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在文明的十字路口 (下)

黎巴嫩:在文明的十字路口

3。黎巴嫩最美的海边古城,比布卢斯 Byblos

去比布卢斯吧,如果你在黎巴嫩只游一座古城,那就去比布卢斯Byblos!那里有7千年的历代文明,更有海边小镇上,面对着蔚蓝色波涛,烤鱼喝啤酒的无比惬意。

贝 鲁特以北,称为北黎巴嫩,远离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难民的纷争,北黎巴嫩发展得快速而富有。从贝鲁特的charles Helou长途车站,坐上每10来分钟发往更北部海港的黎波里Tripoli的豪华大巴(这座古城的黎波里,比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历史还要悠久得多), 车票3500黎巴嫩镑,一路上高速公路经过很多蔚蓝色的海湾,地中海东岸的海水,还是和爱琴海一样的蔚蓝。左手是海水,右手是山坡,高楼大厦和豪华别墅比 比皆是,景色比南黎巴嫩竟是天壤之别。

车到比布卢斯并不进城,在高速公路边停下,乘客中途下车,车子接着向北去的黎波里。 下高速之后,往海岸走不多远,就到达了醒目的考古遗迹区。它是个围起来的海边公园,墙外的纪念品店挺有品位的,在这里,可以买到真正的远古时代化石,化石 上有鱼,有虫,有树叶。至于化石应该属于保护文物,为什么在这里可以合法买卖,我就说不清楚了。

考古遗址坐落在海边,面积不大,但是里面 的遗迹,涵盖从公元前4千年到中世纪,几乎历代文明的建筑物遗址。在这里,连古罗马遗迹都算是最晚近的。怪不得比布卢斯城能够宣称,自己是人类至今持续居 住的,最古老的城市(叙利亚的大马士革,以色列的杰里科,还有其他几个中东城市,也竞争这一头衔)。

你知道吗?比布卢斯出土了人类历史上 第一份现代拼音字母表。其实,人类最早的文字是美索不达米亚的楔形文字,最早的字母表在叙利亚国家博物馆里,发掘自叙利亚的Ugarit古城。但是楔形文 字书写不便,精于海上贸易的腓尼基人,结合楔形文字,古埃及象形文字,还有自己的语言,创造出了简化的腓尼基文。而现代欧洲的语言从古代罗马拉丁文而来, 老祖宗,就是腓尼基文。这里说的“现代拼音文字的鼻祖”,是腓尼基文的第一份字母表,就发掘自比布卢斯的一处棺材石刻。现在收藏在黎巴嫩国家博物馆。

进入考古区大门,最显著的建筑物,是中世纪十字军的城堡塔楼。这种才“仅仅”一千年的建筑,在这片地方甚至不配被称为“古迹”,但是它是整个区域的制高点,从城塔顶端,你俯瞰比布卢斯古城,风景绝佳。

这就是比布卢斯和其他古迹不同的地方:它不但古老,而且自然风景美极了。正前方靠近海边的平台上,几根古罗马石柱,看上去象一扇屏风,又象一座舞台,历史上多少惊心动魄的活剧,曾在这蓝天碧海的背景前上演。

在 十字军城堡和古罗马平台之间,充满各个历史年代的建筑遗迹,每片残垣断壁距离古罗马的年代,都比古罗马到我们之间的年代,还要久远。这是公元前21世纪的 Resheph神庙,相当于我们传说中夏朝开始的时候,,它剩个基础,上面又盖了一座比较晚近的方尖碑神庙,供奉同一个Resheph神,年代也在公元前 19世纪,大约相当于古埃及中王国,法老拉美西斯二世那个时代,或者中国传说中的夏代中期。(我们的夏代从未证实,大规模建筑遗存方面,能够有一座城市和 王宫规模的,只有洛阳二里头文化四期,1万平方米的夯土地基,年代可能和方尖碑神庙相当)。因为这两座古庙上下叠加,今天的考古学家把上面时代晚近的方尖 碑神庙拆开,挪了一个地方再原样重建,这样就可以把下面更古老的Resheph神庙裸露出来,方便发掘。

就在方尖碑神庙里,出土了一大批腓尼基样式的镀金铜人偶,我们今天在贝鲁特的国家博物馆里面看见的东西。

其实,公元前21世纪还真不是这片遗迹最老的东西。进门处十字军城堡脚下,朝南的石墙和石道,有一部分是公元前4千年新石器时代,和公元前3千年的遗存,比古埃及大金字塔时代,和我们传说中的三皇五帝时代,早5百年到1千5百年。

在遗迹区正中心,有一片凹陷的地区,古代曾经是一眼泉水,作为比布卢斯古城主要的淡水来源,但是在古罗马时代就枯竭了。这眼枯竭的泉水,还有个和古埃及神话密切联系的传说,很有意思:

去 过埃及旅游的朋友,肯定都知道忠贞的女神伊西斯的故事Isis:Isis的丈夫是冥界之神Osris,原先是国王,被弟弟篡位谋杀,尸体被分为很多部分, 丢弃到世界各个角落。女神Isis忍辱负重,去全世界找回丈夫尸体的各个部分,在鄂鱼神索贝克(也是木乃伊制作之神)的帮助下,使丈夫复活,杀死了邪恶的 篡位者。埃及各地都有伊西斯女神庙。well,比布卢斯的这眼泉水,传说就是伊西斯女神为丈夫的死而哭泣,她的泪水形成的。这个传说也证实,黎巴嫩海岸在 古代,和古埃及文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海边这座孤高的石屋是近代建筑,可是它的风景非常好。石屋坐落在高高的台基之上,周围遍布野花。这 片到处是建筑和凌乱石头的废墟,绿草如茵,时值4月,各色野花都竞相开放了,湛蓝的地中海水一波一波地拍击海岸,给寂寞的古代遗迹,增添不少生机。我觉 得,荒烟蔓草之中,野花和废墟相映,有种颓废的美感。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从考古遗迹公园出来,经过很多整齐的店铺和精致小餐馆的露天座位,我走到水边的港口区。这儿是钓鱼的好地方,虽然我不会钓鱼,但是很会吃鱼。

港口边有几家高档海鲜餐馆,坐下来点份新鲜烤鱼,点份蔬菜色拉,就着黎巴嫩当地的啤酒,凭海临风,觉得人生很圆满,很幸福。

有了考古区的美景,和港口的烤鱼,岂非足矣,之间的中世纪教堂,港口两侧的十字军堡垒,这些次要一些的景点,一笔带过也就罢了。

观止矣。

本 来我还打算复制昨天西顿推罗两座城市一天游,从比布卢斯接着北上的黎波里。十字军时代,的黎波里是座名城。但是看Lonely Planet上说,现在是“demure and down to the earth”,它的一座巨型巴勒斯坦难民营还是极端组织哈斯布拉Hasbalah的大本营。况且我在比布卢斯流连忘返,直到下午很晚,所以就打消了去的黎 波里的念头。

观止矣。

从比布卢斯回贝鲁特的公共汽车不那么好找:你要走上高速公路,公路边一般会停着去贝鲁特的中巴。从的黎波里南下的过路大巴,在这里也会放慢速度,你招手它就会停。

黎巴嫩地处几大古代文明的十字路口,本身有古老的文明,又有现代西方开化的物质繁荣,尤其是北部古城,美丽的比布卢斯,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在我这次旅行计划来说,黎巴嫩是个意外的收获。

(全文结束)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