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随笔和大头照

趁刚从土耳其回来的兴头,贴大头照狂奔一把吧
大家都知道我写东西慢,旅途上的随笔直播,和这样的随意贴图,都不算正式的作品。真正好好写游记,那要等到暑假回国静心写了,我从去年8月的西班牙,年底年初的约旦和以色列,正式游记都还欠着账呢。趁回来的兴头上,反正也睡不着觉,先贴一些照片,就算看图说话吧。
 
这张是我在土耳其直播里面写过的,和英国来的两位艺术设计美女一起去喝酒的时候,拍的地板,可以清晰地看到地上的金属椅子腿,和下面的8层楼天井。脚尖所指的方向,有个人正在下楼梯。
 
 
哈哈,都说“玻璃天花板”,我在“玻璃天花板”上面,而不是下面!
 
其实我也有点恐高,在这8层楼的楼梯井上面,好像随时害怕玻璃碎了,我会掉下去似的。心里还是挺紧张的。
 
去年是那个谁谁啊,去餐馆吃饭,二楼上过道里有一片玻璃地板,都要绕着走,不敢从上面走过,是怕掉下去呢,还是怕走光哈?你当时可是穿的长裤哦。又想起这段事情来了。
 
这是托布卡比宫中Topkapi Palace,苏丹的私人浴室墙壁。整个房间的地板墙壁天花板,全部用最好的埃及雪花石铸成,晶莹剔透,光滑细腻,仿佛整个房间由一整块玉石雕就。
 
 
新皇宫,多玛巴切宫Dolmabace Palace,十九世纪苏丹的西式皇宫。彩色水晶大吊灯。
 
 
多玛巴切宫庭院里的大花钟
 
 
多玛巴切宫门前喷泉
 
 
这是博斯普鲁斯海峡和金角湾交口处的Galata大桥,连接旧城和新城,桥分两层,楼上行车也行人,楼下是餐馆。我在桥下走过,上层桥栏杆垂下那么多钓鱼竿,随风飘荡的,心里真害怕,会不会半空飘过来一个钓钩,一下子扎在我耳朵上,把我拎上去啊?
 
 
 
 
切纳克里的海军博物馆,在加里波利战场附近。
 
 
渡过赫勒斯滂(达达尼尔)海峡
 
 
加里波利战场海滩上的澳新军公墓。
 
 
爱琴海,又见爱琴海的蔚蓝。
 
 
罗马亚洲行省首都,古城以弗所遗迹
 
 
以弗所罗马遗迹之二,多米提安神庙。
 
 
罗马人对公共设施和社交生活真是看重啊,连洗澡,如厕这些私人的事情,都要办成公共设施。罗马大浴场是娱乐社交的场合,大家都知道了。这是什么?罗马的公共厕所,上百个大理石座位,仅供贵族享用,室外有熏香伺候,乐队伴奏,以便掩盖某种不雅的声音。座位之间离开非常近,好让贵族大佬们在这里“就睦邻友好,和其他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
 
 
罗马贵族们在家没有厕所吗?嘿嘿,人家要的就是这个气派:
 
公共的,堂皇的—-厕所兼客厅。
 
 
罗马时代的图书馆,以弗所的标志性遗迹。古罗马时期,天下最大的图书馆,自然是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堪与比肩,也确实曾经和亚历山大图书馆别过苗头的,是柏加蒙Pergamon图书馆。再往下排,就是以弗所的了。
 
 
野花开满山坡,和青草一起,掩盖了曾经辉煌的罗马古迹。残垣断壁,淹没在野花荒草之中, 顿生黍离之悲。沧海桑田,白驹过隙。
 
 
行走在钙化地下水沉淀形成的,雪白的悬崖小道上,这是Pammukale,“棉花城堡”,一面悬崖耀眼纯白,并形成很多阶梯钙化水池。和四川黄龙非常象,黄龙更漂亮,因为是彩色的,而棉花堡纯白,胜在你可以亲身踏上这片钙化地貌,沿悬崖小道走下来。
 
 
当然,要求不能穿鞋踩踏。
 
 
钙化的地面经过水流冲刷,其实挺光滑的,可是没有水的地方,风蚀剥落成细小的硬石子,非常扎脚。我的脚丫给扎的生疼。
 
 
3月份还冷,就没注意防晒,结果天上的阳光,加上地面周围纯白地形的反射,上下交蒸,我居然被晒伤了,现在脸上还脱皮呢。
 
Pammukale白悬崖脚下的小村庄,当地的孩子们放学了,看见我这个外国人很好奇。跟他们合影。其实这里外国游客很多,但是一般不会进到村子里面来。就我在这里东游西荡。这里,就像国内任何一个农村一样。
 
 
圣母玛丽亚去世的小屋。按照不同的说法,圣母去世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在以弗所这里,另一个,是在耶路撒冷锡安门外。这两个地方,我在两个月内,都造访过了。
 
 
俯瞰魔幻的卡帕多西亚地貌
 
 
走在卡帕多西亚山谷小村里,有些房子是岩洞,有些房子是石屋。下起冰雹来了。
 
 
卡帕多西亚的风蚀地貌。“蘑菇石”,也有人管这里叫做 “伟哥山谷”,呵呵。
 
 
土耳其中部内陆,卡帕多西亚的俯瞰。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回到君士坦丁堡。
 
提奥多西城墙:君士坦丁堡旧城仍然保留着大部分陆海城墙,这些旧城堡垒,多数是4世纪提奥多西皇帝始建,而后历代奥斯曼土耳其苏丹们翻修加固。城塔每一层红砖,夹几层岩石构成。将近两千年的沧桑,只有第4次十字军,和1453年的奥斯曼征服者攻陷过。
 
 
罗马–奥斯曼城墙保留最为完好的一段:Yedikuli城堡,在马尔马拉海边,Yedikuli意思是“七塔城堡”。在城南,从中心火车站,花1.4里拉买张票,坐5站城郊火车就能到。一路上沿旧城墙和马尔马拉海岸开行,江山如画,虽然离城远了一点,但绝对值得一去。
 
登城远眺,马尔马拉海上,停泊的尽是超级油轮。把这些油轮,想象成古代的艨艟战舰,你就能幻想,自己回到了一千年来,无数次围城战的古代战场。君士坦丁的城墙,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大场面,而屹立不倒。
 
 
那威震天下的秘密武器,“希腊火”何在?
 
哦,据说已经失传许久了。
 
那闻名遐迩的金角湾锁海大铁链呢?
 
哦,现在正躺在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里面,供后人凭吊呢。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