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系列”之三 闯进叙利亚 3/4

“邪恶国家”任我行

之三 闯进叙利亚

4。帕尔米拉城Palmyra

我 从旅馆前台订的包车,早上7点半,司机兼导游Aeyman老头就提前来接我了。Palmyra在大马士革东北方向,大约250公里,从大马士革出城的高速 公路,终点是伊拉克的巴格达。这条路出城没有阻拦,回程接近大马士革的郊外,所有车辆必须停车接受检查,据说原因是前两周曾经查到,有从伊拉克入境的货 车,为叙利亚反对派偷运武器。叙利亚军队的检查,主要是看看车的后备箱有无夹带,对外国人的证件查得很马虎。我坐在车里,车窗外两名持冲锋枪的士兵检查我 的护照,问我签证在哪里,没等我指给他,他看见了我的申根签证和伊朗签证,就说,“签证很好,祝您愉快”,就放行了。他其实根本就看不懂英语,不认得叙利 亚签证,也不在乎。

Palmyra遗迹坐落在沙漠之中,高速公路出城就穿越大片沙漠,经常能远远看见前方有广阔的湖水反射着阳光,有时甚至还有棕榈树林,那就是传说中的海市蜃楼:你开车走近,它又消失了,出现在更远的前方,永远都达不到。

仔细看远处地平线有白晃晃的一片水光,还有棕榈树林,那都是海市蜃楼。

在 大马士革和Palmyra差不多中间的公路边,我们造访了一家沙漠饭店。这座“巴格达咖啡馆”,得名于1987年一部著名的德国电影。它是个咖啡馆,也是 个小客栈,孤零零地坐落在沙漠里,前后二十多公里都没有人烟。这里的室外装饰很有大漠风情:枯树,破犁,驴车,我觉得做徐克电影中的龙门客栈外景,再合适 不过。

不过,这座“龙门客栈”没有风情万种的老板娘金香玉,而是个黑袍的帅气阿拉伯小伙。据他说,这座客栈是他和他的朋友们自己建造的,直到现在还在扩建,所有的建筑材料,食品和水,都要用车从十几公里之外运来。这是我和店主的合照

这身传统的阿拉伯黑袍还真挺有神秘色彩。我在“龙门客栈”吃的早餐,是自制的山羊酸奶,当地人的吃法,不加糖,加盐。因为“龙门客栈”的联想,我可不敢在这里吃任何肉类哈。

帕 尔米拉Palmyra城在古罗马帝国时代,是叙利亚行省中一个繁盛的沙漠绿洲,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贸易重镇,地处罗马和帕提亚两大帝国之间的缓冲地带,(跟 《龙门客栈》里的边关也确实很象),边贸发达。后来阿拉伯帝国征服中东的时候,这座城市就被遗忘在沙漠中,渐渐被风沙掩埋了1千多年。所以,今天的 Palmyra遗迹,是典型的罗马城市风貌,也是叙利亚吸引最多游客的旅游胜地。

说是“吸引最多游客”,我在帕尔米拉城的一整天里,只看 到一个来自法国的旅游团,还有两位来自斯洛文尼亚的青年,后来和我一起搭伴走。政治动荡给叙利亚旅游业带来的灾难性冲击,是显而易见的。我去的季节是4月 底,还没进入炎炎盛夏,正是叙利亚的旅游旺季,在往年,整个Palmyra几平方公里的遗迹区,会充斥数百辆旅游车,每天几万欧洲游客,而现在,广阔的景 区,只有这么寥寥数人。

对我来说,这倒正好:一个人倘徉在伟岸的罗马立柱废墟之中,更有凭吊古迹的意境。

帕尔米拉的罗马遗迹占地很广,只有圆形剧场,巴尔神庙等两三个景点卖票,整个景区不需要买票,也没有固定的开放时间。只是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距离太远,不能步行,最好有车或者租辆自行车。

这是从城堡山上,俯瞰整片罗马遗迹

山 下的一片方塔,有点象东方佛教寺院的塔林,也是作为地上墓葬的塔,每个贵族家族一座塔,里面分几层,这些墓葬塔里最高保存最完整的两座,游客可以走进去参 观,塔高三层,据说一层是男人,一层是女人,一层是小孩的,里面并不恐怖,因为所有的棺材里都是骨灰,没有尸体(罗马人用火葬),而且棺材放置在墙壁上凹 进去的龛内,口上用浮雕大理石板盖起来,游客看到的,是浮雕和壁画,见不到后面的棺材。

这是其中的一座塔

墓葬塔内部

巴尔神庙Temple of Bel在城市最东段,整个帕尔米拉罗马遗迹最漂亮的地方,保存得也最为完整。

这儿要买票,进门后是一座宽敞的院落,院子里无数巨型罗马石柱

院子中间的神殿,是古希腊那种繁柱结构,而不象罗马人喜欢的水泥圆拱顶的巴西利卡大空间,所以,它是方方正正的,从外面看很大,很多雄伟的柱子,但是内部空间其实挺小。所以,这座神庙真正好看的地方,是院子里的罗马石柱,和正中神殿的外观。

在巴尔神庙门外,有条罗马长街,向西一直延伸一公里多长,在古代这是城市的主街,也是通往其他城市“高速公路”的起点,现在街两侧都还有罗马式立柱拱廊。

在这条柱廊长街一半的地方,就是圆形剧场,还有大市场Agora。

来 帕尔米拉玩,最好是坐车,在遗迹北边的镇上住一晚,在早晨或者黄昏,所有的旅游团都离开之后,坐在安静的罗马石阶上发呆,看日升日沉,或者登临山顶的城 堡,俯瞰夕阳下的城市。我最初的计划就是如此:从大马士革坐公车北上两个小时,以叙利亚第三大城市Homs为中心,坐公交去东面的帕尔米拉,再去东北的十 字军骑士城堡,最后再北上到阿勒颇Aleppo,每个地方住一晚上。和平环境下,这是最合理也最省钱的计划。但是现在特殊时期,我省去阿勒颇,包车当天往 返帕尔米拉和十字军城堡,就为了绕开骚乱的Homs,当然,在古代遗迹看夕阳和日出,就没法实现了。

5。Crac des Chevaliers骑士城堡

从 帕尔米拉回到大马士革,觉得我的老司机非常可靠,决定明天还用他的车,往返十字军骑士城堡。昨天在帕尔米拉遇到两位来自斯洛文尼亚的青年夫妇,他们坐在墓 葬塔门前等开门,平时那里上锁,旅游指南上说,镇上博物馆的看门人,会每天定点来开门。可是当时整个景区几乎没有游客,看门人估计是犯懒,根本就不来。幸 亏我到了,请我的司机开车去3到4公里外的博物馆把看门老头接来。他们两位计划坐公车回大马士革,但是回去的车少,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我包车反正只有一个 人,就邀他们搭我的车回城,坚持不收任何钱。因为我去年年初也去过斯洛文尼亚,和他们挺谈得来,今天他们原本就想去骑士城堡,于是今天的包车,我们三个人 分摊费用—-其实我自己原也要花钱包车,这样省了三分之二的车费,也算我好心有现世报吧:)

Crac des Chevaliers由中世纪东征的十字军骑士建立,我在欧洲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规模宏大,防御体系完善的独立要塞城堡。象法国卢瓦尔河谷的那些美丽城堡, 其实主要是居住的宫殿。欧洲保护得好的古城,每座都有城堡,象伦敦塔,温莎堡,爱丁堡城堡,克里姆林宫,规模肯定比这里大,那是近代扩建的结果,也是城市 防御体系的一部分,有些当年本就是一座城市。作为独立的中世纪山头城堡,德国莱茵河谷的城堡,和这里很像。我去参观过莱因河谷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马克 斯堡,论规模,还远远比不上叙利亚的骑士城堡。

城堡建在山头上,可以控制周围的田野,村庄和道路

城堡分内外两重,内堡和外堡之间,还有护城河。 这是我在外堡城墙顶端,看护城河和内堡

俯瞰周围的平原和远山

这 座城堡当年历经无数次围攻战,在历史上从未被攻破过,就连伟大的萨拉丁也拿它无可奈何。最后,1271年拜巴斯苏丹Baybars Sultan围城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十字军在中东最后的据点,周围数百公里没有任何友军可以增援,偌大一座城堡,设计可以容纳2千名守军,当时只有2百 人,就算这样,骑士城堡仍然未被攻破—-其实拜巴斯的大军慑于城堡的坚固工事,没敢攻城,只满足于围困,而城里守军人少,储备的给养足够支撑5年之 用。最后,十字军骑士和苏丹谈判,放弃城堡,苏丹放开一条路,让他们安全撤离到黎巴嫩沿海城市的黎波里Tripoli,上船离开。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