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系列”之三 闯进叙利亚 1/4

“邪恶国家”任我行  

之三 闯进叙利亚

前言 凡是“邪恶”的都是好地方

“邪 恶”,是打了引号的,2002年初布什总统国情咨文里“赞助恐怖主义的邪恶轴心”,包括伊朗,伊拉克,北朝鲜,外围的“邪恶”还有叙利亚,利比亚,和古 巴。我呢,则是借用这个名词,来写一些被西方大国目为“邪恶”的国度,组成一个很特别的游记系列,这个“邪恶系列”将包括七篇游记:北朝鲜,伊朗,叙利 亚,缅甸,古巴,伊拉克,利比亚。走的国家多了,越来越觉得,那些被认为“邪恶”的国家,作为旅游目的地,都是好地方:外来游客少,物价便宜,人民纯朴热 情,又能满足你好奇探险的心理。

其实,你想想,“邪恶国家”这个标签从来不是小布什的发明,我们小时候就宣传有邪恶的国家,一曰苏修,一 曰美帝。也有邪恶的边缘,那时候叫做“腐朽没落的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比如英国,法国。对于很多穆斯林国家而言,“邪恶”国家,自然非以色列莫属。我呢, 从小到大都不信“邪”。从那时的苏修美帝,到今天的邪恶轴心,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规律:

—-凡是被贴上“邪恶”标签的,全都是好地方!

顾剑纵横天下,

“邪恶”何惧之有?

1. 闯进叙利亚

其实我胆子很小的,既怕高,也怕虫子,更怕热,怕脏乱的环境,怕和人吵架打架,更怕在市场上讨价还价—-天知道我怎么会成了走遍天下的“大侠”!

所 谓“战略上的大胆”,绝对不是玩命,而是“冒有算计的风险”,这是我十年前的旧作《二战名将中最佩服和不佩服的三个半》里面,品评名将军事指挥艺术的最高 标准。2011年4月我下决心闯叙利亚,其实具体行程还是做了很大的调整,以策万全。我在黎巴嫩的时候注意过电视新闻,骚乱集中在南部的达拉,北部 Homs等几个城市,首都大马士革本身,除了星期五有示威,应该还算平静。那么,首先,我决定以大马士革为中心活动,原定行程中,北部古城阿勒颇,只好忍 痛割爱。其次,大马士革到骑士城堡Crac des Chevaliers和古罗马遗迹帕尔米拉Palmyra之间的公共交通,要经过Homs中转。我原定坐bus去这两处,每处住一晚,现在改为,从大马士 革包车,直接去景点,当天往返,这样就走高速直接绕过Homs这个当时有骚乱的城市。至于两大景点,都是荒野之处,谁去那里示威啊?我敢肯定是安全的。这 样安排的缺点是单人包车多花钱,而且看不到两处古代遗迹的日升日沉,少了很多怀古的情调。但是花钱买平安,我认为值得。而“怀古的情调”?我能够成行就很 不容易了,又何必事事求全呢?第三,我离开叙利亚飞往伊朗的那天是星期五傍晚。周五是穆斯林的祈祷日和休息日,最容易发生示威游行。我那天不安排活动,中 午直接坐出租去机场,宁可在机场闲坐一个下午。大多数穆斯林祈祷结束大约是下午1到2点,机场离开市中心30多公里,他们上街的时候,我会远远呆在安全的 地方。

从贝鲁特的Charles Helou长途汽车站坐公交赶往大马士革,崭新干净的中巴,只有这么一个公司,开价很实在,不需要讨价还价,竟然和Lonely Planet上面说的价钱一模一样,还是1万7千黎巴嫩镑(约合12美元),要知道,我的Lonely Planet是2008版,作者调查的时候距今将近4年,居然还没有涨价!车上总共只有三位乘客,我,一个在香港教英文的澳大利亚旅行者,一位春假返校途 中的土耳其大学生。黎巴嫩进入叙利亚的陆地边境,中国护照是否可以在关口临时申请签证,网上经常有讨论,我之前看过不少,好像曾经可以,但是最近一年刁难 得厉害,基本不可能了。我自己绝对不会去碰运气,早在一月份就在美国拿好叙利亚个人旅游签证,其他两位乘客也都事先办好签证,所以车子在过境大厅只呆了5 分钟,什么话也没有废,什么队也没有排,每人护照上一个印章,盖完走人,干脆利落。

黎叙边关的叙利亚过境大厅,真能看得出骚乱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偌大的厅堂,平日熙熙攘攘,现在过客寥寥,总共只有我们三个游客入境,开着的窗口比我们入境的人还多。

行 程总共约4小时,巴士终点站在大马士革城西数公里,好像是Samariyeh车站,那里有公共汽车进城,但是我们初来乍到不熟悉公车线路,就打了辆车。这 里出租车很多,不打表,但也并不乱开价,200叙利亚镑,还是和Lonely Planet2008版上相同(约合4美元),我早对价格心中有数,听他开价200叙镑,根本不需要还价或者让他打表,坐上车走人。这两次坐车的经验,让 我对叙利亚人产生好感:他们做游客生意成熟,不像阿拉伯世界其他国家那些到处漫天要价。

我这次在大马士革住过4个晚上的Al Majed Hotel值得推荐。Lonely Planet上面有它,网址是www.almajed-group.com,三星,一般情况下单人间是40美元,我去的时候因为是特殊时期,全城的旅游业 都非常萧条,前台居然给了我每晚20美元,绝对是物超所值!这里坐落在大马士革新城的中心地带,尤素福-阿兹麦赫广场Yousef al-Azmeh旁边,但是地处一条窄巷的尽头,所以闹中取静,一点不吵。这是旅馆的门口的水车装饰。

从这里步行到老城大约15分钟,到新城的国家博物馆也差不多距离。广场周围是购物街,旅馆出来隔着5月20日大道对面的小街上,有本地人给我推荐的据说“全城最好喝的果汁摊”。

在 叙利亚换钱要注意两点:第一,我们知道,用自己的银行卡直接从ATM机上取当地现钞,汇率最划算。叙利亚满大街都是ATM机,最多的是国家银行“叙利亚工 商银行”的ATM机,但是叙利亚政府的银行被美国和西方抵制,美国欧洲的银行卡取不出钱来。这一点一定要小心。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叙利亚有私人银行,还有 很多国际银行,最多的来自黎巴嫩(比如audi bank)。所有这些银行都和西方银行界有往来,找私人或者外国银行的ATM机取款,绝对没有问题。第二,仔细估量你需要多少叙镑,别取多,因为在大马士 革机场离境的时候,你剩下的叙镑,无法在机场银行和兑换点换回美元。我在伊朗和东非都没有遇到过这种问题,这次在叙利亚和阿尔及利亚两个国家碰到了,所幸 剩的不多,约合十来美元,在机场购物花掉了。好消息是,在叙利亚住旅馆和旅游包车,如果叙镑不够,你都可以用美元,所以手边不需要保留太多叙镑。

我 这次为了安全起见,长程交通都是用的出租车。如果以后社会环境许可,再去的朋友,其实可以考虑坐公交车往返机场和市中心之间。我这次确实打听过,去机场的 公交车,就在大马士革新城,国家博物馆再往西南不远处,大马士革大学的正门口,我某天傍晚还亲自去看过地形。从这里到新城市中心(旧城西门附近的 Maytyr广场),还有2公里的距离,如果行李不多,可以步行。

2。旧城精华:倭马亚清真寺,萨拉丁墓

大马士革是数千 年的古都,公元前3千年就已经是城市,公元前2千5百年(我们的三皇五帝时代),这座城市就已经叫做大马士革(拼法稍有不同,那时候是 Dimashqa),征服中东的历代大帝国,象什么古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马其顿,直到罗马帝国都统治过大马士革。这期间大马士革一般都是一个重要 的地区中心,省会城市。它作为显赫的帝国都城,那是7世纪阿拉伯帝国兴起之后。先知默罕默德身后,争议较小地继承了五代,称哈里发。然后帝国的叙利亚总 督,第六代哈里发曾经和第四代哈里发阿里争夺帝位,穆阿维叶死后,他的儿子雅济德Yazid,又与第四代哈里发阿里的儿子侯赛因争夺帝位,雅济德胜出,这 就是穆斯林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分际,也是阿拉伯帝国第一个王朝,倭马亚王朝的开始。以上渊源,在我的“邪恶系列”上一篇,伊朗游记里面,有更详细的交代。 (Umayyad,也有书上音译成伍麦叶王朝,可能忌讳倭字意思不好,其实只是拟音而已,不必在意,而我从小看的书都用倭马亚的音译,所以仍从旧译)。

因 为穆阿维叶是叙利亚总督,所以倭马亚王朝把帝国首都从阿拉伯半岛迁到大马士革。王朝持续90年(661-750),被阿巴斯王朝推翻,帝都也移到了巴格 达。因为阿拉伯帝国勃兴初期,它征服了萨珊波斯帝国,而波斯无论从经济实力还是文化,都比阿拉伯本土更强大,阿巴斯王朝,就是以波斯为权力基础的一批贵 族,夺了倭马亚朝哈里发的权,从此,帝国中心向东迁移,帝国西面,自新征服的最远的西班牙半岛开始,朝廷鞭长莫及,渐渐地各地军阀都事实独立了,巴格达的 阿巴斯王朝,对帝国的控制力越来越弱。首先是被阿巴斯王朝屠杀的倭马亚家族硕果仅存的一位王子,亡命西班牙,在西班牙扯起造反的大旗,先是自称埃米尔,过 了几代事实独立的日子,干脆自称哈里发,和巴格达哈里发分庭抗礼。

这,就是西班牙科尔多瓦哈里发王朝的兴起,也是西班牙中古时代文化上的鼎盛时期。今天我们去西班牙的科尔多瓦,还能看见伊斯兰风格的大清真寺,那是科尔多瓦最主要的名胜古迹,只不过后来改成了教堂。

不 过“哈里发”Caliph毕竟是政教合一的领袖,从道统来说,哈里发宣称直接继承自先知,因了这层宗教关系,各地事实独立的伊斯兰君主,最多自称“埃米 尔”,或者“苏丹”,敢直接把自己叫做“哈里发”的,绝对不多。阿巴斯王朝期间,西班牙,摩洛哥,北非,小亚细亚半岛,甚至叙利亚这些地方,相继事实独 立,军阀混战,中东最强有力的势力,一是从中亚大草原迁移来的突厥游牧部落,就是塞尔柱突厥王朝,Celjuk,二是欧洲十字军反攻中东。1099年的第 一次十字军最成功,拿下了圣城耶路撒冷,在叙利亚附近这块地方,建立了好几个基督教诸侯国家。

塞尔柱突厥王朝,名义上服从阿巴斯王朝哈里 发。可是整个阿拉伯世界,也并非没有其他哈里发。公元900多年的时候,北非摩洛哥境内的什叶派穆斯林兴起,征服整个北非,建都埃及开罗。这是法蒂玛王朝 哈里发(中国史书上叫“绿衣大食”)。阿拉伯世界的君主,一般不敢自称哈里发,这里面有宗教意义。在那个时期,阿拉伯世界的三个哈里发,各自有自己继承道 统的说法:西班牙科尔多瓦的哈里发王朝,那是倭马亚王朝的遗孤建立的,不承认篡权的阿巴斯王朝。无论倭马亚还是阿巴斯王朝哈里发,都是逊尼派穆斯林。北非 的法蒂玛王朝,是什叶派,根本就不承认从倭马亚朝祖先,穆阿维叶开始的合法性,只承认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婿阿里及其后裔,才是合法继承人,所以自己也称哈里 发。

但是开罗的法蒂玛王朝延续得没有巴格达的阿巴斯王朝久,不到3百年,它在1171年,被大臣萨拉丁所灭。

公元12世 纪,大马士革城迎来了第二个鼎盛时期,这次它的君主,是位不世出的传奇大英雄,萨拉丁Saladin。萨拉丁是库尔德人,逊尼派穆斯林,灭掉北非的法蒂玛 王朝(什叶派哈里发)之后,他自己不能称哈里发,只称苏丹,名义上服从巴格达的阿巴斯王朝哈里发,这就是阿尤布王朝Ayyoubid。如果从阿拉伯哈里发 的角度来说(尽管当时巴格达的哈里发已经和周朝天子的实力地位差不多了),萨拉丁也是一个地方诸侯(大致相当于春秋五霸,或者战国后期的秦王吧)。他从埃 及兴起,向北打进叙利亚,整合中东的伊斯兰势力,和欧洲十字军斗。他的传奇故事,我们后面说萨拉丁墓的时候再讲。

萨拉丁建立了整合叙利亚和埃及的阿尤布王朝Ayyoubid,以大马士革为都城。直到百五十年后,蒙古兴起,大军西征,灭国无数,不但阿尤布王朝灭亡,就连阿拉伯世界的哈里发,那个巴格达的阿巴斯王朝,也被蒙古旭烈兀汗灭掉了。蒙古占领巴格达和大马士革。

埃及的马木鲁克王朝Mamluks向蒙古反攻,收复大马士革,然后成吉思汗的一个支裔,瘸子帖木儿建立的帖木儿帝国又横扫中东,再占叙利亚(大约相当于我们国家的明初,其实帖木儿当时准备远征明朝,途中暴毙)。帖木儿暴毙之后,马木鲁克王朝再从埃及打回来。

你方唱罢我登场,来回拉锯的结果,最后是北面,从小亚细亚半岛兴起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终结了这一切。整个中东北非,尽被土耳其帝国收入囊中,直到现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至 于哈里发,大多数人在蒙古灭亡阿巴斯王朝之后,再没有听说。其实在宗教意义上,“先知的继承人,阿拉伯世界的精神领袖”,还是有的:蒙古人被埃及的马木鲁 克王朝击退,马木鲁克们,拥立阿巴斯王朝后裔作傀儡哈里发近两百年,史称“影子哈里发时代”。到1517年,几乎整个阿拉伯世界,都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 服,埃及的马木留克王朝,也被奥斯曼土耳其所灭。土耳其苏丹,继任哈里发。大家一般只知道土耳其皇帝称苏丹,他们自己也习惯这么称呼,其实从道统上来说, 土耳其苏丹,同时也是阿拉伯世界的哈里发。

又过5百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斯曼帝国解体,国父凯末尔建立现代的土耳其共和国,宪法正式规定,阿拉伯哈里发这个职位不复存在,哈里发所拥有的职权,转归土耳其议会行使。这才是历史上阿拉伯哈里发正式结束的时间。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