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帝都系列之三 莫斯科游记 (下)

欧洲帝都系列之三

莫斯科游记

第五节.新处女公墓

在红场克里姆林宫这片之外,莫斯科最著名的景点,无疑是新处女公墓Novodevichy,地铁Sportivnaya站出来之后右拐走5分钟,到路口左转,看见修道院就对了。这里每天早9点开到晚6点。我第一天在莫斯科效率非常高,把克里姆林宫红场附近的景点一网打尽,夜里还去看了芭蕾舞演出。第二天清早,再去新处女公墓。

新处女公墓属于修道院,这片墓地里埋葬着俄国历史上文学,艺术,科学,历史,等等各个领域的精英。在前苏联的政治生活中,最高级别的领导人埋在克里姆林宫红墙下,这里埋葬那些有争议的人物。个人认为欧洲最值得看的三处坟地:巴黎的拉雪兹神甫公墓,莫斯科的新处女公墓,维也纳的中央公墓。

去新处女公墓之前必须做作业,否则,你懂得俄文也可以:公墓大门口有很大的说明牌,告诉你所有名人埋葬的地方,你拍张照按图索骥就行了。说明牌只有俄文没有英文,我不懂俄文,事先做了一些作业,但是不够详细,还是漏了很多名人。里面的历史文化名人太多,这里只能选取其中最有名气,墓碑也比较好看的放在这里。

这是马雅可夫斯基墓

果戈理墓

契诃夫墓

芭蕾舞演员乌兰诺娃

轰炸机设计师图波列夫

赫鲁晓夫墓,黑白两色象征着毁誉参半的争议人生

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也埋在这里,他的墓碑是俄国的三色旗

斯大林的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和夫人

这个墓园里可挖掘的东西很多,我把俄文说明牌拍照之后,回到学校给我的俄国裔同事看,让他给我翻译一下,这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挂一漏万,难免遗珠之憾。

第六节.苏联时代的纪念碑建筑:七姐妹,莫斯科地铁,全俄展览中心

在斯大林时代,苏联发展出了一种混合了哥特,art deco,文艺复兴等几种样式的建筑形式,所谓“斯大林式",因为强调高楼的垂直线条,哥特复兴的味道比较重,也许称为“苏联新哥特式"更为合适。当时苏联人不但自己喜欢盖这种建筑,还“输出革命",影响了不少社会主义国家。比如波兰华沙,今年1月份我一出华沙火车站,就看到全波兰最高的建筑,仍然是1950年代苏联赠送给波兰的“科学文化宫",在整个城市里鹤立鸡群,一柱擎天。波兰虽然是社会主义国家,可是波兰人在民族情感上憎恨俄国人啊,这座建筑在华沙有个绰号,叫作“斯大林的鸡*鸡"。在中国,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上海中苏友好大厦(展览馆),北京展览馆,军事博物馆也受斯大林式影响。这种建筑式样,庄严肃穆,宏伟壮观,可是造价太高。19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苏联战后经济实力恢复期,莫斯科建造了几座斯大林式建筑的杰出代表,合称“七姐妹",散布于莫斯科环城线的四周,如今已经成为旅游景观。

这“七姐妹"目前做什么用途的都有。最容易去的地方,是阿尔巴特街尽头的27层外交部大厦。

另外,在雅罗斯拉夫尔火车站(莫斯科环城地铁线东北,去西伯利亚的火车停靠此站)附近,有七姐妹中的两座,比较近的那座,现在是26层的希尔顿饭店,稍远那座是Red Gate红门办公楼,11层外加一个非常高的尖顶,原来是前苏联重工业部。两座楼都可以从火车站远远拍到。

在城市东南部,莫斯科河与支流Yauza河交汇处,有座22层高级公寓住宅楼Kotelnicheskaya河边大楼。在城西,除去外交部大厦外,还有34层的乌克兰旅馆大厦,现在是Radisson旅馆,和22层的Kudrinskaya广场大厦,是苏联文艺界名人的高级公寓。

但七姐妹里的大姐大,毫无疑问当属莫斯科国立大学主楼,它座落在莫斯科河边的山顶上,俯瞰城市,更显得壮观。这座大厦240米高,从1953年落成,直到1990年,都是全欧洲最高建筑,直到今天,还是全世界最高的大学建筑。

我在莫斯科的第二天中午,看完新处女公墓之后,就乘坐地铁,满莫斯科去拍那些苏联时代的纪念碑式建筑。第一个就是这座莫斯科大学主楼

然后去拍摄全俄展览中心,这里落成于战前的1939年,实质上是博览会性质,但跟上海世博会不同,它是永久性的,里面有各个加盟共和国的展馆,有各个主题馆。这是中央展览馆。

这是航天馆的纪念碑。

现如今,大门口已经是一片游乐场,有一座很高的摩天轮。

莫斯科的地铁,也是苏联时代真正的建筑精品。世人都说莫斯科的地铁站豪华,精美,本身就是旅游景点。好在哪儿?我觉得,如果论崭新,洁净,莫斯科的地铁站,绝对比不过上海,更不用说显得破旧的车厢了。可是我的观点,莫斯科的地铁站和上海相比,就像拿欧洲的宫殿和现代的写字楼相比。论现代化的设计,论舒适的空调,古代宫殿肯定和写字楼没法比,可是,宫殿的豪华,表现在精雕细刻,表现在艺术性,这是商业化的写字楼,无论如何比不了的,因为写字楼得讲究成本控制,而宫殿,就不用精打细算。莫斯科的地铁站,就像宫殿,那些马赛克拼贴画,那些柱子和屋顶的雕刻装饰,那些大理石的贴面,甚至灯头上的王冠形雕刻装饰,在在都是宫殿气派,不用说现在显得旧了仍然豪华,就算再过一百年,只要维护得好,仍然是精美的艺术品。

这是莫斯科的Komsomolskaya 共青团站,最漂亮的地铁站,看看穹顶和柱子上的装饰。

基辅站

这是胜利公园地铁站的马赛克拼贴画。

第七节。莫斯科的军事博物馆

在莫斯科的第二天,参观新处女公墓,莫斯科七姐妹之首国立大学主楼,全俄展览中心,都是很耗费体力的事情:从地铁站出来要步行很远,就算到了地方,建筑尺度太大,围绕建筑物一圈就需要很长时间。但这些地方,和第三天我所去的三个军事博物馆相比,还真是小儿科。

第三天一早,我去了莫斯科郊外的库宾卡坦克博物馆。和美国阿伯丁的陆军武器试验场一样,库宾卡也是苏军装甲坦克兵的试验基地,缴获来的世界各国坦克装甲车,还有苏军自己的装备,集合成博物馆,对外开放。这个地方目前仍是军事基地,位于莫斯科郊外60公里,我当时是雇用了专门做军事主题旅游的俄罗斯当地旅行社,给我一个人开的private tour。因为二战东线是装甲兵的主战场,苏军缴获过很多珍贵的德军装备,许多收藏品,现在都是全世界独此一家,就珍贵程度而言,库宾卡绝对是兵器迷眼中神圣的地方。

对库宾卡坦克博物馆,我去年已经用专文和一百多幅照片,做了专门描述。考虑到读我游记的大多数都不是军事迷,而我自己虽是军迷却不是兵器迷,所以,就不在这里赘述。

从库宾卡回来才刚刚中午,我让导游把我放到莫斯科城北的中央陆军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有武器广场,但我比较注意看陈列室里的文物。看过库宾卡,一般的坦克大炮已经提不起我的兴趣了。

这张照片,是1935年斯大林授予第一批5位苏联元帅军衔时的合影。

中国1955年授衔十大元帅是有排名先后顺序的:朱彭林刘贺陈罗徐聂叶。同样,苏联1935年五大元帅也有排名顺序,依次是: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前排中间),副人民委员屠哈切夫斯基(前排左),副人民委员兼总参谋长叶戈罗夫(前排右),骑兵总监布琼尼(后排左),远东红旗特别集团军司令布柳赫尔(后排右)。拍了这张照片以后4年,五大元帅被斯大林枪毙了三个(屠哈切夫斯基,叶戈罗夫,和布柳赫尔)。1940年斯大林又授予第二批三人元帅军衔: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副人民委员总军械部长炮兵总监库利克,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再之后,就是苏德战争中晋升的元帅了。

这是国防部长伏罗希洛夫授衔时穿的元帅服。

这一组照片,应该是斯大林以后的历任苏联国防部长:斯大林,布尔加宁,华西列夫斯基,朱可夫,马利诺夫斯基,格列奇科,乌斯季诺夫,索科洛夫,亚佐夫。

朱可夫元帅的勋章,注意左上角连串四枚五角星,那是四次苏联英雄金星。苏联历史上唯有朱可夫挣得四次苏联英雄,还有一个是勃列日涅夫,可勃列日涅夫的四次苏联英雄不是挣来的,都是自己授予自己的。不过,这些勋章里面,不包括苏联最高军事勋章,珍贵的“胜利勋章"。

这,就是传说中的胜利勋章,用白金,红宝石,174颗碎钻(共16克拉)制造,总共只授予过二十枚。

谦谦君子华西列夫斯基的元帅杖

美男子大情圣罗科索夫斯基的元帅礼服

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纪念馆,这是唯一一个能有英文和俄文双语说明牌的俄罗斯军事博物馆。这片“胜利公园"尺度太大,除了纪念二战胜利,还有拿破仑战争胜利的纪念碑。地铁站胜利公园那站出口倒是就在这片地方,但是单单从地铁出口,走到博物馆入口,那个立着各方面军黄铜纪念碑的门道,就有半公里多长。博物馆背后的武器广场,也是向后直线伸展的,结果,整个博物馆的地界以地铁口为起点,武器广场的最远端为终点,博物馆建筑为中心,呈1字纵向排开,游客走到底还要原路再走回来,这一路完全没有遮挡地在阳光下暴晒。看来,俄国的纪念建筑设计,一味只追求宏伟,根本没有把人的需要考虑在内,以人为本这个概念,根本不存在于设计师的脑海中。

话说回来,牢骚归牢骚,这个博物馆里的文物还真多,对于我这样熟悉战争史的游客,确实能看到许多珍贵而稀奇的收藏。

这是19世纪纪念拿破仑战争胜利的凯旋门。

纪念馆门前的主纪念碑高141.8米,象征卫国战争的1418天。碑顶上有胜利女神像,碑前是圣乔治杀龙像。

这是“斯大林格勒之剑",战时丘吉尔送给斯大林的国礼,纪念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利。

红场胜利大阅兵,阅兵首长朱可夫元帅,阅兵总指挥罗科索夫斯基元帅。这是阅兵式那天罗科索夫斯基元帅佩戴的手套,腰带,马刀。

这一天的夜里9点钟,我从雅罗斯拉夫尔火车站登上东去的列车,离开莫斯科,开启了横贯西伯利亚的旅途。回想起来,莫斯科的三天,我的效率还是真高,第一天看遍所有普通旅游者必到景点,第二天是苏联纪念建筑,第三天则满足我的业余爱好,看了三个特大型的军事博物馆。来一次俄国不容易,主要是签证太麻烦,既然来了,争取一次把想看的地方,全都看一遍,这是我此次俄罗斯之行的原则。因此,彼得堡三天,莫斯科三天都搞得很累,求大求全,尽显我暴走一族的本性。就算匆匆走马看花,俄罗斯两大城市典雅的建筑,丰富的艺术收藏,还是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下一个星期,我至少有四天在火车上,由极动转入极静,也算劳逸结合了。

在西伯利亚的一路见闻,我会在另一篇游记里叙述。莫斯科和彼得堡的两篇,集中描述这两座城市,而整个5月我由冰岛到北欧五国,然后横穿欧亚大陆,经过蒙古回到北京的全程路线,放在另一篇游记,将更专注于线和面的交代。

(全文结束)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