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直播之一:赫勒斯滂的渡过

当初在西西河上贴出我的土耳其行程之时,当即就有朋友说“你一看就不是去玩土耳其的,连伊斯坦布尔都直接叫成君士坦丁堡”。

一语中的:对我来说,君士坦丁堡是比伊斯坦布尔更加永恒的一个传奇,我来土耳其,追溯一个千年的传说,那是君士坦丁和查士丁尼的辉煌;求索比一千年甚至更加古老的文明,那是古希腊爱奥尼亚诸城市的遗迹。

前天和昨天,用了两个整天在君士坦丁堡逡巡。在索非亚大教堂(圣智大教堂)不朽的园顶下仰望,可惜这个大圆顶里面的脚手架,已经立了20多年,起码未来十年,还会立在这里。在考古博物馆,见到了人类最古老的国际和平条约,卡叠石合约,立约双方是赫梯王和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这份是赫梯帝国所存的版本。

在一个平平常常的街边花园里,我站在这个城市最古老的遗迹,原先立在埃及卢克索卡尔纳克神庙的埃及法老图特摩思三世方尖碑前,仅仅两个半月之前,我还在卡尔纳克神庙拍日出呢。有多少人知道君士坦丁堡的这片花园里面,千五百年前发生的惨烈而滑稽的闹剧呢?

这片花园是Hipperdome,公元6世纪查士丁尼大帝之时,是罗马赛车场,而旁边的蓝色清真寺,当年是东罗马皇宫。罗马皇帝观看赛车的包厢,就和皇帝寝宫相连—-奇怪吧,寝宫面对比赛场,就像中南海与工体足球场作邻居,不嫌吵么?为了蓝绿两队赛车的输赢,铁杆粉丝发动“尼开暴动”,联手要求罗马皇帝退位,就像足球流氓要推翻政府。查士丁尼大帝还真的差一点屈服,最后是前妓女提奥多拉皇后一语点醒梦中人,她说“皇权是最好的坟墓”。

于是,两大中兴名将贝利撒留和纳尔西斯从此横空出世:老太监纳尔西斯手提钱袋溜出宫门,去收买和分化足球流氓,年轻英武的贝利撒留乘机召集分散的禁卫军,堵住体育场门口。一夜翻盘的结果,是这片今天看起来平和安逸的花园绿地,当年血流成河:贝利撒留一天中在赛车场内杀暴民三万。

这段图特摩斯三世方尖碑,见证尼开暴动血流成河的时候,已经渡过了一千年的沧桑。再过一千五百年

—-我站在这里。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今天,离开了君士坦丁堡,南下达达尼尔海峡,我从一次大战的加里波利战场渡海,从欧洲踏上亚洲的土地。

达达尼尔海峡,—-古称“赫勒斯滂”。

熟悉吗?

波斯皇帝薛西斯,从这里架浮桥横渡,希罗多德的名著“历史”说,波斯大军2百40万(当然夸张得利害),波斯大军投鞭断流,颇有后世金主完颜亮南渡的豪气,结果也颇为相似:温泉关先胜,萨拉米斯后败,被希腊联军杀得几乎片甲不回。不足百年之后,22岁的千古一帝亚历山大,带4万希腊联军,从西向东反向横渡,也是在赫勒斯滂,从此踏上征服波斯,征服东方,征服当时已知的整个世界的不归征程。

而今天,我站在赫勒斯滂海峡的土地上。

以后的几天,我会有一晚住旅馆,一晚坐夜车,如是者三。从加里波利战场,去探访古城特洛伊,柏加蒙,以弗所的遗迹。18,19日会去看看土耳其不那么希腊罗马的那一面:卡帕多西亚的魔幻自然景观。

如果有缘,路上还会写直播,如果没有时间或者没有网的话,就等回来以后,仔细整理游记。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