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单衣试酒:澳大利亚新西兰游记 (1/6)

2011年初北半球的冬天,到处都比往年寒冷,临行前,我几乎每周要有两次得从新落的厚雪中,把自己的车挖出来。那么,从冰天雪地的北半球飞到澳洲,再过个夏天怎么样?

从洛杉矶直飞悉尼的航班,净空时间都需要14个半小时。在飞机降落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周邦彦的这句词来“正单衣试酒,怅客里,光阴虚掷。”。

“单 衣试酒”,真是应景。周密《武林旧事》卷三:“户部点检所十三酒库,例于四月初开煮,九月初开清”。从冬天来到夏天,棉袄换成了单衣,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又 正好是出产葡萄酒的地方,最近三十年世界红酒市场上,加州,澳新,智利,代表了“新世界”红酒的异军突起,无论品质,名气和销量,大有和旧世界法国意大利 西班牙分庭抗礼之势。我这个酒鬼,平时对欧洲红酒在行,这次来了澳洲,自然不能放过尝酒的机会。

人在澳洲,正单衣试酒—-逍遥飘逸,无过于此吧?

这 次澳大利亚新西兰之旅,从悉尼开始,北上大堡礁潜水,再到黄金海岸放松两天,之后南下墨尔本,走大洋之路。从墨尔本飞新西兰南岛的基督城租车环游南岛,追 寻电影《指环王》里的那些外景地,其间和基督城的6级地震交错于间不容发之际。因为新西兰南岛的自然风光胜于北岛,我这次旅行的大部分时间全花在南岛上, 只是最后飞到北岛最大都市奥克兰玩了两天,可惜和醉清风擦肩而过。不算长途飞行的时间,总共为时三周,基本上把我特别想去的地方,全部覆盖下来了。

1。悉尼

我 在悉尼呆的时间最长,近四个整天,除了伦敦和巴黎,还真从来没有一个城市一次玩那么长时间过,就连罗马,第一次去的时候也才3天半。这多少是出于飞机航班 安排,如果单纯按照我暴走的一贯速度,悉尼应该安排两天。所以,这次我在悉尼用了不少时间去郊外甚至远郊,不但到了曼丽海滩Manly beach,邦代海滩Bondi beach,还去过郊外Pennant Hill的考拉园koala sanctuary,甚至蓝山一日游 Blue mountain。自然,在贝壳般的悉尼歌剧院里听一场歌剧,更是不能错过。

我对悉尼的整体印象特别鲜明:第一,悉尼是真漂亮。我觉得和 南非开普敦有一比,还超过旧金山。不知为什么有种感觉:这三个城市的气质类似。第二,悉尼物价是真贵!一小瓶矿泉水,3块到3块5,比美国贵出三倍去。我 在瑞士和挪威旅行的时候,都没有被当地的物价吓到过,这次在悉尼真的被吓到了。

悉尼机场有tourist information,可以索要地图,机场和市中心由airport link火车连接,在机场地下的火车站可以买单程和来回票,也可以买悉尼公交通票。原本还有Sydney Pass,包括3天或者7天的公交通票,外加一系列景点门票折扣,可是我到的时候,这种Sydney Pass刚刚取消不久。其实,悉尼的公共交通票比较复杂,各种交通方式还不一样:只能坐公共汽车的通票叫My Bus,悉尼没有地铁,近郊火车在市中心走地下,就是地铁了,只能坐火车的通票叫做My Train,悉尼城区广布在海湾沿岸,有很多轮渡,轮渡通票叫做My Ferry。作为旅游者,我们不需要记这么多,只要买三种交通方式都可以随便坐的通票,My Multi,就行了。My Multi有1天,7天,很奇怪,没有3天通票,我算了一下,1天通票20澳元,买两天就已经比7天票的41澳元相差无几。所以肯定直接买7天票。而且所 有各种通票,都按照远近不同,有1,2,3区之分,悉尼几乎所有景点,包括Bondi Beach,动物园,Manly Beach,全在1区。如果偶尔要去远郊,比如我去蓝山,在3区,考拉园在2区,临时买一张来回票更合算。

说了这么多这么复杂,我觉得只要记住,买一张1区各种交通方式的My Multi七天通票,就能适合绝大多数游客。

我 的旅馆订在Kings Cross,那个区域和市中心的环形码头Circular Quay相隔皇家植物园和Finger Wharf餐馆区,两站火车/地铁,步行都可以走到。那里有很多青年旅社之类的Backpacker hostel和小型旅馆。在Kings Cross火车站出来有两个口,Darlinghurst街那个口比较嘈杂,算是悉尼的红灯区,有色情场所,很多餐馆,酒吧,便利店,很多hostel。 但是另一个出口Victoria街上就很安静。其实所谓红灯区嘈杂的地方,也就是三四个路口,出了那片地方,周围是相当昂贵的高级住宅区,晚上还是挺安全 的。Victoria街上的建筑大概都是十九世纪的楼,看上去很古旧,很有味道,而且很多建筑的外阳台,都有繁复的铸铁雕花栏杆,再加上街道两边的梧桐 树,让我想起美国新奥尔良波旁区的那些老房子。

我住的街区房子

我头一天先逛城市,后两天再去外围。这是悉尼的地图

悉 尼市中心临海的地形,我把它比喻成三股叉,或者海神的三叉戟:悉尼港大铁桥,歌剧院,和皇家植物园的Mrs. MacQuarie’s Point海角是三个尖端,(不用去打靠右更突出的尖岬 Potts Point的主意,那里是澳大利亚海军基地,不对游人开放)。环形码头Circular Quay是两个叉齿之间的凹陷部分。所以,白天从最右面的叉齿,Mrs. MacQuarie’s Point拍照最好,可以把悉尼歌剧院和铁桥收入同一张照片里,用铁桥作背景,歌剧院作前景,照片会很漂亮。如果想晚上拍灯光夜景,这样却行不通,因为皇 家植物园晚上关闭,至少从市中心走不过去。我有一天晚上曾经试过,想拍一张这样的夜景,结果走到了高速公路的隧道里。如果从Kings Cross那个方向步行,我白天走过,能行得通,但是夜里太黑,环境不安全。当然,那里有一条公路,Mrs. MacQuarie’s Road,如果自己开车去的话,可能走的通。但是,我在悉尼观察了几天,歌剧院夜里的照明,如果不是节庆的话,平时根本就不很亮,拍夜景并不好看。所以, 奉劝想从MacQuarie’s Point拍摄铁桥和歌剧院夜景的朋友,还是不要费劲了。

还有一个角度,是从铁桥下面拍摄歌剧院,最好是在傍晚,因为铁桥在西,向东看夕阳里的歌剧院,正好顺着光线。

当然,坐轮渡从水面上拍摄歌剧院,以城市的高楼天际线作背景,或者铁桥作背景,都可以随心所欲。

悉 尼歌剧院1959年动工,其间几度超越预算,工期几度延长。建造过程花了十四年时间。其实当时就没有人怀疑它的漂亮,可是花的钱太多了,技术上也有很多难 题,遂因奢侈和异想天开而受到诟病。现在,歌剧院不仅是悉尼的城市名片,而且可以被称为全世界最漂亮的现代建筑。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想办大事,千万不能吝 惜小钱,要给后世留下经典,就别去费心计算成本效益。办大事惜小钱的人,终归脱不了小家子气,成不了大气候。

全世界最负盛名的音乐圣殿之 中,我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米兰斯卡拉,纽约林肯中心歌剧院,都看过演出,这次来悉尼,如果仅仅参加一个 guided tour,岂非入宝山而空回?(只有巴黎的国家歌剧院加尼埃宫我没看过演出,决心今年夏天一定要弥补这个缺憾)。那天晚上的剧目是悉尼歌剧团的《卡门》。 我在美国看过歌剧卡门,是欧洲的剧团来演出的。在马德里还看过佛拉明戈舞剧卡门。就歌剧版而言,故事情节和音乐当然都是比才的原作,谁来演都一样。但是舞 台设计,服装,舞美,这些东西,各个剧团大不相同。和欧洲的卡门相比,我的印象是,悉尼歌剧团的规模更大(这和场地有关,悉尼歌剧院的舞台进深特别深), 舞蹈更奔放,但是服装设计的美感和细致不足,整体感觉上,粗放了一些。

悉尼歌剧院的白色贝壳下面,其实不仅一个剧院,还有交响乐厅,酒吧,餐厅,教室等各种综合设施。实际上,歌剧院在白色贝壳里面,并不是最大的。面积最大的是交响音乐厅,能容纳2690人,而歌剧院本身容纳观众1507人。

我 还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细节:虽然悉尼城里饮料比美国和欧洲贵很多,但是悉尼歌剧院幕间休息时,出来喝东西的吧台,一点也不贵,无论是红白葡萄酒,还是 sparkling wine(不是法国香槟区出产的,只能叫sparkling wine),一律每杯8元(现在澳元和美元差不多1比1)。在欧洲和美国的著名歌剧院和音乐厅里,红酒和白葡萄酒一般都是7到12元,香槟更贵,最少12 美元或者欧元以上。

悉尼铁桥是城市第二著名的景点,建成通车于1932年,通车典礼剪彩仪式上,还有一段花絮:州长正准备拿起剪 刀剪彩,人群里突然冲出一匹高头大马,马上骑着一名军装武士,挥起马刀,一刀就劈断彩带,替州长剪了彩。在场众人全都惊诧莫名,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调查 发现,这哥们其实不是正牌的军人,只是穿军装混进场子来捣乱的右翼分子,他是英国王室的热心粉丝,气不过如此重大的英联邦工程剪彩仪式,居然没有邀请王室 成员主持,于是就冒出来露了这一手。

这是悉尼港铁桥夜景,看歌剧的晚上,幕间休息从歌剧院大平台上拍的

悉 尼大铁桥下,有这座城市最早的一批居民:英帝国发配来的劳改犯当年居住的纪念遗迹,叫做the rocks。现在,这片the rocks除了纪念博物馆,就是凯悦酒店,和许多临水的高档酒吧。铁桥本身不但可以免费地步行过桥,还可以顺着弧形铁梁爬上桥顶,铁梁里面有阶梯,实际 上,爬桥是个著名的旅游项目,有guided tour,很贵的,我查的价格大约都在180到300澳元区间,历时3个多小时。如果你有钱,又不恐高的话,倒是可以试试。我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只能敬 而远之。

悉尼市中心的其他景点,皇家植物园是个非常漂亮的地方,大片草坪,隔水远眺铁桥和歌剧院的观景台,喷泉,鲜花,小桥流水,水鸟在 草坪上自由倘佯。在植物园范围以内,背靠歌剧院,有一栋哥特式的建筑,government house,建筑外面任何时候都可以免费参观,内部有免费guided tour,每周五六日每天有三到四次。

这座房子是新南威尔士州总督的正式官邸,实际上总督并不住在这里,只在这里举行正式仪式用。作为政府的公用建筑,免费开放给民众参观。

在夏天的晚上,皇家植物园水边上有看台,放映露天电影,隔水对岸就是歌剧院和铁桥的背景,在这里看露天电影一定很舒适,当然,票价也不会便宜:28澳元一场电影。我本来想去看,可是我在悉尼的4天只有一场,而且时间和我去看歌剧冲突,所以没看成。

从皇家植物园向南,沿着一条MacQuarie街,依次是新南威尔士州立图书馆,州议会,悉尼医院,三座古意盎然的优雅建筑。再向南,越过当年的海德公园兵营Barrack,就是新哥特式的圣玛丽教堂。

我 去圣玛丽教堂的时候正好碰到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还是华裔,新娘非常漂亮。在整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能碰到很多华人,游客和居民都不少,特别是悉尼和墨 尔本,街上经常能听见国语或者粤语的对话。出了这两大都市,尤其在新西兰南岛,来自大陆的旅游者,人数明显比来自台湾的少,街上遇见的亚洲面孔,要么是讲 日语,要么讲台湾国语。

圣玛丽教堂再向南,有海德公园Hyde Park,海德公园的南端有一座澳新军纪念碑Anzac War Memorial,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组成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联合陆军远征军的士兵。我对这座20-30年代新艺术风格浓郁的纪念碑有兴趣,主要是因为 去过土耳其,看过一次大战中,澳新军浴血奋战和牺牲的加里波利战场。

从海德公园的中部向西走,有悉尼电视塔,曾是南半球最高的建筑 物,1990年以后,这顶桂冠现在属于新西兰奥克兰电视塔。我对那些世界著名高楼的观景台,都会登上去俯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登电视塔兴趣不大,可能 因为电视塔比高楼的建造难度太低?还是所承载的历史意义不大?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事实是,无论国内或者国外那些最著名的电视塔,我一座都没有上去过。

电视塔附近,隔街相对的是两座新古典风格的宏伟建筑,维多利亚女王大厦Queen Victoria Building,和悉尼市政厅。市政厅落成于1880年代,是座维多利亚式建筑。

(解 释一句,所谓“维多利亚式建筑”,是英国人对19世纪维多利亚女王时期帝国建筑自己的称谓,如果用世界艺术史上的通用称呼,我的理解,是以哥特复兴式为 主,也有新古典式,比如悉尼市政厅正立面的希腊神庙式柱子和三角门楣,无论如何是新古典,不可能是新哥特的。英国人喜欢用王朝的名字来称呼建筑形式,自成 一统,比如这个“维多利亚式建筑”。再比如所谓“乔治王式建筑”Georgian Style,大致上是欧洲大陆通称的新古典风格,希腊罗马神庙式的帕拉亭式样Palladian architecture,外加欧洲洛可可Rococco风格。时间上是18世纪,英王乔治一世到四世,直到1830年维多利亚女王之前。这个“乔治王 式”,在美国又叫“殖民地式”。还有更早的“安妮女王式”Queen Anne,那是欧洲的巴洛克式在英国。再早,“都铎式”Tudor,是16世纪都铎王朝时代,我个人的理解,好像是欧洲的晚期哥特式样。英国人的叫法和欧 洲艺术史的通用称谓不一样,而且没法一一对应,一直让我很头疼。

更糟糕的是,美国人也跟着英国人这么叫,也有“维多利亚式”,“安妮女王式”,“殖民地式”就是英国的“乔治王式”。而且美国更杂,英国的那套术语也用,欧洲的称谓也借来。比如国会大厦,直接叫做新古典式样。加州的很多建筑,那是西班牙式,比如斯坦福大学)。

悉尼市政厅旁边的新哥特式圣安德鲁教堂(Again,在英国就是维多利亚式啦)。

从 市政厅再向西,到Darling Harbor,是又一个好玩的去处。这里原本是座渔港和游艇港湾,现在有悉尼水族馆,会展中心,航海博物馆,IMAX影院等等,还有很多餐馆和酒吧。其 实,这些名堂里面具体哪一样,我兴趣都不大,为什么会喜欢Darling Harbor这整片地方呢?因为这里的气氛很好,坐在水边的咖啡馆,或者长椅上,看着水面,帆船,和来来往往的美女,这是个晒太阳和发呆的好地方。

悉 尼市内差不多就是这些。从环形码头Circular Quay出发的轮渡,可以把你在20-30分钟之内,送到海湾对过的曼丽海滩Manly Beach,或者Taronga动物园。悉尼有很多片海滩,沙质都非常好,最有名的是三处:Bondi Beach,Manly Beach,和Lady Jane。其中 Lady Jane是天体海滩,正好在悉尼港湾的进口处南端,从环形码头Circular Quay坐轮渡去Watson’s Bay,下船之后向北走,先经过Camp Cove海滩,下一段陡峭的台阶才到。这是我做作业时在网上查到的走法,但是我同时也查到,这个天体海滩似乎是个以同性恋为主的海滩。我个人对同性恋一向 厌恶,所以打消了前往的念头。把走法列在这里,供有兴趣去看看的朋友参考,谁知道呢,也许也会有不穿衣服的美女在那里呢?同性恋么,也有可能有女性,也有 可能有美女哦?

Manly 最容易到,轮渡下来直接就是通往滩头的购物步行街the Corso,沿街可以买到任何纪念品,从UGG靴子,到瑞士手表,到明信片。Manly的海鲜不错,步行街两边很多买海鲜的小餐馆,我最喜欢油炸鱿鱼 圈,fried calamari,在一家叫做Original Manly Seafood from 1959的,买了十个一份,每个都很厚实,又脆又新鲜,而且韧劲十足,坐在街边的长椅上,5分钟就解决了一顿午饭,而且吃得饱饱的。

从 逛街购物的角度,Manly 比Bondi beach好,但是从游泳的角度,Manly是冲浪海滩,海浪非常大,并不适合游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滔天巨浪,看起来赏心悦目,但并非游泳的去处。 在Manly 海滩的整个区域,有长达9公里的海景步道系统,scenic Walkway,风景很漂亮。

同是海滩,邦代Bondi大概 是悉尼最著名的,也确实名下无虚。去那里可以从市中心坐火车到Bondi Junction(其实才4站),出站转380–382路公共汽车,终点站就是Bondi Beach。另一种方法是从环形码头Circular Quay直接坐380, 382, 333路公共汽车。坐火车倒汽车的方法快一些。邦代海滩很长,公共汽车从一头到另一头要停三站。海滩非常宽阔,无论是下水游泳,还是顺着沙滩走走看景,都 很舒服。而且,从海滩南端开始,悬崖峭壁的岩石上,有一条小道,通往邻近的海滩,长度大约4-5公里,既能回头拍摄Bondi Beach蓝天碧海白沙的舒缓全景,又能看到一路乱世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惊心动魄。这是我这次走过的风景最佳的海岸线小道。

说 到动物,我最喜欢考拉了,连袋鼠都还在其次。考拉koala整天趴在树上吃了就睡,长得和泰迪熊一模一样,把活的考拉仍一堆Teddy Bear玩具里,根本分不出来谁是活的谁是玩具—-没准泰迪熊就是按照考拉的样子设计的呢?koala以前翻译叫做树袋熊,其实它根本就不是熊的一 种。以前在北美的动物园也见到过考拉,可是考拉吃桉树叶,桉树叶有毒,有镇静作用,他每天要有12到18个小时处于睡眠状态,每次动物园见到的考拉,都是 睡着的样子。

这次我专门跑到悉尼郊外的koala Santuary。在黄金海岸和大堡礁的凯恩斯Cairns市,其实都有考拉园,离开城市近得多。因为我在悉尼呆的时间非常充裕,所以不怕远,坐火车到远 郊的Pennant Hills,再倒631或632路公共汽车去那里(这里千万注意,考拉园官方网页上给的指示,说是651到655路,那是不对的,在火车站外根本就没有这 几路车。我问了公车司机才坐对了车。至于为什么他们的官方网页也会出这样的错误,我确实觉得无法解释www.koalapark.com.au)。

去那里看考拉,比去综合性动物园好:考拉的数量多很多,我见到了醒过来吃树叶的考拉,爬下树到处散步的考拉,每天四次工作人员喂考拉的时候,游人可以一起喂它们,拍拍考拉的背和肩膀,和它们照相。

每次看见考拉的照片,我都会恶作剧地想:你说这考拉,是不是长得跟爱因斯坦有点像啊?

这里不仅有考拉,还有很多袋鼠,大的叫Kangaroo,小袋鼠叫Wallaby,袋鼠性情温良,你可以走进它们的场地近距离观察,也可以用动物园提供的食物喂它们。

这种呆呆的大蓝鸟,也是澳洲的特有动物,叫做Cassowary,据说脾气特别坏,攻击性强,所以关在栏杆后面。

去koala Santuary看考拉,比动物园好,绝对值得专程跑那么远。但是悉尼的Taronga动物园也值得去看看,它离开市区近得多,从Circular Quay码头坐轮渡15分钟,就在海湾对岸,每半小时一班轮渡。Taronga动物园坐落在一座小山上,不但动物种类繁多,而且风景很漂亮,给非洲的大 象,长颈鹿拍照的时候,背景就是海水,悉尼高楼大厦的天际线,和歌剧院的轮廓。

我去年刚到非洲大草原safari过,自然对长颈鹿,狮子,大象这些非洲动物不稀奇,可是如果在你拍摄的照片上,本应在非洲草原上倘佯的长颈鹿,背景居然不是乞力马扎罗山,而是大海和悉尼歌剧院,是不是挺奇妙的?

这老虎,精神吧?特能盯住镜头,很有明星范儿呢

Taronga动物园里还能看到鸭嘴兽。不过鸭嘴兽喜欢呆在黑暗里,夜里才出来,所以动物园的鸭嘴兽馆里面光线非常暗,不能拍照。在袋鼠园里,管理员递给我一把葡萄干,让我喂给小道边一只站得笔直等在那里的大袋鼠,袋鼠可以从我的手里吃葡萄干,不会咬到我的。

蓝 山是悉尼郊外著名的郊游景点,也是我这次在悉尼跑得最远的地方。原先没有计划,在地铁站里面看到广告,悉尼铁路卖一种联票:从市中心来回的火车票,附有车 次时刻表,和在当地的观光旅游车票,可以在同一天里面随意上下,有司机讲解,这种连票对于出行非常方便,48澳元,我就一大早临时决定买了张票,登上 8:24的火车,10:19到达小镇Katoomba。Gray Line的Blue Mountains Explorer bus站就在站外主街上的萨伏依咖啡馆Savoy cafe门口。

上车时,观光车司机会发给每位乘客一本小册子,里面注明26个停靠点, 在悬崖附近景点之间,还注明了如果徒步,大约多长距离,多长时间。其实,Katoomga小镇不大,附近的蓝山景区,是在悬崖边上俯瞰脚下的蓝山山脉,包 括著名的“三姐妹石”,而Katoomba镇和铁路线,就在悬崖顶上的台地。观光车虽然标明了26个停靠点,前8个和后7个,全是从镇中心来回悬崖边的博 物馆,旅馆,我觉得可能有商务广告的原因,这些站,如果没有游客上下的话,就不停了。真正的景点在第9至18站,沿悬崖边一线展开。

第9站是悬崖两点之间的悬空索道站,从第10站到12站,沿悬崖边的小道上下蜿蜒,步行大约也就是20分钟的路程,能看到瀑布,峡谷,悬空索道在空中横跨,至少从远处来看,非常平稳的样子,好像在空中漂浮,鹅黄色的轿厢,在深蓝绿色的山脉背景映衬下,颜色鲜艳醒目。

从第12站重新上观光车到14站Echo Point,这是蓝山最中心的观景台,悬崖下就是著名的three sisters。

观 景台第9到12,在第14站Echo Point的西侧,9最近,12在靠西最远端,所以从12到14要重新上车。而15到18,在Echo Point东侧,18最远,所有这些景点都是沿悬崖一线排开。从14到18这几站,每站之间相隔比较远,沿着悬崖小道每站都要走个45分钟到1个半小时。 我算走得快的,从14到18完全没有坐车,单程走下来,总共3个小时,一路上有很多下临万丈悬崖的观景台,瀑布和溪水。如果不喜欢走长路的话,在每一站都 可以回到公路边来搭上观光车前往下一站。

我觉得,如果你喜欢走山间小道,又有时间的话,打算在悬崖边的景点之间完全步行,那么其实也可以 不必买联票:单独买当天来回的火车票到Katoomga站,也就10澳元多一点,也不必坐观光车了,从镇中心的火车站步行到悬崖边,大约1公里半的距离, 无论步行或者打车都可以。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正单衣试酒:澳大利亚新西兰游记 (1/6)

  1. ChuPaChuPs说道:

    顾剑又有文章了~半年磨一剑啊~

  2. SherrieHuan说道:

    悉尼人民欢迎顾大侠游访澳新!:)
    在奥克兰住过5年,堪培拉2年,悉尼至今有6年多了,可称主人了。
    读过大侠很多文章,为以后火车巴士陆地游欧洲做准备呢。文章很丰富,尤其是其中历史,军事历史知识,宝库啊!

  3. 新西兰移民说道:

    澳大利亚真漂亮,我目前在奥克兰生活,还没有机会去澳洲呢,等我赞一下钱。攻略很详细,谢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