,保民官发表演说,公民大会投票通过法律的地方rostrum。在罗马共和国,国家主权属于“元老院和罗马人民”,其中元老院名义上只是贵族的顾问机构,实际上负责军国大事,而公民大会可以否决元老院的决议,通过元老院不得不遵守的各种法律。当年罗马大雄辩家西塞罗,因为发表攻击安东尼的系列演说,被安东尼所忌恨,安东尼掌权以后,派人杀死西塞罗,并把他的头颅和双手割下来,订在Rostrum的门楣上示众。
过了元老院和rostrum,就是塞维鲁凯旋门。
塞维鲁皇帝Severus是在公元200年左右,他率军打过两河流域,击败了帕提亚人,占领其首都。这是罗马帝国两百年全盛时期的尾声,塞维鲁皇帝之后,几乎整个第3世纪,罗马被内乱和外敌入侵所困扰,这是所谓“3世纪危机”,直到差不多一百年以后,戴克里先皇帝Dioclesian和君士坦丁皇帝时期,才稳定下来。
 
过塞维鲁凯旋门,forum差不多走到尽头,开始上山了,这是半山腰上的 Saturn神庙,这个庙里存放罗马从各次战争中掠夺来的世界各国珍宝和财富,也就是罗马的国库。在古罗马共和国和帝国时期,打了胜仗的将军举行凯旋式,走我们刚才走过的路线,一路到元老院门前,他的战利品,游行之后就送交这个国库。
在整个forum东端,是卡皮托山的悬崖capitol Hill,悬崖顶上原本有罗马最高神袛,朱庇特大神的庙宇。美国的国会山,就从罗马capitol hill得名。其实美国建国的时候,从理念到仪式和建筑,很多是效法的罗马共和国。
在罗马建城不久的时候,那是公元前7世纪(比恺撒时代还早500年),曾经有一次罗马城遭到敌对的萨宾人围攻(在欧洲各地看到过不少“抢劫萨宾女人”的油画和雕塑吧?萨宾人是早期罗马在意大利半岛的死敌),有个叫作Tarpeian的罗马Vesta 女祭司为了黄金向敌人出卖罗马城,萨宾人破城之后杀死这个女人并扔下这个悬崖。从此以后,这个悬崖传统上是罗马人处死卖国贼的地方,叫做Belvedere Tarpeo。
 
再来看整个罗马中心地区forum的全景
 
走上capitol山之后,路边左手有座不太起眼的建筑,这是古罗马的监牢,Mamertine。
Mamertine监狱现在只留存了一个非常小的地牢,可以下去看。这里在古罗马可是关押过最重要的国家公敌:“朱古达战争”里的北非国王朱古达,领导高卢人民大起义被恺撒击败的维钦格托列克斯,都曾经被关在这里,最后被处死。基督的大弟子圣彼得,第一任罗马主教,在被倒钉十字架之前,也关押在这里。可能就是因为圣彼得的缘故,这里成了一个朝圣所在,被比较完整地保留下来了。
 
在Mamertine监狱旁边,卡皮托山顶上的广场,有卡皮托山博物馆,Capitol Hill Museum,这里有几件世界艺术史上重量级的杰作,我罗马pass的第二张free admission就用在这里。
 
这是博物馆里的马可•奥利略皇帝骑像Macus Aurelius,博物馆里的是真品原件,外面广场上的是复制品。这可能是世界艺术史上最好的英雄骑像。奥利略皇帝是罗马全盛时期的“五贤帝”最后一个,就是电影“角斗士”里开头的那个老皇帝。他不但是皇帝,还是斯多噶派哲学家,在戎马倥愡间写下哲学著作“沉思录”Meditations。他的儿子,就是“角斗士”里面年轻的坏皇帝的原型,康茂德commodus。不过罗素•克罗演的主角,马克西姆斯大将军,历史上可是没有这个人。
 
这是奥利略的儿子,康茂德皇帝Commodus。在雕像中,他头上戴了一个狮子头,打猎的战利品。
 
没有人不认识这尊母狼雕塑吧?传说母狼哺育了罗慕洛兄弟,罗慕洛兄弟长大以后,建立了罗马城。所以母狼是罗马的象征,这尊狼是古罗马作品,而两个吃奶的孩子,是文艺复兴时代后人加上去的。
 
垂死的高卢人,古希腊的雕塑,罗马人的拷贝。高卢人入侵希腊城邦,被希腊人击败,这个雕塑就是讲的这个事情。
除了Capitol Hill博物馆,值得一提的还有火车站前的罗马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Rome。这里有掷铁饼者,古希腊原作,罗马拷贝。据说目前世界上总共发现了四个掷铁饼者的罗马拷贝,古希腊米罗的原作已经湮灭。这是最早最好的一个,1938年曾经卖给德国,战后又收回。这个博物馆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在罗马卡皮托山博物馆,第四个在伦敦大英博物馆。
这里有很多古罗马皇帝和名人像。这是罗马帝国开国皇帝,奥古斯都大帝屋大维像,凯撒的继子。
Capitol Hill的广场由米开朗琪罗设计,是教皇为迎接神圣罗马帝国查理五世皇帝访问罗马而做的面子工程。
其实卡皮托山侧面,就是同样高大的近代纪念建筑,Victor Emmanuele纪念碑,纪念19世纪意大利独立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卡皮托山到纪念碑没有直接的路,非得从广场走下大台阶,然后再爬240多级台阶,才能上到独立纪念碑顶。这真是个愚蠢的设计。有些旅游指南讲过以前有从卡皮托广场到独立纪念碑背后的捷径,可是我按照指南试过了,没有找到。不知道是不是捷径被封了,还是我没有找对而已。近一两年有没有朋友走通这条路的?
走路爬山我不在乎,可是要我走下一座山,再沿着几乎是原路爬上来,这么愚蠢的路线,我说什么也不会干,心理不平衡啊。所以我根本没有再上独立纪念碑。
从卡皮托山广场的大台阶下来,右手就是艾曼纽尔国王独立纪念碑的台阶,再向右,马路对面是图拉真石柱,和图拉真,凯撒,奥古斯都所建的大片forum。所谓forum,不是论坛,而是由神庙,图书馆,浴场,市场等公共建筑组成的一片市政广场,在图拉真石柱背后的那片三角形地块,现在只有柱础遗迹,那是图拉真forum,再向后连片的,是凯撒forum和奥古斯都forum。
 
图拉真纪功柱是古罗马纪念碑艺术的杰作,图拉真皇帝本人也确实配得起这种跨越两千年的不朽荣耀:他比奥古斯都皇帝晚将近一百年,大约在公元100年前后在位,是罗马“五贤帝”中武功最盛的一位,他在位期间战无不胜,所向无敌,不但征服了达西亚(这块地方后来罗马化得如此彻底,以至于直到今天,它还保留了很大一部分罗马语言,名字就叫做“ 罗马尼亚”——“罗马人的地方”),亚美尼亚,而且击败帕提亚帝国(中国古书中的“安息”帝国,波斯帝国的继承者,伊朗人的先祖),占领其西都泰西封(在巴比伦附近)。我在手边写的“罗马英雄传”系列,正写到图拉真皇帝,已经看完了资料,还没有动笔。图拉真时代,罗马帝国的疆界达到最大。
图拉真记功柱。柱身上浮雕刻画了图拉真皇帝对外征服战争的场面,柱顶上的立像,原本是皇帝本人,到1500年代,教皇把它改成了圣彼得立像。
这是记功柱侧面山坡上的图拉真forum市场。
 
罗马城里古罗马的遗迹,最主要的都集中在从竞技场到图拉真市场这一片,走这条路线的话,如果你不是象我这样罗马史的发烧友,只是想走走看看,那么我想三四个小时尽够了,接下来后半天可以去市中心的鲜花广场,四河喷泉,特莱维喷泉,西班牙台阶。
 
古罗马时代的遗迹,除了这一片,其他散见于城里各处,大多数其实也可去可不去,只除了一个地方是必到的,那就是市中心的罗马万神殿Pantheon。
罗马人信奉多神教,除了大神朱庇特,海神波塞冬,美神维纳斯,战神马尔斯这些著名的神,甚至很多皇帝,死后都能成神。这座万神殿供奉罗马人和其他民族所信奉的一切神袛。说实话,我个人认为罗马人的宗教政策还真是挺开明的,这由他们多神教的性质所决定:被征服的其他民族,只要你也承认罗马这些神,那么你信奉什么由你去,我不干涉。
 
之所以有“犹太战争”,犹太民族被罗马剿灭,赶出耶路撒冷流浪全世界,多半是他们自己的问题:犹太教信奉的是一神教,认定只有上帝是唯一真神,排斥罗马的宗教,还经常举行起义,最后当然被灭掉了。这里,我觉得没有谁对谁错,反正我也不信其中的任何一种宗教。公平地讲,这是一神教和多神教的不同性质所决定的,没有办法的事情。
 
所以,我个人对所有的一神教,包括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不会成为信徒。教徒朋友也不用指责我,我也朝圣,尊重一切的宗教,也去基督教堂听布道,去清真寺朝拜。我觉得无论信奉什么,只要你有个行为规范,有做人的原则,做好事,心里敬畏某种东西,这就好。一个社会,最怕的是多数人“无畏”,中国古话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是个约束。一个人如果心里没有什么东西是敬畏的,他做事就可以不择手段——反正不怕报应,这个社会就很成问题了。个人觉得国内社会目前的状况正是如此:传统上其实中国人并不特别信神,就算是佛教,传到中国来就变了味道,禅宗几乎就是无神论。中国的文化传统是自然主义者,起码在上层社会和知识分子中间(咱们不说社会底层迷信的愚夫愚妇),无论任何教徒,虔诚的是少数。可是中国传统文化里,有儒家的道德和行为规范。网上有比较“愤”的青年,说儒家传统文化如何使中国贫弱,其实儒家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从来不是要让一个国家强大去对外征服的,它是一种道德准则,社会秩序,保证这个社会有序运作。
 
后来儒家思想被批倒批臭了,传统变成了包袱,甚至糟粕,(公平地说,这倒不全是共产党的功劳,从五四时代就开始了)可是五六十年代大陆的社会风气还是很好:那时候人们真的信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人生观价值观。那也行。再后来,经过文革,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那套乌托邦被看穿了,没人真的信了,现在大多数国人有真正的信仰吗?除了拜金主义?
 
一个社会的诚信缺失和腐败问题,表面上是一个缺乏法律规范的制度问题,但它不仅仅是一个法律制度问题,更深层次的根源,在于思想体系和价值观的缺失。
 
所以我自己虽然不信仰宗教,但却喜欢和尊重一切信仰宗教的人,不管你信什么,只要你真的去信,有所畏惧,基本上就不会坏到哪里去。我所接触的宗教信徒,绝大多数都是非常好的人。至于有基督徒或者穆斯林朋友说,唯有一位神是真神,其他都是假的。这个,是个人信仰的问题,只能尊重没法争论,正如数学体系里的“公理”不能争论是一个道理。
话题扯远了,回到万神殿来。
 
万神殿正面是典型的希腊神庙式样,门楣上的名字M  Agripa是马古斯•阿格里帕,屋大维建立罗马帝国时期,打遍天下的手下第一大将。奥古斯都(屋大维)不象他继父恺撒,恺撒天纵奇才,文武全能,军事上是西方历史四大名将之一,政治上纵横拓捭,亦有神鬼莫测之机。屋大维的政治天才只在凯撒之上,但是打仗不行,亲自领军的时候没有打过多少胜仗。他在军事上依靠好友阿格里帕。在电影埃及艳后,和最近的电视连续剧“罗马”里面,指挥阿克提姆海战最终击溃安东尼和埃及艳后的,正是阿格里帕。这座万神殿,就是平定天下建立帝国之初,阿格里帕主持修建的。一百多年以后,图拉真皇帝的儿子,哈德里安皇帝主持重修万神殿。(屋大维和阿格里帕的事迹,拙作“罗马英雄传”之“了却君王天下事——奥古斯都与阿格里帕”有详述,已经写完,只是还没有公开)。
 
万神殿的大穹顶是“万拱之母”,它的圆拱高度和直径正好相等,越向顶端水泥越薄,天顶开窗透入阳光,显得轻盈。后世欧洲中世纪上千年再没有人能复制这样规模的穹顶,直到文艺复兴时期,布鲁内莱斯提Bruneleschi和米开朗琪罗通过仔细研究万神殿穹顶的结构,才各自设计出了佛罗伦萨圣母百花教堂,和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穹顶。
万神殿里面,左右两侧分别埋葬着近代意大利统一时期的两位国王,艾曼纽尔和乌博托父子。在正中央神坛左侧,是文艺复兴三大师之一,拉斐尔的墓。拉斐尔只活了37岁,随着拉斐尔的去世,文艺复兴的全盛时期宣告结束。
万神殿北面的小街上,是全罗马最老牌,最好吃的冰激凌店,Giolitti’s。这家店不太好找,我开篇介绍实用信息的时候讲过它的具体位置。
 
在大竞技场侧面,离开地铁不远处,有一处Domus Aurea, 是正在发掘过程中的古罗马遗迹,传说中暴君尼禄的“金屋”宫殿。这个金屋和中国成语“金屋藏娇”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形容其华丽辉煌,尼禄自杀之后,他的“金屋”被废弃,所以现在只是废墟而已。因为这是正在发掘整理过程中的考古现场,只对少数人开放,必须提前在网上预约,在指定的时间进场,带团解说的人,不是普通导游,而是真正的考古工作人员。如果你对罗马史兴趣不大,或者想象力不够丰富,这里其实看不出什么来。只有象我这样的人,才会特为跑去那里。
这是罗马城门,当年多少异族的大英雄大豪杰,象汉尼拔,斯巴达克,即便能够横扫意大利半岛,却还是对着这金城汤池望而却步,不敢越雷池一步。当然,现在看到的罗马城门和城墙,多数是中世纪修的。
罗马的公共浴场很有名,罗马城里火车站前的,是“戴克里先浴场Diocletian”,俗称小浴场,以三世纪末两分帝国的皇帝名字命名。另一个大浴场,规模大很多,叫做“卡拉卡拉浴场”,是2世纪罗马皇帝卡拉卡拉Calacala建造的。
卡拉卡拉浴场发掘的时候,曾经出土了轰动一时的“法尼斯金牛”和“大力神赫克里斯”两件雕塑,现在不在罗马,而在那不勒斯的国家考古博物馆。
 
除此之外,罗马城重要的古罗马遗迹,还有城北靠近台伯河边的奥古斯都陵墓。我专程去那里看过,现在正在整修,只能从外面看到一些封土遗迹,暂时没有什么可看的。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两脚书橱游罗马(2)

  1. Tracy说道:

    Before I go to Europe, I will definately read all of your blogs.

  2. lisure说道:

    我只能读文字,看不到图片的。。
    不叙述得那是相当详尽,貌似我和你走了一遭。。

  3. anakinlu说道:

    非常喜欢您的文字,罗马也是我的钟爱之地,已经去过两次,如果有机会愿意再去。它真的是一座文明的宝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