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高加索三国巡礼: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 (上)

1。历史背景综述

外高加索这块弹丸之地,一般人不太熟悉,甚至我的大多数朋友都无法在地图上马上指出这三 个国家。这块地方的地理形势,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三个民族的历史命运。外高加索三国夹在黑海和里海之间,北面是欧洲最高的山脉高加索山,之所以叫“外高加 索”,是从俄国人的欧洲观点出发的:“北高加索”属于俄国,而外高加索在南,是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三国。其实俄罗斯崛起为欧洲列强,只是18世 纪的事情,相当晚近,之前数千年的时间,高加索山以北都是草原游牧民族的地盘。因此,之前两千年的时间,外高加索的各个民族,基本的战略姿态,是背靠高加 索山,坐在山坡上,面向南方。而它南面呢,历史上一直处于一东一西两大帝国强权的夹攻下,属于缓冲地带(历史上,外高加索的东南方向,是帕提亚帝国,萨珊 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和复兴的伊朗-波斯,西南方向,是罗马帝国,东罗马–拜占庭帝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而外高加索的山地贫瘠,人民又彪悍,历 来它东南面,和西南面的两大帝国,一方面忌惮敌对帝国的实力,另一方面把征服外高加索看成是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所以这块土地历来受到东南和西南 两大帝国的军事入侵和文化影响,但是却多多少少保持着独立和半独立的连续历史。要理解这三个国家各自的民族历史,文化心理,我觉得关键是懂得它的地理形 势,和地理如何影响跟塑造了他们的历史。

其实追溯外高加索三国的历史背景并不难,因为这三个国家基本上是“继起”的关系,最早和对世界文 化影响最大的是亚美尼亚:在古罗马时代,亚美尼亚基本就涵盖了今天整个的外高加索地区,它是处在罗马–帕提亚两大帝国之间的缓冲国,公元300年的时 候,第一个将基督教定为国教,比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还早三十年。而且亚美尼亚教会至今都独立于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两大基督教系统之外,是自己的独立教会, 有自己的教皇。今天,在基督教圣地耶路撒冷,管理耶稣基督圣墓大教堂的,就是亚美尼亚基督教会。

亚美尼亚毕竟是个弱国,它的独立,有赖于 东南和西南方向两大帝国的势力平衡。东南方的帕提亚帝国垮了,代之而起的是萨珊朝的波斯帝国。后来西南方向的罗马帝国也分裂了,东罗马帝国演变成拜占庭帝 国。仍然是个拜占庭–萨珊波斯对峙的局面。到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兴起,灭亡了萨珊波斯,取代波斯成为外高加索东面的强邻。而西面呢,拜占庭尽管势力 范围大大收缩,仍然能够抗衡阿拉伯帝国。所以,亚美尼亚还能继续在夹缝中生存。

一旦这个东西方的势力平衡被打破,外高加索独立的日子,也 就屈指可数了:公元10世纪塞尔柱部落的突厥人从中亚草原入侵中东,他们虽然在形式上保留了哈里发,作为阿拉伯世界的共主和精神领袖,自己的最高首领称 “苏丹”,比哈里发低一级,但是塞尔柱突厥王朝的苏丹,实际征服和控制了大部分中亚中东,塞尔柱突厥王朝和阿拉伯帝国哈里发的关系,类似于战国七雄跟东周 天子的关系。同时在西方,塞尔柱突厥在1071年的曼奇科特战役中,决定性地击败了拜占庭帝国和亚美尼亚联军。从此,东西两大帝国对峙的战略格局被打破, 亚美尼亚王国就永远退出了历史舞台。

不过,塞尔柱突厥王朝自己也并不久长。这些草原和沙漠上彪悍的游牧民族,不管是阿拉伯系统也好,突厥 系统也好,蒙古系统也好,战斗力在古代绝对远超定居的农业文明,可是他们共通的毛病,是缺乏政治文明,缺少统治的智慧,拥兵的军阀之间,谁也不服谁,建立 了一个大帝国以后,马上就会内斗,所以帝国从来不能长治久安。塞尔柱突厥如此,之前的阿拉伯帝国,后来的喀喇汗国,蒙古帝国,帖木尔帝国,也都是由于内部 军阀混战而分裂的。塞尔柱突厥帝国内部纷争,又受到欧洲十字军的攻击,逐渐衰落下去,在外高加索又出现了权力真空。这次,大亚美尼亚国气数已尽,格鲁吉亚 人填补了外高加索的权力真空。

所以说在中世纪这段时间,统一外高加索的主角,是格鲁吉亚,时间大约在11到13世纪。中间有两次,东方的 游牧帝国强大到横扫整个外高加索,一次是蒙古西征,一次是瘸子帖木尔的征服。不过这两次征服者并没有在外高加索地区久留。格鲁吉亚在这二三百年的时间里, 主题是跟衰落的塞尔柱突厥王朝斗争,争取独立,也曾经一度成为强大昌盛的独立王国,尤其是大卫四世和塔玛女王两个人的统治时代(他们都被称为“大帝”,在 12世纪的一头一尾),是格鲁吉亚王国的黄金时代。

瘸子帖木儿帝国的征服,相当于我们国家的明朝初年,此后,基本上可以算欧洲史的近代 了。此时格鲁吉亚王国经过蒙古和帖木儿的两次打击,也已经衰落。而整个外高加索的战略格局,又恢复到了东南–西南两大帝国不断征战和平衡的模式。在西南 面的是新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它取代了罗马–拜占庭的地理位置,而东南面呢,是重新获得独立的波斯。

近代几百年的时间,外高加索成为 波斯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争夺的前线,但是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却再也没有回复历史上在夹缝中保持独立的地位,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波斯或者土耳其的附庸。可 是传统的东南–西南格局在近代改变了,从北面的高加索山脉另一边,来了第三个强权:18世纪开始兴起的俄国人,到19世纪,开始经略外高加索。到了这个 新时代,波斯和土耳其这样的老大帝国,都已经走下坡路,欧洲的俄罗斯,才是世界舞台上新兴的列强。一开始呢,以格鲁吉亚为主的外高加索当地势力把俄国人视 作救星,因为格鲁吉亚跟俄罗斯都信仰希腊东正教,格鲁吉亚人心目中,俄罗斯就是历史上拜占庭帝国的继承人,而格鲁吉亚历史上跟拜占庭的关系,总体还不错, 何况,数百年来,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各族人民的传统敌人,就是波斯和突厥。结果,19世纪国际政治的发展结果就是,最终由高加索山背后来的俄国熊,完全并 吞了整个外高加索地区。俄国革命,外高加索组建了三个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各自独立。

那有人可能会 问我,这两千年的外高加索概述,怎么压根没有提到阿塞拜疆呢?阿塞拜疆有点特殊:首先,阿塞拜疆在历史上从没有象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那样强大过,从没有统 一过外高加索。其次,阿塞拜疆跟其他两个国家的民族,语言,宗教都不一样。阿塞拜疆这块地方,最初也是高加索的原住民,跟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一样。但是它 的地理位置在三国当中最靠东南,所以历史上受波斯,以及征服波斯的各个中亚草原民族(突厥人,蒙古人)影响很深。今天的阿塞拜疆人,要么是突厥化了的原住 民,要么干脆是突厥和波斯来的移民,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芬兰语,匈牙利语,都属于阿尔泰语系,祖先同是亚洲的草原游牧民族)。所以说,阿塞拜疆 的种族和语言,跟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都不一样。阿塞拜疆人信伊斯兰教,而亚美尼亚跟格鲁吉亚都信基督教,后两者的差别在于:格鲁吉亚属于东正教系统,而亚 美尼亚教会是独立的基督教会,不属于罗马天主教或者希腊正教。

注释:基督教在全世界大致可分为三大系统,东正教包括希腊,俄罗斯,塞尔维 亚等国,罗马天主教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法国,波兰,匈牙利等国,第三个主流是马丁·路德宗教改革以后兴起的新教各派,象什么浸礼派,开尔文派, 路德派等等,在英国,荷兰,德国北部,美国占主导地位,但是新教各派只是个统称,互相并不统属。除了这三大主流以外,基督教还有其他古老的独立教会,比如 亚美尼亚教会,叙利亚教会,埃及的科普特教会等等,这都是独立的教会,有自己的教皇(一般翻译成大牧首,不叫教皇)。国内很多人习惯把新教各派称为基督 教,似乎东正教和罗马天主教就不信基督似的,这是错误的,很容易引起歧义。我自己的所有文章里,“基督教”都是统称信仰耶稣基督的宗教。

笼 统来说,阿塞拜疆的历史和文化受波斯和土耳其影响深,格鲁吉亚传统上更亲俄亲西方(2008年俄罗斯入侵格鲁吉亚,所以现在格鲁吉亚跟俄罗斯的关系并不 好),而亚美尼亚在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和宗教传统方面做得最好。亚美尼亚人有独特的宗教和语言文学,这成为他们亡国一千多年,赖以维持自己民族文化独特性 的载体,亚美尼亚文化的向心力很强的,这点很象波斯人和中国人。今天的亚美尼亚人,即便寓居其他国家,仍然有很强的民族自豪感,而且普遍社会地位都挺高。 起码笔者在美国认识的几乎所有亚美尼亚人和伊朗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你在平时新闻里可以留意,如果姓氏是以“扬”结尾的,一般都是亚美 尼亚人,比如米高扬两兄弟,一个是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一个是米格战斗机的总设计师。二战时的苏联元帅,方面军司令巴格拉米扬,战后六七十年代的苏 军装甲兵司令巴巴贾尼扬,这都是亚美尼亚人。而姓氏以“什维利”结尾的,一般都是格鲁吉亚人,比如斯大林的真名,叫“朱加什维利”,还有前几年有一个美国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叫“沙利卡什维利”,这都是格鲁吉亚人。

2。实用攻略信息

我分两次去的外高加索三国。亚美尼亚和格鲁 吉亚对美国护照免签证,而阿塞拜疆的签证,无论对任何国家都很难拿到,要求邀请信。我申请的是停留期在三天之内的过境签证,这个不需要邀请函。逛逛巴库城 有一天时间足够了。另外还要注意一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独立之后,为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区打了一仗,现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是由亚美尼亚占领着,所以 两国关系非常糟糕。阿塞拜疆法律明文规定,如果你的护照显示曾去过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州旅行,将会被禁止入境阿塞拜疆,即便有阿塞拜疆签证也不行。但是法 律没有说如果只是去过亚美尼亚本土,比如首都埃里温,就一定不能进阿塞拜疆。无论如何,鉴于两国的恶劣关系,直接来往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终归是个 冒风险的事情。幸好两国和格鲁吉亚的关系都还不错,建议如果计划一次去三国的话,把格鲁吉亚放在中间。

我在计划旅行的时候,所用的旅行指南是 Lonely Planet 2000英文版的格鲁吉亚,亚美尼亚,还有2012版的阿塞拜疆,其中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2000版的价格和餐馆信息严重过时。以下是我2013年实地踏勘的结果。

我 到达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机场的时间是凌晨3点,机场非常现代化,所有的纪念品商店,tourist information center,机场问讯处,大多数航空公司售票柜台,所有银行,ATM机,咖啡馆全都彻夜营业,实际上夜里比白天热闹,早晨6-8点反而是最冷清的时候。 机场有很多各个银行的ATM机可以选择取美元或者当地货币Lari,1美元等于1.65Lari,但是给出的钱是大面额,要在机场商店买点小东西破开。食 品都是明码标价。第比利斯机场打车到市中心Tavisuplebis (独立)Moedani (广场)25Lari,到更远的火车站30Lari,可以在机场等到早上7点开始(到夜里12点)每15分钟有37路公共汽车从到达厅门口去城里,路上停 很多站,先经过市中心独立广场,穿过城市,终点站在火车站前。票价半个Lari,上车自己投币拿打印出来的车票,经常有工作人员上车查票。一定在机场准备 好零钱,司机不找零钱。37路公共汽车是黄色的中巴,前挡风玻璃有37字样。

第比利斯城里各处之间打车都不可能超过5个Lari,一般3个,要讲好价钱,出租车都没有计价器。有地铁,没有英文标示,只有向当地人问,几乎无法用。我没有坐过。城里从独立广场到旧城到河边,或者沿着主要的Rustavilis街走,都是步行距离。

第 比利斯街牌子有当地文字和英文对照标示,但是Lonely Planet的2000版地图非常糟糕,和他们家的其他指南书完全不同,应该在机场tourist information拿好免费地图,问好出租车大致价格,和去郊外包车的大致价格再离开机场。tourist information的人英语很好。

Lonely Planet上我事先觉得有兴趣的两家餐馆Nikala 和Ducani全都拆了,连Rustavilis街上的邮政总局也拆了,所以我觉得在第比利斯找邮局寄明信片是个问题。餐馆就不要根据书上了,格鲁吉亚一 般餐馆都很便宜,我在比较好的餐馆吃的海鲜汤,瓦罐油煎蘑菇,半升啤酒,总共才13.5 Lari。那家叫做Shkehara,在Rustaveli大街38号,环境不错,也不贵,但是门口照片是亚美尼亚文,没有英文。菜单是英文亚美尼亚文俄 文对照,侍应生说英语。

火 车从第比利斯到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无法从网上预订票,但从来不会没有票,夜车卧铺非常方便又省时间,但不是每天的,从第比利斯去埃里温是单数日子,回来 是双数日子。 第比利斯到埃里温是晚上20:20开车,早上7:00到达,二等卧铺约43Lari,和国内老式火车的4人软卧车厢相同。我买的二等卧铺,没有买一等车。 开车后晚上约10点半过边境,格鲁吉亚边检查护照,然后亚美尼亚边检查护照。最好提前办好亚美尼亚签证。他们的网上evisa非常方便,2天内批准,然后 储存在他们的电脑系统中。你可以有也可以没有电子签证的打印件,他们一查电脑你的护照号码马上可知。有这么方便的系统,我强烈不建议在边境来临时申请签 证。网上有信息说火车过境不给当场落地签证,也有人说可以的。尽量提前在网上办好亚美尼亚签证。(但是有可能中国国籍不允许网上签证,这个具体规定要查亚 美尼亚电子签证的官方网页)。 如果一切顺利,全火车没有人有签证麻烦耽误时间的话,火车将于12点半左右继续开行,早上7点准时到达。

亚 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火车站很萧条,主要依靠长途汽车,所以火车站没有tourist information center,没有换钱的地方,也没有ATM机。站前广场横的大街右边有银行的ATM机可以取钱,和格鲁吉亚一样,很多ATM机和银行,可以选择美元或者 Drum,1美元合400Drum。

埃里温的出租车分两种,顶上都有出租车标志,一种是车身有棋盘格的正规出租车,所有正规出租车都在后 视镜位置有计价器,让司机使用计价器,600Drum起价,从火车站到市中心南边共和广场3公里大约只有600,到市中心北边Matenadaran大约 800,到长途汽车站Kilikya最远,约1000,才2.5美元,非常便宜。

另一种出租车虽然顶上有出租标志,车身没有棋盘格,没有计价器。在火车站广场基本是这种车。不要用。只要到大街上,非常多的正规出租车,招手即停。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街上也有很多出租车招手即停,但都相当于埃里温的第二种车,必须讲价钱。

埃 里温地铁只有1条线,我坐过,在站里售票窗口100 Drum买一个圆币就是票,没有英文标示,甚至没有俄文标示,完全没有外国人坐,我问了当地人,试坐了一次,上车人人看我。火车站到共和广场是两站地铁, 地铁的“火车站”那一站,用的就是火车的站台和铁轨,露天的,从地下通道走。共和广场的地铁站在广场东面大楼背后。

亚美尼亚的白兰地世界 闻名,阿拉若山牌Ararat白兰地,700毫升一瓶,如果是3年陈的,约6千多Drum,5年陈7900-8000 Drum。我当时买了两瓶,在埃里温喝了一瓶,带回家一瓶,味道非常好。格鲁吉亚的特产则是葡萄酒。阿塞拜疆人多数是穆斯林,不喝酒,不过首都巴库是个非 常现代化的城市,跟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穆斯林国家一样,买酒根本就不成问题。只是特产里面就不会有酒了。大家都知道俄罗斯人的民族美食,是“伏特加和鱼子 酱”,其实,俄国的顶级鱼子酱,就是来自里海。所以,在里海周边,无论是俄罗斯,伊朗,还是阿塞拜疆,买顶级的里海黑鱼鱼子酱,是不可错过的当地特产。

听在当地教会工作的美国志愿者讲,埃里温和第比利斯都很安全。虽然当地人对外国游客很好奇,人人会注视你,有点像伊朗的感觉,但是主动搭讪的不象伊朗那么多。而我自己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经历,也证实巴库非常安全。

如果包车去首都附近的古迹庙宇:

在 格鲁吉亚我去了Mtskheta镇(发音姆茨凯塔),是古都,有第一座格鲁吉亚教会的总部教堂Sveti-Tskhoveli,镇子外山上有居高临下的 Jvari教堂,第比利斯城外25公里。如果从机场包出租车来回,包括等候的时间,不应该超过100 Lari,曾经有司机开价130,我没还价,不想用他的车。我从城里火车站包的taxi,来回不应该超过60。那次司机想揽活,开价40,很低了,我没还 价。他路上想找各种借口诸如让我另掏汽油钱,等候钱之类再多收我20,我没吃那套,坚持就是40,最后他也没办法。如果你有在埃及和司机斗智斗勇的经验, 外高加索司机的手段只能算小菜。我最后给了他40外加10的小费。据Lonely Planet说在外高加索,小费并不必要。我还是按照平常在美国的习惯给些小费的。

在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看教堂和废墟都不需要很长时间,每个地方我很难想象会逗留半小时以上,都是拍两张照就完了。教堂的形制简单古朴,不象罗马天主教或者东正教那么华丽。

在埃里温,我计划去两处,一是埃里温城西10来公里的Zvatnots教堂遗迹,和古都及亚美尼亚教会从古至今的总部所在地Echmiadzin。二是城东26公里和35公里的古罗马时期Garni太阳神庙及山谷中修道院Geghard。两处在城市反方向。

前 者,城西的Zvatnots和Echmiadzin,是亚美尼亚之行必去之处。如果从城里包车,应该在4千左右往返。但是埃里温的机场离开 Zvatnots很近,就在埃里温通向Zvatnots的高速公路旁边。所以,如果你是飞到亚美尼亚,那么,进城之前,打车先去这两处景点再进城会很划 算,总共不会超过2个小时,机场离开教堂废墟3公里,从教堂废墟再去Echmiadzin再往西几公里。

东面的Garni和Geghard则很远,我留意了计价器,从较近的Garni到城里单程大约4千,那么,从城里包出租来回,大约应该是1万左右。(1美元合400 Drum)

我 当时是从火车站包一辆出租,先去长途汽车站(单程应该1千左右),买汽车票,然后去西面的两处,再回埃里温穿城而过,去东面的两处。他们用计价器,加上等 待的时间,总共是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1点半,2万Drum。所有的景点每一处都不需要停留时间很长。如果不用计价器的话,只去东西两群景点,不去长途汽车 站,讲价钱,1万2千以上到2万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以内,不应该超过2万。

从埃里温到第比利斯,如果坐火车也是一夜,每逢双日晚上才有。 如果坐汽车,在Kilikye长途汽车站,是中巴,说是早上8点开,其实9点左右,会等人比较满一些才走。可以象我一样为保险起见提前在售票窗口买票,当 地人全都是来了当场问司机买票上车的。价钱没有显著差别(好像当场买的稍为便宜一些)。车行时间约5小时,其中前3个多小时在亚美尼亚境内,会在路上停一 下休息10分钟,过边境大约半个小时即可,到达第比利斯约下午2点,车站离开第比利斯老城和独立广场不远。

我的旅馆我不知道该不该推荐: 性价比是很好的,店主说很流利的英语,挺干净也便宜,但是地点不靠市中心,所以我并不推荐。还是列出来吧,备考。我当初选这两处的目的是要离开火车站近, 因为要用火车作为交通工具。火车站离开市中心就远了。在埃里温是Areg Hotel,在venere.com上面订的,1200 Drum(30美元)1天,单间含卫生间,最多可住3人,带早餐有免费无线网,但是只在大堂信号清晰。在火车站前步行5分钟,很好找。在第比利斯,是 Hotel Chubini,在booking.com上面订的, 50 Lavi一晚(合30美元),全套公寓,包括客厅厨房卫生间,卧室里面甚至有一个独立的吧台。但是我以为靠火车站近,其实步行还有10分钟距离,大致在 Rustaveli大街北头河边的共和广场,跟火车站之间。距离市中心老城的独立广场,打车大约5Lari。所以这两处离开市中心都不算近,不一定值得推 荐。性价比倒是非常非常好。

我在阿塞拜疆只去了巴库,巴库机场是全新的,从机场到市区20多公里路,有16路和116路公共汽车,打车的 话,那里的出租车和伦敦的同款,黑色或者紫色全新,都装备有计价器,但是在机场拉客的出租司机都不愿意用。一定坚持让他们用计价器。从机场到市中心单程最 多也就是25-30 Manat。1个Manat合1.27美元,比美元的币值高。在阿塞拜疆机场的ATM机上,也是可以选择取美元,欧元,还是Manat的。巴库的老城经过 修缮,离新城不远,从老城北门的喷泉广场到新城中心的火车站,大约2公里,不带行李的话,都可以步行。火车站对面有座5层的购物中心,顶楼的餐饮中心聚集 了很多餐厅,有高档餐馆也有咖啡座,多数是快餐,有阿塞拜疆菜,黎巴嫩菜,俄国菜,也有肯德基和麦当劳。阿塞拜疆菜的口味非常好,远超一般的购物中心快 餐,而且又便宜,强烈推荐。Lonely Planet上面推荐的几家位于老城的餐馆也都不错。至于买鱼子酱,推荐新城Xaqani街和Azadliq街交口的Zazar Baliqi食品店,在火车站以南3个路口。

3。格鲁吉亚

我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乘坐白俄罗斯航空直飞第比利斯,到达 的时间是凌晨3点,我没有订旅馆,大晚上的进了城反而不知道去哪里,倒是机场热闹,所以在机场坐到早上7点,天亮了,坐37路公共汽车直达火车站,在火车 站存下行李,包车去郊外的几处景点。说实话,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两个首都,第比利斯和埃里温城里都没有什么好看的,重点都在郊外的古迹。

姆 茨凯塔Mtskheta镇在第比利斯城西25公里,Lonely Planet上说有公共汽车和中巴,每15到20分钟一班,还有火车,交通还算方便,一旦到了镇上,到处都是步行距离。但是我要去附近的Jvari修道 院,而且下午要回第比利斯游览,晚上火车去亚美尼亚,时间比较紧,就从火车站包车了。第一站的乔瓦里修道院Jvari,坐落在山顶上,而整个姆茨凯塔镇, 是建在山谷中的平地,所以从Jvari修道院,可以俯瞰整个山谷。

山 下的姆茨凯塔镇Mtskheta,看上去毫不起眼,但是从公元前后,就是当地格鲁吉亚小王国的首都。(当时亚美尼亚在外高加索占统治地位,但是山地中可以 有很多事实上各自独立的政权,名义上承认一个宗主。格鲁吉亚人的国家当时已经存在了,尽管它强盛起来是将近一千年以后的事情)。这里的教堂,至今还是格鲁 吉亚最大和最古老的基督教堂。公元4世纪初,从今天土耳其的卡帕多西亚来了一位女传教士,圣尼诺 St. Nino,她传教走上层路线,首先说服国王一家人皈依基督教,于是337年国王下令将基督教定为国教,而格鲁吉亚的第一座教堂,就建在王宫的后花园里,当 时是木制的。

还有一个传说:教堂里埋进了耶稣基督上十字架时所穿的袍子,是基督遇难时在场的一位目击者带来的,所以埋袍子的时间,在公元 30多年。在埋袍子的坟墓上,长出一棵树。可能这棵树也沾染了圣物的灵气,三百年之后,基督教成为格鲁吉亚国教,在这里建造教堂的人要平整土地,却怎么也 砍不倒这棵树,只能将树干拦腰截断。圣尼诺来了,在树前祈祷一番,让这颗树的两段枝干重新合拢,枝繁叶茂,重新开花,而且能分泌具有治病功能的树脂。

一 百五十年之后,格鲁吉亚国王把木质教堂改建成石制教堂,经过历代扩建,今天的教堂,基本上是公元1000年以后的30年间,格鲁吉亚快要到全盛时期的建筑 格局。据说当时的国王砍了负责扩建工程的建筑师的右手,让他再也建不成比这更宏伟的教堂。格鲁吉亚全盛时期的首都,迁移到30公里之外的第比利斯,但是姆 茨凯塔仍然保留了大主教总部,和王家教堂的地位,两千年来,一直是格鲁吉亚的宗教中心。历代格鲁吉亚国王受洗,加冕,婚礼,葬礼,都在这里举行。

这是格鲁吉亚国王加冕的御座

因 为教堂的格局奠定于中世纪,是最典型的格鲁吉亚教堂建筑样式,现在来看它,跟西欧的罗曼式建筑很象,罗曼式建筑是在法国兴起哥特式之前,查理曼大帝之后的 “加罗林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样式,跟这座教堂的年代差不多,也是这样大量使用圆拱窗和壁柱装饰了,后来的哥特式就是尖拱了。西欧的罗曼式其实字面是 Romanesque,罗马式,有很多罗马帝国时代巴西利卡建筑的元素,但是它的时代比西罗马帝国灭亡晚了好几百年,根本不是罗马人的东西,为了避免误人 子弟,我故意在中文里不用“罗马式”,而用音译的“罗曼式”,以示区别。西欧的罗曼式建筑,外高加索的教堂,和东欧的拜占庭式建筑,看上去都有点象,因为 它们都继承了古罗马的元素。不过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教堂,跟东欧的拜占庭式教堂(例如保加利亚的圣索非亚教堂,克里姆林宫里的圣母升天教堂)还有区别, 今天我们看见的俄国东正教堂,都是金碧辉煌,而且有个巨大的圆顶(大圆顶夸张到极致,就变成了多个彩色的洋葱头拱顶,比如莫斯科红场上的瓦西里教堂,彼得 堡的圣血教堂)。高加索这边的教堂,要么是多边形的圆锥顶,覆盖红瓦,顶子的坡度并不高,要么是瘦高的多边形锥体。外部装饰也没那么夸张,朴实的灰黄色石 块,没有镀金。不过据当地人说,Mtskheta这座大教堂一千年之前墙壁是覆盖大理石装饰板的,比今天华丽得多。

看 过格鲁吉亚的古都以后,开回第比利斯市中心的独立广场,才中午12点钟。我有半天的时间看看第比利斯这座城市。大体上,第比利斯的地形分三部分:一条河把 第比利斯分为东西,河东地势高,没有什么可看的地方,但是火车站在河东。河西分南北:河西的北面是新城,建于沙皇和苏联时代,一条南北向的 Rustaveli街贯穿新城,这条街两边可以逛逛。河西的南边是第比利斯旧城。而连接旧城新城的,就是这个独立广场,广场上有沙俄时代的总督府,苏联时 代以后,总督府改成了少年宫。还有格鲁吉亚议会大厦。

广场中心的纪念柱顶端,是圣乔治屠龙的雕塑。

我从广场先向南去旧城。格鲁吉亚旧城给我的印象并不整洁,有一些传统样式的教堂,大多数都关着门,街道显得破破烂烂的。但是旧城边缘有座小山,山顶有城堡。从河东有缆车越过河面直上城堡,可以俯瞰第比利斯市容。于是我就走向旧城的河边,准备过河去坐缆车。

旧 城过河的石桥处,是河面最窄的地方,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河上最早一座桥的原址(第一座桥建于5世纪)。这里河岸悬崖高耸,水流湍急。河对 岸高处有一座教堂,古代是控制这座战略性桥梁的城堡。教堂前的骑像,是5世纪末的东格鲁吉亚小国国王Vakhtang Gorgasali,是第比利斯城的奠基者。

据 说,在1226年的时候,札兰丁征服格鲁吉亚,强迫当地居民由基督教该宗伊斯兰教,不愿意改宗的,当场就从桥边的悬崖扔下去。札兰丁是谁呢?大家看过金庸 的《射雕英雄传》,一定记得郭靖随成吉思汗大军远征花剌子模帝国,围攻撒马尔罕。花剌子模帝国当时是中亚新兴的突厥系游牧帝国,信奉伊斯兰教,武力非常强 大,国势蒸蒸日上,无奈碰上了同时兴起的蒙古帝国,在成吉思汗西征大军面前脆败,苏丹摩诃末逃到里海的小岛上死掉了,他的王太子札兰丁是个能人,虽然被蒙 古大军击败,在满世界逃亡的途中,还能顺便征服波斯,外高加索,阿富汗,和两河流域的大片地区。札兰丁是穆斯林,所以他征服格鲁吉亚之后,就在这里强迫当 地百姓改宗。

成吉思汗不会轻易放过札兰丁这样的强人,让他死灰复燃的,他随后派出远征军穷追不舍,札兰丁逃到哪里,蒙古大家就追到哪里。 一路征服了阿富汗,波斯,高加索,顺便灭掉了分裂的塞尔柱突厥各个诸侯,也正式灭亡了巴格达的阿拉伯帝国哈里发。最后札兰丁被蒙古大军追到库尔德地区的山 里杀死了。

我过河之后,原想坐缆车凌空跨越河面,上山顶城堡的。但是天气很阴,风非常大,缆车虽在运行,但摇晃得有点厉害。了解我的人都 知道,我虽然去过叙利亚,伊拉克,以色列等正在打仗的国家,看似大胆,其实在细节上非常小心的。战事的风险,我可以控制,所以从来不怕,但是这种容易出事 故的地方,我绝不会去冒险。我一向认为,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包括咱们中国),对“安全生产”这种概念,历来比较淡漠,说白了,人命不象在欧美发达国家 那么值钱。有安全风险的事情,我绝不会干。于是放弃了坐缆车的打算。河东岸跟老城相对的这个位置,正在大兴土木,似乎要搞一些超新派的建筑。至少从河边广 场那座流线型的全玻璃大桥来看,整体规划应该是个相当前卫的建筑群。

从玻璃大桥走回河西,沿着主干道Rustavelis逛新城。这条街 建于19世纪俄罗斯统治期间,有剧院,教堂,百货大厦等等堂皇的建筑,也有复古风格的基督教堂和清真寺,在古代宗教建筑里融入19世纪末的当代元素,比如 这座融入北非摩尔风格的Paliashvili歌剧院

我在第比利斯的主要游程是两天,这一天之后基本要看的地方都已经走过,当天搭夜间火车去亚美尼亚首都,清晨到达。走完亚美尼亚之后,再坐汽车回第比利斯又呆了一天。为了叙述清晰,把来回两天集合在一起记叙了。

这是我的二等卧铺车厢,跟国内的软卧差不多,只是比较陈旧一些

这是餐车小卖部和酒吧车厢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