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中亚 :乌兹别克,哈萨克,吉尔吉斯(1/5)

远征中亚

乌兹别克,哈萨克,吉尔吉斯游记

咱们中国的“中”字来源,是“天下之 中”,其实多多少少是因为古时候地理知识匮乏:中央帝国东面和南面是大海,西域是沙漠和群山,北临蒙古戈壁,地理位置相对封闭,所以历史上多数时间,中国 是向心一统的一个大帝国。可是如果从整个欧亚大陆的角度来说,大陆的中心,远在西域以西,中亚的大草原上。

看史书的时候,对中亚这块神秘 的大陆非常着迷,因为周边的各大文明,都对这块地方所知甚少,可是这块草原走出的“野蛮”民族,却真正塑造了整个文明史。英语里面,“白人”这个词是高加 索人种Caucasian,因为欧洲人,波斯人,印度人,都属于印欧-雅利安人种,远古时期,印欧人就从中亚的草原上西进,征服了欧洲大陆和南亚次大陆。 古希腊黄金时期的文明,和公元前2千-3千年前的克里特-迈锡尼文明,其实不是一个种族,克里特-迈锡尼的地中海文明衰落之后,来自亚洲草原的多里亚人征 服了希腊,再创造出希腊古典文明。中国上古文明史是一团浆糊,应该说,中华文明是多起源的,商朝人和东南沿海的吴越人,不太可能和中亚扯上什么关系。但 “中华民族”的正源,华夏人,真正是从西北迁移过来,征服了东方的商文化,定居下来,创造了华夏文明。因此有假说,讲黄帝部落,也来自于西域。

至 于后来,世界进入文明时代,从中亚草原走出的游牧部落,就更让周围各大文明古国的定居民族,闻风丧胆:匈奴人,马扎尔人,西徐亚人,鲜卑人,柔然人,蒙古 人,等等等等。中世纪之后,直到今天,中亚这片土地上,各游牧民族虽然多样,但基本上可以归入两大体系:突厥系和蒙古系。这都是能征善战的“上帝之鞭”。 今天中亚各个“斯坦”,连中国新疆的各少数民族在内,象乌兹别克,哈萨克,维吾尔,塔吉克,都属于突厥人种。(锡伯人,鞑靼人,卡尔梅克人,这些属于蒙古 人种)

古时候,中亚游牧部落没有自己的信史,现在我们了解中亚史,都是通过周边各文明古国的史书,比如中国,波斯,希腊的历史,间接知道 些一鳞半爪的情况。比如成吉思汗西征,征服花剌子模帝国,就有波斯人写的《世界征服者史》,还有《长春真人西游记》作史料—-当然,绝大多数历史小 白,比如我自己,最初知道这段,其实是通过《射雕英雄传》—-长春真人丘处机,有不知道的请举手?

其实,全真教,丘处机,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帝国,这都是真的,只不过故事的主人公,靖哥哥和蓉儿,那是金大侠编出来的。我最初想起去中亚旅游,不是想走丝绸之路,真正就是想去看看,郭靖黄蓉从雪峰上扎个大降落伞跳下来,为成吉思汗占领的那座城市,撒马尔罕。

1。撒马尔罕 Samarkand

去 中亚得挑时间:亚洲大陆的深处,冬天严寒夏天酷热,气候走极端。我是4月底5月初,趁学期提前结束,回国讲学的路上,顺道游了十天,所以自由时间有限,没 有去更多地方,就是5座城市,乌兹别克境内的古代名城,撒马尔罕Samarkand,不哈拉Bukhara,首都塔什干 Tashkent,哈萨克的丝路名城阿拉木图Almaty,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初春的气候特别舒服,到处春暖花开,白天最高气温25度 左右。前苏联中亚总共5个“斯坦”,为什么只去三个呢?因为这三个国家,不需要我出邀请函,签证方便得多。土库曼和塔吉克两国,当地的邀请函,搞起来太麻 烦。再说,中亚真正好玩的地方,就是乌兹别克的撒马尔罕和不哈拉。能到访这两座名城,我意已足。

乘坐俄罗斯航空的飞机,经莫斯科转机,凌 晨3点飞到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Tashkent。俄航很奇怪:如果从波士顿出发,转机纽约飞同一条航线,要比纽约出发贵500美元,还是单程!那我当然花 15块钱从波士顿坐汽车去纽约搭飞机了。乌兹别克的货币叫做索姆Som,官价1800多som合一美元,必须向银行换,或者在寥寥可数的几处可用外国卡的 ATM机上取现,而且要保留好收据,没有收据的话,临走时多余的Som换不回来。但在实际上,你可以从乌兹别克的ATM机,取出美元现金。在黑市上,美元 可以用1比2800的汇率兑换当地货币,只是以后没有凭据,多余Som换不回美元而已。凌晨3点到达机场,4点出关,机场没有ATM机,银行也不开门。出 租司机对车费并不乱涨价,但是会在汇率上宰你一刀:他们愿意用1比2000的汇率兑换你手里的美元,如果你以为这个价格比在网上查到的官价1:1800好 的话,那就上当了。

关于乌兹别克货币,还有一点很有意思:他们最大面值的Som才1千块钱。所以,你看我是不是显得特别有钱,天天兜里揣着两块砖头厚的货币在街上闲逛?

这 是50万Som,才合250多块钱美元。乌兹别克Som倒真不是最不值钱的:伊朗里亚尔Rial兑美金1比1万2千(去年),越南盾1比2万!可是人家都 有大面值单张货币啊,在乌兹别克,你的口袋就必须鼓鼓的,第一天我还真不习惯,怕带这么厚的钱上街不安全,然后马上就发现,街边的小摊贩,随时都能掏出一 摞一摞的钱来,个个看上去家财万贯的样子,一点不稀奇。

我大约在早上5点钟,从机场打车直接到塔什干火车站。塔什干作为前苏联的加盟共和 国首都,看上去相当整洁干净,马路宽阔,有很多花坛。机场离市中心非常近,到火车站只有3公里都不到。铁路系统其实不特别发达,但是塔什干–撒马尔罕 –不哈拉这条铁路线国际游客众多,使用崭新的高速列车

列车内部,看上去和我们的动车组没什么区别

这 列车时速大约200来公里,在普通轨道上跑,国内的动车组也不过如此了(国内350公里时速的高铁,那是特别铺设的铁轨)。车窗大概是单面玻璃,我在车厢 里向外拍照,车外的女生对着车窗反光照镜子,看不见我。这一路,坐在我前后的,是一群乌兹别克国立大学的在校学生,二三十人结伴从塔什干去撒马尔罕玩。在 中亚,来自东亚的游客很少,他们大概觉得很新奇,和我聊了一路。不过他们的专业是乌兹别克语言文学,就象国内中文系的学生,英语也不会太好,交流起来有点 困难。

青年学生精力充沛,一路上都在互相飚歌,我自己一夜只在飞机上小睡了一会儿,给他们带动的现在也是困倦全无,和他们一起唱歌,他们 唱乌兹别克民歌,我就唱中国歌给他们听。他们是文学专业,还很起劲地玩诗歌接龙的游戏:一个人背诵一段乌兹别克语诗篇,最末一句的最后一个音节,必须是下 一个人朗诵的诗歌的起首音节,此起彼伏地连续一个半小时,居然没有断。虽然我完全不懂乌兹别克语,但听了这一路乌兹别克诗篇,觉得很有意思。

高速火车上午8点半开车10点半到达撒马尔罕。撒马尔罕火车站离开市中心古迹景区的距离,似乎比塔什干机场到市中心的距离还远些,有公共汽车,最好打车直接到旅馆。我订的旅馆,叫做Caravan Serail,装饰风格很有伊斯兰情调,这是走廊墙上挂的画盘。

这里的电源插头是欧洲的两脚圆形,有无线网,早餐相当丰盛,大致处于Registan和比比·卡尼姆清真寺Bibi-Khanymz两片景点之间,步行各十分钟的样子,单人间38美元,还挺值得推荐的。

放下行李,我大约在中午12点半左右走出旅馆,到撒马尔罕最中心的景区,Registan

撒 马尔罕和附近的不哈拉两座城市,从古至今就是中亚地区最重要的大城。成吉思汗西征,打败花剌子模帝国苏丹摩訶莫(其实就是穆罕默德Muhamud的另一种 音译),屠城并且夷平撒马尔罕,这座城市在蒙古征服之前的遗迹,是留不下什么了。但是象这样重要的城市,又位于丝绸之路上,不可能长期废弃(罗马人当年那 么痛恨迦太基,平了城还在土地上撒盐,百年之后,凯撒还是重建迦太基,并把非洲行省的首都定在迦太基了),成吉思汗死后,中亚这块地方(叫做河中,位于两 条流进里海的大河,阿姆河与锡尔河之间),算上呼罗珊地区各个“斯坦”和新疆,属于察合台的封地。后来不断分裂,黄金家族(成吉思汗后裔)的各蒙古宗王互 相攻战,1百30年后,大约和明太祖朱元璋同时代,撒马尔罕附近,出了一个蒙古人叫做帖木儿,他宣称自己是成吉思汗后代,实际上,从文化和宗教角度来说, 帖木儿已经突厥化,并且信奉伊斯兰教(也有历史学家说帖木儿根本就是突厥人)。帖木儿先和朱元璋奉韩林儿为主一样,立察合台后裔为大汗,自己掌握实权,征 服河中,后来干脆杀死宗主,自己建立帖木儿帝国,征服了整个中亚,伊朗,伊拉克,阿富汗。因为他打仗受过伤,历史上称为瘸子帖木儿Timulame,就是 Timur the Lame。

帖木儿的首都,就在撒马尔罕。所以今天的撒马尔罕,最宏伟的古迹,全都来自帖木儿帝国时代,比成吉思汗的 蒙古帝国要晚,大约相当于明朝。Registan是帖木儿首都最漂亮的中心广场,在塔吉克语里面,意思是“沙地”。广场三面是清真寺和神学院,一面开敞。 左手边这座建筑最老,兀鲁伯神学院Ulugbek Medressa,1420年在帖木儿的孙子,乌鲁别克汗(兀鲁伯汗)统治下建成,据说,兀鲁伯自己就是相当出色的天文学家和数学家(今天月球上有一座环 形山以乌鲁别克命名,纪念他对天文学的贡献),他本人就在这里教授过数学。正中间和右手边这两座神学院比兀鲁伯晚了两百年,建成的时候,相当于明末崇祯 年。右手的狮子院Sher Dor Medressa,大门门楣上,两侧黄色的飞狮图案非常著名,就象中国甘肃武威出土的“马踏飞燕”一样,成了乌兹别克旅游的标志。

你看这些建筑,敞厅Iwan的形式,蓝色瓷砖贴面,是不是和伊朗几乎如出一辙?

肯 定如此,因为帖木儿虽然号称蒙古人,又是突厥贵族,可是无论蒙古还是突厥,都属于文化落后的少数民族。帖木儿征服了波斯,他在建设国都撒马尔罕的时候,从 波斯召集了大批工匠,所以,帖木儿帝国的建筑文化,仿效波斯文明,但也不是全盘照抄。比如这种有一条条凸起的肋拱圆顶,是中亚的特色。波斯的蓝瓷砖圆顶, 都是平滑的。

那根柱子呢,是宣礼塔,顶上的亭子没有了。不过,可能是由于这里的地基不好,Registan三座建筑的宣礼塔柱子,都有点东倒西歪的

你看,左手第一颗柱子基本是直的,第二根就向右倒,而右手这根柱子,向左倾斜明显。在正面Tilla-Kari 神学院里,走进大门,中间四合院的一角,有一座清真寺,内部富丽堂皇,屋顶的蜂窝状装饰繁复,而且全用金叶子做成花纹装饰

从Registan往西南方向步行500米,就到一代枭雄,瘸子帖木儿的陵墓

陵墓本身的建筑规模不大,门口两座宣礼塔,塔身瓷砖拼出的花纹很漂亮

大殿内,右手边黑色棺材,就是瘸子帖木儿的墓,实际上,那是一整块墨玉制成,按照伊斯兰习俗,他的尸体,根本不在地面上的棺材里面,而是埋在正下方的地下。

除了帖木儿本人的墓穴,这里其他的墓穴都是他的子孙。

瘸 子帖木儿,建立了强大的中亚帝国,一生东征西讨,最后一战,动员二十万骑兵,号称百万,东进远征明朝。进军到一半,还没走到今天的新疆,突然暴毙而亡,远 征也就不了了之。帖木儿比朱元璋小8岁,当时已经是明成祖朱棣当朝,永乐初年。虽然说明初中国的军队也很厉害,把元朝赶出中原,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元朝内 部本身就有内讧(比如王保保,李思齐,孛罗帖木尔之间互相打的不可开交)。考虑到不久之后,土木堡战役中的表现,明军的战斗力,和这些草原部落相比,实在 不容乐观。如果不是帖木儿死得及时,北中国又免不了生灵涂炭。(对明军的战斗力,一般人都不存幻想,但也有朋友以后勤供应和城市攻坚为原因,不相信帖木儿 大军能赢得了明朝。其实,城市攻坚在成吉思汗时代,对北方军队就已经不是问题,而游牧骑兵,不需要太复杂的补给系统,蒙古西征,覆盖的不是同样的地区?明 朝的优势,在于农业社会稳定的社会组织结构和先进的文明,不容易被游牧骑兵从根本上动摇,所以,个人认为最可能的结果,是帖木儿大军征服北半个中国,但 20年后再被赶出中原)。

传说帖木儿的墓上刻了一个诅咒:”任何人若擅动朕的遗体,必将遭到比朕更可怕万倍之敌的祸害“。现代,苏联考古学家系统地发掘了帖木儿墓,证实历史记载,他的右腿右臂,确实因战伤而短了一截。

—-那次考古发掘的日期,是1941年6月21日。

第二天,希特勒入侵苏联。

这是帖木儿墓的内部,当然是现代经过精心修缮,相当华丽。

这是大街中心的帖木尔座像,虽然帖木儿征服的过程中,杀人屠城无数,但是乌兹别克人把他视为民族英雄,这座现代的雕像明显经过美化。

这一个下午,我看过了撒马尔罕最不可错过的历史遗迹,心满意足地回到Registan对门,先吃晚饭,吃完下午5点回到旅馆房间,有时差,躺下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8点。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