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东欧 (5/12) 摩尔多瓦和布达佩斯

第四章。摩尔多瓦

Brasov所在的特兰西瓦尼亚山区,位于罗马尼亚西北部,和摩尔多瓦,匈牙利相邻,从 这里可以直接坐火车去匈牙利,或者汽车去摩尔多瓦。如果专门走东欧,最合理的办法是去匈牙利和波兰。我呢,2010年1月去了这两个国家,所以2012年 7月的这次旅行,从罗马尼亚去摩尔多瓦,再东进乌克兰,最终从乌克兰回国。

Brasov的第二长途汽车站,每天中午12点和晚上7点,有 两班奔驰大客车直放摩尔多瓦首都Chisinau,车程9小时,车票只相当于10欧元。我白天在罗马尼亚旅行,回到Braov车站以后,直接上晚上7点的 长途汽车,第二天凌晨4点半,下车地点在Chisinau市中心的大道上。

我估计可能很多朋友连“摩尔多瓦共和国”的名字都没听说过,更不知道它是联合国和世贸组织的正式成员国。而且罗马尼亚那边,本身也有一片地方叫做摩尔达维亚Moldavia。我自己,也仅仅在去过之后,做了些功课,才了解这是怎么回事。

夹 在罗马尼亚和乌克兰之间,德涅斯特河Dniestr的这片地方,古时候叫做摩尔达维亚Moldavia,15世纪时候,摩尔达维亚的诸侯,吸血鬼德拉库拉 伯爵的表弟(德拉库拉是瓦拉几亚的诸侯,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这都是罗马尼亚的几个地区),斯特凡大公Stephen the Great,率领人民抵抗土耳其帝国入侵,打过不少胜仗。1975年有部罗马尼亚史诗片《斯特凡大公》,在国内公映过。所以斯特凡大公既是罗马尼亚,也是 摩尔多瓦的民族英雄,而且20世纪还被罗马尼亚东正教会封圣。

后来土耳其帝国终于还是名义上征服了摩尔达维亚,当地保持事实上的自治。再 后来,俄国屡次击败土耳其,占领了摩尔达维亚的东半部,主要叫做比萨拉比亚Bessalabia地区,而西半部,后来罗马尼亚独立,跟瓦拉几亚,特兰西瓦 尼亚等地区一起,组成罗马尼亚国家。所以,古代的这片地区一分为二,西边就是罗马尼亚境内,今天的摩尔达维亚地区;东部,在俄罗斯–苏联占领下,一次大 战,二次大战前后,都是罗马尼亚和苏联领土争端的导火索。这个东半部的摩尔达维亚,在苏联时代建立“摩尔多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是苏联的15个加盟 共和国之一,1991年苏联解体,摩尔多瓦正式独立。因为古代摩尔达维亚的东半部在罗马尼亚,当年这个摩尔多瓦共和国独立的时候,是想加入罗马尼亚的,但 是他最靠东面,德涅斯特河对岸的一小条,有很多乌克兰族和俄罗斯族居民(每一族都少于摩尔多瓦人,但是加起来多于摩尔多瓦人口)反对加入罗马尼亚,他们亲 乌克兰和俄罗斯,宣布再从摩尔多瓦共和国独立出来,并且在1992年打过一仗。这就是“外德涅斯特地区问题”的由来。

现在,摩尔多瓦是议 会民主制,也不想合并进罗马尼亚了,而外德涅斯特地区呢,现在是个自治地区,保持和平状态,和摩尔多瓦跟乌克兰都有交通往来。但是,对于象我这样,准备从 摩尔多瓦走陆地边境去乌克兰的游客来说,在摩尔多瓦买车票的时候,有多条线路可以选择,一定要问清楚,你的行车路线要绕过外德涅斯特河地区,从摩尔多瓦直 接进乌克兰。这样走虽然绕路稍远,但据Lonely Planet指南所说,外德涅斯特自治区的警察非常腐败,即便没有任何理由,也会对过境的外国游客大量罚款,不交就扣人。所以,一定要绕过这里,直接进乌 克兰。

摩尔多瓦,还有罗马尼亚境内的摩尔达维亚,都是著名的产酒区,酿的红酒很好,而且很便宜。我一个人旅行,不愿意在行李里带酒,嫌太重,所以在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的这些天里,天天晚上会喝当地红酒。

我走摩尔多瓦,完全是在罗马尼亚和乌克兰之间,过境顺道游,只呆了一个上午。事实上,Chisinau城市中心也没有什么必去的景点,市中心有国家图书馆,历史博物馆,艺术博物馆,民族博物馆,还有一座凯旋门,在东正教堂门前

金碧辉煌的东正教堂内部。东正教堂在内部跟西欧的天主教堂最明显的区别,是没有坐的椅子,信徒都是站着作弥撒。保守的女性东正教徒,走进教堂的时候也要戴头巾遮住头发,有点象穆斯林,不过日常生活不需要戴头巾

这是市中心的公园门口,民族英雄斯特凡大公的纪念像

这 个区域,还有一座普希金博物馆,是诗人当年被流放在摩尔多瓦三年时期的故居,他的代表作之一,《高加索的囚徒》,就在这所房子里完成。所有这些景点,再加 上总统府和议会(不对外开放),都集中在半径大约200米的城区,如果不参观博物馆的话,步行1个小时之内全都走遍了。其实在Chisinau,更合适的 游览方式是在公园坐坐,多泡泡酒吧和咖啡馆,这里物价比罗马尼亚更便宜,绝不缺乏好酒和好的餐馆。只是Chisinau的长途汽车站离开市中心比较远,步 行大约1公里半的距离。可以把行李存在火车站或者汽车站的存包处,轻装去市中心游览,回来上车离开。至于换钱,街上有足够的ATM机,也有很多货币兑换 处,无论国际硬通货,还是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乌克兰,俄罗斯的货币,这里都可以兑换,而且明码标价,非常方便。Chisinau明显没有计划向旅游城市 发展,城里没有一个游客信息中心。

第五章。匈牙利

匈牙利和波兰之行,跟以上四国不是同一次去的,是我2010年1月自克 罗地亚,斯洛文尼亚一路北上东欧之旅的最后两站,因为文章剪裁,主题相近的关系,和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合在一篇。其实单纯从路线设计上来说,罗马尼亚之 后,坐火车可以很方便地直达布达佩斯,再接波兰,也是一条很合理的路线。

我在布达佩斯呆了三天,之后又用一天时间造访边境小镇埃格尔 Eger。布达佩斯给我的感觉,城市建筑和文化氛围,很象维也纳,都是巴罗克和新古典样式的建筑。这一点也不奇怪,哈布斯堡王朝统治时代,匈牙利和奥地利 组成二元帝国,受奥地利皇室影响非常大。直到今天,布达佩斯的咖啡馆文化,仍然是欧洲除了巴黎和维也纳之外最好的。

整 体上说,布达佩斯的布局和捷克布拉格相似:都是一条河把市中心分为东西(布达佩斯是多瑙河,布拉格是博尔塔瓦河),河东是老城,河西两座山头,靠北的山上 有王宫,靠南的山头叫做Gellert,顶上是远距离拍摄王宫山和对岸老城的好地方。所以,我在记忆中有时候会混淆布达佩斯和布拉格。

5.1 城堡山

这是布达佩斯城市的象征,链子桥Chain Bridge,连接河东佩斯城的罗斯福广场Roosevelt Ter和河西布达城堡山脚下,河对岸几乎最左边,红色圆顶的白色建筑,就是匈牙利议会大厦。

古 代布达和佩斯是两座城市,中间相隔这条多瑙河太宽,直到19世纪都没有一座固定的桥梁,一直用浮桥连接,冬天河流封冻,浮桥要收起来,可是冰面又冻不结 实。19世纪的某一个冬天,匈牙利大贵族塞切尼伯爵Szechenyi(英雄广场背后最著名的塞切尼浴场也是他建造的)因为河流解冻,一个星期无法过河, 缺席了他父亲的葬礼。后来塞切尼伯爵就出资建造这座链子桥,永久性地把两岸连接起来。

二战末期的布达佩斯战役当中,纳粹炸毁了多瑙河上的所有桥梁。今天的链子桥和布达佩斯的一切多瑙河桥梁,都是战后重建的。

走 过链子桥,来到城堡山下的缆车。其实山既不高也不陡,这座河边通往王宫的轨道车,1870年建造的时候,是为了方便那些天天上山修建王宫的工人们,今天这 些古色古香的轿厢对游客来说特别有吸引力,坐轨道车上山,边上升,一边可以回头拍摄脚下的多瑙河,链子桥,和桥对岸的佩斯城。

城堡山顶上,自然有王宫和广场,过去是匈牙利历代国王的宫殿,兼作防御工事。

你一走出缆车站,没到王宫之前,看见的是这座乌鸦雕像,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

除了王宫之外,城堡山顶的第二大建筑,马西亚斯教堂Mattias,门前也有乌鸦纪念碑,而且仔细看,乌鸦嘴里还叼着一枚戒指。看来,乌鸦是匈牙利王室的吉祥物。这是为什么呢?

在这里暂停一下,顺便聊聊匈牙利的历史故事和传说,应该是挺合适的。

匈 牙利人自己说祖先是源自公元400多年的匈人阿提拉,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来自亚洲的游牧部落,和来自北欧的日耳曼蛮族诸部落,很多都征服过这片匈牙利平 原。公元5世纪,这里确实是匈人帝国的中心地带,匈人从这里出发,横扫西罗马帝国的欧洲部分。但是阿提拉死后,匈人帝国很快土崩瓦解,破鼓万人捶,遭到周 围各强悍部落的围攻,几乎被杀光,剩下的人融入其他部族,匈人作为民族,已经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中了。阿提拉的匈人跟中国历史上匈奴的关系,这是个复杂的题 目,我在这里没有足够的篇幅展开。我只说匈人跟匈牙利的关系:别以为匈牙利,阿提拉的匈人,中国史书上的匈奴,都有Hun字,就想当然地认为他们一脉相 承。今天历史学家考证,Hungary的词根不是来源于Huni,匈人,而是来源于东罗马帝国把匈牙利的主体民族马扎尔人,称为乌戈尔人,Ungri,拼 写变体出了Hungary。而同时期的东罗马拉丁文献,称呼匈人则用另一个词Huni。所以匈牙利的词源和匈人的词源不同。

历史上匈人灭亡比马扎尔人来到这片土地早了4百年,古代匈人的后裔可能有一部分血统混进了匈牙利人的血液,这个倒有可能。但匈牙利民族的主体,正经是马扎尔人。

匈 人帝国土崩瓦解之后,阿瓦尔人在匈牙利平原也建立过帝国。阿瓦尔人,就是中国南北朝历史中的柔然人。后来阿瓦尔帝国被神圣罗马帝国的开国皇帝,法兰克的查 理曼大帝所灭,另一支来自亚洲草原的游牧部落,马扎尔人Magyar迁徙到匈牙利平原,填补了权力真空。马扎尔人,才是信史可考的,匈牙利人的直接正宗来 源。至于马扎尔人跟几百年前的匈人,阿瓦尔人等等部落,在大草原上的时候有什么关系,那谁能说得清楚?草原民族自己没有历史,他们的历史全是依靠周边文明 国家,比如中国,波斯,罗马史籍的记载传承下来的,这些游牧部落一旦和周边的文明古国失去接触,隐遁到草原深处,那真就是一笔糊涂帐了。现代的考古学依靠 挖坟,也很难理清头绪,因为这些民族流动性都大,相互之间分分合合,文化有融合,血统也混杂,别说依靠文物,就算用现代的遗传学,查DNA,也搞不清楚 —-你怎么知道某一具古尸的DNA究竟属于哪一个已经消亡的古代民族,又是不是纯正血统呢?

至少,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匈牙利人的祖先,是来自亚洲草原的游牧部落马扎尔人,他们的语言,近似于芬兰-乌戈尔语系和突厥语,保加尔语。所以,欧洲人都是名字在前,姓在后,而匈牙利人不同,姓氏在前,名在后,跟中国相同。

话 说公元896年,马扎尔人大酋长阿帕德Arpad,率领7个马扎尔部落,定居在今天的匈牙利平原,这就是匈牙利王国历史的开端。传说中,是一只大乌鸦引领 马扎尔部落走出亚洲草原来到这里,然后,大乌鸦口中衔的一柄宝剑掉落在城堡山上,就预示马扎尔人应该在这定居下来。所以,山顶的这个乌鸦雕塑,就是纪念这 个神话传说。96,在匈牙利是个神奇的数字。今天我们在布达佩斯看到的好多纪念碑建筑,都是1896年,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为了庆祝匈牙利王国建 国一千年所兴建的,包括匈牙利国会大厦,欧洲大陆第一条地铁线,佩斯的斯蒂芬教堂,和英雄广场。国会大厦和斯蒂芬教堂,还都是96米高。英雄广场中心,独 立纪念碑下,雕塑的骑士群像,中间是阿帕德,他身后是7个部落的首领。

马 扎尔人是游牧民族啊,当然不会消停,从匈牙利出发,不断攻击法兰克帝国和拜占庭帝国诸侯,最远打到过西班牙边境。955年,(后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 托一世(中学历史课本里有的),率领德意志诸邦骑士,在Lechfeld战役中,决定性地击败了匈牙利军队,从此,迫使马扎尔人定居下来,匈牙利成为一个 稳定的国家,而不是一个迁徙和劫掠的游牧部族。

不久,在公元1000年前后,匈牙利国王斯蒂芬一世皈依罗马天主教,是第一个匈牙利的基督教国王,后世被封圣,圣斯蒂芬国王的塑像,今天还矗立在城堡山顶,渔夫城堡的广场上。

斯蒂芬的一只左臂,作为圣物,今天供奉在河对岸布达佩斯大教堂里。

可 能因为近代史上,匈牙利被土耳其占领,后来又在奥匈帝国内受哈布斯堡家族统治的原因吧,很多人对匈牙利的印象都是一个弱国,总是受压迫。其实,在中世纪, 匈牙利是整个东欧最大最强的国家,比后来的奥地利帝国还牛逼。中间只有1241年蒙古大军西征,拔都在大将速不台辅佐下,几乎占领整个匈牙利。很快蒙古大 汗窝阔台驾崩,拔都要赶回去参与宫廷斗争,蒙古撤军。这次入侵给匈牙利带来巨大毁灭,但是时间很短,蒙古撤军以后,惊魂未定的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开始亡 羊补牢,在全国修筑城堡,要塞,防御工事。这,就是今天布达佩斯城堡山上王宫要塞的最初由来。

我们知道土耳其帝国兴起的时候西进,几百年 间,抵挡土耳其征服欧洲的主力,先后是三个王朝:第一道防线是拜占庭,东罗马帝国。土耳其跨过达达尼尔海峡进入欧洲之后,围攻君士坦丁堡将近一个世纪,始 终拿不下来,先越过君士坦丁堡,开始征服巴尔干。1453年君士坦丁堡终于陷落,千年帝国拜占庭灭亡。

然后,抵挡土耳其沿着巴尔干半岛入 侵欧洲的第二道防线,主力就是匈牙利王国,这次抵挡了快150年。那个时候,匈牙利是最大的欧洲王国,而且富有银矿,当时巴尔干半岛上的克罗地亚,斯洛文 尼亚,罗马尼亚,要么是匈牙利的领土,要么是匈牙利的附庸国。大致在这个时候,马扎尔第一王朝,阿帕德王朝绝后,匈牙利的王位开始开始选举产生。

封 建时代,什么王位一选举,这离衰落就不远了,比如波兰,比如神圣罗马帝国,因为有选举权的大诸侯贵族,会出于私心,故意选没什么势力和根基的贵族来当国王 皇帝,然后国王皇帝就控制不了手下的贵族。不过,匈牙利当时至少在一百年的时间里,还没呈现如此颓势。尤其是1400年前后的匈牙利国王,西格蒙德 Sigmund,在欧洲历史上举足轻重。

西格蒙德Sigmund的父亲,是波希米亚国王(捷克)兼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四世。今天我们去 捷克布拉格游览,王宫,教堂,城堡,旧城新城,什么都是查理四世造的,那是布拉格的黄金时代。这个家族叫做卢森堡家族。查理四世的儿子西格蒙德,也是匈牙 利国王的女婿,以这个资格当选并继承匈牙利王位,当然同时也是克罗地亚国王,罗马尼亚的宗主,后来又继承了父兄的波希米亚王位。因为波希米亚国王是德意志 神圣罗马帝国的七大选帝侯之一,最后又登上皇帝大位。

西格蒙德作为匈牙利国王和帝国皇帝,在历史上干过几件大事。在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前半 个世纪,他就联合欧洲十字军,试图反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巴尔干的扩张。1396年著名的尼科堡战役Nicopolis,西格蒙德大败。不过当时土耳其专 注于背后的拜占庭和亚洲,匈牙利还是能挡住土耳其西进。

西格蒙德皇帝还结束了罗马教会分裂,和“阿维尼翁之囚”。今天你去法国南部普罗旺 斯旅游,在阿维尼翁城,会看见教皇宫。中世纪有70年的时间,罗马教廷搬到法国,史称阿维尼翁之囚。就是这个匈牙利国王西格蒙德,以皇帝的身份,废掉法国 罗马两个教皇,另立第三个,把教廷从法国搬回罗马。不过这三个教皇谁也不买谁的帐,皇帝命令在德国南部的康斯坦斯湖畔,召开宗教大会,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 康斯坦斯宗教会议,废了三个教皇,另立教皇统一教廷。还烧死了宗教改革家胡斯(今天布拉格的中心广场上,有胡斯雕像),由此开始欧洲新教旧教的宗教战争 “胡斯战争”。

西格蒙德死后不久,土耳其征服君士坦丁堡之前,奥斯曼帝国又在巴尔干前线西进。这次,与土耳其作战的,是匈牙利大将军洪雅 迪Hunyadi,他不是王族,却因为屡立战功,成为基督教世界的英雄,匈牙利摄政王。洪雅迪和前文提到的阿尔巴尼亚的斯堪德贝格,罗马尼亚瓦拉几亚的吸 血鬼德拉库拉伯爵,摩尔达维亚的斯特凡大公,差不多处于同一时代,当时是以洪雅迪的匈牙利军团居中,左翼是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右翼阿尔巴尼亚在土耳其 背后袭扰策应,共同对付奥斯曼帝国西侵的战略格局。

1453年,奥斯曼帝国最终征服君士坦丁堡,下一步全力西向,进攻匈牙利的多瑙河防 线,防线的中坚支撑点,是今天的贝尔格莱德。1456年,土耳其围攻要塞,洪雅迪率军驰援,这一战非常关键,当时的教皇下令,欧洲所有旧教(罗马天主教) 国家,每天中午12点一齐鸣钟,为战争的胜利祈祷。洪雅迪一战大胜,不但击退土耳其大军的入侵,而且保以后70年都把土耳其牵制在多瑙河防线上。直到今 天,天主教堂还在中午12点鸣钟,就是那一年留下来的传统。不过,洪雅迪本人也在战役期间染上瘟疫,不久就病死了。

这是布达佩斯英雄广场上,洪雅迪的雕像

下 面就要提到乌鸦王的传说了:洪雅迪只是摄政王,不是国王,但是他生前众望所归,他的儿子成为当时匈牙利国王(哈布斯堡家族)继承人的有力人选,由此展开宫 廷各派的权力斗争。其实,马西亚斯Matthias只是洪雅迪的次子,当时15岁。他的哥哥在权力斗争中被国王处死,不久16岁的国王也暴毙(现代的研究 说是白血病)。布达佩斯的贵族和平民,选举马西亚斯为新国王,但他当时正被囚禁在波希米亚(捷克)宫廷,而布达佩斯也有其他候选人对王位虎视眈眈。这时, 需要马西亚斯尽快赶回来即位。传说中,他的母亲放飞一只神奇乌鸦从匈牙利飞到布拉格,嘴里叼着一只象征王权的戒指,马西亚斯得到消息连夜脱身,赶回布达佩 斯即位。所以,他的名字,就叫Matthias Corvinus,Corvinus是拉丁文乌鸦的意思,乌鸦是国王的吉祥物。

Mathias Corvinus在位时间很久,是匈牙利历史上最盛的时期,他对外不但能战胜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入侵,还对背后强大起来的哈布斯堡家族作战,曾经出兵占领 维也纳,甚至身兼奥地利公爵。同时代,他也囚禁过德拉库拉伯爵,跟斯特凡大公也起过冲突,甚至打过一仗,还打败了。

乌鸦王死后没有几年, 王位选举制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贵族会议再也不想要一个乌鸦王似的强大君主,之后的国王受制于贵族会议,被迫减税,解散王军,同时,土耳其那边即位的,却 是著名的苏莱曼大帝。1526年决定性的默哈克战役,Mohac,苏莱曼大帝御驾亲征,匈牙利国王路易二世败死。从此之后,匈牙利走向衰落,大部分国土, 包括布达佩斯,都被土耳其帝国占领。剩下的部分国土,拥戴奥地利公爵,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费迪南-哈布斯堡为匈牙利国王。

这,就是匈牙利 后来一直受哈布斯堡家族统治的开端。从此,欧洲抵挡土耳其西进的第二道防线,匈牙利彻底崩溃,重担落到第三道防线,奥地利神圣罗马帝国哈布斯堡家族的身 上。这第三道防线也遭到过严峻考验,历史上土耳其大军三次围攻维也纳,均未攻克,自此强弱之势互易,欧洲列强(主要是奥地利和后来崛起的俄罗斯)步步反攻 三百年,直到1918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土崩瓦解。

回过头来解说城堡山上的名胜。

坐轨道车上山,看过引领马扎尔人定居的 神乌鸦雕塑之后,就到了王宫大门口。前面说过,城堡山上盖要塞和王宫,开始于蒙古入侵之后的贝拉四世。这座大王宫的基本格局,则是鼎盛时期,乌鸦王马西亚 斯Mathias Corvinus建立的,所以基本上是文艺复兴式。不过你看到的这座宫殿,历史上毁过两次:17世纪奥地利帝国反攻布达佩斯,围攻城堡山,炸掉了土耳其守 军的弹药库,王宫被毁之后重建。1945年苏军解放布达佩斯之战,德军死守城堡山,王宫又一次毁于炮火。

今天在王宫里,是匈牙利历史博物 馆。王宫正面的大阳台最好,你可以在这登高俯瞰多瑙河对岸佩斯城全景,包括美轮美奂的国会大厦和链子桥。王宫前面那尊骑像,是17-18世纪奥地利军队总 司令,欧洲第一名将欧根亲王。他指挥奥地利军队一直反攻到贝尔格莱德,在西线,也屡次战胜法国的太阳王路易十四。

王宫背面的雕塑更好看,巴罗克–洛可可风格的,雕的是乌鸦王马西亚斯出猎图。

从 王宫沿山顶往北走,路上会看见牌子,指向“地下医院隧道入口处”。因为城堡山里历来很多岩洞,后人把山腹里这些岩洞打通,加以人工修筑,做成易守难攻的地 道体系,二战末期纳粹死守布达佩斯,城堡山里的地道体系不但是防御工事,而且容纳了德军野战医院。现在里面经过整理,可以参观了。

城堡山顶北端有两处非常漂亮的建筑。一座是乌鸦王马西亚斯教堂,你仔细看教堂屋顶,跟维也纳市中心的斯蒂芬教堂一样,也有彩色折线花纹装饰。

这座教堂尖顶上,就是前文所提的嘴衔戒指的乌鸦雕像。而教堂门口的骑像纪念碑,那是公元1000年匈牙利第一位基督教国王圣斯蒂芬,比乌鸦王早了将近500年。

城堡山在这里面向多瑙河的陡坡上,建筑了全城最漂亮的中世纪堡垒,渔夫堡。这里最适合晚上来拍夜景,无论从河岸仰视渔夫堡全景,还是在山头侧看工事,都有象童话一样梦幻的色彩。

其 实这个堡垒也不是真的打仗用的,看它童话梦幻般的外形就知道华而不实:最早,为了防御土耳其入侵,布达城全民皆兵,这里的确有防御工事,而且是由多瑙河的 渔夫组成民兵负责防守,所以叫做渔人堡。不过现在我们看到的漂亮建筑,还是1896年庆祝建国一千年时候改造的成果,那时候布达城在奥地利帝国治下,早就 太平盛世了,所以改造以后装饰性大过实用性。这渔人堡的7个圆锥塔顶,象征当年7个马扎尔部落的游牧帐篷。

从缆车站走到渔夫堡,基本上就看完了整个城堡山上的主要景点,沿着渔夫堡正面的大楼梯下山,在河边有渔市,还有一座漂亮的教堂。

如 果想要夜游布达佩斯,除了渔夫堡的夜景,我觉得更应该登上旁边的Gellert山,可以从远处拍摄城堡山,和佩斯旧城,以及多瑙河上桥梁的全景照片。 Gellert山下有著名的Gellert温泉浴场,山顶有苏军纪念碑,山顶夜间的照明很好,感觉很安全,不过从河边上山的小路很暗,我上山的时候没看见 几个人,不知道是否安全。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