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单衣试酒: 澳新游记 (2/6)

2。大堡礁浮潜之旅 Great Barrier Reef Snorkeling Cruise

这些年在网上写文章,交到不少好 朋友。 最初专写历史和军事,最好的那些朋友多在小隐上,指点江山谈笑鸿儒,煮酒论古今;后来写游记多了,那些经常萍踪侠影浪迹天涯的朋友,渐渐也不乏红颜。经常 会说起人生梦想,最想去的地方,有个朋友说是驾驶帆船,航行在加勒比海向风群岛,啜饮冰镇的罗姆酒;还有一位是登临乞力马扎罗山顶,踏足赤道冰川。我呢? 我从小的人生梦想,是在大堡礁潜水看鱼!

真的,不骗你。从14岁开始。(感谢我初二的世界地理老师,我地理考试永远在95到100分之间,老师一定还记得我)

当时,只知道世上有这种地理奇观,只知道自己要去看,要和热带鱼一起游泳,可是怎么去,什么时候去,能不能去。。。一概不知。要不,怎么叫人生“梦想”呢?

后来,大约十二三年前,住在夏威夷的那段时间,喜欢上浮潜。

再后来,02年去加勒比海坐游轮,也喜欢上游轮假期,当时写的游记,大概算是中文网上相当早的详细描写游轮的长篇。算起来,也有快十年,当时那艘船都已经不在了。

今天,将近奔四,鬓边悄悄钻出一两根白头发的时候,终于第一次来到大堡礁,and, voila…all the pieces come together…finally!

所 谓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是澳大利亚东北珊瑚海大陆架上,从南至北绵延一千六百公里的大片珊瑚礁。珊瑚是活的,是珊瑚虫的体外骨骼,珊瑚虫当然属于动物,并非植物,它的 生长需要光,大量珊瑚虫的骨骼堆积在一起,就形成珊瑚礁,所以,多数珊瑚礁不可能生长在深海,一般都是在水下40米以上,可以透光的热带温暖海水里(其实 也有深海珊瑚,据说马里亚纳海沟6千米水深处都发现过珊瑚,但是非常少)。如果海面下降,珊瑚虫露出海面,它就死了,死后留下的“白骨”珊瑚礁,就形成大 洋里的珊瑚岛。世上所谓的“白沙滩”,大抵分三种情况,少数是真正的白色石英砂,还有是象美国新墨西哥州内陆的“白沙国家公园”那样,其实不是沙子,而是 周围山上冲下来的石膏粉末累积而成,所以特别细腻,而且耀眼洁白。最多的第三种白沙滩,就是由白色的(死)珊瑚骨骼和贝壳渐渐风化粉碎形成的,它非常洁 白,但是一般都不细腻。

热带岛屿和大洋里的珊瑚礁,在所多有,并不稀奇,可是澳大利亚东北的大陆架面积巨大,形成绵延几十万平方公里的 大 堡礁,从太空都可以看到,于是蔚为奇观。我从悉尼直飞凯恩斯Cairns,当晚住在海边大道上的Esplanade Backpackers Hostel。我在外旅行很少住hostel,因为即便自己包间,卫生间也不在自己房间里面,如果没有自己的淋浴和卫生间,我接受不了。不过澳大利亚的 hostel管理相当成熟,大的连锁旅社,象Normad,青年旅社Hostel International这些系统,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显得嘈杂,但是卫生间厕所仍然保持得相当清洁,房间也干净。我既然明天就上船了,在 hostel订单间住一晚也可以接受。

凯恩斯是座整洁漂亮的旅游小城,海边大道拥有大片绿化带,靠内陆这边,充满了各个档次的旅馆,餐馆,纪念品商店。

这是海滨大道的风景

但是这么漂亮的海滩,却禁止游泳。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这里的纬度太低,夏天太热,海水里充斥着水母,有些水母蛰人足以致命,所以Cairns城在海边建造了一片广阔的人工泳池,就在海滩上,和海水分隔不远,却能保证绝对安全。这是凯恩斯的海边游泳场。

游泳场的设施很齐全,有足够的换衣间和储物柜。这是自动储物柜的机器。

凯 恩斯是个旅游业城市,倒不象黄金海岸和夏威夷那样显得过度开发,可能因为城市规模小,摩天高楼不多,让人仍然可以有种亲切感。在这种游客多的地方,餐馆里 基本可以吃到澳大利亚的各种珍稀动物,比如袋鼠肉—-当然,都是合法的,在澳大利亚袋鼠数量很多,有限度地捕食还是可以允许。我的好奇心一向极重,在 冰岛吃海鹦鹉肉和鲸鱼,在南非吃鸵鸟肉和羚羊,在爱沙尼亚吃野猪肉,在澳大利亚呢?当晚我在一家叫做樱花cherry blossom日本料理店里,点了“澳大利亚拼盘Aussie Animals”:袋鼠肉,鳄鱼肉,Emu(澳洲鸵鸟)。这几样肉有的油炸,有的烤熟。我个人觉得,还是鳄鱼肉最好吃。我今天晚上用一壶日本清酒就这三样 澳洲野味,怎么说呢?吃得别出心裁,稀里糊涂。真的很新奇哦。这家的地址在Spencer 和Lake街的交口,二楼上。

我出海回来, 在 凯恩斯又住过一晚,那天晚上特意去了一家比较高档的餐厅,叫做Red Ochre Grill,地址在43 Shields Street, 他们有自己的网址www.ochrerestaurant.com.au。这家餐馆虽然贵一点,我觉得很值得推荐,它的老板就是大厨,用澳大利亚当地的野 味,还有当地土著传统食用的植物,蔬菜,土法酿的酒,但是烹调方法完全创新,都是走的新派fine dining路线,有些匪夷所思的菜,比如我看到点心单上有Emu肉的炸春卷,鳄鱼肉馅的馄饨,我自己点的前菜是这个:

小菜挺精致,分别是5种当地小菜,不过我记不太清楚谁是谁。好像右上角的油炸馄饨里面是鳄鱼肉,左下角的冷肉火腿,好像是澳洲鸵鸟Emu,右下角是澳洲海里的烟熏鲑鱼片,中间的卷很好吃,记得是当地的某种鳄梨做的馅,左上角是某种我叫不上名字来的腌渍梅子。

主菜是烤袋鼠肉排,旁边油炸的象薯条,其实是某种当地特有的根茎类植物,而配菜是中国的小青菜和梅子,似乎还用中餐的手法炒过。(袋鼠肉排,简称……“鼠排”?有牛排,猪排,羊排,这“鼠排”,嗯?)

凯恩斯再好,也只是出海大堡礁的出发地。重头戏是出海:

这次三天两夜浮浅cruise,我事先联系了几乎所有Lonely Planet上面推荐的live onboard cruise旅行社,最后选定的是Cairns Dive Center,http://www.cairnsdive.com.au

这 家公司不大,有自己的船,价格基本是我找的那些机构当中最便宜的,居住条件说不上豪华,但是下水看鱼才是最关键的事情,而这一点上,他们绝不含糊。我其实 不会背氧气瓶的深潜,将来想学,最好考个潜水证,但绝不是最近这几年,这几年的游程太忙了。那家公司的网页上,氧气瓶深潜Scuba diving和浮潜Snorkeling都有报价,也都有两天一夜或者三天两夜的。我觉得既然跑这么远来到大堡礁,肯定选时间长一些的。其实,所谓三天, 真正呆在船上的时间,也不过48小时,两天就更短了。

早上8点钟来到Cairns Dive Center的办公室,签一些文件,听听讲解,9点左右去码头登上摆渡快艇Sunkist号出海,疾驰将近两小时,与系泊在外海的Kangaroo Explorer号会合,我们上船进舱安顿下来,摆渡快艇再把今天下船的游客接回凯恩斯港。整个过程,Kangaroo Explorer号始终不回港,一直保持停在外海。

我们住的船不大,140吨,最高速度10节,最多搭载40名左右游客,不过我去的时候不是旺季,船上大概20来名游客吧。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我从水里拍了这张船的照片。

船上住舱的走廊。大堡礁靠近赤道,天气闷热,所幸住舱和走廊全封闭有空调。

房间很小,上下铺。我同屋的瑞士小伙子比我早上船1天,第二天就下船了,所以我第二天中午到第三天都是自己的单间。

窗外的海

餐厅,早中晚三餐都是自助,老实说,吃得一般,至少管够。你来这里是潜水的,毕竟不是加勒比海的豪华游轮。

船 上的服务人员和潜水教练总共9个人,除了船长,基本全是不拿工资的志愿人员,来大堡礁旅游和考高级潜水执照甚至教练和救生员执照。在大堡礁考潜水照挺贵 的,在船上工作几个月不但免费吃住,而且免费考照,还能多认识很多爱海的朋友,何乐不为?当然了,这些人论服务水平,和豪华游轮上的职业服务生不能比,可 是他们年轻,热情,非常友好,各个都有一肚子的冒险故事,在这里,很有陆地上青年旅社的感觉。我和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女教练很聊得来,她长得有点象好莱坞的 澳洲影星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一问才知道,她居然是津巴布韦人,在英国读书!

我半年前才去的津巴布韦维多利亚瀑布, 知 道其实津巴布韦也有白人,和南非一样,都是当年的开拓者,农场主,很有钱,属于社会上层,总统穆加贝这几十年执行掠夺白人农场主,无偿分配给黑人的政策, 结果毁了津巴布韦的经济(还记不记得我在非洲游记《闲庭信步,非洲之巅》里面提到的,我那张500亿津巴布韦元的纸币?)。我好几次打趣她“作为津巴布韦 人,你不觉得自己太白了吗?”

这是从水中登船的潜水游客和教练。

大 家最关心的肯定是潜水的次数:每天清晨6点,上午8点,11点,下午2点,4点,傍晚7点,总共6次可以下水。因为船要从一个锚地驶到另一处锚地,所以严 禁游客在非规定时间下水,每次下水和上船,都要逐个签字。船启动驶往下一个目的地之前,教练还要逐个清点船上总人数。这都是为了确保别把潜水的游客遗弃在 海里。晚上7点的那次,天将擦黑,教练会带着潜水灯,把周围的鱼群吸引过来给游客看。可惜这次只有深潜Scuba diving的人能下水,我玩浮潜snorkeling就没我的份儿。

浮潜的游客如果想尝试scuba diving可以临时交钱下水,有教练单独一对一护送。其他有经验的深潜和浮潜者,象我这样的,都是一大群人只需要一两个教练救生员看住就行了。当然,船 头船尾有瞭望员,如果我在水中遇到麻烦,可以举手示意,马上会有快艇来把我捞起来。—-没想到,我后来还真有过险遇,让快艇捞了一把!

其 实,每天5次潜水的机会尽够了,每次一个半小时挺消耗体力的,我最多一天下去三次,四次已经是极限。像我同屋那个瑞士小伙子说,“花那么多钱跑那么远来潜 水,我一定得玩回本钱”,结果次次不落后,每天3次深潜,三次浮潜,这个体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人家刚满二十岁是九零后,又长得牛高马大好不 好!

水底的世界,是个奇妙的世界。不仅看鱼,看海龟,还看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珊瑚礁。

热带海洋里的鱼类,多姿多彩

有时候碰到鱼群,就在你身边游来游去

常 看我写游记的朋友都知道,我这人在摄影方面特别懒惰,不思进取:我去过很多色友一辈子梦寐以求的天下美景,可是这么多年来,从来都不买单反,满足于用一个 小傻瓜相机捏几张到此一游照走人。虽然我不会拍照,可是从90年代在夏威夷喜欢上snorkeling,浮潜的经验倒是蛮丰富的,如果把拍照和大堡礁潜水 结合起来,有些经验之谈尽管肤浅,可能对后来者总还有些参考价值:

第1是水:在水下拍照的时候双手不得闲,面具很容易进水,一惊慌只能 更 糟糕,其实处置很简单:如果是通气管进水,使劲用嘴吹一口气就好,如果是面具进水,用手按住面具上沿,鼻子向下喷气,就能把水逼出去。要是碰上了海流,千 万不能与之对抗,静止下来顺其自然,举手让快艇来捞就是。第2是找鱼的诀窍。找珊瑚礁的边缘,向深海沉下去的悬崖,那里藏的热带鱼,比浅水的珊瑚礁顶多得 多。

第 3是要静:我以前在夏威夷,加勒比海,红海浮潜从来不喜欢用脚蹼,噼哩啪啦一拍,鱼全都惊走了。况且你追鱼干什么呢?你和鱼都在运动中,就算追上了也来不 及用相机聚焦。所以,最好的办法是静静地找一个鱼多的地方,要等,而不要追。在夏威夷和加勒比海我宁愿光脚,如果怕海底珊瑚划破脚板,穿双潜水鞋或者潜水 袜。在大堡礁这样的外海,因为要游一段泳,海流又大,脚蹼还是必要的。只是看鱼的时候,诀窍还是一个“静”字。

这两只小鱼好玩吧?可能 是 它们对我的面具很有兴趣,我很安静,几乎不动,它们就在我鼻尖前面来回转。我最初根本没看见它们,因为太近了,只瞥见眼角两团模糊的黄影。发现是小鱼之 后,有一时我还以为它随水流钻进我的面罩里了呢。后来我是把相机反转过来,对着自己的脸自拍,才能拍下这两只小鱼。

第 4是水母:大堡礁在外海,水母很多,被蜇恐怕不可避免。其实也不用害怕,大多数水母没有传说中的剧毒,海里面多的是一种白色半透明条形,带鲜红色斑点的水 母,很难避开,你尽可以放心让它蜇,没什么大不了,最多有些微的痛痒。如果女生皮肤细嫩敏感的话,可以选择穿长裤形的潜水服。我的潜水服是短裤,手上和腿 上被蜇了不知道多少次,也只有一两次有痛痒的感觉,其他时候都属于浮云,可以直接华丽地无视。

第5和第6和水下拍照有关。第5,光线方 面,早上6点钟那次潜水,海水最清澈,鱼也多,不过其时阳光不强,看鱼好,水下拍不清楚。拍照最好的时候是中午,阳光强烈,到水下则是正好。水下拍照会有 水波纹的影子,就算拍鱼的角度时机都恰到好处,你还得祈祷这时候水波纹别正好来捣乱。

第6是有关水下的相机。古早之前,我用过一次防水 的 一次性相机,结果完全失焦,拍出来的照片根本没法看。所以千万不能图便宜买一次性的防水相机。另外两个选择,就是防水的傻瓜相机,或者防水罩。我好像没有 见过市场上有防水的大单反,在众多的防水傻瓜机里面,价格差别很大。我自己用的是一款很便宜的Fujifilm Finepix XP,网上买不到100美元,3米防水,防尘防震,浮潜够了,还能用于雨雪天气,或者去大瀑布拍拍照什么的。其实有10米防水的相机,我觉得没有必要花那 个钱:浮潜肯定不会超过3米,如果是深潜的话,那10米也未必够,你还得时刻担心是不是超过了10米,相机会不会hold不住,何必呢?再有就是防水罩: 任何品牌的相机,因为按钮位置不同,都有各自不同的防水塑料罩。在船上你可以租到大多数品牌相机的相应防水罩,从小傻瓜,到大单反都有罩,有些防水罩的确 可以下潜到很深的地方。我个人不建议抱个单反相机加潜水罩下水,如果是不太熟悉水性的人,即便浮潜,对付面具通气管时不时地进水尚且手忙脚乱,更照顾不过 来相机,何况你怎么知道防水罩会不会有裂纹,是否和相机严丝合缝?万一些微漏水,昂贵的单反相机损坏得不偿失。所以,个人建议拿个小傻瓜机加潜水罩尽可以 了,单反就算了吧:隔着塑料罩,水下光线又弱,拿着单反也拍不出什么大片来。

最 后,这次潜水还有个有惊无险的小小插曲。第三天在清晨6点,我下水之后从右舷船头开始,慢慢地绕圈游向左舷船尾。当时有股海流是从右向左的,速度不快,感 觉并不明显,只是有点意外,从右向左游的时候,比平时轻松而且快得多。等我从船的左后尾开始想游回船上的时候,就是逆海流而上了,一开始只是觉得怎么游了 半天,船还一点都不近?又游了一会儿,稍微加些力,还是没什么成效,这时候我仍没有想太多,一则我并没有被海流冲走,二则,这时我在水下看到很多平时不易 见到的鱼类,拍照忙得不亦乐乎。

这是深水处的一只扇子鱼。这种鱼一般游得比较深,浮潜的人不容易见到。

我一连遇到了好几只大海龟,而且都是向我迎面游来,从特别近的面前错肩而过,近得我几乎可以和它们握手。这是其中拍得最清楚的一只。

近距离和这么多海龟亲密接触,当时我非常兴奋,完全没有想到这是有原因的:这些海龟都是顺着海流游泳,而我是逆行,所以它们一只接一只地和我迎头相遇。

后 来又努力游了一会儿,只能稍微接近船尾,我这才意识到不对劲,还好我不惊慌,举手示意船尾的瞭望员,很快远处的快艇就飞驰过来,把我从水里捞起来了。我上 了快艇才知道,被捞起来的不止我一个,实际上去深潜的一整组人都是被捞上来的,我是最后一个仍在水中的游客。虽然没法自己回船,要被人捞起来,这种情况怎 么说也算不上太丢人吧?

第三天中午11点是最后一次下水,上来吃过午饭,摆渡快艇Sunkist号送来今天登船的游客,把离开的我们接回凯恩斯港,大约下午3点左右登岸,结束了这次大堡礁潜水之旅。

至此,我的又一个人生梦想实现了。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