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之行:探访神秘的国度

这次朝鲜之行的缘起,是因为快要换护照了,作为想要游历天下的玩家,捧着我的中国护照就开始琢磨:在哪里我的中国护照,能比将来的美国护照更方便更好使呢?于是,全世界有限的几个地方:北朝鲜,古巴,伊朗,缅甸,蒙古,就进入了我的旅行计划。

按照朝鲜政府的规定,北朝鲜不接待散客自由行,只接待团队。据导游说,平时百分之九十的境外游客来自中国。我在朝鲜曾见到少数欧洲游客,从理论上说,除了美国和韩国游客,其他国家的公民,都可以在导游的陪同下,参团游朝鲜,只是团费要贵将近一倍。现在,北京上海等地都有旅行社组团游朝鲜,但是据我所见,多数旅行社都是到了丹东以后,再转给丹东的国旅,青旅等几个大社,合组一个团队进入朝鲜,而丹东的青旅,国旅等几家主要旅行社也联合组团,编入各地来的团体和散客,同团进朝鲜。他们和朝鲜政府有约定,十人以上成团,低于十人朝鲜政府不接待。因此,报名游朝鲜的日期,得灵活一些,有时候可能你想要去的日子正好不能成团。

我这次是从丹东的中青旅直接作为散客加入团队,6月30日参加平壤-妙香山-开城板门店的四日游,7月4日再参加边境新义州一日游。http://www.ddcts.com/,具体的攻略事宜,那上面讲得很清楚,反正是跟团游,大多数问题不必自己操心。网页上留了好几个电话,不过好像任何一个电话打过去,都是同一位孙先生在接,他对朝鲜旅游的一切事情非常有经验,几乎任何时候能打得通电话,而且有问必答,从一开始咨询,到安排接站,参团前后丹东的住宿,不厌其烦,而且很多建议都很实在。

半月之前,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谴责朝鲜进行核试验,中国投了赞成票,最近一个月朝鲜的局势都有些紧张,我也很担心朝方因此会中断接待来自中国的旅游团,当时问旅行社,孙先生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只是回答说,一切皆有可能,完全看朝鲜政府的决定。后来朝鲜7月2日和4日连续试射11枚中短程导弹的时候,我正在朝鲜境内观光,回来以后,也没见到去朝鲜的旅行团被叫停,只是人数少了很多:我们6月30日出发的朝鲜四日游团是27个人,7月5日的团只有14人。看来,去朝鲜旅游也需要一定胆量,不过除非半岛局势突然恶化,否则旅游团还是应该照常进行的。

我从很早起,就对朝鲜-高丽这个民族抱有好感,这是个坚韧顽强,吃苦耐劳的民族。在美国留学的时候,认识很多来自韩国的同学朋友,当时的印象,他们很团结,很用功,但是比中国学生更加封闭,总喜欢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面。地理上,朝鲜半岛多山,气候比同纬度的中国大陆寒冷很多,可耕地不多,在古代农业社会来说,应该算是个严酷的生存环境。从地缘政治的历史上,朝鲜始终是一个处于中日两大国夹缝当中的小国,中国的隋唐盛世时代,没少远征高丽,从隋炀帝,唐太宗,到唐高宗,有时成功,有时大败,可是哪次也不轻松,付出的代价远远高于所得。后来日本战国时代结束,开始对外扩张,明末抗日援朝,清末甲午战争,中国和日本之间的战争,都以朝鲜半岛为战场。从日据时期到1950年的朝鲜战争,这块土地不是处于殖民统治下,就是处在意识形态热战的最前沿。也许因为历史上的苦难和屈辱,高丽民族形成了坚毅执拗,壮怀激烈的民族性格,你对比一下八十年代韩国人和其他国家举行示威游行的方式就知道了:其他国家的游行,最多是绝食骚乱,而韩国经常出现自焚,为了一个政治目标,不惜用把自己烧死的极端方式,而且不是偶尔的个案。就民族性格来说,高丽人比东亚其他国家的人民,更加外向,更加激烈,也更加固执,怪不得有一本介绍韩国历史文化的英文书,以“朝鲜:东亚的爱尔兰人”为标题。

我对现代高丽民族的了解,都来自和韩国的接触。而北方的朝鲜,自朝战以来一直蒙着一层神秘面纱,外界很难知道它内部的真实情况。这次旅行,纵贯北朝鲜腹地,从北方边境的新义州,到首都平壤,风景区妙香山,直至南方边境的板门店,我想看看朝鲜普通人的生活情况,看看那片曾浸透志愿军鲜血的土地,也亲眼证实一下各种关于这个神秘国度虚虚实实的传言。

鸭绿江上有两座铁桥,都由日本殖民者修建于20世纪初,朝鲜战争当中,两座桥都被美军轰炸机从朝鲜一侧拦腰炸断,后来修复了其中一座,就是现在的“中朝友谊桥”,另一座是“鸭绿江断桥”。

这几天连续阴雨,江面云遮雾罩,不曾想竟能拍出水墨画中一点艳色的效果。中朝两国间,鸭绿江中心为界,这条画舫,自然是来自中国一边,最远只能驶到江心,远远眺望朝鲜。朝方绝对不可能有游船出来—-他们防止自己的人民叛逃来中国还来不及呢。也就是这条色彩艳丽的中国画舫,给素色的朝鲜江岸,增添了一抹亮色。

关于越境的朝鲜难民,我听到种种传说,尤其是丹东当地人,故事更多。但是我不能验证这些故事的真伪,只能记录一两则道听途说的事情,聊备一格。据丹东人说,最大的一次中方接纳朝鲜越境难民,发生于80年代末,而朝方最困难的饥荒时代,是90年代中,相当于我们的三年困难时期,从那时到现在,中国一直和朝鲜合作,制止难民越境,因为难民多了的话中国这边也受不了。听说我们遣返的朝鲜人,在那边会被作为叛逃者,被穿透手掌心,穿成一串送去劳改营。有些人逃过来两次三次,身上留下了可怕的伤疤。我不想拿这些没有证实的传说来给北朝鲜抹黑,从大众心理上来说,这类传说容易被咱们中国人采信,因为它反映了一点大国沙文主义的心理,一点优越感。至于真实情况,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目前所有丹东和朝鲜新义州之间的客货运输,都通过中朝友谊桥,可是这座铁桥只有单车道,每个方向的车流有两小时通行权,过了两个小时,换另一边发车,如此轮替。我在丹东一侧观察过四天,每天货柜车还是熙熙攘攘,经常有堵车的状况发生。过桥到达新义州一侧之后,我们旅游团的边检,检疫都很迅速,耽误时间的手续发生在海关检查:我们必须带着自己的所有行李,在桥边的一座餐厅/商场建筑里面,接受朝鲜海关的彻底检查,所有行李必须打开,随身物品要拿出来,并由手提金属探测器扫描。朝鲜不让带手机入境,旅行社事先已经关照,所以我们的手机,全都寄存在丹东的旅行社。我们的相机,摄像机,笔记本电脑可以入境,但是听中方旅行社的领队说,这些规定也没准,现场的朝鲜官员有时候会临时变更规定,比如我们团有人带的笔记本电脑被放行了,但是两周前一个团的笔记本电脑就被拦截下来。再比如单反相机的镜头,规定不得带115毫米以上,可是我们入境的时候,朝方官员说现在不许带80毫米以上镜头。但荒唐的是,他们限制单反相机的镜头放大倍数,却不限傻瓜相机,我的傻瓜机12倍镜头,相当于多少毫米?也大摇大摆地入境了。如果是新义州一日游,规定更加严格,MP3, MP4,摄像机,笔记本电脑也都在违禁品之列。所有被拦截下来的物品,要么寄存在朝鲜海关,他们开收条,回国时候领取,要么交给中方巴士司机带回丹东的旅行社。在后来离开朝鲜的时候,不但要再次检查所有个人物品,而且朝鲜官员会把每个人数字相机里的每一张照片都看一遍,如果发现拍了禁止拍摄的照片,会当场删除。“大部分地区禁止拍照”—-这是朝鲜旅游的一大特色,而和朝鲜的随团导游和边检官员捉迷藏,也成了我们旅游者的一大乐趣。我们的两位朝鲜女导游在新义州海关加入团队,一位叫洪银姬,中文非常流利,听中方领队说,她曾在北京留学,父亲是朝鲜的外交官,另一位小韩,刚刚从学校毕业不久,人很漂亮,中文比洪导稍差。另外还有一位朝鲜摄像师,一路用摄像机随拍,第四天会把录像烧成CD,游客如果想买CD留作纪念的话,价格是150元人民币一张。

过关之后,四日游的第一天,就完全在路途中度过:大约下午1点多钟登上赴平壤的火车,每天只有这一班车,新义州到平壤240公里,准点的话,车行大约5个小时,如果这列火车后面加挂了莫斯科-平壤或者北京-平壤的国际列车的话,那么一般都会准点到达,如果没有加挂国际列车,那么一般总会晚点。我们去平壤的时候非常幸运,赶上正点运行,可是从平壤回新义州的归途,原本5个小时的旅程,花了9个多小时才到,中间停车换了两次火车头,据说是因为“火车头坏了,打不着火”。

火车座位很宽敞,是我们以前的那种旧式绿皮车厢,红色天鹅绒坐垫,没有空调,有电扇,可以打开窗户,但是在新义州火车站,平壤火车站,和列车上,都禁止照相。这是偷拍的沿途景色,可以看出,朝鲜的田野很绿,农作物以玉米和水稻为主,北方靠近新义州的农田,农作物长势比南边平壤附近,要好得多。在田埂屋后,还有小片自留地种些瓜菜。我问过朝鲜导游,虽然朝鲜农村没有联产承包,仍然是大锅饭记工分的劳动形式,但是每户也有属于自己的小块自留地。可是没有农贸市场来进行交换。

今年气候不错,我在朝鲜的几天,雨水不断,至少从沿途的田野看来,应该不会有饥荒。当然,沿途的平原地带是北朝鲜少数平原之一,山地可能没有这么丰富的出产。至于真正朝鲜民间的粮食供应情况,我们这些游客,根本无法与当地普通居民接触交谈,最终也是一无所知。我问过导游,朝鲜仍然实行粮食定量供应,成年人每天的定量,粗粮细粮加在一起,是500-700克。至于实际上能不能按量充分供应,我就不得而知了。我猜测,朝鲜城市的粮食供应要好于农村,因为在沿途农村,我确实亲眼看到过一次,一个很瘦弱的朝鲜小孩在向火车上的人要吃的,同团的朋友把这一幕偷拍下来了。就是从这张照片上,我知道朝鲜不象他们向我们展示的那么好。这张照片如果被朝鲜海关发现的话,绝对属于犯禁,删除是一定的,会不会扣相机,甚至扣人?我不知道。

从亲身经历当中,我至少知道,所谓“游客吃不饱饭”,绝对是谣传,无稽之谈。在前往平壤的火车上,我们的中饭是盒饭,每人一条炸明太鱼,炸鸡蛋,炒肉片,两样素菜,两块豆腐,和一大盒香喷喷的朝鲜稻米饭,根本吃不完。而这,还是我们在朝鲜的四天中,所吃的最简陋的一餐。后来在游程中,第二天的晚餐是朝鲜火锅,第三天的午餐是古代王室的铜盘套餐,啤酒管够。都是既丰盛,又有朝鲜特色的美食,我们还可以额外付钱点朝鲜冷面,狗肉汤,和人参炖鸡。朝鲜的鸡都是走地鸡,鸡蛋是土鸡蛋,营养丰富。我们团里,有朋友说旅行社曾经告诉他们,朝鲜可能吃不饱,于是自己带了两箱方便面来,结果成了笑话。其实,丹东的旅行社对朝鲜旅游了如指掌,绝对不会这么说,这肯定是他们所报名的内地旅行社,对朝鲜不熟悉以讹传讹。

这是铜锅套餐,每人一份,小碗由纯铜制成,服务员后来还不断地上其他荤菜。旁边的白瓷锅里,是额外点的人参炖鸡,260元人民币,一整只鸡,是三人份,一个人绝对吃不完,你得和同团的朋友们商量着一起合点。

我平时出门吃得很少,是为了控制体重和保持体形,可是在朝鲜的日子里,我每顿会都很仔细地把自己那份菜和米饭,吃得一点不剩,即便早就吃撑到了,还是会很努力地把所有的饭菜都消灭。因为我知道,朝鲜的粮食供应情况不乐观,可能还很困难,他们是在自己物质匮乏的情况下,优先供应我们这些“外宾”,你说他们“要面子”也好,说“是我们的团费,是我花钱买的”也罢,在朝鲜这个国度浪费粮食,不但是暴殄天物,而且对不起主人的盛情款待。

在吃的方面,只有一点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北朝鲜物质的匮乏:我们在朝鲜的五天中,无论是团餐,还是景点,大街上,我就从来没有看到一个水果,从抗美援朝的电影里,我们都知道朝鲜盛产苹果,这次在朝鲜,我却连苹果也没有见到。是朝鲜集中精力生产粮食不种果树了?还是苹果都用来出口换汇了?我无从得知。

火车沿途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田间地头干活的,妇女人数远多于男人,我不知道是因为多数男人都去服役了呢,还是朝鲜重男轻女的习惯所致。我们的每个导游都会提起,在每个朝鲜家庭,无论妻子是否工作,绝大部分家务事,都是妻子的责任,尤其下厨房,朝鲜男人是绝对不会去做的。而且结婚的绝大部分负担,也在女家,男方只要准备婚房就可以了,而在朝鲜,住房由政府按需分配,因此,实际上北朝鲜的男人,结婚几乎不用有任何负担。

火车准点到达平壤车站,是傍晚6点多钟,我们住在平壤市中心大同江上的羊角岛酒店,这是朝鲜三个特级酒店之一,47层楼,这是酒店前厅。

在羊角岛酒店,一楼和地下层有礼品店,完善的游泳池,桑拿按摩设施,保龄球台球乒乓球房,甚至还有赌场,是澳门人获得特许经营的,只有我们外国游客可以入内,朝鲜人不能来。我在礼品店看了看,我们这一路后来所去的所有礼品店,都是那种特别为外国游客服务的商店,用欧元标价,接受人民币,但是不对朝鲜人开放,里面的商品价格很贵,除了一些高丽参,朝鲜邮票,纪念币之类在别处买不到的东西,凡是在中国能买到的,朝鲜的价格,几乎都比国内贵。

我的房间在24层楼,标准间的设施完善,干净整洁,除了浴室地板没有排水的地漏之外(因此洗澡时要小心翼翼地不把水溅到地板上),完全等同于国内的四星级酒店。房间里的电视,可以收到日本的NHK,俄罗斯的一个电视台,中央一套和体育频道CSPN,英国的BBC,和朝鲜唯一的一个电视频道。我对朝鲜的电视节目很感兴趣,每天都看,发现他们的新闻联播中,国际新闻的主播穿西装,国内新闻的主播穿民族服装,国内新闻几乎每一段话开头都是“金正日”如何如何,看来,他们的国内新闻完全是围绕着领袖的会议和指示,几乎没有其他新闻。国际新闻之后,国内新闻之前,一般都会播放一个战争题材的电影或电视剧,都是老电影:英雄都已经在战场上堵枪眼了,可是还不许牺牲,还要从战场上抬下来,躺在苍松翠柏之间,从胸前掏出染血的党证,交个党费,然后才允许咽气的那种片子。就在这两天,我还躬逢其盛地看到了朝鲜历史上第一支真正的电视广告的播出,当时在电视里看到长达三分钟的大同江啤酒广告,第一是觉得新鲜,第二觉得制作水平不敢恭维,直到第二天看到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才明白,我竟然见证了第一支真正朝鲜电视广告的诞生,之前,朝鲜电视台只有静态画面的广告。

我们游客在晚上,基本无法走出酒店和普通朝鲜居民接触。羊角岛坐落在江心,酒店周围没有居民,我们可以在酒店的花园里走走,出了这个范围根本没有路灯,一片漆黑。有天晚上我们有个团友想摸黑走出羊角岛转转,结果刚过路灯照明的范围,就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朝鲜工作人员,劝回酒店了。据我们团的中方领队说,几乎所有旅行团都被优先安排住羊角岛酒店,因为江心岛容易控制,我们不能接触普通老百姓。如果是住在平壤的另一家特级酒店,高丽饭店的话,因为它就坐落在平壤火车站旁边,游客连擅自踏出酒店大门,都不被允许呢。朝鲜的第三座特级酒店,香山饭店,则坐落于离开平壤市150公里的妙香山风景区里,更加与世隔绝。

说起朝鲜对游客的禁制,经常让人觉得很荒唐:不许拍摄火车沿途,不许拍摄车站,甚至车站大楼的外观,也不让拍。不许拍军人,不许拍正在排练的“阿里郎”团体操,在新义州,甚至不许拍摄大街上的任何场景。Blah, blah, blah……如果是出于“有碍观瞻”的考虑,我理解。可是,有些明显是为了“保密”目的,那就匪夷所思了。我们中国也是这样:哪里有那么多密可保?搞来搞去,都是欺骗自己的人民,对真正的敌人,人家在卫星上早就看得门儿清。就他们那点小秘密,不要说卫星,普通的有心人都瞒不住。我走了世界很多地方,比较注意与军事有关的景点和信息,也算慢慢培养出一点情报意识,我就曾经设想过,如果真想要弄点情报的话,你朝鲜政府能奈我何?我可以找8月底9月份,十万人大型歌舞团体操表演“阿里郎”的季节,参团去朝鲜,那时候是朝鲜旅游的最旺季,羊角岛饭店住满,我会住到高丽饭店去。然后找一天告诉导游不舒服,不出门了,在房间里呆上一天一夜,只需要从房间里用望远镜观察平壤火车站和调度场就行。高丽饭店楼层非常高,视野好,带望远镜又不犯禁,我能看到什么情报呢:平壤车站每天的火车频繁度,客货流量,有多少货车,装的是什么,铁路调车场的调车能力。从这些现象,我就可以估算出平壤附近铁路的运力,甚至还能观察到物资和军队调动的方向和数量……。我甚至不用拍照,有纸笔就行,用速记,出境的时候检查的官员既看不懂中文,也看不懂速记符号。怎么样,这一切手段都是合法的吧?

这是我傍晚从酒店24层房间的窗户,向外拍的大同江两岸平壤风景,当时雨意朦胧,雾气弥漫,我索性拍了黑白片,看上去有点水墨画的氤氲情调。

我从24楼的房间看出去,倒是证明了另一个关于朝鲜的谣言,并不真实:平壤夜里绝对不是一片黑暗,城里有很多高层居民楼,居民楼里,入夜也是万家灯火璀璨。平壤只是没有入夜后各种商家的霓虹彩灯罢了,而且也没有路灯—-从高处俯瞰,平壤的灯火没有任何一条直线,都是居民楼的灯光。

这是我从房间拍摄的平壤夜景,居民楼的灯光很多,还有主体思想纪念碑,夜里十点钟以后,主体思想纪念碑的照明灯关闭。听导游说,朝鲜的电力能源一直不足,连火车也经常因为没电而中途停车,所以朝鲜要发展核电。在丹东的时候,听当地人讲,朝鲜尽管自己电力严重匮乏,但还是向丹东这边卖电,为了换取急需的外汇。觉得朝鲜人真不容易。

第二天的游程,先参观平壤市内的喷泉广场,金日成铜像和千里马纪念碑,然后驱车两小时去妙香山风景区。平壤街道很宽,给人的感觉很干净,车很少,没有交通灯,路口都是交警指挥交通,在市中心附近,漂亮的女交警更是平壤一景。平壤街道上的行人,大中小学生都有校服,他们也有红领巾,不知是不是也叫少先队,敬队礼的姿势,和我们的少先队礼也一样。成年人男子要么是灰黑色短袖小翻领的衬衫,要么是金正日在电视新闻上出现时,常穿的那种带垫肩和收腰的夹克,我们叫金正日服。朝鲜男子几乎没有一个胖子,基本都是黑黑瘦瘦的,着装有点象我们七十年代那样,整洁,干净,千篇一律。人们的神态,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人人都很严肃,但是看上去平静而有尊严。朝鲜有不少漂亮女孩子,导游说朝鲜历来“南男北女”,就是南朝鲜出帅哥,北朝鲜出美女。我们旅游团日常接触的服务人员,还有那些女交警,当然是经过挑选的,着制服或民族盛装,很多很漂亮,而街上那些普通的过客,我们也经常能看到一些美女。

这是在金日成铜像前的卖花姑娘,后来我们在晚餐的餐厅里,又见到了她,她的身份变成了服务员。我估计都是朝鲜的旅行社安排的,卖花是白收钱的工作(游客买了花十分钟之后就献给金日成铜像,再十分钟,游客离开之后,可能鲜花就又收回去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我这次着实和不少朝鲜美女合过影。跟上面的那位卖花姑娘合照过,下面这张是在丹东江边朝鲜官方开的一家餐厅里,和服务员合照的,MM漂亮吧?

旁边穿蓝色T恤的那个,就是我自己。本来我一贯不在乎贴自己大头照,可是那天晚上下雨,本人形象有点落汤鸡的味道,对不起观众,所以就很知趣地把自己剪裁掉了。

向平壤的金日成铜像鲜花鞠躬致敬,是每个朝鲜旅游团的固定节目。其实买花献花是自愿的,20元人民币一束花,到金日成铜像前,手持花束的团友站在前排,没有花的站后排,在导游的统一指挥下,向铜像一鞠躬,然后献花,之后才能拍照。我们团大概有一半团友买了花,我是没有买,在鞠躬的时候,团里面绝大多数朋友都入乡随俗鞠躬,也有一两位故意站到后排,挺直身躯拒绝鞠躬的。我呢,出于礼貌微微低头致敬。我能够感觉到朝鲜人民对于金日成,金正日父子发自内心的尊敬和崇拜,很多朝鲜市民,在上下班的路上,都会特地来鞠个躬,就像我们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发自内心地崇拜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个人从来对金日成就没有好感,也拒绝向独裁者鞠躬,但是,金日成毕竟是我旅行的东道主国家的领袖,为了尊重朝鲜人民的感情,出于礼貌,勉强低个头敷衍一下,也不算过分吧。

这是专程前来向金日成铜像致敬的人民军,这应该是个什么大规模活动,我看到军官方阵带头的是一个大校和一个少将,军官方阵后面还有至少四个方阵的人民军战士。在朝鲜,就算在平壤街头,拍摄人民军官兵,也属于严格禁止之列。这张照片是偷拍的,出朝鲜的时候,藏在记忆卡里逃避了检查。

妙香山之行,是今天的重头戏,它在平壤以北150公里,有高速公路连接。妙香山有点象峨眉山,层峦叠嶂,郁郁葱葱,在雨雾的掩映下,是座充满了仙气的灵山。妙香山主要是参观国际友谊礼品馆,里面陈列了各国元首和友好人士历年赠送给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礼物。那里禁止拍照。虽然陈列馆里有很多珍贵物品,巧夺天工,但是那天的妙香山之行,礼品馆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印象。真正难以忘怀的,是参观普贤寺。妙香山以前是座佛教名山,从地图上各个山峰的名字看,以前一定有数不清的庙宇,非常繁盛的香火。现在,至少在我们游览的这个区域,只剩下这一座始建于十二世纪的佛寺,里面主要供奉普贤菩萨,庙宇的主殿和山门修葺一新,但是我们没有见到什么香客,只在大殿和偏殿,见到两位披袈裟的和尚。我们很多团友,在陶醉于深山佛寺山水清幽的景色之余,都怀疑这座庙是专门建来给游人看的,甚至有朋友怀疑连和尚也是假的。我也同样怀疑这山里还有多少真正的寺庙或者僧人,但是,我绝对相信方丈大师是真的和尚。我没有和这位清壁法师交谈过,但是我也信佛,我也读经,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马上就被方丈大师的眼神和气度所折服,那眼神,是平和而儒雅的,眼神里有满足,有谦冲,更有慈悲。他往那里静静地一站,望着我向佛前跪拜,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只有修养深厚的高僧或大儒,才能具备。

朝鲜在宪法上,是有宗教信仰自由,可是,经过六七十年代的中国,我们都知道纸面上的宗教信仰自由,在那个年代实际是怎么回事。在这种大环境下,这位朝鲜的僧人,能够坚守着他的信仰,坚守这深山古刹,这份信仰的力量,这份淡定的从容,值得我尊敬和崇拜。

回到平壤之后,我们还参观了金日成主体思想纪念碑,和朝鲜劳动党的党建纪念碑。

朝鲜党的徽记,是镰刀斧头和毛笔,象征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三位一体,我觉得,至少从这方面来说,朝鲜比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我们强:我们是工农兵三位一体,知识分子呢?当时的说法,是属于资产阶级的一员,必须要经过思想改造,才能划分为无产阶级的一员,因此知识分子要改造,而且是彻底的脱胎换骨的改造,否则就是臭老九,是阶级异己分子。朝鲜劳动党,至少没有把知识分子作为阶级异己,比我们那个时代要更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

在朝鲜第三天的游程,主要是参观板门店停战谈判纪念地,非军事区,开城的古代国子监,和平壤的祖国解放战争(他们对朝鲜战争的称呼)胜利纪念馆,基本上是军事主题了。这里,我又要澄清一个不实的传闻:在网上和民间,都有传说讲北朝鲜如何忘恩负义,根本不承认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所起的主要作用,甚至没有纪念志愿军的纪念碑,战争纪念馆里也极少提到志愿军。这已经不仅是传闻,而且是一个挑拨中朝关系的恶毒的谎言。至少在我这次的经历里,无论是我们团的朝鲜导游,还是战争纪念馆的人民军讲解员,都反复地提到感谢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给予朝鲜人民的巨大帮助,所付出的牺牲,和中朝鲜血凝成的友谊。在纪念馆里面,志愿军的展厅面积很大,内容丰富。这是邱少云用过的冲锋枪,和他牺牲时所穿的军装,烧得只剩下贴地面的这一小块残片。

这是金日成的中文题词手迹

我们这次的确是没有安排参观志愿军纪念碑并献花,不过那是因为纪念碑正在整修,我们在路上也确实看到了搭着脚手架的纪念碑。对于北朝鲜人宣称是他们的金日成指挥战争,并战胜了美帝国主义,听起来是吹牛吹得有点无耻,不过我想我能够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说。朝鲜人很要面子,自尊心很强的,总不能指望他们公开宣传,说是他们的金太阳被美国人打得丢盔卸甲,追到鸭绿江边上,最后是彭德怀带着中国志愿军入朝救了他和他的政权吧?不要忘记,朝鲜人有几百年处在中日两大国夹缝之间的历史记忆,先是(中国)附属国,后作(日本)殖民地的屈辱史,因此有更强的民族自尊心。同样情况,谁都明白二战打败日本人的主力是美军,如果不是日本打败了太平洋战争,中国抗战胜利根本是遥遥无期的事情,可是我们公开的宣传上,怎么能这样说呢?将心比心,北朝鲜对志愿军能纪念到这个程度,也就算不错了,还能要求它做到什么样?

朝鲜之行,感触良多,因此我不愿意按照游程时间顺序平铺直叙,而是重点写自己的观察和感想,我略去了参观平壤地铁,观看万景台少年宫和新义州幼儿园文艺表演这些活动,尽管这些项目,都非常精彩。

其他一些杂图,我觉得值得贴出来与大家分享的:

丹东是个生活舒适的中等城市,物价便宜,风景好,而且夏天非常凉快。这儿有明代的虎山长城,据说是万里长城的东端起点,明朝为了防卫新起的建州女真而建。还有很新鲜的海味,黄蚬子是这里的特产,别处不容易见到。这是我在鸭绿江边公园,见到人们在放飞孔明灯,飞得比风筝还高,在夜空里很远都可以看见。

这张照片题为“毛主席做广告”,配上画外音“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看好这个楼盘哦”

丹东火车站前的毛主席像,既不面对车站也不背向车站,据说是面向北京,结果就成了这副为工地挥手代言的滑稽样子。

这是平壤的国家级少年宫,万景台少年宫,演出前为我们带路的少先队员,和我们的小韩导游。

我在平壤中心喷泉广场。

平壤火车站,犯禁的照片。连火车站的外观也禁止照相。

这是鸭绿江的另一侧,从朝鲜新义州看丹东。我站在两座铁桥之间,其中一座被炸断以后,朝鲜这边一直没有修复。

新义州本部幼儿园可爱的小朋友们,为中国客人表演的场景。

板门店。对面是韩国,三个蓝色的房子坐落于中线,是双方谈判议事的场所。

小朋友好玩吧?

才两岁,是车上朝鲜旅客的孩子,我们团里的朋友正给她看刚拍的照片呢,太阳镜也是我们团里另一位朋友的。小孩一点也不认生,逮谁管谁叫爸爸妈妈,一车人都喜欢抱抱她,逗她玩儿。小孩特别喜欢照相,对这闪光灯明星感十足,拍完了还要把相机抓过来看看自己的形象。

这张是在开城的国子监,碰到一对朝鲜新人举行婚礼。

回国之后,再来回味朝鲜的这短短五天,我当初是带着揭开朝鲜神秘面纱的好奇心理去旅游的,我达到我的目的了吗?

我了解了一些以前不曾了解的,北朝鲜的面貌:我证实了有些传言不实,比如朝鲜旅游吃不饱饭,比如朝鲜人故意忽略志愿军的功绩。我看到了,朝鲜是相当封闭的:很多无关紧要的地方不准拍照,只有一个电视台,互联网只能上朝鲜国内的内部网,不和世界连接,不准带手机入境。我看到了,朝鲜电力和物资的匮乏。我看到了,朝鲜的个人崇拜:拍领袖像不能拍半身,不能模仿领袖的姿势拍照,甚至不能站到和领袖塑像基座平齐的台阶上拍照。我听到了,朝鲜的政治语言,犹如看六七十年代的文革电影,现在再回放,颇有点滑稽。

同时,我也看到了,北朝鲜人的热情好客。我印象很深的几件小事:我们在万景台少年宫看完演出,全场数千名学生坐着不动,让我们这20几个“外宾”先离开。我们在各个景点和餐厅的当地导游和服务人员,全都穿朝鲜民族服装的盛装,而朝鲜女装外面罩的那层透明的薄纱,是化纤的,亮亮的,完全不透气,穿上犹如穿了一层塑料雨衣,而当时是盛夏季节。我看到的朝鲜人,有时候失之于过分自尊,比如我们拍照的一条禁令,就是不美好的东西,有损朝鲜形象的东西,不能拍。当我们团友的相机,对准普通居民楼阳台上,每家每户的塑料花的时候,制止我们的,不是导游,而是当地的居民(估计是居委会的),因为阳台不够干净整洁,还有生火做饭冒烟的。这和我们以前不让外国人拍里弄里的万国旗,如出一辙。我也看到,北朝鲜人的吃苦耐劳,他们每周工作6天。我还看到,朝鲜人对外界是很好奇的。我在的两天,正好朝鲜连续发射了11枚弹道导弹,我们的朝鲜导游,私下里一个劲向我们打听,国际上对这件事怎么看。

我看到的北朝鲜人,生活得简朴而自尊,性格倔强,沉静而顽强。

另外,还有很多事情,我仍然不了解。因为我们这些外国游客,被严格地与当地老百姓分隔开了,我无从了解朝鲜的粮食供应问题,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没有饥荒,物质究竟匮乏到什么程度。我也无从知道,朝鲜一会儿核试验,一会儿发射导弹,究竟它的军队和人民,是真准备打仗呢,还是作为旁观者,政府爱咋样咋样,与我无关。我甚至不知道,普通朝鲜人的平均工资是多少,必要开销是多少。朝鲜的神秘面纱,大部分仍然没有被我揭开。

总体来说,北朝鲜很象我们的七十年代,当我坐在新义州的鸭绿江边,看对岸丹东沿江繁华市容的时候,就像七十年代我们从大陆眺望香港,一样的感觉。—-而丹东在中国,还只是一个中等规模的普通边城。那绝对是一次特别有效的热爱改革开放的政治思想教育。去过北朝鲜的人,都会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发出由衷的赞叹:你可以对今天的中国社会现实有一千种抱怨,可如果不是邓小平,现在的北朝鲜,那就是我们的榜样。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