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士坦丁堡游记 (3)

欧洲帝都系列之二

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游记

4.罗马地下储水库Cistern

出索非亚大教堂正面,右侧Sultan Ahmet大街开始的路口,有通向罗马地下水库的入口。我觉得这是我游君士坦丁堡的一个额外惊喜。因为它的名气并不响亮,可是进去看看,觉得气氛意外的好,建议大家去伊斯坦布尔旅游的时候,一定要下去看看。

这里原本是君士坦丁堡城的地下储水库,土耳其人占领城市之后,这个水库被忘却了几百年,有时候地面上的住户会发现,地下室地板破损时会有空洞, 有的人家发现,地下会有取之不尽的淡水,大旱的年景,放下吊桶能打起水来。但是数百年间,从未有人探根究底。当这处隐秘的古迹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的时候,人们惊奇地发现,罗马人用了各种各样从世界不同地方搜罗来的石柱,来支撑这个地下湖,结果使这里变成了一个不同柱式的建筑博览馆。

我深入地下,红色的灯光打在这些石柱上,水面倒映着桨声灯影,在悠扬的音乐声中,令人有种迷幻的感觉。这是最特殊的两根石柱之一,柱础上有颠倒的蛇发女妖 Medusa像。

这是另一根相当罕见的孔雀翎石柱。

5.蓝色清真寺

我从罗马地下水库出来,大约在下午3点半左右,大道对面,就是蓝色清真寺。蓝色清真寺其实大名叫作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由艾哈迈德一世苏丹始建于1616年。它所处的地点,就是原来拜占庭帝国皇宫的旧址。

一般情况下,穆斯林清真寺会有一个或者两个宣礼塔,供毛拉在上面呼唤信徒按时做祷告。寺院规模越大,级别越高,宣礼塔也越多,但最多是四个宣礼塔,象开罗的萨拉丁城堡清真寺,伊斯坦布尔的索非亚教堂,和苏莱曼大帝清真寺,都是四座宣礼塔。按照土耳其人的说法,这座清真寺居然有六座宣礼塔,和当时麦加最神圣的大清真寺一样,苏丹被指责为僭越,于是,艾哈迈德苏丹命令在麦加大清真寺,又增建了一座宣礼塔,变成七塔,这才摆平。但是,我后来查了一下维基百科,说是麦加清真寺在蓝色清真寺落成之前一百年,就已经是七塔了,所谓僭越的故事,并非真实。

从照片上看出,这座清真寺的外表和其他清真寺一样,也是灰白墙,那么,为什么叫作“蓝色”清真寺呢?那是因为,它的内部,用了两万块产自伊斯坦布尔附近Iznik城的瓷砖作装饰,全部是蓝色作地,手绘的各种郁金香花苞图案。使得整个清真寺内部一片蓝色,故此得名。

说起伊兹尼克Iznik城,还有一段故事:这里在土耳其统治期间,以出产手工制作的瓷砖天下闻名,在国家考古博物馆,还有收藏和展览古代Iznik瓷砖精品的专门展馆。但在此之前,伊兹尼克城有个更响亮的名字:尼西亚Niceae。基督徒朋友们,都知道“尼西亚信经”吧?基督教第一次宗教大会在尼西亚Niceae召开,确立了基督的神格,而不是神人两重性,会后形成的决议,就是“尼西亚信经” 。787年第七次宗教大会又在这里召开,讨论了反对偶像崇拜问题。这么一个在基督教思想史上,对后世影响举足轻重的地方,现在是以出产瓷砖著名了,有点让人叹息。

我这次本来很想去尼西亚看看,从伊斯坦布尔出发,一天来回足够。可是实在抽不出一整天的时间,何况,在穆斯林统治了好几百年以后,我估计那里也只能看到瓷砖,见不到什么尼西亚公会会址的纪念建筑了,因此作罢。实际上,按照拉丁语发音,Niceae的c应该读k的音,是尼开亚,而非尼西亚。就象Caesar拉丁语应该读“凯撒”,而不能象英语读“西萨”一样。可是既然国内以讹传讹,都说“尼西亚”信经,我也只好跟着“尼西亚”了。

6.罗马大赛车场 Hipperdome

当年拜占庭帝国皇宫的遗迹,就是今天的蓝色清真寺,而皇宫建在大赛车场边,当年的赛车场,今天就是蓝色清真寺门前的那片长方形广场。

说起这片Hipperdome的遗迹,普通游客可能只会在意广场上的两座方尖碑,而我,却特别去看这个广场本身,对我来说,这个广场本身的故事,比广场上的纪念建筑,精彩得多,这是片浸透了鲜血的土地,冤魂无数,上演的却是一出悲喜剧。

聊到Hipperdome的掌故,不得不说查士丁尼大帝即位初的尼开暴动Nike。以下段落,节选自我自己的长篇网文“罗马英雄传之贝利撒留和纳尔西斯”,其中第三章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尼卡暴动,Nike,没错,就是Nike暴动,当今世界最大体育用品公司的品牌,“耐克”暴动。

”—-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公元532年发生在帝国京城的这场暴动,本就是两群体育迷的暴动。尼卡是希腊神话中胜利女神的名字,主掌战争和体育竞技的胜利,那么古代体育迷暴动和现代的体育用品公司品牌恰巧用了同一个典故,也可以理解。仰仗电影“斯巴达克” 还是“角斗士”之功 ,现在大概是个人就知道,古罗马人民群众最喜闻乐见的通俗性娱乐活动,就是角斗。其实同时赛车也很流行,看电影“宾虚传” 就知道,其中的赛车一段是经典镜头。在查士丁尼大帝的时代,角斗早已绝迹,赛车就更加流行。当时君士坦丁堡里两支车队,蓝队和绿队,就象现在F1的法拉利,迈凯伦,各自都有自己的赞助者和车迷。但罗马时代蓝党绿党跟今天的一级方程式赛车可不同,那是经常有暴力冲突的,也许更象足球流氓,再作时髦一点的比方,好比超级女声在台上PK,台下的粉丝团打起来了,而且从场内打到街上,再打到酒馆,旅店,甚至打到宫里,连皇帝和皇后也卷入,你可以想象吗?到最后,几乎整个社会的各个阶层都分蓝绿阵营,在街上看见不同阵营的人拔刀就可以砍,而如果法官跟你是同一阵营的话,你还会无罪释放。这是种可怕的,泛社会化的政治传染病。

“—-一切开始于公元532年1月11日,君士坦丁堡当时人口60万。那天是本年度新任执政官就职庆典, 照例又发生了蓝党和绿党之间的体育流氓斗殴事件,君士坦丁堡市长出面弹压,逮捕7名暴徒,倒也公平,绿蓝都有,经审判罪名成立,判处绞刑。第二天行刑也是合该有事,吊死了5个,还有两位命大,居然绞索断裂,人掉下 来了,於是两个囚犯趁官兵惊愕之时抱头鼠窜,逃进教堂寻求庇护。那个时代的教堂是神圣的,任你是大奸大恶之徒,只要有本事逃进教堂,当局就不能抓人(大家看过“巴黎圣母院” 吧?)。巧的是这两位幸运儿一个蓝党一个绿党,於是两党联合向皇帝求情,要求特别赦免这两位。查士丁尼起初 只答应赦免死刑,暴民不答应,非要皇帝答应完全赦免。僵局维持了到13日,大竞技场又举行比赛,暴动发生了。

”—-君士坦丁堡的大竞技场始建于203年,可以容纳6万观众,跑道长639步,大约合100米的样子,宽79码(25米),就建在皇宫旁边,皇帝可以从宫殿里他的包厢出面,接受竞技场看台观众的欢呼(又一个不可理喻:皇上住处紧邻6万人体育场,就象把工体建在中南海边上,不嫌吵吗?) 。举行大型比赛的惯例一般是一天24场赛车,幕间休息加演斗兽,这天查士丁尼皇帝也在包厢观看比赛,看台上已经不时响起对皇帝不敬的大声呼喝。比到第22场,看台上“蓝” “绿” 加油的呼声,渐渐汇集成同一个声音“尼卡,尼卡” ,全场观众联合起来,冲倒警卫,放火焚烧竞技场,然后冲出竞技场,暴动瞬间波及全城。在我的想象中,这个场景就象电影《胜利大逃亡》结尾那个法国人民起义的情节一样。

“—-当时君士坦丁堡是个大城,人口60-100万,暴乱来势汹汹,而皇帝手中只有3500禁军,而且这些禁军平时在城里呆长了,本身就跟蓝绿两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皇帝也不敢完全信任。暴民们这时提出了政治条件,罢免皇帝,提出推戴前皇帝安纳斯塔西斯的侄子海帕提斯(Hypatius)登基。皇帝对付突发事件 信心不足,在诸将领,元老,大臣的会议上,提出离城暂避风头再做打算。这时,意志坚强的提奥多拉皇后起了决定性作用,她坚决反对皇帝动摇,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我相信皇权是最好的坟墓” 。

”—-说起这位提奥多拉皇后,也是个令人难以置信 的人物:她出身寒微,父亲Acacius是君士坦丁堡大斗兽场的动物饲养员(喂熊的),后来她当了女演员,演出过很受欢迎的喜剧和马戏,属於演艺圈明星一流的人物,要说这也不算怎么丢人的事情,江青也当过电影明星的。不过在古时候,演员并不象现代是高等的职业。真正令人惊讶的是,提奥多拉还在亚历山大城当过妓女,而且很有名,而且从亚历山大城一路高张艳帜经过叙利亚到了君士坦丁堡,换句话说,东罗马帝国最强大的皇帝的皇后,曾经是国际级的名妓。这罗马帝国的社会风气是不是太开通了一 点?皇帝顶戴无数绿帽居然满不在乎,这在中国人看来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唯一的解释,也许是她比皇帝小20岁,青春魅力不可抵挡吧?

“—-但也正因为提奥多拉皇后在社会底层历练过多年,见过生活的困苦,所以意志非常坚强,比皇帝本人还强。因为皇后的力主,大家决定抵抗到底。这是贝利撒留和纳尔西斯第一次合作,也典型地反应他们两人不同的风格:27岁的青年将军贝利撒留,提宝剑出宫召集城里各处卫戍部队和近卫军,54岁的老总管太监纳尔西斯拎着钱袋出后门,去收买蓝党领袖作分化工作。这两位还真是配合默契,等纳尔西斯离间了两个党派,让蓝党的一部分人从风暴的中心大竞技场撤出去(那个时代的天安门广场) ,贝利撒留一马当先冲进竞技场,大开杀戒,据说那一天在大竞技场杀了3万人之多。1月18日,尼卡暴乱平息。”

 

这就是我想看看这个大赛车场遗迹的原因:在这里发生过这么精彩的故事,集体屠杀过这么多人。看到这里,我相信读者一定能理解我为什么成为业余的历史迷: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事情,永远比任何戏剧电影更精彩,更曲折—而且,那不是虚构的。

今天的Hippodrome,已经是一片花园广场,丝毫看不出历史的肃杀之气。这是广场起始点,1900年德国赠送奥斯曼帝国的礼物,十边形喷泉亭子,为了纪念德皇1898年访问伊斯坦布尔。

这是本城最古老的纪念碑了:古埃及图特摩斯三世法老方尖碑,原本立在卢克索的卡尔纳克神庙,比君士坦丁堡的前身,希腊城市拜占庭的历史,还要古老很多。罗马皇帝迪奥多西把它从埃及运来,加了个大理石底座,立在这里,底座上刻着提奥多西皇帝的文治武功。其实,今天这块碑的高度,仅仅是古埃及原件的三分之一而已,罗马皇帝把它运来的时候,截为三段,这才是其中的顶端那段。

在图特摩斯三世法老方尖碑后面,还有一座更高的方尖碑,是十世纪罗马皇帝造的,不是古埃及原件,本来碑身上覆盖青铜装饰板,1204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不但没有帮助基督教兄弟拜占庭帝国去抵抗阿拉伯人,反而翻过身来,把拜占庭的都城君士坦丁堡给连锅端了,攻陷城池,大肆抢劫。那次抢劫中,方尖碑外面的青铜装饰被盗走,据说,数百年之后,土耳其近卫军在这里训练的时候,把徒手攀爬这个方尖碑凸凹不平的表面,作为显示个人勇气的手段。

和两座方尖碑在一起的,还有这个青铜绞柱的柱身。

这座青铜纪念碑,原本是古希腊人为纪念最终把波斯侵略者赶出希腊本土的普拉提亚战役胜利而立,(Plataea战役发生于公元前479年的希腊波斯战争,经过温泉关战役三百壮士殉国,萨拉米斯海战击败波斯海军,这场普拉提亚战役,希腊人以十万对三十万,最终把波斯军队赶出了希腊本土。这就是漫画电影《斯巴达三百壮士》结尾的那场希腊人的胜利),纪念碑身是青铜绞柱,上面有三个青铜蛇头,三个蛇头作为三角架,托着一个纯金盘。这个纪念碑立在希腊的阿波罗神庙,罗马皇帝提奥多西有破坏古迹,掠夺古物癖,也把它运来放在君士坦丁堡赛车场上。也是在1204年的第四次十字军劫掠中,蛇头和金盆被抢走。今天,在附近的土耳其国家考古博物馆,只能看到其中的一个青铜蛇头。

现在我们明白,打着“为上帝而战”幌子的十字军,在世俗利益的诱惑面前,是多么野蛮和贪婪了。况且,就算十字军不对同样信奉耶稣基督的拜占庭拔刀相向,而是真的打穆斯林,那么伊斯兰教,不也信奉同一个上帝耶和华(安拉)么?同样道理,今天的伊斯兰圣战,Jihad,不也是同样狭隘愚昧无可理喻的一群极端狂热分子么?

真理啊,有多少罪恶因你之名而施行!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