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罗斯与乌克兰游记 (3/5)切尔诺贝利

白俄罗斯与乌克兰游记

顾剑

3。切尔诺贝利核电站

1986年,是个多灾多难的年份,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苏联则有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核放射沾染影响整个欧洲,年底则是中国学潮,导致翌年时任总书记下台。

至今,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周围30公里半径,仍是禁区,只允许有限的人进入。我这次就真的进入禁区,接受了一定剂量的核辐射。

切 尔诺贝利在基辅以北2百多公里,白俄罗斯边界附近,周围这一片,叫做普里皮亚特沼泽地,人口非常稀少,交通也不方便,没有高速,只有普通公路。就连 1941年进攻苏联的德军,也不愿进入这样大一片沼泽地,这儿的交通状况,实在不是用兵的地方,所以,在“巴巴罗萨”计划中,这儿就是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和 南方集团军群的分界线。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其实应该叫做普里皮亚特电站,因为电站离开切尔诺贝利城还有15公里,而它旁边2公里就是普里 皮亚特镇,当年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宿舍,管理区,全在普里皮亚特镇上。它兴建于70年代初,1号和2号核反应堆,在事故发生的时候已经运行了15年左右。3 号和4号反应堆当时比较新,是发电的主力,旁边还在建设未完工的5号和6号反应堆。1986年爆炸造成灾难的,就是4号反应堆。

核反应堆 的原理,其实跟原子弹差不多,只不过原子弹里面,原子裂变释放中子,轰击更多的原子发生裂变,释放能量,这个连锁反应(叫做“链式反应”)不加控制,在瞬 间完成,就是炸弹了;而在反应堆里,绝大多数裂变产生的中子被缓冲剂吸收掉,不让它们去撞击更多的原子瞬间裂变,就是说链式反应这个连锁过程被放慢了,能 量慢慢释放出来,用这个能量来发电。所以,核反应堆一直在不断发热,需要冷却剂让它冷下来,否则就爆掉了。而且还需要外面加个罩子,不让里面的核物质泄漏 出来。几乎所有核反应堆事故,不管是核电站还是潜艇上的核发动机,要么是外壳出现泄露,象日本福岛那样,这算是轻的;严重的事故是,要么冷却剂没了,或者 内核的链式反应太快太热,冷不下来,结果爆炸了。

切尔诺贝利4号反应堆那次,是内部过热,结果爆炸炸开了外壳,大量核物质喷薄而出,几乎 和核弹爆炸差不多了。基辅比较幸运:那几天刮南风,泄漏出来的核物质往北吹,大部分降落在白俄罗斯,所以受害最重的反而不是乌克兰,而是白俄罗斯。今天你 如果去纽约联合国总部参观,看到各国赠送给联合国的礼物,其中有这幅白俄罗斯赠送的挂毯,就是白俄罗斯遭受了无妄之灾,祈祷人类能和平安全地利用核能。

1986 年爆炸以后,附近的城镇被疏散,全部放弃,因为落下来的辐射物质核尘埃太多了,周围的一草一木全都吸收了辐射,本身也变成了辐射源,几十年数百年还会持续 发出射线。直到今天,切尔诺贝利附近的森林沼泽仍然是禁区,30公里范围设立哨卡,只有在里面工作,修复隔离外壳的少量工作人员,和特批的跟团游客才能进 入(其实禁区也不是正圆形,根据当时的风向和沾染程度,禁区是个东西狭长的不规则椭圆形)。

从基辅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必须跟团,旅行社要 向当局申请通行证,进了禁区,接待解说的是政府的人,不是旅行社导游。个人游客绝对不会放行。团的规模都很小,很多都是private tour,就是一两个朋友,或者少数几个人单独成团,有专车和专人接待,一个人也能单独成团,就像我在莫斯科去看库宾卡坦克博物馆一样,价格特别贵就是 了,一日游大概总要4-5百美元,人越多,每个人的费用就少。

我这次用的旅行社叫 Soloeast,网址是www.tourkiev.com/,Lonely Planet指南上推荐,我在网上报名的,他们每天都有散客拼团,几乎天天出发,所以就便宜多了,每人150美元,如果愿意,还可以额外花10美元租个检 测辐射水平的盖格计数器,大小和形状都象老式的手机。好像花120美元还是多少(我记不清了)能把这个盖格计数器买下来带回家。来切尔诺贝利么,就是找辐 射去的,租个盖格计数器这点钱肯定要花,但是我觉得买回去就没必要了,谁没事在家在公司成天测有没有核辐射呢,你又不是住在日本福岛?去切尔诺贝利玩的人 都是猎奇心理,而且,得象我这样好奇好到有点玩命的程度,不顾可能受到辐射损伤的危害性。而这个危险确实存在:反应堆附近仍然有核辐射,官方说现在在那里 呆7个小时以下,所接受的总辐射量不会损害健康,我们的团在禁区内呆3个小时。进出禁区的时候,每个人都要过一个像机场安全门一样的探测器,就像这样

如 果你身上的辐射超标,可能是你不小心沾染了什么辐射源在身上,比如蘑菇,苔藓,树叶之类的,那你就走不了了,要当场接受洗消处理,身上辐射水平降到某个值 以后才能离开。所以去那边的游客不多,我们那天全团12个人,大多数来自美国,都是顾不上“好奇害死猫”的主儿。很幸运,那天我们一行没有人离开的时候被 查出辐射超标。

Solo East的团在基辅市中心独立广场的麦当劳旁边集合,导游管点名,收钱,分发盖格计数器,送上旁边等待的中巴,只有司机带着去,导游不跟去。进了30公里 禁区大门,有当地的工作人员带团和讲解。不过,你不能说今天想去就到那边集合,交钱上车,那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提前预订,因为那里是禁区,旅行社要提前拿 你的材料去向政府申请许可,进入禁区的时候,警卫拿着批件逐个清点人数。

车行3个多小时,车上放映了一部俄罗斯拍的关于1986年核灾难的纪录片,英语解说,拍得非常好,对爆炸发生之后的所有事情都交代得特别清楚。里面的很多事情,我会在后面的游程中穿插叙述。

进 入30公里禁区的时候,人人先过一遍辐射探测仪。我看了一下手里的盖格计数器:基辅城里跟任何城市一样,空气中背景辐射读数是0.12(在这里,我不确定 单位是什么,因为多数手持的轻便盖格计数器是用count,不是直接的物理单位比如每秒多少毫伦琴或者毫SI,而是已经换算过了。但也有计数器是直接用物 理单位的。反正我不是物理学家,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比较读数,而不是物理单位)。禁区边缘是0.15,并没有显著地高出来。在切尔诺贝利城,我们参观了 核事故的纪念博物馆,介绍基本情况,周围地形。博物馆外有两排十字架,总共44个,纪念因为这次核事故被永久放弃的附近44个村落城镇。切尔诺贝利城,离 开核电站还有15公里多。大部分房子都已经废弃,但是在禁区里的工作人员,主要是在核电站里施工,重做隔离罩的人,都生活在这里,所以还有一些房子住人, 还有炊烟。

在切尔诺贝利城里,有座消防员纪念碑

爆炸在夜间发生,谁也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还以为是普通的失火爆炸,当地消防队总共17名队员,他们也不懂,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按照普通火灾来处理,试图扑灭大火,结果受到了数千倍于致命剂量的核辐射,一周之内全部牺牲了。这座碑就是纪念他们的。

我知道你们最想问的问题是什么,“你见没见到传说中象猪一样大的老鼠”,对不对?哈哈,我故意憋到现在才说。

沼 泽湿地么,原本就是动物的天堂,公路两边森林茂密,我们在公路上就见到有野马。电站核心区域的看门人,他的小狗,头天晚上还被森林里的狼叼走了。不过那个 著名的“老鼠象猪一样大”的传说,确属子虚乌有。我问过当地人,他们说核辐射导致动植物基因突变是有的,但也仅限于某根树枝上该长两片叶子的,长了三片之 类细小的生物变化。动物也有患白血病,先天畸形之类的,但是从没有人真正看见过象猪一样大的老鼠。事实上,如果基因突变到那种程度,即便当时真有,也无法 存活,早就死了,不可能有人看见。现在整个区域几乎没有居民,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在这里工作,为反应堆建造新壳的工人,严格按照每天工作5小时,工作一个 月必须离开这个地区15天以上这些规定,以限制吸收辐射的总量。此外,据说周围沼泽地的旧村落,还生活着为数200-300的居民,他们是这些年以来,自 愿回到家园生活的当地居民,基本都是些老人,也许是为生计所迫,也许是故土难离,都已经不在意受到多少辐射了,政府也不去管他们。

倒是现 在核电站冷却水,人工运河里的鲤鱼长得特别大,那不是基因突变,是因为事故发生以后,为防止进一步污染水源,切断了电站冷却水渠跟外界河流的通道,那个水 渠很大,构成水库和河流,不过是死水,里面腐殖质营养很多,本来里面就有鱼,这些鱼没有天敌,所以个个都长得比一般的鱼大好多好多倍,肥极了,可也没人敢 钓鱼吃它们,怕有辐射—-换了你,你敢吃么?

从切尔诺贝利城继续向核心区域进发,到反应堆的公路边上,我们参观了这样一所废弃的幼儿园

看 上去像是恐怖片中被僵尸屠杀之后的场景,其实没死人,就是撤退得非常匆忙,到处都是丢弃的破洋娃娃,图画书,蒙上了将近30年的灰尘,看上去荒凉得触目惊 心。在幼儿园门外的松树下,我找到第一处hot spot,就是辐射强烈的地点,手持盖格计数器靠近这个点,读数显示到11,而超过4,计数器就响起尖锐的警报声了。

说起撤离,爆炸发生 在4月26日夜间,核电站负责人和当地官员一开始都向上司隐瞒严重性,因为涉及到好几万人动迁,也怕引起首都基辅恐慌,乌克兰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也不愿意 采取这么激烈的措施,所以基辅在5月1日还举行劳动节游行呢,而当时乌克兰领导人已经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了。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事故当夜被叫醒,知 道这个消息,可是规模性质和可能的危害,基层官员一直层层瞒报,事实上,苏联最高当局知道放射性尘埃的影响范围和严重性,不是从自己的下属汇报,而是从瑞 典电视台的报道里获悉的—-事故之后两天,核尘埃云已经飘出苏联,飘到瑞典上空了。

按照我看的纪录片,爆炸之后的疏散和救灾过程相当 惨烈:我在普里皮亚特镇口看到一大片松林,这是当地非常著名的“红松林”,这片松林吸收了过多辐射,当时就全部死了,枯枝变成了诡异的暗红色,直到今天松 针还在释放辐射,今天这里严禁入内。我在松林边的地面附近,用盖格计数器测得的读数是7。

反应堆的保护外壳象个乌龟壳,当时爆炸把顶部炸 穿了一个大洞,辐射物质直冲云天,我看到当时的影像资料,在夜间就像向天打出的强力探照灯光,或者燃烧的火柱。爆炸发生在凌晨1点,到天亮时分,明火已经 扑灭,但是反应堆里面仍在不停地发生热核反应,可以说是看不见明火的“燃烧”。所以救灾的第一步,是从半空中向下投放中和物质,掩埋物质,比如沙,铅,中 子吸收剂,还有把外壳的破洞封闭起来—-这就意味着,直升机上的飞行员和救灾人员,要直接置身于核泄漏喷出的通道中央。当时苏联还在打阿富汗战争,从 阿富汗战场调来了精锐的陆军航空兵飞行员,都是飞行技术尖子,也没仔细告诉他们这是必死无疑的任务,一个命令就派出去升空,作为战斗任务下达。防护当然是 做了,可是不管用—-所有派出去的直升机飞行员,很快全都死了,有的是飞一两次任务就不行了,有的飞了一个星期,无一幸免,而且死状极为痛苦。

大 家知道微波炉加热的原理吧?微波加热使物体内部的分子摩擦产生热,所以,一般的火炉加热,是从外到内,刚加热的时候外热内冷,而微波炉是里外一起加热。有 人甚至以为微波炉加热物体是里面比外面热,那倒也不对,内外一样热,拿出来的时候外表面散热快,所以感觉里面比外面热罢了。

当时强力核辐射对那些飞行员的伤害,基本上跟微波加热相类似,从我这个核物理门外汉的角度,可以理解为,他们是从里到外被核辐射浸透,煮熟了!因此多数人后来得了放射病的死状都极为痛苦。可以说飞行员小伙子们是用生命填补了反应堆外壳上的破洞。

反 应堆外壳补上还不算完,因为封在里面的核燃料还没熄灭,还持续升温,花岗岩被融化,投放的沙子融成了玻璃晶体,加上铅,残余的燃料,混合成类似于熔岩的 1200度高温液体,这回是向下烧了,高温几乎把反应堆底座烧透,如果烧穿的话,产生两个后果:(1)反应堆下面有一个大水池,是冷却水管爆裂,加上灭火 的水,都积在这里,熔岩下来,煮沸这个大水池,瞬间产生大量蒸汽,我们知道液体汽化肯定体积膨胀,而整个空间是密闭的,结果会产生蒸汽大爆炸,把反应堆的 地面炸开;(2)接着烧穿水池底座,放射性熔岩向下进入地下水,从普里皮亚特沼泽地流入第聂伯河再流入黑海,整个黑海沿岸的水都不能喝了。

针 对第一个迫在眉睫的蒸汽爆炸危险,幸好那个地下水池有个阀门,可以从外面打开,于是派遣了三个志愿人员,潜水下去摸黑打开阀门,将水排空。这三位志愿者也 因此遭到强力辐射,数天之内就全部死于辐射病。 针对熔岩进入地下水的长期危险,后来又抽调煤矿工人,从地下打井挖地道,通到反应堆下面,临时加固底座。这些人,后来也大多数都得了辐射病。

作为游客,今天我们能进入核电站区,直接走到爆炸的4号反应堆面前,这儿有座纪念碑,我左手里拿着盖格计数器,上面显示反应堆面前的大气背景辐射读数

这 个水泥外壳快30年了,当时苏联用的水泥质量大概也不太好,现在有局部崩塌,我去之前一个星期,新闻里还报道说切尔诺贝利事故反应堆的水泥外壳崩塌了一块 呢。这几年,欧盟集资,在4号反应堆旁边,正在建一个新型材料做的外壳,大概2014年能建好,它现在建在铁轨上面,造好之后,把反应堆上面突出的烟囱锯 掉,把新外壳沿铁轨平移过去,罩在反应堆外面,据说能一劳永逸,永久封闭。不过现场有人监视,不允许我们给在建的新外壳拍照。

我们的中饭,就在反应堆旁边,当年的职工食堂吃的,现在新外壳的施工人员,也在这里吃中饭。当然他们不能住在普里皮亚特镇,这儿太近了,辐射太强,他们住在切尔诺贝利城。

吃 完饭,我们进入普里皮亚特镇的住宅区。这儿完全是一座鬼城,格局类似咱们国家任何一个大型国企的职工生活区,全是一栋栋方盒子形的住宅楼。当年住在这儿的 全是核电站工作人员和家属,在前苏联,这些人属于特殊人群,跟军事人员一样,享受高工资,特别补给,所以这儿的住户都挺有钱的,撤离的时候匆忙,而且政府 为了不引起恐慌,告诉他们最多走3天,3天以后还回来,所以大多数值钱的东西都没带走。到90年代初,苏联解体,有一个无政府时期,当地的居民为了钱不要 命,闯入禁区,哄抢洗劫了所有这些被遗弃的住宅楼。

这是大型游乐场,1986年新建的,刚建完,准备当年五一节开放,4月26号发生了爆炸事件,所有这些摩天轮,碰碰车,转马,一天也没有运转过。

这是住宅区的中心位置,文化宫。幼儿园,学校,剧院,行政大楼,站长党委书记和总工程师等高官的住宅楼,全在周围。这儿跟我们以前的大型国企一个模式:企业就是小社会,从商店,学校,娱乐设施,什么都管。

有点眼熟吧?最近布鲁斯·威利(Bruce Willis)演的Die Hard第5集 A Good Day to Die Hard,最后一场打斗的场景就是这里。(Die Hard系列中文翻译成虎胆龙威是吧?)

尽 管我见证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核灾难的事故现场,我必须澄清,自己仍然支持核能发电的基本立场。化石燃料,那些煤啊石油啊,总有一天要枯竭的,水电清洁(虽 然特大水利工程也会带来生态灾害,这个先不去说它了),但是水电需要合适的地形,也不是什么地方都合适搞。风能,太阳能,潮汐发电这些清洁能源,要么技术 还不成熟,要么成本太高没法市场化。唯有核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而且成本低廉。切尔诺贝利的悲剧固然可怕,但是危险毕竟能够通过防护措施来加以 避免。核电站的技术分几大类,切尔诺贝利电站的核心技术,危险性高,现在已经被淘汰了。福岛的事情就更是可以避免的,那根本不是反应堆爆了,而是特大地震 裂开了外壳导致泄露污染。加强防护就行了,现有加固技术又不是做不到防特大地震。如果因为核能可能导致的灾难,就完全弃绝掉,那和因噎废食何异?人类要进 步就得去驾驭新技术,而不是因为害怕而回避它。切尔诺贝利的悲剧,我更多地把它看成是人类试图驾驭新技术当中所必然付出的代价,跟挑战者号,哥伦比亚号航 天飞机的悲剧一样。正确的态度是吸取教训,在波折中前行,而不是因噎废食。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白俄罗斯与乌克兰游记 (3/5)切尔诺贝利

  1. biantim说道:

    顾剑兄,冒昧打扰了。我看见在Salem State University 商学院,有一位也叫 Gu jian的中国教授,我发信去问了一下,发现不是你,囧。但是,那位教授的照片,与你的真的是很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