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直播之二:美女有约

今天晚上坐夜车去Selcuk,明天游览历史名城以弗所,等车无聊,再写一篇。

这一路交了不少朋友,和很多人交谈过。去土耳其之前,和论坛上的美女闲人Filiz约了一起吃晚饭,那天凑巧,Filiz与她的朋友,也是旅居土耳其的美女Nancy一起接见我,还有两位来自英国的美眉,豆豆和小白,学美术设计的,在伊斯坦布尔做短期项目,好像是毕业设计。虽然天很冷,这两天又是土耳其的雨季,天天下雨,但是机缘凑巧,和四位美女共进晚餐,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当然就顾不上天气如何了。老远地跑过半个地球来到土耳其,自然不能去吃中餐,好在Filiz和Nancy都对当地的美食了如指掌,驾轻就熟地带我们穿越Taksim广场边上的闹市步行街,找到餐馆,点正宗的土耳其美食,都不用我们操心。当然,有一利也有一弊:因为不是自己点的菜,我到最后也没有记住每道菜的名字,只留了一张照片。

也许,没记住菜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吃上面?

Filiz的个子很高,跟她在博客里面贴的背影照一样,身材修长风姿绰约,谈吐很有风度,但是偶尔几句话,绝对能听出她在博客里面那样的sharp。可惜,根据Filiz的要求,她不许我贴出聚会露脸的照片,为了尊重她的意愿,我全程就压根没有拿出相机拍照。这次聚会没有留下影像,应该算是一大遗憾。到9点来钟晚餐结束,Filiz和Nancy回家路还很远,要转换公交,不便久留,分别先回家。我和两位英国来的小妹妹看天色还早,找家酒吧去喝了一杯。毕竟她们是学美术设计的,在土耳其没有几天,就能带我找到这样一家非常有个性的酒吧:它坐落在步行街边上一栋居民楼的8层楼上,外面完全没有广告,走上8层楼梯到顶,没有电梯。进到里面,才知道别有洞天,从布置装潢,到里面的客人,在在都看得出来,设计独具匠心,真正的trendy,很小资的气氛。坐在大落地玻璃窗边,可以从高处俯瞰博斯普鲁斯海峡两岸全景,因为Taksim广场本身坐落在山顶上,从这里望出去,连对岸亚洲的万家灯火,都历历在目。我们坐的吧台高凳地下,是大片玻璃地板,而地板下面,就是8层楼的楼梯天井。脚下一眼望下去,好像随时能坠落下8层楼,我怕高,还真有点惊心动魄呢。

这是我在伊斯坦布尔的第一天,13号晚上的事情。今天,游览了特洛伊古城遗迹,和一次大战加里波利战场,从赫勒斯滂(达达尼尔)海峡两次横渡。下午回来的时候,体会了一回作为外国人被围观的感觉:我住的切纳克里Cennakeli是个人口8-9万的小城,虽然是个旅游城市,但毕竟不象伊斯坦布尔的居民那样见多识广,现在又是旅游淡季,我这两天环顾四周,街上土耳其本国的游客很多,但自己几乎是仅见的亚洲面孔。每次导游接站,都省事儿极了,只要找亚洲面孔,准没错。所以,这两天在切纳克里街上,和餐馆,商店,处处都能看到土耳其人好奇打量的目光,在街上回头率极高,有时候,还会注意到有人看看,悄悄议论两声,再偷偷看两眼。

但是这里是个大学城,很安静的港口,感觉比埃及舒服很多,也安全很多,虽然有人们好奇的眼光,可以丝毫不觉得紧张。有时候和街上陌生的土耳其居民目光相碰,笑笑打个招呼,对方百分之百会回报以善意的微笑,绝对没有埃及街上问你从哪里来,然后向你兜售东西的烦恼。土耳其人都非常友好,非常友善。

这次在渡船上,十几个土耳其小妹妹,大概是学校组织出来春游的高中生,终于抑制不住好奇,主动向我打招呼,问我可不可以合影,我当然很高兴地答应了。这一下开了先例可不得了,整个渡海的40分钟旅程,几乎不停地和这些学生合影,有时是一个两个,有时是一群集体照,实实在在地体会了一把明星的感觉。这和传说中埃及那些追着你要你拍照的小孩不同,她们都是些中学生,拿自己的相机请同学拍的,我自己有点应接不暇,反而没有留下几张照片,只请她们的同学帮忙拍了四,五张合影。这些土耳其中学生,会一些英语,有一两个还很流利,我试着和她们攀谈,她们有点认生,但是很热情,也很急于交谈。我大致弄清楚了,大多数学生,来自两所中学,一所在黑海沿岸的特拉布宗Trabzon,另一批来自小亚细亚半岛中心的西瓦什Sivas,年级大概在高中2年级到4年级之间(high school怎么会有4年级,我也不知道。也许土耳其的学校体制不同吧)。我注意到,她们多数会用头巾,也有一小半不包头巾的。我猜想,大约是因为土耳其内地的城市,比伊斯坦布尔保守一些,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美女,从来不用包头巾,而小城市的女生,还是有不少用头巾的。那些土耳其小姑娘都很漂亮。我贴一张照片作证,大家可以看看。我们交谈一些简单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个国家,欢迎来土耳其,你喜欢土耳其吗,你做什么工作,这些问题。我试着和她们多聊一些,比如我在土耳其喜欢具体哪个城市,她们的学校如何,带队的老师来了没有,从她们的学校到海峡这里如何来,多长时间,等等。大多数孩子听不太懂,其中一两个英语流利的,就用土耳其语给大家翻译。听说我来自中国,还在美国当老师,这些学生都挺羡慕的,不止一个人把我的英文名字James,联想到007 James Bond上面。她们的礼貌,害羞,好奇,和急于了解陌生人,陌生的国家和外面的世界,都给我留下挺深的印象。我只是个普通的旅游者而已,而且知道自己绝对算不上帅哥,又是将近奔四的老男人了(我自己打那个年纪过来,我清楚,那时候,任何超过25岁的陌生人,在我们眼里,都属于另一个世界,可以说半截入土了),居然被大群年轻妹妹围观,要求合影,简直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其实,类似的事情,前天还有一次,不过那时是在伊斯坦布尔城里,程度上没有那么受宠若惊而已:当时我在埃及方尖碑前,也是一群女中学生,围着我问问题,据说是她们的课外作业,要采访外国游客,问一些不同文化习惯的问题,还有我对土耳其的观感。

我对这些孩子的好奇心理,印象很深刻,去见Filiz的那天下午,在路上遇到一位中年英语老师,(男性),攀谈之下,他正好是在去上课的途中,当即邀请我去他班上,给他的学生简短地讲讲中国或者美国。我当时在陌生的地方,戒心还是很重,而且晚上约好见Nancy 和Filiz,又不能迟到,所以婉言谢绝了。只是感觉,土耳其人很友好,而且对了解外面的世界,非常热衷。我想,中国在20多年前,应该差不多也是这样的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