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东南亚:六国两周掠影 (4/6)

初识东南亚——越,老,马,新,印尼,菲律宾两周掠影

3。吉隆坡和新加坡

我在吉 隆坡和新加坡都只能算是过境,吉隆坡1天半,新加坡2天。吉隆坡对中国护照持有者,可以落地签,如果在3天之内,可以在机场申请免费的过境许可(其实马来 西亚的法律是96小时,可是如果你的机票真的要在吉隆坡停留4天而护照上又没有马来签证,咱们可爱的中国边检,会阻止你出境)。我为省麻烦,干脆在出发前 在马来西亚驻上海领事馆拿好了签证。去吉隆坡,纯粹是为看看马来石油公司总部,88层高452米的双塔,1998到2004年间,曾经是世界第一高楼,凯 萨琳·齐塔-琼斯和肖恩·康纳利演过一部很好看的盗宝电影《Entrapment》,中文是翻译成《偷天陷阱》吧,就以这里作为背景。不过那天我去的时 候,赶上双塔高处的天桥瞭望台维修,要关闭到年底才重新开放,所以只在大厦下面的购物中心逛了逛,在大楼外的花园里,和大家一样举头拍了张“到此一游” 照,算是来过了。

按 照Lonely Planet的介绍,吉隆坡还有一处小清真寺Masjid Jemek,1907年由英国人设计的印度风格清真寺。我去看了,那里坐落在两条河的交汇处,地铁站就在旁边,交通非常方便。倒也对非信徒开放,只是必须 穿上他们提供的长袍,女士还必须戴上头巾(他们也提供),而且不允许进入祈祷厅,只能在院子里走一圈。这里挺小,倒也安静雅致,但是作为旅游景点,无甚可 观。毕竟,我刚刚走过中东那么多或宏伟或古老的清真寺。

吉 隆坡和新加坡两地,给我感觉非常相似,当然新加坡更干净更有秩序一些,总体上,都是非常现代化的都市,所有商厦里的购物中心和餐馆,长得全一样,分不出是 吉隆坡,新加坡,还是上海,北京。你在吉隆坡大多数时候也可以讲华语,马来西亚很多华侨,都说中文,饮食方面,和中国南方非常象,很美味,也便宜。我从吉 隆坡到新加坡,在吉隆坡的时代广场大厦前,坐Starsmart的豪华巴士,4个小时到达边界,过关以后,再半个多小时到新加坡城。我怎么也感觉不到 —-我居然出国了?离开上海了?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原先都是英国殖民地,所以直到现在,汽车还是靠左行驶,电源插头还是英式三 角方形。吉隆坡机场离开市中心有50多公里,几乎在另一个城市,从机场有高速直达火车,因为很多朋友都坐亚航(东南亚最大覆盖最广的廉航,中心在吉隆 坡),从亚航的候机楼,有直达市内的机场巴士,比坐直达火车方便,也更便宜,速度也挺快。新加坡樟宜机场不同:机场有地铁线和市中心直接连接,机场内感觉 干净,空旷,安静,购物和休息都很方便,甚至有足够的免费上网的计算机终端,供旅客查email。我不止一次在旅游指南和杂志上看到,说樟宜机场本身几乎 就能成为新加坡的一个景点了—-所言不虚。

我有很多朋友在新加坡生活过,更多的朋友去过那里,最近有朋友说非常喜欢那里的原因,在于 新加坡代表了华人所能达到的,治理的最高境界。仔细想想也是哈,华人作为个人,不但聪明,最主要是能吃苦,所以总能在经济上或者学问上,出人头地。但是, 作为群体,团结性绝对不是咱们中国人的强项,相反,中国人是最讲究个人奋斗,个人主义的(当然,儒家传统也决定了我们的文化不可突出个人,我们只是低调, 但低调不代表协作,不代表纪律性和向心力。我们只是悄悄地,低调地在为自己的利益忙碌,偶尔打个擦边球,越个轨什么的)。几十年的社会主义教育,也没能扭 转过来。欧美人总以为东亚文化的中国和日本没什么区别,其实,瑞典社会学家Hofstede用五个维度来描述国家文化,其中在个人主义还是集体主义这个文 化维度上,中国和日本,绝对是完全相反的。

日耳曼式的遵守秩序,在我们华人看来,是个非常foreign的怪癖,那叫做“不知变通”。所以,四海的华人聚居区,无论上海香港,还是旧金山曼哈顿的华埠,有活力容易,但有秩序就不那么容易达成。象新加坡这样,能把华人为主的社区,管理到笔管条直,也真算是个奇迹了。

以 上,是朋友喜欢新加坡的一个理性的理由。而我从一个旅行者感性的角度,却找不出爱上这座城市的太多理由。不错,这里干净整齐,秩序井然,甚至不亚于瑞士, 但瑞士有巧克力,军刀,奶酪,手表,少女峰,威廉退尔,雇佣兵,这些独特的文化符号,能够让你一下子爱上她,而新加坡,我觉得更多的是座宜居的城市,它的 美丽,更象悉尼或者开普敦。

的确,站在市中心殖民先驱者Raffles的像前,面对着新加坡河两岸高耸的写字楼群,还有河这边井然有序的议会大厦等建筑,我脑海里浮现的,是觉得它特别象雅若河畔的墨尔本,港口大铁桥旁的悉尼,码头附近的奥克兰,和海湾边的开普敦。

我当时甚至想

“唔,这座城市,有一个英联邦的灵魂”。

我从吉隆坡陆地入境新加坡,还有点小小的波折。

我 有美国绿卡,事先发电咨询过新加坡驻上海领事馆,签证处的官员回电,详细解释了相关规定,肯定我可以免签进入新加坡,4天以下。我打印出她的答复,随身携 带。实际入境的时候,也算顺利,边检官员显然没有遇到过类似情况,拿中国的官方套语,叫做“政策水平不高”,好几位警官查阅了N多法规,耽误了N多时间, 总算予以放行。不过他们态度始终很客气,而且都能说中文,我是气定神闲,老神在在的模样。新加坡是法制国家,边检官员当不会故意刁难索贿。问题出在放行之 后:半小时后我理所当然地出关,却发现我的大巴走了,把我一个人搁在边关!岂有此理,难道Starsmart的司机,不清点乘客人数的么?幸亏过关之时所 有旅客要带着自己的行李,所以我的行李没有被车子拐跑。

看车场的老先生讲中文,指点我不必等候1个半小时之后的同一公司下一班车,只需要随便搭一辆关口到城郊的短途通勤车,不管下来终点是什么地方,总是交通枢纽,有交通枢纽,就有地铁站。一上地铁,我就完全明白去旅馆该怎么走了。要说国家小真是有国家小的好处。

我 住在市中心东北,往机场那个方向上的Sims街,地铁Aljunied站,旅馆叫做Amrise Hotel,是座整洁的小旅馆,但那片地区,叫做芽笼,绝对不是个“英联邦”式的地方,倒象是整齐版的纽约唐人街。以前,芽笼这片是马来人聚集区,比较贫 穷落后,现在这里街上有无数中餐大排档,味道绝对正宗,而且非常便宜。我在世界各国旅游,一般都不敢吃大排档,怕肠胃受不了,影响旅行日程,只有在新加 坡,吃得很放心。这里尤其是胡椒炒蟹,是发源于新加坡的特色中餐。我在Aljunied街和芽笼街Geylang Road交口的No Signboard这家吃白胡椒炒蟹,应该是最正宗老字号的餐馆之一。我在这里,还吃过炒鹿肉,和特别大的刀蚬,天津叫做蛏子,英文是razor clam,这里的蛏子尺寸特大,我在天津和西班牙都没见过,蒸上一只就是一碟小菜。芽笼街,还是新加坡的红灯区,夜幕降临,走在Gaylang Road的这一段,会见到不少穿着清凉的站街女,有不少还很漂亮,也是一道风景吧。可能我自己不太容易欣赏异族美女,所以曾走在阿姆斯特丹和汉堡的红灯 区,从来没觉得有什么,而在新加坡这里,还真有点心旌荡漾:)

新加坡的休闲胜地在圣淘沙岛Santosa,从市中心南边的港口过去,可以 坐跨海缆车,也可以乘单轨高架。我本来计划至少要坐一个单程缆车,从空中俯瞰圣淘沙岛,可惜上午瓢泼大雨从天而降,热带气候就是如此变幻无常,缆车在风雨 中必须关闭。所以只好坐单轨火车上岛。车票3个新元,其中已经包含了岛上的公共汽车票,所以在岛上可以任意乘坐红蓝黄绿四条公车线路。圣淘沙岛说大不大, 说小呢,还真不是步行能走下来的。岛上有好几处海滩(人工海滩),有环球影城游乐场,海洋动物园,几座度假村,整个类似于一个迪斯尼世界的格局。我来这 里,既不为游乐场,也不想躺在海滩上游泳。我想看看岛上传说中“大炮瞄准错误方向”的siloso要塞。

二战中有个广泛流传的说法,讲 1942年英军以为日军的入侵肯定将来自对海正面,因此要塞的炮口都固定指向海面,当山下奉文中将从背后的马来亚丛林发动“自行车闪电战”,突然出现在英 军背后时,新加坡的炮台无能为力,只好投降。我呢,从一开始就怀疑这个说法的细节真实性:懂得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要塞炮要对付的是海上的移动目标,一般 都坐落在有圆形铁轨的基座上面,应该可以360度射击。要说日军确实达成对英军的战略奇袭,那是没错,英国人肯定是措手不及了。要说战斗中要塞大炮因为指 向错误的方向,就不能调转炮口向后射击,这就有点扯淡了—-除非,大炮安装在碉堡里,而碉堡没有向后的射击开口。

Santosa圣淘 沙,是战后新加坡开发旅游业所起的名字,这座岛屿曾经因为疟疾横行,被当地土人起名Blankang Mati,就是“绝后岛”,这个名字一直保留到战后。“绝后岛”地扼新加坡港的入海口,地形险要,来福士爵士Raffles第一次登上新加坡的时候,就注 意到这座岛的防御价值,以后英军在这座岛的东西两端都修筑炮台,从对海方向来保护新加坡港。今天的siloso要塞,只是好几座炮台中唯一完整保存下来的 一座。

这是炮台工事体系中的一处阵地。

实 地踏勘的结果,证实了我的想法:所谓“英军炮口指向错误的方向”,是从宏观,从战略上说的,英军确实遭受了战略奇袭。但是并不具有细节的真实性。这里的大 炮,确实部署在钢轨上,可以360度射击,也没有全封闭的碉堡,只是露天的掩体。事实上,根据当地的说明,新加坡围城战期间,这里的大炮还真调转炮口向北 面新加坡城外围的日军射击,也曾击沉了从绝后岛和新加坡本岛之间海峡强行突破的日军运兵船。

在这里,除了有大炮和工事供游人参观之外,还有“投降纪念博物馆”,用蜡像雕塑出英军指挥官白西华中将(Paseval,更标准的音译是帕西瓦尔中将,白西华是旧译),被迫向日军司令官山下奉文中将投降的签字仪式。

当然,二战纪念馆,无论如何不可能用这样丧气的方式结尾。所以,下一个房间,就是1945年日本南方军(总部在新加坡)向盟军东南亚战区最高司令官蒙巴顿海军上将(Mountbaton伯爵,英王的表弟)投降的蜡像场景。

新加坡有一处真正让我惊异的景点,就是中国城里的佛牙舍利庙。(顺便说一句,新加坡市中心附近的中国城,叫做“牛车水”,这个来历是什么呢?发音听起来八竿子打不着嘛)。佛牙舍利庙是一座五层楼大厦,地下有车库。

我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规模,还是占据一座大厦的庙啊:中土的佛寺,都有定规,至少一进门是四大天王,第一进殿是弥勒佛,然后是供奉佛祖的大雄宝殿,再后面, 如果庙大的话,再有本寺特色的其他殿,比如观音堂,立雪亭之类。无论法门寺,金山寺,少林寺,白马寺,灵隐寺,这些名刹都是平房。在美国欧洲的华埠,也有 些庙建在写字楼大厦里面,但那都是占据其中一层几个房间。从未见过这五层楼大厦的大庙。

这是一层大殿,正在做法事。整个大殿金碧辉煌,庄严肃穆。

二层楼是个夹层,可以从四周回廊,俯瞰大殿。三楼专门有殿,供奉佛牙舍利。舍利子的真迹在嵌套几层的宝匣内,大殿里有大屏幕电视,展示匣内的圣物,供大众瞻仰。四楼是佛教艺术博物馆。五楼上有个钟楼,还有露天花园

在华埠“牛车水”离开佛牙舍利寺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处印度教神庙,Sri Mariamman,它门楼上那些重重迭迭的玩偶雕塑,特别具有喜感。

总之,新加坡给我的感觉,是个挺好的城市,但是似乎好得无话可说。你说新加坡和上海真有多大区别?我想,也许新加坡是个适宜居住的城市,你要住下来慢慢品,才能觉出新加坡的好来。—-要不然,我的朋友中,在新加坡长住过的,为什么都一致说非常喜欢这座城市呢?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