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国家”任我行 之二 波斯游记 5/6

“邪恶国家”任我行

之二 波斯游记

5。亲临刺客教派老巢阿拉穆特山谷

说起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大家记不记得“山中老人霍山”?张无忌所学波斯明教“圣火令武功”,创始者是这位山中老人霍山。金毛狮王谢逊,曾向赵敏和张无忌分说一段波斯旧事

“霍山雄心勃勃,不甘久居人下,阴谋叛变。事败后结党据山,成为威震天下的一个宗派首领。该派专以杀人为务,名为依斯美良派,当十字军之时,西域提起‘山中老人’霍山之名,无不心惊色变。其时西域各国君王丧生于‘山中老人’手下者不计其数”

这段话,其实颇有历史本源,而且,英语里面“刺杀”这个词,Assassin,就是从这个教派的名字演化来的。而我呢,我这次要去专门造访霍山在深山中的老巢,刺客教派的大本营,阿拉穆特谷 Alamut Valley。

“霍 山”真有其人,现代的另一个音译就是“哈桑”,全名是 Hassan i Sabbah 哈桑·萨巴赫,生于1050年死于1124年,大致相当于宋代,比张无忌要早两百多年,也不是明教(小说的原形应该是摩尼教)的人。那个时代,波斯早已皈 依了伊斯兰教,哈桑·萨巴赫,其实是伊斯兰什叶派的一位教士,也是一个宗派的创派祖师。他所创立的伊斯兰极端派别,就是刺客教派,不过他不一定会武功,更 不可能创造了“圣火令武功”。

小说里的“伊斯美良派”,应该是以斯马因派Ismaili的另一种音译。这是小说的移花接木处:以斯马因 派,是穆斯林少数派什叶派里的一个分支,他们创派远在霍山之前,在什叶派内部,以斯马因是人数第二大的主流支派。我在前文解说过穆斯林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分 裂,在什叶派内部,也按照宗教信仰分成不同宗派。我在伊斯法罕聊天的那位神学院学生,告诉我“有十二位伊玛姆”,他就属于什叶派里人数最多的主流,叫做 “十二伊玛姆派”。以斯马因教派也遵奉阿里和他的后代为先知真正继承人,属于什叶派,但他们相信有7位伊玛姆。以斯马因派人数仅次于十二伊玛姆派,直到今 天都为数众多,主要集中在巴基斯坦,印度和孟加拉。

而这位“山中老人”霍山,或者叫哈桑·萨巴赫呢,本身是以斯马因派的一个牧师,曾经在 埃及的法蒂玛Fatima王朝哈里发宫廷卷入废立的政治运动,失败之后回到伊朗,1090年在里海边的深山里,建立了城堡要塞,创建刺客教派,信奉用刺杀 手段,来推行自己的政治和宗教主张。可以说,刺客教派是以斯马因派内部,再分支出来的一个极端派别。这就是小说里“霍山雄心勃勃,不甘久居人下,阴谋叛 变。事败后结党据山,成为威震天下的一个宗派首领。该派专以杀人为务”这段话的历史来源。

传说哈桑·萨巴赫创派以后,35年间直到死也从 未下山一步,只在城堡中专心写作,并且培养刺客。他倡导严格遵守伊斯兰教规,哈桑自己的儿子,就因为破戒饮酒,被哈桑处死。所以,哈桑·萨巴赫(霍山), 绝不可能象小说里写的那样,亲自下山在沙漠里劫持商旅,杀人越货。但他的确训练职业杀手,刺杀各国宫廷政要。传说中,他在山中城堡有一座秘密花园,里面有 许多绝色少女,平时这座花园密不示人。当刺客教派的杀手被训练到一定程度,霍山会给他们服用大麻精,让他们昏死过去,放进这所花园,杀手在花园里醒来之 后,可以为所欲为。过一段时间再迷倒了抬出花园。这时,霍山会告诉杀手,他们看到的是天堂,然后派杀手去执行任务,成功或者成仁,他们都会再次升入天堂。 于是,这些职业杀手执行任务的时候,全都悍不畏死,得手的几率很高。

因为大麻精的阿拉伯名字是Hashish,西方人把这个名字转了一下音,然后指代刺客教派,于是,创造出来了英文“刺杀”Assassin这个词。

这是“刺客教派”得名的一般说法。维基百科上说,那是同时代西方旅行者的误解。哈桑·萨巴赫把他的死士,称为Asasiyun,意为对”信仰忠诚的人”,才是这个教派名字的真正词源。我也不知道哪个正确,权且把两种说法都列在这里,聊备一格。

其实,山中老人用毒品培养死士这个传说,在比《倚天屠龙记》更著名的小说里,都有提及。

—-大仲马,《基督山伯爵》,是不是比金庸的《倚天屠龙记》更经典?

《基督山伯爵》第一册,埃德蒙·邓蒂斯被冤枉入狱,遇到法利亚长老,得知宝藏的秘密,然后从马塞的伊夫堡监狱逃脱,发掘出了宝藏。这是第一册的结尾。

第 二册开头,马瑟夫子爵(渔夫弗南或者马瑟夫伯爵和美茜蒂斯的儿子)和好友弗兰士去意大利罗马狂欢节,后来马瑟夫被基督山指使海盗绑架,然后基督山再公开出 面营救,以此作为踏入巴黎上流社会社交圈的敲门砖。记得吗?在罗马狂欢节之前,基督山伯爵改头换面之后的第一次亮相,是在基督山岛上,化身”水手辛巴德 “,款待弗兰士。里面主客有这样一段对话。

“你有没有听说过,”主人问道,“那个想暗杀菲力浦·奥古斯都的山中老人?” (菲利普·奥古斯都是1180年的法国国王,和英王”狮心查理“,德皇”红胡子“巴巴罗萨腓特烈二世共同领导第三次十字军)

“当然听说过。”

“那 好,你知道,他统治着一片富庶的山谷,山谷两旁是巍然高耸的大山,他那富于诗意的名字就是这么得来的。在这片山谷里,有山中老人海森班莎所培植的美丽的花 园,花园里,有孤立的亭台楼阁。在这些亭台楼阁里,他接见他的选民。而就在那儿,据马可波罗讲,他把某种药草给他们吃,吃下去以后,他们就飞升到乐园里, 那儿有四季开花的常青树,有长年常熟的果子,有着青春永驻的童男童女。嗯,这些快乐的人所认为的现实,实际上只是一个梦,但这个梦是这样的宁静,这样的安 逸,这样的使人迷恋,以致谁把梦给他们,他们就把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卖给他。他们服从他的命令象服从上帝一样。他指使他们去杀死谁,他们就走遍天涯海角去谋 害那个牺牲者,而虽然他们在毒刑拷打之下死去,却没有发出一声怨言—-相信死只是超度到极乐世界的捷径,而他们已从圣草中尝到过极乐世界的滋味。现在 放在你面前的就是那种圣草。”

“那么,”弗兰士大声说道,“这是大麻精!我知道的—-至少知道它的名称。”

这,就是山中老人霍山,在《基督山伯爵》里被提到的一段。

山中老人哈桑·萨巴赫是善终的。他死后,这个刺客教派,一代一代的继任领导者,都号称”山中老人“,刺杀了很多当时塞尔柱王朝,各国宫廷,和十字军在中东所建立的公国的政要。

恐 怖主义这个事情,在伊斯兰世界古已有之,用恐怖主义来推行政治主张,更有其悠久的传统—-先知默罕默德之后,除了第一任哈里发阿布·巴卡Abu Bakr病死得了善终,第二三四五位哈里发都被刺杀身亡。其他国家不是没有政治恐怖主义—-战国四大刺客荆轲专诸他们,不都是恐怖主义者?—-但 没有什么地方,比阿拉伯世界更普遍,传统更根深蒂固。

可是无论古代还是现代的恐怖主义,都是短视的行为,它可以得逞于一时,也不失为立竿 见影,急功近利的政治手段,可是这种极端事情搞多了,一定会丧尽人心,四面树敌。所以刺客教派在中东各国,都是非法组织。(叙利亚为了利用他们对付十字 军,曾经短时间让刺客教派合法化,可是很快发现这些人反复无常,首鼠两端,很快又禁绝了)。各国政要确实被刺客教派的高效率恐怖主义搞得草木皆兵,人人自 危。

最后,刺客教派,终于惹上了他们惹不起的大对头—-蒙古帝国。

话说蒙古大汗铁木真,就是成吉思汗。大家即便不懂 蒙古史,也肯定看过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知道成吉思汗有四个儿子,大儿子术赤,和二儿子察合台争位,最后汗位传给了三儿子窝阔台。成吉思汗的小儿子托 雷,和郭靖是把兄弟。对吧?成吉思汗的四个儿子史上确有其人(虽然郭靖黄蓉就是小说人物了)。

山中老人霍山死后一百多年,蒙古兴起,术赤 次子拔都,率领15万蒙古大军西征,随行的有窝阔台长子贵由,和托雷长子蒙哥。他们几个堂兄弟一起,一直打到罗马尼亚,匈牙利,波兰。在这次远征过程中, 蒙哥王子在中亚,召见投诚的波斯加兹温Quazin城大法官,看见大法官觐见的时候居然还穿着锁子甲,查问起来,大法官颤颤巍巍地说,西域各国政要,都时 时恐惧刺客派的匕首。蒙哥闻言大怒,说怎能容忍天下有这等无法无天的教派存在,自此念念不忘。

后来,蒙古大汗窝阔台病死,传位于长子贵由 汗(也是跟着拔都西征的王子之一),贵由只在位两年,继承者是堂弟,拖雷长子蒙哥。蒙哥大汗,在小说《神雕侠侣》最后,被杨过飞石打死,历史上,他也确实 死于南征宋朝的过程中,不过不是在襄阳,是四川钓鱼城。蒙哥死后,他的亲弟弟,同样是拖雷之子,忽必烈继承蒙古大汗位。

蒙哥在位期间,派 遣亲弟弟旭烈兀南征(也是拖雷之子,忽必烈的弟弟),因为念念不忘刺客教派无法无天的种种情势,在旭烈兀出兵前,特意嘱咐旭烈兀要铲除刺客教派。旭烈兀南 征,灭亡掉阿巴斯王朝的阿拉伯帝国(黑衣大食),一直打到埃及,建立了伊尔汗国。这时,已经是霍山死后130多年,这个教派的末代教主,这一代山中老人, 迫于蒙古兵威,率领教派全体人众出降。因此,阿拉穆特山谷的刺客教派总部城堡,被蒙古大军围困,未经一战便陷落。最后,末代山中老人和他的徒众,被旭烈兀 汗背信弃义,集体屠杀于迁徙途中。

蒙古大军将这一带波斯深山里所有刺客教派盘踞的城堡,全部加以系统性摧毁,真正是犁庭扫穴,斩草除根。所以,今天阿拉穆特山谷的城堡,只剩遗迹。

伊朗首都德黑兰,从地图上看,处于里海边不远,其实,德黑兰以北是一带雪峰,和里海之间,相隔终年积雪的Alborz山脉。从德黑兰开车到Alamut山谷,山中老人霍山的总部,阿拉穆特城堡,开车至少4个小时。公交更不方便。

可是我对这段历史非常向往,阿拉穆特城堡绝对非去不可。所以,我计划从设拉子Shiraz城回到德黑兰之后,先住一晚,第二天雇专车去看刺客教派的城堡遗迹。

我事先从Lonely Planet伊朗指南上面,找的司机兼导游。2008版第415页,Ali Taheri先生,我用email和他联系,订好时间和价钱,他会在早晨来旅馆接我。

Taheri是位非常有趣,又经历丰富的导游。他早晨7点半准时到达,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旅馆的餐厅吃早餐,他进来看了一圈,居然没有找到我!原来,我和他的email交流中,曾说过我是个博士,又是教授,他先入为主,认定了来旅馆是要找一位白胡子老头儿!

Ali五十多岁,也可能已过六十了,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一路和他聊天,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的英语怎么这么好。(他的第一个问题,是问我这么年轻还单身,怎么可能是个教授,他以为我是跟着爸爸来旅游的,教授的儿子!)

原 来,Ali居然在伊朗1978伊斯兰革命之前,曾是战斗机飞行员,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俄克拉何马州,堪萨斯州的几个空军基地,受训三年,学习飞 行F-5虎式战斗机,伊朗革命之后回国。他在旅游圈里,交游相当广泛,Lonely Planet伊朗指南的作者,澳大利亚人Andrew Burke,在我到达伊朗之前一个月,刚刚由Ali开车陪同,在伊朗全国巡游了两个星期,为新版伊朗指南作研究更新。据说,新版指南应该于2012年出 来。目前最新的版本,还是2008版,在第117页,有个“当地人物访谈”的栏目,那就是Ali的妻子,Farahnaz Taheri。他的儿子德黑兰大学快要毕业了。

有这么好的联络圈子,Ali Taheri的外国客源自然不会少,收入也绝对不会低。除了在德黑兰的住宅,他家在里海边上,刚刚建成一栋新别墅。还有自己的葡萄园。后来我们聊得越来越 投机,Ali从车的储物柜里,变戏法般地拿出一个不锈钢咖啡壶,请我喝红酒。 伊朗严厉禁酒啊,而且听说查得很严?这是人家自家葡萄园,自酿的葡萄酒!

从德黑兰出城向西,一路高速到古城加兹温Quazin,然后进山,道路开始曲折,5月初的时节,路边仍有积雪。一路上山下山,历经三起三落,终于到达Alamut山谷。这一路上有两件趣事:

一 是我们在赶路过程中,一起救了一只乌龟。山路上,Ali突然指给我看前方一只正在横穿马路的陆龟,我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很想请Ali停一下,因为我们十 来分钟前刚刚超了两辆同向行驶的车,我怕乌龟过马路会有危险,被后面的车轧死。不过我不太好意思开口,怕人笑话我婆婆妈妈。没想到Ali主动刹车停下来, 我赶紧下车,到马路中间把乌龟抱起来,轻轻放到它想去的那一边。

陆龟比海龟体型小很多,这只乌龟很大了,应该活了很多年。我信佛,放生做善事的感觉真好!

二 是在路上见识了“免费施粥”,还好好地喝了两碗。第二天是伊朗的一个宗教节日,听Ali说是先知默罕默德的女儿的逝世日,伊朗民俗要喝杂豆粥,这一带民风 淳朴,习惯上每年今天,都会有村民在村口的路边,做好杂豆粥,请过往游客停下来分享,如果过而不停,不接受他们的好意,反而会让人不高兴。

这是村口在给停车的游客分粥,非常干净的不锈钢桶和勺子,漂亮的玻璃餐具,老奶奶做的粥很好喝。

我喝了两碗,很好喝,当地好客的老奶奶也非常高兴。

远看刺客教派的总部,“鹰岩”

它是一整块巨石,兀立在半山坡上,虽然没有旁边的山头高,但是非常险要。周围的景色很美,附近盛产樱桃,5月初,山里气候比德黑兰冷,正是樱桃林成片开花的时节,鹰岩下全都是盛放的樱桃树林,很像樱花。

当年“山谷中的秘密花园”,也许就在这片樱桃林的位置?

这是上鹰岩的道路,必须走开凿出来的梯级,快到顶端的时候,有一段楼梯,完全从岩石当中凿洞修建,易守难攻。有小朋友数过,从底到顶,总共5百20多级台阶。

上到鹰岩顶端,有一片开阔地,这是当年城堡坐落的地方,从岩顶远望,一带雪峰组成天际线,映衬于蓝天的背景之前

刺客教派的城堡,早已被蒙古大军毁去,只剩下房子的墙基地基。

传说中,霍山追踪着雄鹰,看它落在哪里,就选定这座岩石,来建立城堡。实际上,考古发现,刺客教派的城堡底下,还有更早的塞尔柱时期城堡遗址,应该是在霍山之前不久,已经在此地筑有工事。现在,整个鹰岩顶上的建筑遗迹,全部搭上了脚手架,考古学家一直在从事发掘。

我这次为了去阿拉穆特山谷,看山中老人的刺客总部,专程从德黑兰租车一天往返,无论看废墟,登山,观景,都觉得很值,这一路的雪山景色,本身就很漂亮。

我每每去看天下的人文历史景观,回来写游记,自认为算是“行家看门道”,写出来的东西,也尽量想“有营养”,多介绍些历史文化背景,别写成看图说话,让有兴趣读下来的朋友,至少不至于浪费时间。

对刺客教派的历史遗迹,有些感想。

从 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蒙古人向外扩张,征服了从中国到匈牙利,从西伯利亚到埃及的大帝国,幅员广阔,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应该承认,蒙古人征服之后的统 治期间,无论在中亚中东还是中国,对当地的文明,无论建筑,文学,书法绘画,国际贸易,都起了相当的推进作用。但是,那是征服之后。而在蒙古征服战争的过 程中,因为是野蛮民族对文化先进民族的征服,杀人无数,血流成河,相当残忍而且野蛮。

可是这次,蒙古大军平灭刺客教派,犁庭扫穴,寸草不留,个人认为,算是蒙古征服战争过程中,对世界文明,所做的极少数正面贡献之一。

因为,恐怖主义,永远不应当成为,国际政治中占上风的势力。

由此我联想到现代国际政治:当我看到少数国人在为本拉登的911跳脚助威叫好的时候,并非感到难以理解,而是觉得令人作呕。

之所以说我能够理解,是因为恐怖主义,确实不失为弱小的政治势力,对抗国际强权的一个武器,而且这种武器确可逞一时之快,收立竿见影之效。

但 是,不要忘记”政治“的定义是什么?”政治“,本质上是争取绝大多数不同势力的支持,来推行自己主张的一种行为。用恐怖主义来推行政治主张,实际上自动放 弃了道义的制高点。如果有人认为“道义”“正义”本身就是目的,那么,恐怖主义肯定是邪恶的。即便从政治的角度来看,“道义”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争取国际 社会最广泛支持的一种工具,中国古语,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国现代的政治语言,叫做”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

因此,诉诸恐怖 主义,是一种最为愚蠢和野蛮的反文明政治行为,短期上看,可以逞一时之快,长期来看,不但引起敌方的报复(既然敌对了,敌方的好感其实我方倒不需在意), 更可以把有可能争取的中间势力推向对立面,而在大多数的冲突中,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第三方势力,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因此,恐怖主义,无论在世界历史的任何时期,可能猖獗于一时,却永远无法“成王”,只能是”败寇“。

由此又联想到十来年前在国内风靡于一时的所谓”超限战“。

作 为专业研究战略问题的学者,我认为”超限战“的思想,对中国是非常危险的,它把中国放在一个弱者的地位上:如果中国这样的大国还是弱国的话,那么说白了, 假想敌实际上只有美国。”超限战“基于这种”弱者假设“,认为只有超出常规之外的手段,才能给假想敌以不可忍受的打击。

这,实质上不就是”国家恐怖主义“吗?

那 么我必须指出,”超限战“的根本前提假设,完全是错误的:首先,最浅显的道理,你认为强者在被激怒的情况下,用不出同样的下三滥手段吗?蒙古大军背信弃义 屠杀刺客教派,就是一例。其次,象中国这样,在目前世界经济和政治秩序中的既得利益者,如果打破这种秩序,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不可否认,世界政治或者 经济秩序的游戏规则,从来没有公平的时候,但中国无论在经济交往,还是在“有核国家”,“常任理事国”这种政治秩序中,都是获利的一方。你可以用”超限战 “打击更强的对手,其他弱国,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打击你,把你从强者的位置拉下来。如果各国都”不按照牌理出牌“,你觉得中国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

所以,中国在今天的国际社会中,必须以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形象出现。这不仅仅是道义,更是长远利益。

那么,为什么象“超限战”这样的垃圾思想,还能在国内风行于一时呢?因为它迎合了国内社会浮躁而且急功近利的风气—-大国的崛起,居然也可以有这种省力见效快的手段?

殊不知,大国崛起,在现代世界,靠的是综合国力竞争,比的是“内功”,这方面,没有捷径可言。—-如果有的话,你以为中国的执政当局比你还傻呀?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