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系列“之四 缅甸:多少佛塔烟雨中 (5/5)

“邪恶国家”任我行 之四

缅甸:多少佛塔烟雨中

既然是“邪恶系列”,自然要讲讲风俗民情,历史和政治。

缅 甸是个佛教国家,缅甸人非常友善,这一点,在整个东南亚基本相同。但和泰国,马来西亚的不同点在于,缅甸虽然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旅游资源,劳动力和物价也 超低廉,但却没有受益于国际贸易和对外开放。缅甸是世界上最贫穷,人均收入最低的国家之一,而且非常封闭。这里主要是政治原因。可能有人会疑惑:一个佛教 国家,最多是爱好和平,与世无争,怎么会被归入“邪恶国家”系列呢?其实,缅甸军政府几十年来,一直被国际主流社会所抵制,处境非常孤立。中国算是缅甸军 政府在国际上,为数寥寥的朋友之一。

这就要讲到昂山素季家族,和缅甸现代政治史了:

19世纪后期,英国殖民者灭亡了曼德 勒的缅甸末代王朝之后,直接统治缅甸。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和吴努,在30年代,都是仰光大学的学生,参与要求独立的学生运动。1938年,昂山离 开大学,投身政治运动。1939年,缅甸共产党成立,昂山是首任总书记。他还加入了印度国民大会党。1940年,当时中国在抗战,日本占领中国半壁河山, 正对东南亚虎视眈眈。 昂山因为反英活动,被英国殖民政府通缉,离开缅甸,当时想去中国,寻求中国(也许还有苏联)共产党的支持。结果在中国境内,被日军截获。

日 本特务搞分化拉拢最拿手了,在中国的满洲国,华北自治政府,汪伪政权,都是例证。这次,日本成功说服了昂山,为反对英国殖民统治,争取缅甸独立,而跟日本 人合作。昂山秘密回到缅甸,带出几十名干部,到达当时日军占领下的海南岛,接受日本军事训练。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昂山在泰国组织“缅甸民族解放 军”,引领日本人进攻缅甸。1942年初,英印军和中国远征军全面溃败,日军占领缅甸全境,成立缅甸政府,昂山出任伪缅甸政府国防部长。

我觉得,为了独立而投靠日本法西斯,引狼驱虎,这算是昂山将军一生的污点。如果昂山的生命到这里结束,那他比汪精卫强不到哪里去,也就是个“缅奸”而已。

但 是1943年之后,昂山逐渐看出日本人不可能真正给予缅甸独立,随着日军在冒险的英帕尔进攻战役惨败,昂山开始和英军接触,在缅甸伪军中秘密组织武装力 量,准备反正。1945年3月,英军大规模反攻缅甸中部,昂山领导缅人在仰光举行起义,调转枪口打击日本鬼子。抗战胜利后,出任缅甸联邦的议长,继续领导 独立运动。就在这一年,他的女儿昂山素季出生。

1947年,昂山和英国政府首相艾德礼达成协议,缅甸获得独立。昂山本应出任首任政府首 脑,却在1948年正式独立前夕,遇刺身亡。昂山将军的早逝,使他成为缅甸现代史上的一位完人,半个世纪之后,也是他女儿昂山素季重要的政治资源。 —-昂山素季本人,其实从来没有想当一名政治家。昂山遇刺时,素季只有3岁,19岁入牛津大学攻读学位,其间结识了她后来的丈夫,英国人 Michael Aris,1969年毕业之后,昂山素季在纽约联合国工作过三年,1971年结婚,丈夫Aris是研究喜玛拉雅,不丹和尼泊尔文化的知名学者,国际权威, 后来成为牛津大学教授。他们有两个儿子,1985年,昂山素季在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获得博士学位。

你看,这份履历,直到1988 年,昂山素季已经43岁人到中年,一直是一位学者,居住在英国和印度,相夫教子,过着安静的生活,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从政的野心和行动。我觉得,昂山素季被 视为当代圣人,“最美丽的缅甸女性”,这一点有很大关系:她的背景很纯粹,没有个人野心,不是她选择政治,而是政治选择了她。

回过头来,再说缅甸独立之后的政府:昂山的亲密战友,吴努成为首任缅甸总理,基本上从1948年当到1962年,其间只有两次换过人,一次几个月,还有一次两年,两年的这次,总理是吴奈温。

吴 奈温,当年也是追随昂山在日本受训,与日军合作,后来反戈一击。独立后,出任缅甸军队总参谋长。他在1958-1960年接替吴努当过第四任总理,然后又 把位置交还给吴努。1962年,吴奈温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吴努(吴努坐了4年牢,之后流亡国外,1980年回国,1995年以88岁高龄去世)。奈温这一 独裁,一直延续26年,到1988年全国爆发大规模示威,才宣布退休,其实仍然“垂帘听政”。1998年之后,退休已久的奈温才渐渐丧失影响力。他的家族 贪腐问题严重,2002年,女婿和外孙被判处死刑。奈温于年底病逝,享年91岁高龄。

就在1988年的抗议高潮之中,昂山素季的母亲中风 病危,她回国照顾母亲。当时抗议群众遭到军队血腥镇压。昂山素季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她深信圣雄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哲学。一方面缅甸的抗议运动需要一个领 袖,另一方面为了避免流血的悲剧愈演愈烈,演变为彻底的无政府主义状态,甚至走向内战,昂山素季也深感有责任,来引导运动走向和平的抗议轨道。就在这种情 况下,素季是被形势,还有自己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感,被动地推上了政治舞台。其实,昂山素季是一个和平主义者,这一政治理念,和她的父亲,缅共创始人昂山将 军,完全不同。

1988年奈温终于退休,1989年昂山素季被军政府逮捕,1990年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党以绝对多数大获全胜,军政府赤裸裸地拒绝交权,宣布选举结果无效,继续监禁昂山素季。就是因为这一点,激起国际社会愤慨,直到今天,缅甸军政府,被国际主流社会孤立了二十多年。

昂 山素季于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其实要我说,缅甸的现代政治史,和中国,俄国相比,还真的不算特别血腥,当年吴努,奈温失去权力之后,倒也能够得享 天年。缅甸军政府迫于国际压力,不敢从肉体上消灭昂山素季。他们想迫使昂山素季自动离开缅甸,永远不再回国。这样,国际社会上容易交代,国内影响也能消 除。但昂山素季,我觉得,有种知识分子认死理的执拗劲儿,不从事政治则已,一旦从事了政治,又认准了真理,一定会“咬定青山不放松”。她被监禁数十年,其 间数度释放,数度收监,数度再被软禁,就是拒绝离开缅甸。因为她一离开,在国内就完全被边缘化了。1997年她的丈夫Aries查出患了癌症,已经是晚 期,当局一再建议她回英国探病,甚至提出保证,允许她再回国坐牢,昂山素季出于对当局的不信任,都没有离开。1999年,Aries病逝前,昂山素季去英 国大使馆,录了一段诀别的影像,寄给丈夫,仍然回到被软禁的住所。

你说,昂山素季这样做,是政治家的无情?是对真理的执着?是知识分子认死理的执拗性格?

所以,缅甸在国际社会中,成了一个“邪恶国家”。不是因为它的人民,而是政府的军事独裁。

缅甸的一般人民,都非常善良,而贫困,即便在首都仰光,也处处可见。这是我从三楼的旅馆窗口,拍的仰光日落时分的街道。不是通衢的主干道,但也不是特为找平民窟。就是市中心附近,一个典型的生活区域吧,当地人的住宅区和市场区。

这是比较堂皇的建筑,市中心原来的国会,欧式建筑,坐落在一大片植物园和池塘中心。看多了缅甸金碧辉煌的佛塔,这些欧式建筑,可以算是很好的调剂。

缅 甸普通人上下班骑自行车的很多。女性,无论老幼,都爱在脸上涂一种淡黄乳白色的植物粉浆,叫做Thanaka树的汁液,据说,有清凉,芳香,防晒,细腻, 保护皮肤的功能。我很奇怪,要说美容做面膜的话,在家涂涂也就算了,可是缅甸的女性,都是白天出门在脸上涂着两块,怎么能好看呢?当然,防晒可能是一个原 因。但这审美标准,和我们的文化差异,也太大了吧?

缅甸的物价非常便宜(当然,是按照黑市汇率换算的,按1比6的官方汇率,就贵上120 倍)。我在三地住的旅馆都不错,都不到30美元。热带水果多,街上很多鲜榨果汁,在仰光街上现榨的甘蔗汁一杯300Kyat (800Kyat合1美元),渴了,在卖椰子的摊上坐下来,买个椰子,先喝汁,喝完请摊主给你劈开,用小勺挖椰肉吃,就是我一顿午饭了。

我 很高兴地说,看来,我们的文章,能有一个看到光明,充满希望的结尾:在我10月游览缅甸之后不久,缅甸军政府出现了政治松动的倾向,11月昂山素季最终获 释,12月美国国务卿第一次访问缅甸,并会见了昂山素季,2012年4月她当选国会议员,5月底出访泰国和欧洲,这是昂山素季被监禁24年来,第一次能够 自由地离开缅甸并返回。

其实,我不是为昂山素季这一个人高兴,而是看到缅甸当局,与国际社会和解,越来越获得国际社会的接受和赞扬。这样 一来,闭关锁国的形势,可能很快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缅甸的人民勤劳而善良,让他们为军事当局的错误而付出数十年贫困的代价,是不公平的。以后,随着国际 援助到来,国门打开,外资注入,缅甸有这么多丰富的自然资源,包括宝石,如此引人入胜的文化历史旅游资源,我希望,他们的经济会越来越好,普通人的生活, 可以很快脱离贫困。

作为一个旅游发烧友,我当然也希望,以后越来越多看到我游记的朋友,会去缅甸,无论对西方还是对中国游客,缅甸会越来越容易去旅游。

至 于我对昂山素季本人的评论,我想这么说,事情都有一体两面性。从人格上来说,她绝对无愧目前世人把她目为半圣,“缅甸最美丽的女人”,乃至东方最美丽的女 人,她都当之无愧。这不仅因为昂山素季和平主义的政治理念,使她像圣雄甘地一样,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客观上说,也因为她的家世(而且,昂山将军在独立之前 早逝,使他的形象更加高大);还因为她本身无意从政,是被形势推上去的,这样一个背景。

但是从实际政治上来说,将来一旦昂山素季出任总 理,她是否能有足够的政治手腕,治国经验,来对付国内国际错综复杂的矛盾,还令我怀疑。缅甸是个多民族国家,多少年来靠军方铁腕统治维持统一。实行民主之 后,国际援助和外资会进来,各邦都想分一杯羹,也都想为自己争利益,争独立,军方维持原有强势地位的欲望也不会削弱。当年,昂山素季没有选择政治,而是政 治选择了她。她的资源是道德力量,精神力量,她从小学习和信仰的,西方的价值观和政治体系,未必适合缅甸这个东方国度。我的确担心,昂山素季作为政府首 脑,决策的时候,容易受到局部因素过大的影响(比如亲身经历,或者某一两个亲信顾问的意见)。她可能更适合象圣雄甘地那样,作一个精神领袖。

如 果你想了解更多昂山素季的故事,可以去看2011年的英法合拍电影《The Lady》,中文直译《昂山素季》,也译作《因爱之名》,导演是法国名导吕克·贝松,主演杨紫琼。杨紫琼从形象上,倒确实和昂山素季相当贴近。可惜,这部 电影在国内被禁,可以在网上找找看,BT或者电驴上,能下载到英文或者法文版,字幕文件很小,在人人影视上很容易下载。

到 今天为止,我去过87个国家,很少有几个国家,象缅甸这样令我震撼,尤其是蒲甘寺庙群的景色。我负责任地说一句:假设埃及以东的整个东方,你只能选一个国 家去游览,排除咱们本国中国在外(评价祖国很难公平),连日本和澳大利亚也包括在内—-那么,去缅甸吧,你不会后悔的。

(全文结束)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邪恶系列“之四 缅甸:多少佛塔烟雨中 (5/5)

  1. 佛塔的照片简直太震撼了, 有机会一定要去缅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