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国家”任我行 之二 波斯游记 (2/6)

“邪恶国家”任我行  之二 波斯游记

2。从德黑兰到伊斯法罕 Isfahan

欧洲和东 亚经济发达,国际航班的到达时间就好。夹在两者之间的中东以至中亚,国际航班到达的时间往往就尴尬。多数从欧洲飞来的航班,到开罗,到伊斯坦布尔,都是深 夜,德黑兰也不例外,我的航班凌晨1点到达,机场离开市中心40公里,这时候打车进城找旅馆也不方便,索性在机场坐到早晨,进城坐长途汽车,直接去古都伊 斯法罕。

德黑兰机场很新,领取行李过海关之后,出口就有换钱的地方,1美元近1万里亚尔Rial,最近这一年西方制裁之下,里亚尔进一步 贬值,现在已经大约1万2千多了,黑市价肯定更高,能有2万比1?整个德黑兰机场的国际到达区就是个不夜城,所有的换钱银行,所有的商店,连旅游信息中心 Tourist Information,都有人24小时值班。我发现伊朗人接机喜欢送花,接机口排满了捧着鲜花的人群,机场的花店生意好得不得了。

关 于钱的问题:一定带足现金(尤其要带足美元),在机场24小时都有很多银行可以换,而且汇率一致,都是国家规定的,不会坑你,货币兑换点也是一样的汇率。 (我去的时候基本没有黑市,最近一年多因为受西方制裁,外汇紧张,据说黑市越来越多)。在伊朗,如果伊朗里亚尔不够,还可以用美元支付,同时带点美元小额 钞票,1元的,给小费可以用里亚尔也可以用美元。国际银行提款卡和信用卡不可用的原因,在于伊朗的银行被美国抵制,所以和美国任何银行没有往来,美国的任 何卡,绝对肯定百分之百地不可以用。最近因为伊朗核问题的危机,欧洲各国也开始在金融上抵制伊朗银行,所以欧洲的卡,多半也不能用了。伊朗街上有无数的提 款机,但是一般只收伊朗本地的卡。最后,如果你出伊朗的时候,里亚尔换多了,可以在出关以后,登机之前,在登机口附近的兑换点,换回美元,不需要文件手 续,很方便。

我观察,波斯人的长相和阿拉伯人以及突厥系统各民族都有很大不同,街上美女比比皆是,而且和中东黎巴嫩以色列的美女不一样。 他们皮肤非常白,鼻子更高,属于印欧语系,跟印第语,拉丁语,希腊语属于同一个大系统。突厥语则属于阿尔泰语系,阿拉伯语是闪米特/含米特语系,所以按语 言划分民族的话,伊朗土耳其和阿拉伯,全都不是一个大类的。和一般外人的想象相反,伊朗对外开放的程度并不低,起码,伊朗法律允许双重国籍,我在伊朗就遇 到很多同时拿两本护照旅行的海外伊朗人,而且是英国/伊朗,或者美国/伊朗护照,在西方国家与伊朗之间,来去自由。他们在伊朗本国也不用避讳自己同时拥有 英美国籍。这一点,即便今天的中国,我们也还做不到呢。

伊朗学生出国留学没有太大限制,前提是男生必须服满全民义务兵役,然后申请护照不难,伊朗没有美国大使馆,所以伊朗学生去欧洲留学,远远多于赴美留学。德黑兰大学的教育质量,在欧洲也很有名。

机 场到达大厅出来以后,打车的地方都有大牌子,用波斯语和英语对照写着“到市中心统一价多少多少”,所以你还真不用担心司机漫天要价。在长途汽车站买票,6 个小时的豪华巴士去伊斯法罕Isfahan,票价才12.5美元,每小时有不止一班,不同的公司。座位非常舒适:过道两边一侧是两个座位,一侧一个(一般 的巴士是每边两个),前后间距也大,我180的个子,可以把腿伸直。座位是柔软的沙发椅,扶手很宽,抛光木质,象旧式的沙发。车上还有服务员分发免费饮料 和吃的。我以前在土耳其游记里面,把土耳其的长途汽车列为世界上最好的巴士。伊朗的巴士也有免费饮料和食品(这就已经远远超过美国的航空服务水准),座位 还比土耳其的更宽大舒适。可惜车况和座位都比较陈旧,所以我仍然把土耳其的巴士列为世界第一,伊朗第二(车子新旧不只是好看的问题,涉及到行车安全)。

如果是女生坐长途汽车,多数情况坐一侧单独座位的当地男士,会为单身女性乘客让出单独座位,自己换到两人一排的座位。如果没有人主动让你,你可以请乘务员给你安排,请别人给你让座。

到 伊斯法罕的车程6个小时,一路荒山沙漠,看得出来气候非常干燥。但是伊斯法罕本身树木郁郁葱葱,还有很多喷泉,花园,像是沙漠里的绿洲。汽车站在城南3公 里多,需要打车进市中心。我在伊斯法罕住的旅馆叫做Iran Hotel,在市中心的购物区,离开33拱桥和伊玛姆广场等距离,都是15分钟的步行,单人间带卫生间27万2千里亚尔,大概27美元。我放下行李,立刻 步行来到伊玛姆广场 Imam Square。这是全世界第二大广场,面积仅次于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超越了莫斯科红场。

前 面简单介绍过第一和第二波斯帝国的历史,后来阿拉伯帝国征服波斯,也讲了阿拉伯的倭马亚王朝和阿巴斯王朝。阿巴斯王朝公元750年灭掉倭马亚王朝,正式来 说,阿拉伯帝国的阿巴斯王朝延续了500多年,直到成吉思汗的孙子(托雷之子),旭烈兀汗 Hulagu Khan 南征,1258年打下巴格达,才被灭亡。但是实际上,哈里发治下的各地早已经事实独立,每个地方都有当地政权。只是“哈里发”这个头衔,除了是皇帝,同时 意味着先知默罕默德的继承者,在伊斯兰教里有至高无上的意义,所以,各地的统治者,一般不自称哈里发,波斯国王,从此以后一直叫做沙阿Shah,各地的突 厥族统治者,要么号称苏丹Sultan,要么埃米尔Emir。(其实,北非完全独立,开罗还有一个法蒂玛王朝也号称哈里发,而且这个哈里发是什叶派政权, 中国史书称为绿衣大食。在一段时间内,西班牙科尔多瓦,埃及开罗,伊拉克巴格达,同时有三位哈里发并立。但法蒂玛王朝灭亡的时候,阿巴斯哈里发还在,所以 我们暂时不用管那两个哈里发)。在阿巴斯王朝哈里发的名义统治下,波斯实际上是独立的,统治者是从亚洲草原迁移过来的塞尔柱突厥王朝 Celjuk。这个时期(1000年到1200多年,大致上是我们的宋朝),伊朗有一个什叶派的分支,阿沙辛派,专门以刺杀各国政要为能事,就是刺客教 派,也就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面提到的“山中老人霍山”。我这次专程造访了山中老人的城堡遗迹,在德黑兰附近,后面还要专门提到。

托 雷的儿子旭烈兀,灭亡阿拉伯帝国,建立了伊尔汗国,统治波斯和整个中东。然后,中亚草原上(今天的乌兹别克)兴起了瘸子帖木儿,帖木儿帝国征服波斯,向西 一直打到土耳其,俘虏了奥斯曼苏丹“雷霆”巴耶济德,向东准备远征永乐大帝的明朝。帖木儿在这个当口暴毙,帖木儿帝国瓦解。从此以后,波斯基本上都是自己 的王朝。

这座伊斯法罕城呢,有两个作为波斯首都的辉煌时期:一个是阿巴斯哈里发名义统治下,塞尔柱突厥王朝Celjuk 的首都在这里。然后蒙古大军屠城被毁灭。第二个辉煌时期,就是帖木儿帝国瓦解以后,伊朗当地的萨法维王朝Safavid定都于此。这个时期,大致相当于明 朝中后期,欧洲的文艺复兴时代,波斯西面有苏莱曼大帝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东面有刚刚建立的印度莫卧儿王朝(Mongul,莫卧儿王朝的第一个苏丹巴卑尔 Barbur,是瘸子帖木儿的孙子。我以后在印度游记里面,会继续讲印度的莫卧儿帝国。在中亚游记里面,也会讲短暂的帖木尔帝国),再往东,是万历皇帝的 大明。北面,是中亚草原上蒙古察合台汗国分裂以后的各个突厥-蒙古草原部落。

伊斯法罕作为波斯沙阿的首都,在文化上,这个时候欧洲文艺复 兴,土耳其和大明也都是文化鼎盛的时代。这座伊玛姆广场,落成于1602年,512米长,163米宽,周围两座大清真寺,一座王宫,一座大巴扎,中央是草 坪和喷泉水池。那个时代的伊斯法罕,号称“半个世界”。广场四周有很多店铺,东侧王宫边上,有tourist information,可以去拿免费地图。

这是伊斯法罕旅游局的标志,街上和主要景点附近到处可见,设计得挺漂亮。

这 座广场四周的波斯古典建筑非常典雅,傍晚来广场上坐坐,欣赏喷泉,夕阳落照在清真寺蓝色的瓷砖上,吃个冰激凌或者批萨,不但令游客赏心悦目,也是当地人最 爱流连的休闲所在。另外一个最好的游览时间是夜里,天黑之后,广场上的喷泉水池倒映着清真寺建筑的灯火,静谧中充盈着诗意。

广 场南侧正面的大清真寺,由伊朗萨法维王朝沙阿(国王)阿巴斯一世在1629年建成,从那时到今天近四百年,基本没怎么变过。波斯的清真寺建筑,一般是一个 四合院,院子的大门,还有院里三面大厅的正门,是这样高耸的门厅,叫做Iwan。这个建筑形式传到中亚,帖木儿帝国用波斯工匠建造首都撒麻尔罕的宫殿,然 后帖木儿的直系子孙征服北印度,建立了穆斯林的印度莫卧儿帝国,所以中亚和北印度的古建筑,很多也是这种形式。

伊 斯法罕的游客很多,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国内游客,外国游客很少,其中欧洲的旅行团又占多数。像我这样亚洲面孔的游客,绝对是物以稀为贵,这一路上,都有很多 伊朗人主动和我聊天,甚至在路上打个照面,也会送上一个温暖的微笑。我在伊玛姆清真寺里面,遇到一大群女中学生,在清真寺正厅的大圆顶下围成一圈,中央是 带队老师在作一个简短的演讲,然后老师面向麦加方向,大声诵读祈祷词。学生们倒也不是特别肃穆,边听边拍照,小声交谈几句。

这位老师所站的位置,在中央大穹顶正下方。大穹顶是两层,在这个位置,拍手或者跺脚,回声多达49次,其中12次回声人耳可以听见。所以在这里讲话的音响效果非常奇妙。

年 轻学生们对我这个外国游客很好奇,主动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好几拨都要跟我合影。老师祈祷的时候,有几个女生同时轻轻地给我翻译老师说的是什么。伊朗 的学校,从幼儿园小学开始,就实行男女分校,所以无论男生还是女生,和异性交往的机会都很少。和她们的交谈中,我至少了解到,尽管伊朗和西方尤其是美国敌 对,但是学校里面教授的外语,还是英语。而且伊朗中学生的英语不错,至少能开口交流,不是只能读写的哑巴英语。

其中一位和我合影的女生,英语相当流利。她绝对不是典型的伊朗人样子,皮肤较黑,我觉得有点埃塞俄比亚血统?

说 道和当地人交谈,在伊朗这样的国度,我不仅要去看景点,而且想更多了解当地人的想法和日常生活,所以这次在伊朗和非常多的当地人聊过天。因为伊朗人是白种 人,欧洲游客在伊朗并不显眼,而我这副亚洲面孔,就特别引人注目。很多伊朗人都是主动和我搭话的,看得出来,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更特别在意外国人怎 么看待伊朗。而且我不止一次遇到想找我练习英语会话的当地学生。这也幸亏就是我,英语水平总算对得起他们。要知道,在中东中亚北非旅行的亚洲游客,大部分 都是英语比他们还要糟糕的日本人和韩国人。似乎伊朗人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只要是个外国人,英语水平就会很好?

由此联想到中国,以前很多人 会以为来华的外国人(至少白人)都很有钱。逐渐大家都明白了,在沿海大城市混事儿的外国人,其中一文不名的冒险家,甚至骗钱骗婚的“白色垃圾”white trash,也在所多有。当初对外国人的误解或者说刻板印象,只是因为开放得还不够,见得太少罢。

伊玛姆广场东长边的中心座落 着Sheikh Lotfollah清真寺,这个清真寺比正面的伊玛姆清真寺稍小,落成的更早,Sheikh Lotfollah是一位来自黎巴嫩的伊斯兰神学家,也是阿巴斯国王的岳父。这座清真寺当初是为沙阿后宫的女眷祈祷专用,它大圆顶,不是用通常的蓝色瓷 砖,而是淡米黄色调,在夕阳光影变换的时候,反射阳光,因为角度不同,会幻化出不同的色彩。

在Sheikh Lotfollah清真寺外,我又和两位伊朗学生分别聊过天。其中一位在旁边的旅游纪念品店帮忙看摊儿,本身是即将毕业的企业管理专业的硕士。他已经服过 兵役,现在想去加拿大或者美国工作,问我有没有可能直接去北美申请工作,怎样着手—-其实我当时没有告诉他,我自己就是教商学院的老师。从他那里,我 至少知道,原来伊朗大学也有商学院,也有工商管理一类的专业。

还有一位更有意思,他是想和我练习英语的,而他是一位神学院的学生!这引起 了我极大的兴趣,和他聊了很长时间。他原本是正规大学的学生,专业是化学。后来有两个原因促使他进了伊斯兰神学院。一是伊朗失业率特别高,大学生毕业绝大 多数找不到工作,神学院出来以后当毛拉,就业就有保证。二是他在校的时候听过讲演,是已经在神学院学习的学生来讲的,他觉得自己向往那种虔诚和纯洁的生 活。这位神学院学生还向我解释了什叶派教义里面,伊玛姆Imam的意思:什叶派认为第四位哈里发,阿里,才是真正由先知默罕默德指定的继承人,阿里和他的 后代,应该是穆斯林的最高掌教者,称为伊玛姆。总共只有12位伊玛姆,阿里是第一个,最后一个伊玛姆从公元872年就进入了永生,未来会像基督教里的耶稣 一样,重新降临人世。什叶派只有十二位伊玛姆。今天伊朗最高宗教领袖也称伊玛姆,但是和“十二伊玛姆”不是一回事,只是对领导人的尊称。

我对他告诉我的另一件事更感兴趣:我问他,基督教新教的神甫可以结婚生子,罗马天主教神甫,还有中国佛教的和尚,都必须单身,那么你们穆斯林的阿訇呢?他说阿訇不但可以结婚,而且必须结婚。但是—-作为神学院的学生,你不能有女朋友!

没有女朋友,可是要结婚?Ok,经人介绍,可以试婚。“试婚”? 估计是他英语表达不清还是什么,我大吃一惊,这也太开通了吧?再三追问之下,OK,这个所谓“试婚”,可是不能有sex的。—-原来如此。

后来我回来再查,其实伊朗还真有临时婚姻这一说,叫做Nikah mut ah,婚约几个月到一年不等,有做爱的,绝对不是精神恋爱有名无实的那种,最短的可以短到半小时,合同期结束自动解除婚约,夫妻不可以相互继承财产。如果双方满意,也可以从“合同工”转正。

—-历时半小时的“闪婚闪离”,和娼妓有区别吗?

嘿嘿,还真有区别的:两次临时结婚之间,最少间隔三个月!长见识了。我估计,也许是因为波斯古代经商的人多,一去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这条法律可以让这些商人留在家的眷属能够再婚,解决这个社会问题吧?

伊 玛姆广场西长边的正中,和Sheikh Lotfollah清真寺相对的位置,是Ali Qapu宫。这个宫殿不大,只剩下面临广场这一栋楼房。宫殿有两点特别的地方:一是它的二楼露台,是俯瞰整个伊玛姆广场全景的最好拍摄平台。尤其下午和傍 晚最好,因为上午太阳会迎面照射。在Ali Qapu宫的三层楼,有个音乐房间,music room,屋顶和墙壁布满各种形状的镂空壁龛。

这些壁龛做成花瓶,乐器各种日常用品的形状,据说在房间里奏乐的时候,这些壁龛可以改善音响效果。

谁说伊斯兰建筑不允许出现人物画?其实那只是对清真寺一类宗教建筑的禁令。Ali Qapu宫是世俗的王宫,这是王宫里的波斯古代仕女壁画。

伊 玛姆广场北侧,和大清真寺遥遥相对,就是进入大巴扎的正门。巴扎是室内市场,整个伊斯兰世界夏天都太热了,不管是土耳其,还是叙利亚,伊朗的市场,都建在 室内。穿过四通八达的市场走廊一直向北,尽头出来,就到了Jemah清真寺。这是整个伊朗最大的清真寺,远离伊玛姆广场这个旅游中心,没有什么游人,它同 时也是一座波斯建筑样式的博物馆。远在伊斯兰教传到伊朗之前,这里曾是萨珊波斯帝国拜火教的神庙(拜火教就是张无忌的明教啦,不知道小昭来过这里吗?)。 现在Jemah清真寺中央院落的四边,四座敞厅Iwan,分别是四种不同时代的建筑样式,西面的Iwan是塞尔柱突厥时代的建筑,大约是公元12世纪。南 面的Iwan建成于较晚的蒙古时期。

穿 过迷宫一样的市场,非常容易迷路。即便在大街上,英文标牌也很少,这点很不方便。但是问任何人,他们都会很积极地帮助你,哪怕不会说英语,他也会从旁边找 个会说英语的人来帮忙翻译。在叙利亚和伊朗,因为游客少,在街上给你指路,带你去,当地人都当作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人会要小费,这点在摩洛哥和埃及 可不容易。在来回Jameh清真寺的路上,碰到一位讲流利英语的退休老教师,在路过的时候看看我,然后试着和我攀谈,于是就边走边聊。他主动带我去附近的 两座清真寺,都是Lonely Planet指南上没有的,其中Ali清真寺有烟囱一样全城最高的宣礼塔,另一座则是某位殉教圣人的墓地(应该是阿里之子侯赛因伊玛姆的一个兄弟,在卡尔 巴拉战役之后被逊尼派击败擒杀的),里面很漂亮。然后又带我走过整个迷宫般的大巴扎,带回到中心广场,两三公里的路,到地方握握手道别就走了,什么要求也 没有,仅仅是祝我旅途愉快。这时的我确实有些感动。

伊斯法罕第二个游人最多的地方,仅次于伊玛姆广场,就是Zayandeh河上的三十三 拱桥。Zayandeh河应该是条季节性河流,5月初肯定是枯水季,河床完全干涸,只有零星的水洼。但是我看见河岸上树木葱茏,河道里还有脚踏船,甚至有 “不准游泳”的牌子。如果这个牌子不是黑色幽默的话,那肯定涨水的时候,这条河还是满的。现在,人们可以直接从河床上走过河去,可是有水的时候,萨法维王 朝时代,聚居河南岸的亚美尼亚基督徒建筑工匠,还得通过这六座古桥之一,去北岸的王城。这里面最有名的是,Si-o-seh,三十三拱桥,伊斯兰桥梁建筑 艺术的瑰宝,建成于1602年。

因 为桥头连接了伊斯法罕的购物街和交通主干道Chahar Bagh街,每天这里都游人如织,到夜里会打灯,最好的游览时间是傍晚和夜间。桥头附近有很多餐馆,但是曾经开在桥头拱门下的古老茶室,现在关闭了。向下 游走走的话,至少还能看到三四座桥,都在差不多同一个时代建成,都有上下两层大大小小的很多砖拱,既作桥洞,也作桥栏杆,还能当作防御工事用。

伊 斯法罕城不可错过的景点,就是一个伊玛姆广场周边的清真寺和王宫,一个三十三拱桥。另外Jemah清真寺值得专程去看看,再有就是四十柱宫Chehel Sotun。这座宫殿建于萨法维王朝较晚的时候,1647年,相当于明末清初,其实,大殿的露台只有整整20根柱子,殿前有座长方形喷泉水池,加上水中倒 映的柱子,才是四十柱。

四十柱宫最有名的是主殿里的壁画。大殿长边相对的两面墙上,各有三幅巨型壁画,内容都是萨法维Safavid朝历代沙阿征战和饮宴的故事。

这 六幅壁画当中,最引我注目的是两幅,一幅画的1514年,萨法维王朝开国沙阿,伊斯梅尔Ismail一世,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苏丹塞里姆Selim一世作 战,在Chaldiran战役中大败。原来他们的宫殿也并不只画光彩的事迹啊。还有一幅,画的波斯沙阿Tahmasp接待逃难中的印度皇帝呼马延 Humayun。这是个联结波斯和印度历史的重要事件:当时帖木儿已经死了一百多年,波斯从早已瓦解的帖木儿帝国获得独立。而帖木儿的直系重孙巴卑尔 Barbur汗从中亚的乌兹别克出发,经过阿富汗,入侵印度北部,建立了印度的莫卧儿王朝。巴卑尔是莫卧儿王朝第一个皇帝,他死后,埋在阿富汗的喀布尔。 莫卧儿王朝第二个皇帝,巴卑尔的儿子呼马延Humayun,把帝国给丢了,狼狈逃到波斯,在伊斯法罕受到波斯沙阿的盛情款待,借了波斯兵,再打回印度,重 新征服,这才复国。四十柱宫大殿里面这幅壁画,就是描写了这个历史事件。去年11月我去印度旅游的时候,首都德里南火车站附近,呼马延陵墓(中文导游书翻 译成胡马雍陵墓),还是个重要的景点,相信很多去印度旅游过的朋友都去过。过两个月我写印度和斯里兰卡游记的时候,会详细写莫卧儿王朝。

在伊斯法罕的伊玛姆广场边,我还吃到一种伊朗的特色甜食,叫做Faloodeh Shirazi。

就是盒子里的一根根白色长条,用玉米粉做的波斯细面条,看上去像没有泡开之前的粉丝,脆脆的,蘸糖水吃,还有藏红花口味的黄色冰激凌。藏红花口味的冰激凌,在上海世博会的伊朗馆里我吃过,30多块钱一个球,在这儿才5千里亚尔,合不到半块钱美元。伊朗的物价是真的便宜。

伊朗有互联网吗?有的。很多旅馆就有无线上网,我旁边还有一家Rose网吧,基本可以上任何网站,没有什么限制,这点和北朝鲜完全不同(我在朝鲜游记里面也专门写过他们的上网)。2小时2.7万里亚尔,大概2块5美元吧,但是网吧晚上7点半就关门。

在伊朗,facebook也和国内一样被屏蔽,这里的年轻人都有facebook帐户,他们用代理上去,和国内的“翻墙”一样。

听 到一个说法挺好玩:有“金砖四国” BRIC,是巴西Brazil,俄国Russia,印度India,中国China四大新兴经济体国家英文字头的组合,后来还加了个复数s,是南非。有 “笨猪四国”, PIGS,是葡萄牙Portugul,意大利Italy,希腊Greece,西班牙Spain四个陷入政府债务危机,还不起债的国家的英文字头组合。而全 世界由政府屏蔽了facebook社交网络的国家,也只有四个,叙利亚Syria,伊朗Iran,中国China,北朝鲜Korea,英文字头组合成一个 词,sick,所以,我们这四国叫做“病态四国”。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