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今日此门中:突尼斯 (上)

去年年底到今年1月,一向平静的突尼斯,忽然政局大乱,平民大规模抗议示威,赶走了执政多年的总统,政府更迭,更触发阿拉 伯国家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来说,任何政治强人去后,他所遗留的权力真空,会有好几个不同的政治派别前来争夺,大家争斗不休。所以,我也很担心,不知道动 荡之后恢复平静的突尼斯,这种权力争斗,是会表现为高层的暗箱争夺呢,还是表面化使得社会继续动荡。如果是后者,那恐怕今后几年,突尼斯作为旅游目的地都 很难说是安全了。

我去突尼斯的时候,正好在这次动荡之前整整一年,当时的整个社会颇为平静。仅仅一年,时易世迁,我的感觉有点幸运:毕竟我刚刚在天下太平的时候去过突尼 斯。同时也为路上遇到的那些友好的突尼斯人感到担心,但愿他们平安无事。所以用“去年今日此门中”作标题,写写动荡之前一年,我在突尼斯城的旅游经历。

1。迦太基

去北非各国旅游,一般都会进撒哈拉沙漠体验一下,毕竟初中的时候读过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哭泣的骆驼》这些书,挺向往看看这片世界上最大的沙海。不 过我在突尼斯并没进沙漠。一来是更早一年在埃及游览了白沙漠和绿洲,二来我今年再去摩洛哥,阿尔及利亚,随时都可以再进撒哈拉。

我去突尼斯,专程为的是追寻一个古代世界曾经辉煌的城邦国家:迦太基;为的一个曾经威震地中海世界,让罗马人畏惧了十六年天下无敌的大英雄:汉尼拔。

—-“Carthago delenda est”

—-“Carthage must be destroyed”

—-“迦太基,必须被毁灭”

第二次迦太基战争,罗马终于战胜汉尼拔之后,首席元老加图Carto每次演说结尾必须重复的警句,甚至无论他演说的主题是农业还是法律。迦太基也确实在公 元前146年的第三次迦太基战争中被罗马毁灭了,不仅夷平城市,将所有居民处死或卖为奴隶,而且把每寸土地都撒上盐,让它将来也寸草不生。但是将近百年之 后,凯撒于公元前49年重建迦太基城,迦太基城更成为罗马非洲行省的首都。所以,今天在突尼斯城郊外海边所看见的迦太基城遗迹,汉尼拔时代的遗迹已经很 少,绝大多数是一座古罗马的城市。

游览这种历史积淀厚重的古迹,不懂点历史背景,你怎能发思古之幽情?我先讲点故事吧。

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埃尼亚斯Aeneas》,是一部追述了罗马建城故事的史诗。据史诗里说,迦太基城邦国家,原本不是北非土著民族努米底亚人 Numidia,是以色列–巴勒斯坦那边的航海民族腓尼基人。地中海东岸的推罗城Tyre是腓尼基人的国家,推罗国王皮格马力翁(不是的,古希腊传说里 爱上自己雕像的那个“皮格马力翁效应”,说的不是他,那是塞浦路斯的雕塑家皮格马力翁)垂涎妹夫家的巨额财富,设计谋杀妹夫,夺其家产。国王的妹妹埃丽莎 Elissa逃亡出国,带着随从坐船漂流到今天的突尼斯海角。埃丽莎和当地人谈了一笔交易:当代人允许她拥有一块“用一张牛皮能够覆盖的土地”,于是,她 连夜带领随从把一块牛皮切成细条,连接成一股极长的长绳,第二天在当地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用这条长绳圈下了海边的一整座山头。这,就是公元前840年建 成的迦太基城中心:伯萨山 Byrsa。

那罗马和迦太基为什么结怨呢?大家知道,根据维吉尔的史诗里说,罗马的始祖,是特洛伊战争中幸存的特洛伊英雄埃尼亚斯Aeneas。这是今天罗马伯吉斯画 廊Berghese Gallery里收藏的,贝尼尼的雕塑名作“埃尼亚斯逃出特洛伊”,描绘的就是维吉尔史诗里,特洛伊英雄埃尼亚斯牵着儿子,背着父亲,捧着祖宗牌位,逃出 被毁的特洛伊城的情景。

逃出城之后,埃尼亚斯在整个东地中海流浪,因为神谕告诉他,他将建立一个伟大的城市和帝国。有一天,埃尼亚斯逃亡到迦太基城,爱上了迦太基女王狄多(就是 Elissa的希腊名字),很长时间,埃尼亚斯在与女王的爱情,和神所指示的命运之间,游疑不定。最后他下定决心,悄悄逃出迦太基,抛弃了狄多女王,后来 到罗马,建立一个自己的国家。再后来,埃尼亚斯的后世子孙罗慕洛兄弟,在七座山丘上,建立了永恒的城市罗马。

再说迦太基女王狄多,发现埃尼亚斯背叛以后,悲愤自杀,死前对埃尼亚斯和他的子孙与国家,发出了怨毒的诅咒。因此,后世数百年,罗马和迦太基世世为敌,缠斗不休。

这些故事虽然有趣,不过古希腊和罗马人写历史和编故事,一向不怎么严格分界。缪斯九女神司文艺,其中有一位女神,就是主掌历史的。可见,希腊罗马传统,历 史和文学创作其实也差不多,“假作真时真亦假”。起码,维吉尔史诗有个时间上的大纰漏:迦太基建城在公元前840年,而考古发掘显示特洛伊战争发生的年 代,大概在公元前1200年,就是说,埃尼亚斯的时代,比迦太基建城还早了400年,怎么可能碰到迦太基女王呢?

史诗里的故事,虽属虚构,多有所本。你说它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荷马史诗里的特洛伊战争固然被证实为真实的历史,但海伦,阿基里斯,阿加门农这些英雄美女,是真实还是虚幻,又有谁知道?

讲完了史诗故事,再来点正史的trivia:你知道非洲为什么要叫阿非利加洲 Africa吗?罗马人叫出来的。他们刚到这块地中海南岸大陆的时候,这儿最强大的北非王国(除埃及以外)是努米底亚人Numedia,还有迦太基人。努 米底亚人附近,有一个小部落叫做阿弗里人 Afri,于是,罗马人就用了这个小部落的名字,命名这片广袤的大地。今天,Afri这个小部落的名字,居然不但指称整个北非,甚至涵盖撒哈拉以南黑非 洲,直至南非—-阿非利加洲,“阿弗里人的地方”—-尽管Afri人本身,早就不知道消亡了多少年。

从突尼斯城市中心坐电车或者步行,到海港码头Marina这一站,转乘轻轨火车TGM,轻轨车站就在有轨公交电车终点站对面,你跟着下车倒轻轨的大队人 马,决不会走错。买票可以在票亭,也有自动机器。这是轻轨火车的起点站,也是游轮和国际轮渡的码头区(从突尼斯可以坐轮渡到西西里,马耳他,和其他北非国 家)。TGM坐8站,到Carthage Salammbo下车,就开始有迦太基古城遗迹了。迦太基的遗迹,分布在很大一片地区,沿着轻轨火车线,下一站是Carthage Byrsa,这儿是古城的中心,Byrsa山。迦太基城建在山上,在罗马时代,罗马人把山头推平成空地建筑forum广场,所以,今天的Byrsa山也就 30-50米高,比汉尼拔的迦太基时代矮多了。这条线上,连续有6站的站名,都是Carthage开头,比如Carthage Byrsa,Carthage Hannibal等等,这都是古代遗迹的范围,我当时是徒步走下来的,稍有些累,但步行是最方便的方式。当时是12月底,冬天,中午大约25摄氏度,我不 背包,仅挎相机,手持地图和复印的景点简介,也不背水,渴了就随处花钱买瓶装水。如果你不喜欢象我这样极端轻装,或者去的时候天太热,又或者体力稍差,那 建议直接坐车到Carthage Byrsa站下,看看山头,然后接着坐两站,到Carthage Hannibal站看看古罗马海边别墅,也就差不多了。我自己,这6站和两侧的区域,整个是走下来的。

第一站Carthage Salammbo下车,主要为了看两处古迹:Tophet和古迦太基战舰驻泊地。这附近不是迦太基古迹集中的地区,几乎没有游人。我一个人在阳光明媚的上午,穿行在居民区的街道上,很是宁静。

Tophet是迦太基用儿童人殉的墓地。古腓尼基人有人殉祭祀的传统,而且都是用贵族家庭的婴儿或者儿童。这个墓地里面,有很多泥罐,里面装的都是祭祀殉 葬的贵族儿童,从新生儿到4岁不等,时间大约从公元前4世纪到2世纪,大概就是三次同罗马的迦太基战争那个时间段,发掘出来的大约总数2万个陶罐。

我在这个安静的墓地仅仅巡视了一圈,不是特别感兴趣,墓地门口或蹲或坐着几个当地人,我一进来,就有人跟着想给我讲解,这个跟在埃及参观古庙差不多。不过 他们要的钱不多,几个第纳尔Dinar而已,我听听他们讲的,也的确比自己随便看看要懂得许多,所以也就花了5,6个第纳尔,合不到5美元。

其实,我觉得,在发展中国家旅游,碰到当地人要骗你,或者找你要高价,又或者强要卖给你东西,真正也损失不了多少钱,气不过的,其实是被欺骗的感觉,咽不 下这口气而已。象这样,自己觉得需要当地人的服务,也愿意出点钱,大家高兴也就完了。起码,我知道给我讲解的这个人,讲的东西还是对的,没有信口开河。以 我的背景知识,如果讲解胡说八道,要骗过我还真不算容易。

我真正感兴趣的地方,是Byrsa山下的古迦太基军港。

今天的军港还没被完全淤塞,看上去象个人工湖,水平如镜。两千多年前,腓尼基人可是一个以航海贸易立国的民族,他们的舰队支配了地中海,这个港口是圆形,中间有个圆形的小岛,岛上周围一圈,都是战舰船坞。那些迦太基军舰,都从这里出发。

当时,地中海中心部分,北有罗马,南有迦太基,两个强权同时在向外扩张,势不免一战。迦太基是航海立国的民族,迦太基海军极其强大,而迦太基经济以贸易为 主,他们会做生意,头脑灵活,可是喜欢投机取巧,吃不了苦,喜欢雇人打仗。罗马人以农业立国,性格坚韧而有组织纪律性。两国之间的第一次迦太基战争爆发于 公元前264年(罗马人管迦太基叫做布匿人,所以又称“布匿战争”Punic War),起因是双方争夺西西里岛的控制权。罗马人没有海军,他们也真顽固,硬是无中生有创造出一支舰队,又根据罗马人善于陆战的特点,发明了新战术,强 调接舷战,就是冲上去,贴过去,跳上敌船短兵相接。结果,罗马人不但战胜了强大的迦太基舰队,控制西西里,而且在结束第一次布匿战争的条约中,规定不允许 迦太基拥有舰队,从而完全掌握了地中海的制海权。(其实罗马人从来都是陆地民族,不重视海战,罗马舰队直到两百年以后,凯撒庞培的时代,还是随用随建,打 完仗就解散)。

第一次布匿战争后,迦太基军队总司令哈密尔卡一直不甘心,意图东山再起,而且那次战争失败,也并没伤及国家元气。因此,哈密尔卡从小就教育儿子,要仇恨罗 马人,将来指挥军队为迦太基复仇。他把多年作战所积累的军事指挥艺术教给儿子,从体力,意志品质,战术技巧各个方面,培养出了一个完全不同于普通迦太基商 人个性的明日英雄。

这个人,后来在第二次迦太基战争中,真的出任迦太基军队总司令,而且注定要让罗马举国为之丧胆。不仅如此,这个人在整个西方世界军事史上,和亚历山大大帝,凯撒,拿破仑,并列四大名将之一。

他的名字叫做汉尼拔 Hannibal。

这个人工军港,在汉尼拔时代虽然还是很繁忙,不象现在这么平静,这么狭窄。可是已经主要出入商船贸易,那支曾经威震地中海的舰队,已被罗马消灭在西西里的海底。

现在,我离开铁路沿线,走上古迦太基城的最中心,Byrsa山。

伯萨山山势平缓,路边有很多深宅大院的别墅。不知道这些别墅的主人,是不是和总统及其家族有关系,因为附近就是突尼斯总统府。如果是总统亲信的别墅的话,可能在最近的动荡中,也被洗劫了吧。伯萨山顶最显著的地标,是这座圣路易教堂。

这座教堂,其实和迦太基古城毫无关系,它纪念的是汉尼拔之后一千多年,1270年指挥第8次十字军东征死在这里的法国国王路易九世。第8次十字军整个就是 个彻头彻尾的莫名其妙:路易国王对一次军事远征做的作业,明显比我对突尼斯旅游做的作业还要少,至少我还知道趁冬天凉快去北非,而国王陛下,竟带着一支军 队,在7月流火的季节,施施然地登陆突尼斯。

—-没有一次战役,因为根本不需要。

当地人简简单单地退进城墙后面,隔墙远远观望这些奇怪的外国人,在北非7月的骄阳下,穿着甲胄,挥着大旗,摇摇晃晃地走来走去,然后,倒地中暑而死,或者 染上瘟疫。法国国王路易九世,就这么死了。因为他是死在十字军的征途中,又是国王,无论死得怎样窝囊,还是被罗马教皇封了圣人。所以,他又称为圣路易国 王。今天,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市,起名就是为了纪念这位圣人国王。

这就是1270年的第8次十字军。法国人败兴,在古代英雄史诗的旧址上,建造起这么一座十九世纪教堂,无异于焚琴煮鹤。

我选择对这座宏伟的教堂,直接无视。

我去看教堂侧面的Byrsa村庄遗迹,那些象庞贝城一样只剩下墙基的泥砖筑方格子,是今天所能见到的仅存的古迦太基遗迹了。

当年汉尼拔挥军打进西班牙,他所选择的从西班牙跨越阿尔卑斯进军北意大利的路线,现在被我选作商务战略课程讲解“战略”概念的开篇案例。毕竟,汉尼拔被他 的敌人尊称为“战略之父”。(注解一下,古罗马人讲的“战略”其实是大战术,比我们今天的军事战略概念低一个级别。我讲课只是顺便借用汉尼拔“战略之父” 这个名义,讲解案例中的战略思维,和商务战略分析可以触类旁通,用英国现代军事理论家利德尔哈特的话说,叫做“间接路线战略”,但和罗马人讲的战略不一 样)。

汉尼拔打进意大利之后,十六年所向披靡,罗马人从来无法在战场上胜他一场,直到后来,罗马出了自己的战略家,17岁的西庇阿Scipio围魏救赵,直接进 军北非,迫使汉尼拔撤出意大利回援非洲,一战击败了汉尼拔,汉尼拔流亡国外,后来死在小亚细亚半岛(今天的土耳其)。这就是第二次加太基战争的简单过程。 再后来,罗马元老院首席元老加图Gato念念不忘汉尼拔对罗马造成的伤害,一力主张彻底毁灭迦太基,这就是那句“迦太基必须被毁灭”名言的由来。又过了五 十年,当年西庇阿的继孙,埃米利乌斯·西庇阿出任罗马大军统帅,攻陷Byrsa山,夷平城市,把每一寸土地都撒上了盐,使之寸草不生。这就是第三次,也是 最后一次迦太基战争。

我在这毕竟是写游记,对早期罗马史无法悉数。希望了解整个来龙去脉和英雄故事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找我写的《罗马英雄传》系列帖子,第一篇“西庇阿:比拿破仑更伟大?”和第二篇“敲响共和国的丧钟:苏拉和马略”,对整个过程有好几万字的长篇交代。

今天站在Byrsa山顶,面对这小小的仅存遗迹,要想象当年迦太基古城的繁盛面貌,和罗马围城,惨遭灭顶之灾的场面,还真是有点困难。毕竟那只是一小片俯 瞰突尼斯城郊的残垣断壁而已,规模比罗马城forum的遗迹,差得不可以道里计。幸好,在山上有个迦太基博物馆,里面不大,但是陈列了很多挖出来的旧物, 横跨各个时期,更好的是,从迦太基到后来罗马非洲行省都城,都有建筑模型和假想图。

这是腓尼基的迦太基城和圆形军港的假想图

迦太基街道假想图

迦太基虽然被罗马彻底毁灭了,但它坐落于突尼斯尖角,和西西里岛共扼地中海正中心最窄处咽喉,这个地理位置在战略上实在太重要,注定不可能被长期弃置。仅 仅百年以后,凯撒大帝重建迦太基,它成为罗马整个非洲行省的首都。因此,游客今天所看到的迦太基遗迹,大多数其实是一座罗马城市。

这是罗马亚洲行省首都迦太基城的forum

走下Byrsa山,附近有罗马圆形剧场,引水道和贮水池。

这是罗马人的标志性工程:引水道

走回海边轻轨铁路,大约在Carthage Hannibal站到Carthage Presidence站的铁路沿线,又有罗马剧院,别墅,安东尼浴场。这些遗迹,我虽然一处处全都走过,还到了总统府门外,可是实在分散,也没有什么特别 好看的,我自己并不建议其他游客也象我这么每处都走到,当然,真正的罗马史发烧友除外。

所有这些遗迹,从Byrsa山到各个罗马遗迹,都包括在同一张门票之内,在任何一个景点可以买票,到其它景点通用。我觉得在罗马遗迹之中,最好看也最方便 的,是安东尼浴场,它座落在海边,风景壮阔,遗迹规模也大,而且就在Carthage Hannibal站下来,向海边走50米即可。

这个安东尼,不是凯撒的副将,埃及艳后的丈夫安东尼,安东尼浴场建造于公元2世纪,罗马帝国最鼎盛,也是罗马迦太基城最繁荣的时期,当时帝国境内,第三大 规模的浴场。因为当时是安东尼王朝,罗马皇帝是以前那个安东尼的后裔,所以叫安东尼浴场。它建在海边,风景很好,后来到了西罗马帝国将近灭亡的439年, 日耳曼蛮族之一汪达尔人Valdal入侵并征服了罗马的整个北非,毁掉了这个大型公共建筑。今天,英语里面“毁坏”这个词,Vandalism,词根就来 源于汪达尔人Vandal。我们今天所看见的那些柱子,其实只是支撑浴场主楼层的地下一层而已。

游过迦太基之后,只需要再坐2站火车,就可以顺便去可爱的海边城镇Sidi Bou Said看看。去过希腊地中海岛屿的朋友,肯定会喜欢这里。这座小镇也是希腊岛屿的风格:纯白的房子,深蓝的门窗,只是没有圣托里尼岛Santorini 岛上那么多小教堂钟楼。毕竟突尼斯是个穆斯林国家么。但是这儿比希腊岛屿多一样:镇上那些门窗护栏,都是铁工精致的,花纹繁复漂亮,也全都漆成蓝色。

蓝色小镇Sidi Bou Said的小道和别墅

小镇坐落在海边,和希腊爱琴海的岛屿有几分相似。

那些蓝色的门窗。

没想到我在这个突尼斯的小镇还能听到当地人讲中文。其实,去突尼斯的中国游客很少,我一路都没有碰到过,只是在突尼斯城里的家乐福买东西的时候,遇到两位 在海信电器Hisense工作,派驻突尼斯的女生,聊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海信的销售和服务部是怎么想的,派小女生常驻北非阿拉伯国家?我觉着你们公司那些 男的,不太有担当吧?希望这次突尼斯的政局大乱,她们能平安无事,甚至已经撤回来了。

不过这次在Sidi Bou Said街上,听到中文的问候,回头看,居然是裹头巾的标准当地女孩。我大为惊讶,我们用中文聊的,她是当地的女教师,在突尼斯学的中文,3月份要去北京 留学4个月,进修中文。算起来,她如果按期返回的话,应该是2010年夏天7月,年底动荡的时候,肯定已经回到突尼斯了。也祝福她平安度过这次危机。要说 肯尼亚,坦桑尼亚,北朝鲜这些传统上接受中国援助的国家,向中国派留学生我倒不稀奇,大学的时候就见得多了。可是突尼斯,以前很少听说和中国有多少经济联 系,传统上说法语,和欧洲尤其是法国的经济联系是主导的,现在也有汉语课程(而且明显教得不错),培养汉语教师,还向中国派留学生进修,这次,我切实感觉 到,中国今天的经济地位,至少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眼里,已经相当高了。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