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贯欧亚大陆:火车旅行西伯利亚和蒙古 (下)


3。蒙古

下一站:蒙古。从伊尔库茨克,我坐上第二段火车,这回是道地的蒙古铁路局的列车,条件比 俄国火车要差。这是中国最旧式的那种绿皮软卧车厢,没有空调,只有开车的时候打开窗户才凉快。6月8日夜里9点50分开车,经过一夜半天的行驶,下午1点 半到达苏蒙边境小镇Naushki。在这里,你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官僚。先是边防官员上车收走护照,然后可以下车了,问车长在这里呆多长时间呢?答曰:6 个小时。这是个荒凉得鸟不拉屎的地方,连车站小卖部都没有,于是,一堆来自西欧各国的游客,在西伯利亚凉爽的天气和灿烂的阳光下,坐在荒凉的站台长椅上发 呆,晒太阳。我算有先见之明的,抱了笔记本电脑下车,又怕晒,坐在候车厅里面看连续剧。

Lonely Planet上面说“如果你当年从来没有找到时间,通读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的话,这就是你最好的机会了”。

通读?给这么长无聊的时间,写我都写出来了。

过 了4个小时,火车鸣笛,大家上车,以为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可是还没完,所有乘客必须坐在包厢里面,接收还回来的护照,然后,俄国检疫官员,海关官员相继 上车,发表,填表,再收表,整个过程又是2个小时,这车厢没有空调,全靠车开起来吹风降温,停车晒上6个小时,又必须四个人挤在狭小的包厢里面,不准出 来,还没事可做,大家可以想象,这个时候要是真有本《战争与和平》,会是多么有趣的事情啊!

到晚上7点多,总算俄罗斯这边放行,火车慢慢地开上20分钟,到蒙古那边的边境城镇,所有的手续,再由蒙古官员重复一遍。还好,蒙古人只用了两个小时,真是效率太高了:)

这是跨越苏蒙边境时的荒凉景象

火车于6月10日清晨6点多,准点到达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这是乌兰巴托火车站。

先给大家一个整体印象:乌兰巴托毕竟是一国首都,城市不算小,比伊尔库茨克大一些,有一百万人口(蒙古人口总共3百万)。也是象北京一样横平竖直的格局。城市中央,是蒙古版的天安门广场,苏赫巴托广场。

苏赫巴托广场全景

广场正面没有北京故宫天安门那么恢宏。是一座玻璃装饰的现代建筑,国家宫,就是议会加政府办公楼。建筑正中央,坐着成吉思汗像。建筑两端有窝阔台大汗,和忽必烈大汗坐像。

正面的成吉思汗,前面两侧骑马的将军,是木华黎,博尔术。读过《射雕英雄传》的朋友,想必对这些名字都不陌生。

广场中央有一尊雕像,不是帝国的征服者,是现代蒙古国家创始人苏赫巴托。 他乔巴山一起创建蒙古共产党,蒙古人民军,然后20年代独立。有人说他在1923年猝死是被苏联或者乔巴山毒死的,此说无法证实,提出来聊备一格。

我觉得和广场的尺度相比,骑像的尺寸显得渺小而不太相称,应该再做得大点。在1992年之前,国家宫现在成吉思汗,木华黎,博尔术像的位置,是苏赫巴托和乔巴山的墓,式样仿造红场的列宁墓,方方正正,顶上可以做检阅台。后来把墓拆毁,国家宫正面重新装修。

苏 赫巴托广场周围,东有国家大剧院,文化宫,西有乌兰巴托市政府。广场西北角出去,是蒙古历史博物馆。广场正南面一条东西向主轴线大道,相当于我们的长安 街,叫做和平大道。大道上西侧,大概相当于西单的位置,是国家百货店。在蒙古买羊绒衫挺正宗的。如果怕买到假的,就去国家百货店吧。据Lonely Planet上说,还有一处也不错,是在俄国大使馆对过的Gobi Cashmere Shop。在蒙古买纯羊绒衫,比中国国内便宜得多,比美国百货店里的线衣还便宜,我认识有几个西方游客都不相信这个价钱。当然,款式什么的,你就别太讲究 了。

在这个中心区以外,沿和平大道向西大约1公里,是甘丹寺。再向西1公里,是火车站。中央广场向正南方走2公里(可以坐7路或19路公共汽车),是博格丹汗宫。

蒙古对旅游者来说比较神秘。我在街上也拍些街景,看看那里究竟是什么样的。这是苏赫巴托广场街头穿传统蒙古袍的行人。

绝大多数蒙古人在乌兰巴托街上不穿成这样,还是现代服装。不过,在街上穿蒙古袍也不罕见,至少大家都认为很正常。

苏赫巴托广场拐弯的公共汽车。车况比较旧。

整 体上说,出了中心广场的话,城东有一些现代化高楼。但整个乌兰巴托和中国某一个县城的风貌差不多,(人家毕竟是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就算把中国的一个县城放 大6倍吧)。东西主轴线和平大道两边的人行道年久失修,花砖地支离破碎,坑坑洼洼,而且树非常少,暴晒没有遮拦,风一刮,满处尘土。

但是我接触到的蒙古人都很好,热情好客。我在网上看到一些介绍外蒙古的帖子,把蒙古人说得既好斗,粗鲁,又懒惰,又极端反华。但我看到的蒙古人,不是这个样子。我想问,写那些东西的人,你真的去过蒙古吗?

我 不能说自己的印象是对的,那些帖子就一定是错的—-毕竟我只在蒙古呆了两三天,乌兰巴托就一天一夜,我的印象也就是管窥一斑,难免片面。但是,就像我 写北朝鲜游记一样,我只写自己观察到的,亲身经历的,绝不写“听说”,而且用不带民族偏见,也不带大国沙文主义的的客观眼光来观察。

是, 蒙古人在政治上对中国有点敏感,这个我想可以理解。蒙古,东南亚各国,一定程度上还包括朝鲜,都对中国有畏惧和戒备的心态,因为中国是个强大的国家,历史 上征服并辖治过这些地方。这和波罗的海三国,波兰这些国家对俄罗斯的戒惧一样。从地缘政治的原理上说,作为小国弱国,想要保持独立,这种心态算是正常现 象,毕竟人家是独立国家。至于说到独立本身,作为中国人,我反对蒙古,西藏,台湾,新疆任何一块地方独立。但是对于外蒙古,已经是独立国家,你要尊重他们 的国家独立主权和人民的选择。

以上是政治层面。就普通人来说,我在乌兰巴托一天,就接受过当地人两次无私的帮助。我原先订的旅馆比较小, 在居民区里。蒙古的居民区没有门牌号,小一点的旅馆居然连牌子也没有。而且楼门关着,没有牌子,我怎么敢随便敲住户家的门?结果,我找对了门牌,也找不到 预订的旅馆。退回街上踌躇,因为我只能说中文和英语,问路不得要领。当时是早上7点半,过路的一位穿西装的上班族主动问我能否帮忙。他会说英语,但是路过 之人,也不知道这个旅馆,帮我给旅馆打电话,问明道路,再带我到附近。

后来我还是没有去原订的旅馆,在附近看到一家更好的入住了。上午去 中央广场北面的一家旅行社办公室,取事先在网上订好的乌兰巴托–北京火车票。当时旅行社已经按照事先讲定的方式,一清早就派人把票送到我原定的旅店了。 听说我没有找到地方,再派人开车带我去找到原先那家旅店,而那家旅店等不到我,已经和附近的其他旅馆联系,知道我实际下榻的酒店。人家也没有因为我临时换 了住处而不闻不问(我也没有事先付定金,他们是一分钱拿不到的),而是已经把车票送到我住的地方前台了。

说起来,我是白白花了两个小时追着车票原地转圈,但是这一路,帮我问路的行人,旅行社,两家旅馆,都竭诚地帮助我,没有任何报酬。这很令人感动。—-而且,他们都知道,我是一个中国人。所以,从我个人的有限经历,我不相信蒙古民间,有多少反华情绪。

乌兰巴托城有三个主要景点:乔伊进喇嘛庙Choijin Lama Temple Museum, 甘丹寺Gandan Monestry,和博格丹汗冬宫Bogdan Khaan winter palace,这都是蒙古藏传佛教的寺庙。

蒙 古革命以后很多年都禁止佛教,现在宗教放开了,乔伊进喇嘛庙和博格丹汗宫仍然还没有香火,成了“寺庙博物馆”。乔伊进喇嘛庙就在中央广场南面一点,年久失 修,看上去挺破败的,庭院杂草丛生,雕梁画栋全都褪色,也没有修复,里面的塑像和壁画,和中土佛教大异其趣,有很多渲染作恶之人死后下地狱的壁画,甚至在 屋顶上,绘有人心,肝,肺等图案,我还看到了密宗里面欢喜佛双修的神像。喇嘛教和中土佛教,真是非常不同,我不了解藏传佛教,不敢妄加评论,我猜想,那些 壁画想用地狱之痛苦,来劝人向善,但是我确实对这种风格感觉不太舒服。

博格丹汗宫在城南2公里,它除了是喇嘛寺,还是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博格丹的宫殿。

这 里顺便讲讲蒙古藏传佛教和外蒙古独立的那段历史:哲布尊丹巴是藏传佛教在蒙古的活佛,象达赖在西藏的地位。哲布尊丹巴活佛也属于藏传佛教里的黄教教派(最 初开始传承的时候不是的,后来改宗黄教),从明崇祯年间开始在蒙古传承,清朝确立了他在蒙古佛教里的宗教领袖地位。他要在四川的藏区寻找转世灵童,由清廷 在雍和宫金瓶掣签,再由达赖确认。所以,哲布尊丹巴活佛在藏传佛教里的地位,应该是比达赖要低。

这第八世哲布尊丹巴活佛博格丹,是西藏 人。他在位的时候,适逢中国辛亥革命。蒙古认为三百年前我们臣服的是清廷,你们汉人推翻了清廷,那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臣服你们汉人了。于是博格丹汗宣布外蒙 独立,自任皇帝。可是国际社会没有多少人承认他,连蒙古王公也没有几个响应的,搞得比较无趣,1915年自己取消了独立,改为自治。当时是北洋政府袁世 凯。1919年北洋政府的徐树铮出兵外蒙,把自治都给取消了。按说尘埃落定。可是,北方另一个强权,苏联的势力,此时已经扩展到了远东。

话 说小国弱国,在一个强权的势力范围内,永远别想折腾出大名堂。坏就坏在有两个强权打架,他夹在中间,就有戏唱了。1921年蒙古又一次事实独立,这回博格 丹汗仍旧是君主,可是背后真正的支撑力量,是苏联红军支持下的,乔巴山和苏赫巴托的蒙古共产党军队。北洋政府打不过苏军和蒙共,但是博格丹汗也被架空,成 了“君主立宪”。1923年,苏赫巴托猝死(有传说是被毒死的,无法证实,更不知道是谁下的手),1924年,博格丹汗突然圆寂(也有人猜想是毒死的,不 过如果真是,谁下的手那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的事情),同年,蒙古共产党成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当然,寻找转世灵童也就停止了。

今天,博格丹汗的宫殿,陈列了很多当年宫里的遗物,还有蒙古藏传佛教的唐卡艺术画像

和乔伊进喇嘛庙一样,博格丹汗宫也年久失修。但是,它门外的大牌坊,看起来很新很气派。走近前一看,有块碑: 原来这唯一看起来新的牌坊,是2007年中国文物局无偿援助蒙古的修复工程。

新修的门楼

城 西步行距离之内的甘丹寺就不同了。现在的蒙古,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被压抑多年的藏传佛教再次复兴。甘丹寺Gandan Monastery是整个蒙古最大最宏伟的密宗佛教寺庙体系,有很多僧人在此学习和修行,庙宇殿堂也修葺一新,其中大殿中一尊顶天立地的金装大佛,宝相庄 严。这座庙在三十年代也被关闭,1944年重开,蒙共在位的几十年,很长时间都是全蒙古唯一“照常营业”的佛寺。

大殿佛像不允许拍照,这是甘丹寺大殿外面的照片。

甘丹寺里的白塔

庙里的另一座殿

城南是大山,远远的山坡上,造出巨幅成吉思汗头像

其 实,真正到蒙古旅游的话,应该去大草原骑马,住蒙古包。至少要去西边350公里的哈拉和林,蒙古帝国的古都看看吧。乌兰巴托的寺庙,我们在国内能看到漂亮 得多的。但是我这次旅游,不是真去蒙古玩,是走西伯利亚铁路,所以走马观花,顺便看看乌兰巴托什么样子,也算开开眼界。

6月11 日早晨8点5分从乌兰巴托出发,再经两天一夜到达北京,这次是咱们中国的火车。最初我有些惊讶,竟然也是绿皮车厢,国内铁路上都不用绿皮车了。后来这一路 上和列车长聊天,才明白究竟:现在国内的火车车厢确实豪华漂亮,但是在西伯利亚冬天这种极端气候条件下,达不到保温要求。这个车厢是90年代中期开始启用 的,德国造车厢,室外零下50度都能绝热保温。如果换了新的国产豪华车厢,零下二十多度就可能禁不住,而西伯利亚,冬天零下二十度太普通了。这样,面子是 撑足了,里子可是冻透了。

纵贯蒙古这一路,沿途风景的变化是惊人的:西伯利亚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河流湖泊纵横。进入蒙古之后,植被开 始低矮,表示水少了。乌兰巴托南北这个范围,没有树,一片深绿的草原,像无边的地毯,一直铺到远处黛色的山边,草原上星星点点分布着蒙古包,铁道边的牧场 上,不时有成群的蒙古马在吃草,和我们想象当中草原牧歌的风景,完全吻合。

草原上的马群

但 是再从乌兰巴托南下三个小时以后,地形变得越来越贫瘠,绿色越来越少,直至草原变成了荒漠,寸草不生,这,就是戈壁大沙漠。戈壁莽莽苍苍一望无际,大漠风 沙,就是从这里一直无遮无拦地吹到张家口,吹到北京。知道北京每年刮沙尘暴的来源在蒙古哪个地方吗?就是这片戈壁沙漠了。

所谓漠南蒙古,漠北蒙古,这片戈壁大漠,就是内外蒙古地理和气候上天然的分界线。

晚 上7点到达中蒙边境,1个半小时蒙古一侧通关,和俄罗斯那边比,绝对不算慢。中蒙边境又有新鲜事可看:到了中国这边,内蒙古自治区的二连浩特,要花三个小 时换装车轮—-整个的列车底盘全都换。大家知道,中国铁路跟全世界标准一样,都是标准轨距,可是俄国人的铁路铁轨之间的轨距宽,和全世界都不一样,连 带着蒙古也是宽轨。所以,火车从欧洲那边进白俄罗斯乌克兰,和从蒙古或者俄罗斯进中国边境,都要换底盘。我们这些游客好奇,这辈子从来没见过怎么换轨,这 次算是开了眼界了。

首先,列车开进一个车间,车间的长度大概8节车厢,我们的火车12节,得从中间拆成两段,分别上两段平行的铁轨,开进车间。然后,车厢被一节节拆开,每节车厢有液压起重机整体抬到半空中。这张照片就是我们对过的车厢(也是我们这列车的)被抬起来。

整 个车厢被举到空中的时候,我们旅客都在火车上,不让下车的。后来,留在铁轨上的底盘,被侧面的钢丝带动,所有各节车厢的宽轨底盘被撤出来,另一端早已按顺 序排好的标准轨距底盘,再由钢丝带动着,运动到车厢底下的指定位置。车厢整体被放下,和底盘连接好,再把车厢一节节拼接好,这就成了。因为车间里面的铁 轨,同一道上有宽轨也有窄轨,所以两种底盘都可以自由来回。

和我同车厢的乘客也有意思。不知道是不是我订票渠道的原因,我从欧洲 回国,这一路同车厢的,居然没有碰到一位中国乘客。也正因为如此,观察欧洲人对俄罗斯,蒙古,中国三个国家的评论很有意思。从乌兰巴托到北京这段,同车厢 一个是在学的英国物理学博士生,两个是土耳其学生,在乌兰巴托大学修英语教育学位。你说这俩小伙子也有意思哈,去乌兰巴托大学—-学英语教育,不知怎 么想的?我怎么觉得象是相声里的段子呢?隔壁包厢的两位美国老太太,会讲一点中文,居然在刚刚改革开放的1978年到1980年间,在合肥的大学里面教过 英语(肯定不是中科大,好像是合肥工大?)。如果你想进行一次爱国主义和热爱改革开放的思想政治教育,你就走这一路,听这帮人议论吧:刚进中国,夜里,二 连浩特火车站楼里的小食品超市。大家都有点发呆:经过西伯利亚和蒙古的几天或十几天旅行之后,突然之间看到食品如此极大丰富,竟然觉得可能纽约东京也不过 如此吧?—-二连浩特在中国还算是个偏远的边境小城呢。

买够了各种认得出来认不出来的零食,大家上车,列车夜行穿过内蒙,第二天白天醒来的时候,已是山西境内大同集宁。预报下午2点05准点到达北京。这里已经比蒙古绿得多了。

山西省,在中国各省中根本不是因为林木葱茏而著名的地方,可是比起蒙古,绿化发达得太多了。主要区别还不在树和草有多少,而是到处可见人工开凿的引水工程,屯垦开发的田地,和刚经过的蒙古荒野的景象对比鲜明,老外们开始惊叹:

“呵,中国!文明世界!(civilized)”。

我想,当年马可波罗刚到中国的时候,大概也是同样的反应吧?

我 认为,要真正认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哪怕是自己的祖国,自己本民族,你必须旅行,从对比中进行分析和思考。看过我以前写的游记或者其他文章的朋友,可能 早已感觉到,“谦逊”,原不是本人少有的几个美德之一。我绝对是个性张扬恃才自傲的人。但旅行绝对使人谦卑,也绝对会使得人心更加宽容。变换的风景,奇异 的风俗,萍聚的游伴,这一切旅途中发生的事物,强烈地超出了我们已知的范畴,唤起我们天然的好奇心,也让人对非常奇怪,非常不同的事物,多一份理解,如果 不理解,至少多些宽容。旅行也会给人注入新鲜的活力,一个经常旅行的人,应该不会心胸逼仄,视野狭小,谈吐无趣,面目可憎。

我觉得,这就是旅行,对于修身养性,完善自我的功用吧?

(全文结束)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横贯欧亚大陆:火车旅行西伯利亚和蒙古 (下)

  1. Candy说道:

    火车穿越西伯利亚 前几天我一个朋友告诉我这是他的梦想:)

  2. christina说道:

    最后两段写得极好。我的目标也是有生之年能四处逛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