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服既成逍遥游——普罗旺斯与蔚蓝海岸 (上)

 
 
“子曾经曰过的”:暮春者,春服既成,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很随性的出游,很潇洒的行程。这就是去普罗旺斯和地中海岸度假,应该带上的心情。
 
1. 普罗旺斯
 
我的第一站飞到马赛,马赛虽然名义上是普罗旺斯的首府,但是这座海港城市,让人很难与彼得?梅尔笔下的普罗旺斯联系起来。毕竟这是法国第二大都会。在马赛的旧港,让我马上能联想起来的,是电影“法国贩毒网”开头喧闹的鱼市,和基督山伯爵里大仲马所描述的,埃德蒙?邓蒂斯,美茜迪斯,和渔夫弗南所生活的马赛港。
 
 
坦率地说,我不太喜欢马赛,旧城街道狭窄,卫生也不好,火车站到凯旋门附近正在修路,一切乱乱的感觉。我去马赛是专程为了出海去看伊夫堡监狱d’If,大仲马小说里面,邓蒂斯被关押,并接受法力亚长老教导的地方,尤其是想看看邓蒂斯最后越狱的那片悬崖。但是不巧,那天海上风急浪高,去伊夫岛的船停开,只好留下不小的遗憾,等待将来弥补吧。
 
从马赛去普罗旺斯的中心,阿维尼翁城(Avignon亚威农),TGV高速列车半个来小时就到。阿维尼翁在巴黎-马赛高速火车线上,一般人去普罗旺斯,都是从巴黎坐火车来。从戴高乐机场或者巴黎市内都有TGV高速火车去普罗旺斯的阿维尼翁和马赛。戴高乐机场的TGV火车站是在terminal 2,买票柜台就在那里,到巴黎市内的PER近郊火车也在那里。从巴黎市区到普罗旺斯的TGV火车则在里昂火车站Gare Lyon。巴黎到阿维尼翁的单程二等火车票大约应该是90多欧元的样子。我一向喜欢在自动售票机上用信用卡买票,这样省得排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一路法国的火车站自动售票机都不认我的美国信用卡,而我去柜台找售票员用同一张信用卡就没问题。所以我一直是用自动售票机先查好了时刻和票价,再去柜台买票,这样事先对车次和时间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到达阿维尼翁以后,要特别注意阿维尼翁有两个火车站:高速火车到达的Gare TGV在城西南5公里,普通慢车的Gare Central就在城南门。阿维尼翁旧城很小,南北贯穿走路约10分钟,周围一圈中世纪城墙。到Gare TGV以后,出车站北口(车站有南北两个出口,北出口是主出口),就在院子里台阶下,有去Central Ville的公共汽车,那是唯一的一个公共汽车,绝不会认错。上车问司机买票,1.1欧元,不需要准备零钱:整个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和蔚蓝海岸各个地方的公车司机都可以卖票和找零,这点相当方便。这张车票买了以后,要在车上的黄色机器打一下印记。一张票可以在1小时15分钟内乘任何一路其他公共汽车。去阿维尼翁城里的车约20分钟一趟,车程只有10分钟,中间只在刚开出的时候在停车场停一次。
 
这是阿维尼翁南门的城墙和城堡,古色古香的。天很澄澈,碧蓝如洗,万里无云。空气很干燥,刚到阿维尼翁,我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印象派画家,都喜欢来普罗旺斯作画:这里的光和影真的通透而灵动。
 
 
阿维尼翁的交通很方便:公共汽车总站在南门里,Gare Central Ville火车站在南门外,而长途汽车站和火车站并排。从城南门顺着主干道向北(城里的方向)走,100米右手边是tourist office,可以索要免费的当地地图,免费的Avignon Passion Pass,可以问任何问题。如果想参加普罗旺斯地区的葡萄酒之旅wine tour,或其他任何day tour,都可以在这里订票。这些tour很多是半天的,上午9点和下午1点出发,约50来欧元。这个Avignon pass免费,用法是第一个景点全价,以后的景点都有折扣。其实我在教皇宫买教皇宫和断桥的两个景点连票,不到10欧元,比用pass也差不多了。
 
这里得感谢Pollyli,她在我去普罗旺斯之前刚刚去过, 回来以后告诉我很多当地的情况,还把她在阿维尼翁和兰斯Reims的pass寄给我,所以我这次去之前,对当地情况了解得比以往更透彻。
 
从tourist office顺主干道再向北走10 分钟就是教皇宫,接着走5分钟出北门,就是罗讷河上的断桥Pont St. Benezet。教皇宫和断桥是阿维尼翁城的主要景点。大家都知道天主教教廷在罗马,后来在梵蒂冈,可是在中世纪1300年代有七十年,法国控制教廷,教皇离开罗马把朝廷搬到阿维尼翁,这70年史称“阿维尼翁之囚”。
 
阿维尼翁老城在主街之外的街道很窄,我从铺着石板的小巷走进宫前广场,眼前骤然一亮,一座威严的石质城堡高耸在宽阔的广场尽头。其实,教皇宫是个中世纪建筑,体积和很多近代宫殿相比并不算大,宫前广场也不算特别广阔,可是与狭窄街道的对比,给人的心理冲击相当强烈。站在这里,想象一下古代贫穷的农民和小市民,住在阴暗狭小的房子里,街道也非常窄,可能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象样的市政建筑,一旦突然面对这样开阔的广场,如此巍峨的宫殿,心里怎么会不产生敬畏的情绪,想要跪下来顶礼膜拜呢?
 
 
教皇宫从外面看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内部的房间几乎已经没有任何装饰,很多人都说没有什么可看的。好在它的门票里,已经包括了audio guide,边走边听,还是能在空荡荡的房子里看出不少名堂。Audio还有中文,在这么小的城市,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如果你对中世纪历史和文化没有太大兴趣,建议你不进去也罢。参观完教皇宫以后,不是从原路,而是从后门出来,街道窄,有点麻烦,要记住出门右拐再右拐才回到宫前广场。
 
从宫前广场继续向北走,出北城门就到罗讷河边Rhone
 
 
河上的那座断桥很有名,一度是古代整个罗讷河上唯一的一座桥梁,建于1170年代,500年以后,在17世纪毁于洪水,此后没有再建。在桥上,罗讷河从脚下悠悠地流过,天空澄澈,白云如絮,你仿佛能伸手抓住空气里流溢的阳光。
 
 
其实在桥上是看不见桥本身的。观赏罗讷河与断桥的最佳地点有两个:断桥的右边有免费的渡船,可以渡过罗讷河,从河中看桥;在桥头的城墙以里,教皇宫以北,有一座小山,公园Parc des Rochers des Doms,从公园上面俯瞰整个旧城和罗讷河断桥,景色更好。
 
阿维尼翁应该说是整个普罗旺斯的中心城市,因为它通高速火车。但是,这不是彼得梅尔笔下的普罗旺斯。去那些小城市和乡村,去“茴香酒店”喝一杯茴香酒,去罗讷河谷的酒庄品尝红酒,去乡间看紫色的薰衣草,在清晨幽静的松林散步,也许还能碰到牵着猎狗搜寻松蕈Truffle的农夫——这才能体会到普罗旺斯的悠闲。彼得?梅尔“普罗旺斯的一年”(中文版是叫“山居岁月”),可能是小资的圣经了吧?我这种小资,怎么可能没有读过?来普罗旺斯之前,我特为把“山居岁月”“重回普罗旺斯”“永远的普罗旺斯”“茴香酒店”“有关品味”几本书再找出来,看过的复习,没看过的补课,也算是做足了功课。可是对普通人来说,你不可能有一年的时间呆在普罗旺斯,连一个星期恐怕都是奢侈的。所以,只好做一回彼得?梅尔笔下毫无耐心,只想走马观花的观光客了。
 
如果要去阿尔勒Arles(凡高和高更居住过的地方),或者去周围的酒庄品酒,最好的办法是租车自己开,乡下公交不发达,但公路还是四通八达的。如果你和我一样,想避免在国外开车,那还是从阿维尼翁跟半日或一日团走。我呢,我自己选择花半天时间坐公共汽车去了Pont du Gard的古罗马引水道,和Nimes城的古罗马圆形竞技场。
古罗马大引水道可能是整个普罗旺斯最有名的景观,从阿维尼翁坐长途汽车可到:出发站在南门外火车站Gare central ville的旁边,Ibis hotel的侧面,顺着Gare Routiere(法文长途汽车站)的路牌就能找到。淡季只有每天1班车,中午12:05发车,单程票价6.80欧元,上车问司机买票,司机找零钱,注意只买单程,不买往返票。车子的目的地是Uzes,叫司机在Pont du Gard提醒你下车。
以上是Rick Steves旅游指南里面教我的办法,我当时也是这样做的,但是据我观察,其实我还可以做得更好:那个车站在地下一层,照明不好,闲杂人等无业游民挺多,看上去不安全,如果要去的话,别在开车前5分钟以上到那里等,反正车站不卖票,到了车站就上车问司机买票。另有个方法上这趟车:它开出来以后,会在断桥附近停一站:从断桥向西看,完整的桥叫达拉第桥Pont Daladier,在这座桥头有一站,这是个玻璃的公共汽车亭子,在大街上人来人往,非常安全。阿维尼翁汽车总站是始发站,车应该在12:10左右到桥边的车站。你可以在早上漫游阿维尼翁城之后,在这儿完美衔接,不走回头路。
 
这辆车大约在12点50分准时到达Pont du Gard,停在公路上一个交通大转盘边上。下车,过马路,顺岔道走到头就是看到了罗马大引水道。
 
 
 
罗马大引水道参观是不收费的,晴天景观非常好,我一到普罗旺斯,所惊讶的就是这里气候如此干燥,虽说普罗旺斯大部分地区地处内陆,但离开蔚蓝海岸很近,应该温暖潮湿才对,但是一到马赛,就发现这里的山坡上土地很干,植被大多是松柏之类针叶林,和低矮的灌木,看起来几乎和美国西部的沙漠地形相仿佛。罗马古代引水道坐落在Gard河边非常开阔的原野里,横跨两座高山,罗马帝国初期,公元1世纪的时候,罗马人建筑这条将近50公里长的水道,从附近引山泉水,导向尼姆城Nimes。后来,中世纪的人把罗马引水道逐步拆除,当作建筑石料的来源,现在只有中间河谷里最为巍峨的一段保存下来,象座高架桥,或者牌楼似的凌空飞渡。
 
 
水道两边山头都有不长的小道,可以让人登上引水道尽头观景。景观最好的地方,是走到河对岸上山,有个石碑写着“panorama”,顺石碑指示的方向走上山间小路约50米,站在比引水道还高的山坡向下俯瞰河谷。
 
 
参观罗马引水道有1个来小时已经足够,之后我没有坐车原路返回阿维尼翁,因为原路回去的车要晚上6点半才来。我回到刚才下车的车站,坐下午2:45到达的公共汽车,去Nimes尼姆城,车的终点在尼姆城火车站,可以提前一站在离开罗马竞技场最近的地方下车。我不认识路,干脆坐到终点,火车站门前一条5百来米长的大道,尽头在市中心广场,广场左前方是罗马时代的圆形竞技场。这个罗马圆形竞技场,规模比意大利维罗纳的更大,而保存状况又比罗马的大竞技场更好。直到今天,尼姆的竞技场仍然会在夏天举行斗牛表演。
 
 
这是罗马竞技场内部的走廊。
 
 
竞技场内,场地上的白沙,是为了吸收角斗士和野兽流下的鲜血,所以体育场Arena这个词的原意,就是拉丁文“沙子”。
 
 
我从尼姆城的火车站坐5点半的火车回到阿维尼翁。从尼姆到阿维尼翁的火车票8.1欧元,每个小时大约半点发车,车程约半小时,比汽车方便多了。我这次在普罗旺斯没有赶上薰衣草盛开的季节,也没有去梵高和高更居住过的阿尔勒Arles,因为一年之内已经在巴黎的奥塞博物馆和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看过足够多的梵高作品了。按照“山居岁月”里的说法,这种牛嚼牡丹式的游览,绝对是外乡游客对普罗旺斯人文和自然美景的浪费,可是作为匆匆来去的过客,时间有限,我对这种紧凑而高效的日程安排,还是颇为自得呢。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