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中亚 (6/6)

远征中亚

乌兹别克,哈萨克,吉尔吉斯游记

5。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

阿 拉木图离开吉尔吉斯边境,只有25公里。但是,我仍然从阿拉木图飞去比什凯克,飞行时间不到半个小时。比什凯克机场的出租车都打表,非常规矩。到达 Asian Mountain Guesthouse,这里我事先在网上订的,每晚18英镑,旅馆是栋3层别墅小楼,客房里全木装饰,有无线网络,带早餐,绝对物超所值,很值得推荐。

看,又一个中亚的阿凡提形象

这是我在旅馆吃早饭的餐厅墙角的装饰玩偶,旁边墙上的书架里,有很多采自周围山上的宝石

本来是昨天晚上9点半起飞,10点半到达,可是航班因为雷雨推迟,午夜12点半起飞,到达旅馆已经凌晨2点多了。还好,这里通宵都有值班,而且前台能说流利的英语。我到房间用了3个小时上网处理学校里的邮件,天亮以后6点钟才睡下,8点半起床吃早饭,步行开始游览。

比什凯克,本来不是什么旅游城市,1825年建立,它最有名的地方,是出了一位苏联红军早期的总司令,伏龙芝Frunze,所以在苏联时代叫伏龙芝城,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改回古代的名字比什凯克。

所以,我在比什凯克,主要是去看看伏龙芝的旧居。

伏 龙芝这个名字,听起来无论如何不象是斯拉夫人的名字,什么“夫”,“斯基”,“维奇”的。其实他祖上是罗马尼亚的移民,父亲这一辈,移居到吉尔吉斯作开拓 者,职业是医生,家境相当不错,但是我找到比什凯克中央广场北面的这座伏龙芝旧居博物馆时,还是吓了一跳:家境再好,也只是个医生而已,最多小康,怎么可 能住这种水泥大厦呢?进门才明白,原来的房子其实很低矮,三间一套的茅草顶平房,后来盖纪念馆,把小房子整体盖到大厦里面的一层,套起来了,就像俄罗斯圣 彼得堡,把彼得大帝草创彼得堡时候住的小木屋,整体套进纪念馆一样。

纪念馆的一楼是伏龙芝家原来的房子,二楼是文物和照片陈列,三楼是办 公室。伏龙芝在十月革命以后的内战中,先出任东方面军总司令,然后指挥南方面军,先后击败东方的高尔察克,和南方的弗兰格尔。当时红军最高领导人是托洛茨 基,而托洛茨基以下,伏龙芝毫无疑问是战功最大的战场指挥官。所以,列宁死后,托洛茨基在和斯大林的权力斗争中失势,1925年1月,伏龙芝接替托洛茨 基,出任陆海军人民委员,军事委员会主席。

伏龙芝和斯大林的私人关系不错,但是他在政治上支持斯大林的政敌,季诺维也夫。伏龙芝出任苏军 最高统帅仅仅十个月,动手术治疗胃溃疡,结果死于手术中的麻醉剂哥罗芳中毒。这种手术,即便当时也是个简单的小手术,而红军总司令居然死于医疗事故,所以 后人有猜测,也许是斯大林或者其他某个政敌谋杀了伏龙芝。但是这种猜测没有证据支持。不管怎么说,伏龙芝幸亏是死得早,当时斯大林还没完全得势,所以伏龙 芝死后的地位一直很高。直到今天,俄罗斯的最高军事学府,还叫作伏龙芝总参军事学院。

这是伏龙芝故居附近的比什凯克中央广场,广场上有喷泉,

这儿原先叫作列宁广场,苏联解体之后,现在改名为阿拉图广场Alatoo,得名于附近的山脉,Ala-too,是天山余脉。

广场中央的的雕塑

广场中央本来是列宁像,后来移走了,我还花了些时间去查,这是哪位民族英雄的雕像。结果是,这不是任何一个具体的人,这座雕像叫作“自由”

我实在没事干,去参观了阿拉图广场北侧的吉尔吉斯国家博物馆。

这是汗血宝马,古时候,大宛出“天马”,汉武帝为此对大宛发动战争。不过,我看到过文章说,现代研究结果,认为所谓“汗血宝马”,其实是因为寄生虫呈红色。

对了,郭靖黄蓉的小红马,不也是汗血宝马么?

国家博物馆里面,收藏了一些当年的宣传画,这幅里根总统牛仔图,很好玩

我在吉尔吉斯的日子,是5月5,6日,5月8号是战胜德国的欧洲胜利纪念日,我在胜利纪念碑,见到吉尔吉斯仪仗队正在排练。

比 什凯克街上,卖冷饮的小摊,都会卖散装的冰茶,如果你买得多,会给你一个塑料瓶,封好,挺好喝,也便宜,我这几天在外面走路,渴了就买这种冰茶喝。同样的 小摊,还会卖两三种吉尔吉斯当地的民族饮料,也是散装,我不知道是叫作Maksym还是Chalap,麦芽经过发酵,和酸奶混合,加盐,我试着买过一次, 觉得又咸又苦,难以下咽,只喝了两口,转过街角就悄悄地扔了。

但是比什凯克还是有好吃的。我旅馆附近的居民区,一处偏僻的小街尽 头,有比什凯克最好的正宗德国啤酒屋,叫Steinbrau,自酿啤酒,有Pretzel,炸猪蹄膀这些德国典型的下酒菜,庭院里摆上木桌,很幽静,纯正 德国式啤酒花园。如果要比啤酒更有劲儿一点的饮料,除了格鲁吉亚的红酒,这儿还有“啤酒鸡尾酒”,啤酒兑上伏特加。我点的叫作“朱可夫元帅”,黄啤加上 Vodka,还有凉菜烟熏三文鱼,吃起来很“欧洲”。这儿虽然地处偏僻,到傍晚全都是穿着西装革履的公司上班族,开着进口豪车来这里吃饭聊天,真正是“酒 香不怕巷子深”。

还有一次吃兔肉的经历很有意思:地方叫作Cafe Mazai,是家比较高档的餐馆,在Lonely Planet指南上面有介绍,说这家做炖兔肉非常好。于是,我某天中午就拿着地图找过去了。它在交通主干道边上,店堂在地下室,我找到那里其实没费什么 劲。可是要点餐的时候,完全傻掉。人家的菜单,倒也有外文对照,—-吉尔吉斯文和俄文对照。我连菜单上的大类都看不懂。服务员和老板,连一个英文单词 也不会,他们倒是很友好,也愿意猜我想吃什么,可是,连他们偶尔蹦出来的单词,听上去也是俄文。我总不能瞎点,跟相声里说的,连着点上四份汤吧?别笑,看 不懂大类,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

以前我在阿尔及利亚等三四个地方,碰到过类似情形,和当地人完全无法语言沟通,可以指着别人桌上的菜,说“我要一样的”,往往能解决问题。

可是今天中午,只有我这一桌!

后 来我急中生智,先说Salad,这个词,任何语言里都差不多,中文不也叫“色拉”吗?然后,再找了个词,beer,相信大多数语言里,也一样。至于是蔬菜 色拉,黄瓜西红柿色拉,还是金枪鱼色拉,啤酒什么牌子,我就不管了,反正有的吃就成。主菜呢?我开始用两根手指,在头上比划兔子的两只长耳朵。其实我当时 带了一个小的手包,花花公子的,急中生智,指着它的商标logo:我要吃这个!反正老板不至于误会我想把皮包给煮了。至于说兔肉是烤,是炖,是油炸,我就 不管了,他们爱怎么做都行,找最拿手的吧。

最后,我有一个凉菜,一份主菜,一个啤酒:老板也聪明,没有再问我每一种具体要什么。估计他也 give up了。色拉上的应该是“本楼色拉”,挺特殊的一款,很好吃,啤酒上的一瓶比利时Stella Artois,兔肉排烤得很嫩,浇汁,西餐做法,肯定不是突厥风格的烤肉。

这一餐很美味,吃得非常满意,我对自己的急智,更加满意。

中 亚之行很短暂,只有十天,看见很多不一样的风情,不一样的人民,觉得非常尽兴。我本没有“走丝绸之路”的冲动,这次中亚之行,加上去年的伊朗,叙利亚行 程,还有三年前的土耳其之旅,也可以算是走全了境外的丝绸之路吧。其实,我在国内旅行,还远远没有国际旅行走的那么透彻。—-新疆我就从来没有去过。

也许,到明后年完成了世界旅行的计划,我可以出嘉峪关,进新疆,走一遍国内段的丝绸之路?

(全文结束)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远征中亚 (6/6)

  1. 顾老师这篇写的很幽默呀! 赞最后的急中生智… 推荐用个智能手机上的应用, 有很多可以翻译的, 应急的时候很有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