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天下任行 (4/4)

2014天下任行:16个国家,97个城市的旅行随笔

顾剑

结束国内南方旅行的时候,已经是7月底了,我又在家呆了一个来星期,8月上旬再次启程,从上海回美国。这次,我也不是直接回家。8月的行程,继续我的走遍德国小城之旅。

我8月出发的时候,上海还热,德国的天气刚刚好,白天20多度,阳光明媚,正是最舒服的时间。这是我今年第5次长途旅程,仍然是游遍德国的中小城市。1月份的行程靠西,基本是沿着德法边境北上。这次8月份,我从上海飞慕尼黑,租车取德国中部路线,一会东德一会西德,曲折北上,最后到柏林机场还车飞回美国。

慕尼黑机场取车以后,我的第一站是慕尼黑附近的Herrenchiemsee宫。大家知道新天鹅堡吧,新天鹅堡和林德霍夫宫,都是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在19世纪建造的宫殿。而Cherrenchiemsee,是路德维希生前建造的最后一座宫殿,坐落在Chiemsee湖中心的小岛上(德文see是湖,大概跟中文里云南把湖叫“海子”是异曲同工吧),直接仿制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也有镜厅。但是室内不准照相,所以我没有宫里的照片。

路易十四时代,是巴罗克艺术风格的鼎盛时期,室内装饰华丽无比。到路德维希的19世纪,其实巴罗克已经过时了,路德维希硬要仿制古代宫殿的华丽,而且建造之初,就根本不是为了住在里面,只是为了模仿伟大的凡尔赛宫的致敬之作,就靡费巨万来建造宫殿,建成了也不用。路德维希二世,真是一位任性的国王啊。

这是湖上的明轮船,不是仿古作品,而是真正19世纪的古董,今天还能用。

Herrenchiemsee开车北上1个半小时,到达巴伐利亚的重要城市奥格斯堡。这是奥格斯堡富丽堂皇的市政厅会议大厅

另外,奥格斯堡还有一处特别有意思的居民区

你看得出来这片位于市中心的幽静小区,到处都是爬墙虎,却是世界上最早的廉租房,贫民区吗?在1510年代,奥格斯堡的富有商人出资建造了这批住宅,给够资格的城市贫民居住。这个时代,相当于我们明朝中期,在德国,已经有世界上最早的廉租房了。现在这里仍然是政府廉租房。租金便宜到什么程度呢?今天,这里的房租,每套公寓,每年—-1欧元!当然,你必须通过审批,够穷,才能住在这里。

我从奥格斯堡驾车1小时到达诺德林根Nordlingen,这座小城在旅游路线“浪漫之路”上,离开我1月份去的伍尔茨堡Wurzburg和罗腾堡Rothenburg-ob-Tauber都不远,但是不通火车,所以我8月份才来造访。我知道这个城市的名字,是因为我写过德意志三十年战争历史,里面的诺德林根战役就发生在这里,瑞典新军在这里几乎被德意志皇军全歼,总司令霍恩元帅被俘。诺德林根全城由非常完整的城墙围绕,呈几乎完美的正圆形

这座红屋顶的美丽小城,从东南西北任何一个城门,走到圆心教堂广场都不会超过5分钟。它超级规则的圆形,源自于这座城市,根本就是坐落在史前时代,一颗小行星撞击地球,砸出来的陨石坑里面。甚至有科学家假设,当年这颗撞击地球的巨型陨石,跟恐龙灭绝还有关系呢。

从诺德林根开车东返2个小时,就到累根斯堡Regensburg。这座城市曾经在慕尼黑之前,做过巴伐利亚王国的首都。而且,全德意志地区诸侯的帝国议会,中世纪就在这里开会。旧城市中心当年的帝国议会Reichstag,今天可以参观。雷根斯堡的这座石桥,当年是德国境内多瑙河上游的唯一一座桥梁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瓦尔哈拉这个地方,因为–本不该有这个地方的!

Valhalla是北欧神话传说中英雄战死沙场以后,在这里欢聚畅饮的神殿,跟《封神演义》有点类似。而奥格斯堡郊外,俯瞰多瑙河的山顶上,这座19世纪新古典主义的神殿,也叫瓦尔哈拉,它完全模仿雅典卫城巴台农神庙的建筑样式,内部是德意志历史名人堂,供奉着德国各个历史时期的名人,从奥托大帝,俾斯麦这些帝王将相,到爱因斯坦,古斯塔夫-马勒这些科学家艺术家。

累根斯堡外围还有一个地方非常有意思,在多瑙河拐弯处,叫做Weltenburg修道院,它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酿啤酒的修道院,从1050年,就是我们的宋朝,就开始酿啤酒了。这里的黑啤在全巴伐利亚都很有名,我当然不能错过。除了喝啤酒之外,Weltenburg修道院建筑,在18世纪洛可可风格鼎盛的时候,由著名设计师Asam设计,非常华贵漂亮。

从瓦尔哈拉继续北上,拜罗伊特Byreuth是我在巴伐利亚境内停留的最后一站。小城拜罗伊特的名片是瓦格纳。我去的时候正好是瓦格纳音乐节,大多数歌剧在城外的音乐节会场上演,市中心的瓦格纳歌剧院非常漂亮,在音乐史上的地位也举足轻重,但是现在正在内部装修,要关闭两三年时间。这是瓦格纳的墓,在他故居的院子里。

拜罗伊特的下一站也是一座小城,班贝格Bamberg,我个人认为是目前为止我到过的德国最漂亮的小城镇。看,它的市政厅“宛在水中央”

除了建在河里的市政厅,班贝格还有数不清的大型教堂,一座大王宫。城市大部分建在山上,象罗马城一样,也是七座山丘,每座山都不高,也就70来级台阶,地形错落有致,而且在中心广场面前的老街,尼古拉街上,还有好几家古老的啤酒屋,不但啤酒地道,而且房子也是好几百年的传统木梁屋。今年8月份的这次德国之旅,小城镇里面给我最好印象的,就是班贝格和马尔堡Marburg了。

离开班贝格之后,我开车进入前东德的地界:早上首先探访耶拿Jena,1806年拿破仑最著名的战役之一,耶拿-奥尔施泰特双重会战,今天在当年的战场,有一座纪念这场战役的耶拿1806博物馆。当年拿破仑在这里,凭借一次战役击溃普鲁士全军,然后穷追猛打,只此一战,平定了普鲁士全国。这个小镇可能只能称为村子,平常很少有外国人来,博物馆也只有1间展厅,所以展览都是德文。我对这次战役非常了解,而且又懂一点德文,靠猜基本能明白都是什么意思。

从耶拿继续进到魏玛过夜。魏玛的名胜古迹就多了,李斯特在这里住过几十年直到去世(虽然他是匈牙利人,但他的作品是德意志风格,而且一生中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德国),现在有李斯特故居。还有歌德故居,希勒故居。其中歌德故居是歌德生活了50年的地方,在这里写出了《浮士德》,最后歌德也死在这里。现在是全国歌德博物馆。希勒在这里住的时间没那么长,但是《威廉·退尔》是在这里写出来的。

魏玛还是包豪斯学派的重镇。包豪斯Bauhaus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德国的设计学派,但是不仅限于建筑设计,也设计日用品,雕塑,绘画什么的。它1918年建立于魏玛,所以现在在歌剧院广场上有一个博物馆,属于包豪斯档案中心。包豪斯后来1926年从魏玛搬迁到德绍去了,Dessau,最终于1933年解散。我这次也会去德绍,那边的包豪斯学校规模更大,所以有一座更大的包豪斯博物馆。但魏玛其实是包豪斯的诞生地。今天魏玛大学,就叫做魏玛包豪斯设计大学,在世界建筑设计,工业设计领域都是泰山北斗一样的地位,大概相当于武侠小说里的全真教吧?魏玛大学跟同济大学有固定的交流关系。

魏玛还有一个地方,在郊外十几公里的森林里,就是纳粹布痕瓦尔德集中营Buchenwald。我算是去过二战期间纳粹最著名的几个集中营:波兰的奥斯威辛,德国的萨克森豪森,布痕瓦尔德,达豪集中营。一个月以后还会去博根-贝尔森Bergen Belsen集中营。只有奥地利境内的毛特豪森没去过。以后有空,我会写几个欧洲旅游的专题,我自己构思过几个主题:欧洲建筑艺术,欧洲公墓游,欧洲的小国,纳粹景点,世界坦克博物馆纵览,如果对这些有兴趣的朋友,可能会很喜欢,没有兴趣,肯定看得索然乏味的。

我在魏玛多呆了几天,这里要看的东西多。离开魏玛,我又向西回到前西德这边,Wartburg城堡,是马丁-路德宗教改革之路中的一个重镇:马丁路德当年发表了攻击教廷的言论。95条抗辩之后,被皇帝召到Worms答辩(我前面提到,1月份去了Worms),因为有诸侯保护他,没有被逮捕烧死,但是他回来之后不敢露面了,就躲到了这座Wartburg城堡,在当地诸侯的保护下隐居起来,还留了胡子,改了姓名。他隐居在这座城堡的时候,把圣经从拉丁文翻译成德语,这是第一本德语版的圣经。在Wartburg城堡里,今天还保留了马丁路德当年译经的简陋小屋。

Wartburg附近,我还去了埃尔富特Erfurt,德语里这个Furt好像是渡口的意思,比如法兰克福,意思是“法兰克人的渡口”,埃尔富特,Er据说是黑色的水,那就是“黑水渡”。然后我就禁不住举一反三了:工业名城施魏因富特,那可怎么解释呢?要知道,德文Schwein是猪的意思,难道是“小猪的渡口”?

埃尔富特的市中心广场很壮观,因为它正面就是一座小山,山上两座大教堂相对亦相连,从广场有大台阶上到教堂门前,整个是一个“寺包山”的格局。

我想起镇江名胜有分教“焦山山包寺,金山寺包山”,我在欧洲看到的寺包山,一是埃尔富特,另一处,是法国诺曼底的圣米歇尔修道院。

除了教堂山,埃尔富特还有一座城堡,另外它也是马丁-路德改革的重要纪念地,因为马丁路德是在埃尔富特大学上的神学院,毕业以后出家作教士,当见习神甫,也在这里。

火车站前的这座大老鼠和小象的雕塑好玩吧?

从埃尔富特,继续前行,仍然在西德,Marburg马尔堡是一座大学城,整个老城区坐落在山上,而大学呢,则在山下河边上山的路上。马尔堡老城的市政厅广场漂亮吧?

其实整个马尔堡,都是这样古色古香的房子。另外,山下新城里的伊丽莎白教堂,是整个德国最古老的哥特式教堂,为了我对建筑艺术史的爱好,也值得专门去看一看。伊丽莎白教堂还有一个特殊之处:兴登堡元帅埋在这里!兴登堡是一次大战名将,1914年跟参谋长鲁登道夫搭档,用一个集团军歼灭了俄国入侵东普鲁士的两个集团军,这就是著名的坦能堡战役。后来1916年,兴登堡出任德军总参谋长,执掌军权,直到战争结束。战后当选德国总统,病逝于总统任上,就是他在最后的岁月里,任命希特勒出任德国总理。老元帅死后,陆军下士继任德国总统,把总统总理两个职务合并,就是所谓“元首”的由来。希特勒在坦能堡大战的战场,给兴登堡修建了纪念性陵墓。后来二次大战末尾,苏军逼近东普鲁士,德国人把兴登堡元帅的遗体从陵墓里迁出来,转移回德国,战后被美军安葬在马尔堡的伊丽莎白教堂。

离开马尔堡到大城市卡塞尔Kassel,开车的路上我特为绕道,去了荒郊野外的赫尔曼纪念碑Hermanndenkmal,就是条顿堡森林战役纪念碑。古罗马帝国刚建立不久,第一位皇帝,奥古斯都·屋大维在位的晚期,日耳曼部落起义,在条顿堡森林设下埋伏,一举全歼了罗马第17,18,19军团,主将瓦伦斯自杀,罗马人后来永久取消了这三个军团的番号。后世的德国人,把这场战役作为日尔曼民族团结觉醒的象征来纪念,战场是在密林之中,德国人在19世纪浪漫主义时代,在山顶上建造了纪念碑。不过,我在条顿堡森林战役纪念碑附近,还是觉得这个空中探险的项目好玩:


这不是儿童乐园,是成人的探险运动,要在几十棵大树之间搭起来的悬在空中的绳梯,树屋之间高来高去走一圈。

卡塞尔,我又到了德国的大城市,好不容易:-)它是“童话之路”路线上最重要的一个点,因为格林兄弟住在这里。我小时候不看童话,可是再不看童话的人,无论如何也知道白雪公主,小红帽,灰姑娘,睡美人,青蛙王子这些故事吧?这是卡塞尔的格林兄弟童话博物馆。也是他们的故居。

下一站是大学城哥廷根。

哥廷根作为著名的大学城,高斯,奥本海默,普朗克,海森堡,梅特涅,俾斯麦,马克斯·韦伯,洪堡,都是这里出身的。市政厅广场的照片上有座雕塑喷泉,叫做牧鹅女孩,哥廷根的传统是,每位通过答辩的新晋博士,都要在家人朋友的簇拥下,来广场给雕塑上的牧鹅女孩鲜花,并亲吻铜像。

我不知道读者里面有没有哥廷根的博士,能证实这个说法吗?或者干脆说你这么做过吗?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高斯的墓。我不是爱看名人墓地吗,还记得小学的时候,看科学家的故事,书上说,高斯死后,墓碑上不刻一字,就画一个正17边形,因为高斯发明了尺规作图正十七边形的画法。高斯的纪念碑在城墙外的花园里,很容易找到,但是他的墓在哪里,知道的人却很少。我都快到晚上了,问了无数多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找到高斯的墓。

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高斯的墓碑却一点也不简单—-好多好多的字啊,居然还有大卫星。说好的正十七边形呢?

却原来那是个流传甚广的谣言。小时候看的“有教育意义的小故事”,还有多少是胡编的?

“有多少爱,可以胡来”。

(我把这事儿当时发到微博上以后,居然还有人嘴硬,这是他微博上的原文:“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故事的流传版本一直都是高斯希望死后墓碑上能画上正十七边形但是其实并没有如愿以偿,他的墓碑只有名字和生卒年月,不过哥廷根大学为了纪念立了一个正十七棱柱为底座的纪念像”

满口胡柴。

第一,叶永烈编著《科学家的故事100个》就是我小时候看的那本书,高斯那篇的题目,就叫做“墓碑上的正17边形”,第二,高斯纪念碑比高斯的墓好找多了,就在城墙外的花园里,它的底座是圆形的,而且纪念碑上是高斯和威廉·韦伯两个人,一坐一站,不是他个人的纪念碑。这张照片我也有。还需要贴出来掌你的嘴吗?)

从大学城哥廷根,开车2个小时到达一座大城市,莱比锡Leipzig。莱比锡是巴赫的城市,音乐之父巴赫,在Thomas教堂弹了一辈子管风琴,死后也葬在这座教堂。而教堂正对门,就是巴赫的家。

除了必看的巴赫之墓和故居博物馆,莱比锡城里还有很多堂皇宏伟的19世纪新古典建筑。

1813年,拿破仑从俄国远征败回,重整旗鼓,以17万法军,在莱比锡附近狭小的地带与30万联军苦战,双方总共50万大军打的这仗,史称民族会战,拿破仑败绩,导致不久以后第一次退位。今天在莱比锡城郊,有民族会战纪念碑。

莱比锡和维滕堡Wittenburg,都属于前东德的范围。维滕堡号称新教罗马,因为马丁路德在这里做本堂神甫,主持教堂的时候,在王宫教堂大门上贴出著名的“95个问题”,质疑罗马教会,正式开始宗教改革(他是城市教堂的主持,但是贴95点质疑的地方,是王宫教堂的大门,两者相隔几百米)。因为他在庙里作方丈,这就成为了新教的圣地。马丁路德这个方丈,更和还俗的尼姑结婚,因为天主教神甫是不能结婚的,而新教的教士可以结婚,所以,马丁路德结婚这个事情本身,就象征他与教廷决裂的离经叛道。今天,马丁路德做方丈的庙,钉95点质疑的王宫教堂,和路德故居(也是国家路德博物馆),都在同一条街上。在王宫教堂里,有文艺复兴画家克拉纳赫的圣坛画。当年钉95条质疑的地方,是在王宫教堂的木门上,今天木门换成了大铜门,上面镌刻着95条的全文。在城市教堂的窗檐上,还有这个雕塑,看出来是什么了吗?

这是犹太人,犹太教跟伊斯兰教都认为猪是不洁净的,而这个小石雕直接把犹太人说成猪的子孙,辱犹反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可能大多数朋友不知道:马丁路德虽然是宗教改革的奠基人,同时他也是积极的反犹主义者。

1517年马丁路德正式开始宗教改革,再过两年多就是500周年纪念了。现在整个维滕堡的各处建筑,都在紧锣密鼓地翻修,为500周年纪念做准备。

1517年,那是个什么时代呢?我给你历数一下那个时代的风流人物吧:马丁路德在维滕堡开新教先河,他反对的赎罪符是当时教皇利奥十世为建梵蒂冈教堂筹款的,与此同时米开朗琪罗正仰天躺在脚手架上替教皇画西斯廷,他隔壁拉斐尔忙着装饰教皇书房。北方文艺复兴大师里,克拉那赫正给路德画像,丟勒在纽伦堡忙着画他的大兔子。英王亨利八世闹离婚迎娶安妮博琳。与此同时,在东方,唐伯虎不需要离婚,他正琢磨着怎么娶第九房姨太太秋香,而王阳明老夫子正春风得意,手握兵符调兵遣将,平定宁王之乱呢。1517–2017,差不多五百年前,真是个大师辈出的年代啊。

维滕堡的下一站是德绍Dessau,1926年包豪斯学院从发祥地魏玛搬到这里,规模大大扩张。这张照片上的地方很著名吧?

这就是当年包豪斯学校,今天的包豪斯博物馆。其实,Bauhaus这个词,是创始人普洛科皮乌斯Procopius生造出来的:德文“盖房子”叫做Hausbau,他给倒过来了,造出了bauhaus这个词。除了这座包豪斯博物馆,附近还有四栋大师别墅,由大师亲自设计,体现了包豪斯的建筑理念。一座独栋的是普洛科皮乌斯自己住,另外三栋都是两家联体,其中一栋,住的是现代绘画艺术大师,康定斯基和保罗·克利两家。—-包豪斯学派原本就不仅仅是建筑设计,还有工业设计,和纯艺术的探索。

我知道读者里面有建筑师,艺术设计专业人士,可能很多人对“包豪斯”这个词奉若神明。我反正是外行,又经常自以为是,外行得理直气壮。我就对包豪斯完全不感冒。作为现代设计的鼻祖,包豪斯基本理念是形式为功能服务,简洁的直线条,没有太多装饰,设计上多考虑功能实用,搞出来的建筑,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看。我喜欢巴罗克,洛可可那种,复杂的,漂亮的,奢靡的,繁复的……。包豪斯那种简单实用,我觉得完全没有美感。就拿那四栋大师别墅来说,几个立方体组合,而且三栋连体别墅一模一样,这叫创意吗?这叫复制。很难想象保罗·克利,康定斯基这样的画家,会愿意住在这种雷同的房子里面。

再说著名的包豪斯这栋主楼,我就没看出哪里好来。OK,专业人士可以指出,采光好,首创整面墙的玻璃窗幕墙。可是你去过实地吗?注意过房子的朝向吗?没有去过的话,用Google Earth看一看。我去了,而且注意到了:整座大楼的长正面是朝正西的。照片上包豪斯字样的短墙,才是朝南。整面墙的玻璃窗不是为了采自然光照明吗?可是那面墙整个是西晒。你还能说采光好吗?

无论如何,我对大名鼎鼎的包豪斯学派,是一点也不感冒。

不错我是业余人士,但我要做个有腔调的业余人士。

从德绍出发,到柏林南边不远的马格德堡Magdeburg。我写德意志三十年战争的时候提到过皇军总司令提利伯爵在1631年搞的马格德堡大屠杀。当时全城的幸存者都是躲在当时全城唯一没有被平掉的建筑,马格德堡大教堂里面。今天马格德堡教堂是城里最著名的一个景点。不过我最近看的古代建筑太多了,我喜欢它旁边的这栋古怪的粉红色大楼

好玩吧?它的设计者是奥地利建筑师百水。我在维也纳的时候,专程去看过城里城外好几处百水大师的作品。一样是现代建筑,百水就比包豪斯学派好玩得多了。包豪斯的口号是形式为功能服务,而百水的名言?“自然厌恶直线”。所以他的作品,用了好多曲线,造成房子东倒西歪的错觉。

马格德堡城外10公里,有处奇景不能错过:

看出名堂来了吧?一条运河,从大铁桥上,凌空穿过另一条河。“河要上桥过河”。而且,桥上的河,还走船。所以,船也从桥上过河。

我没有从马格德堡直接开车到附近的柏林机场还车,而是又向西折,到了西德境内的汉诺威城住了2天。汉诺威老城的喷泉非常漂亮,尤其是铁工繁复。—-我说了,我喜欢复杂的,漂亮的艺术。

另外,德国北部这边,不出产石料,所以大型的公共建筑,象教堂,市政厅什么的,很多都用红砖。红砖色暖,在波罗的海沿岸湿冷的冬日,会显得非常舒服。

汉诺威的红砖市政厅

我还从汉诺威专程去附近的明斯特德国坦克博物馆。在汉诺威那两天我发烧了,一向抵抗力很强,白天发烧浑身难受,但是晚上裹紧被子睡一觉出出汗就好,也不用吃药。上大学的时候第一次自己背包旅行就有这样的情况,两三年里总会有一次。所以没怎么在意。可是这次不同:第二天烧确实退了,也好了,精精神神地在汉诺威逛街,但是两天以后手指尖刺痛,脚后跟也刺痛,在波兰的两三天步行都有点困难,每走一步又麻又疼。再过几天自然而然地慢慢好了,然后手指尖和脚掌的表皮变硬麻木。再之后指尖脱去硬皮,就完全好了。我一直没有看医生吃药,查网上好像是叫做神经炎,不知道是感染了什么病毒,还是电解质不均衡的结果。这还是第一次在旅行中真正地生了一次病。

明斯特坦克博物馆的二战德军坦克,当然比较全,象“突击虎”,虎王,全世界现在都只有两辆,标准的虎式坦克现在也不多了。但是总体来说,没有美国阿伯丁和苏联库宾卡的德军坦克那么全,因为二战之后,德国最好最稀有的坦克,都被美苏两家拉回本国做研究了,比如100吨的老鼠坦克,600毫米“托尔”大炮,都在库宾卡,虎式底盘装反坦克炮的“猎虎”,阿伯丁有,这里也没有。

不过明斯特坦克博物馆的收藏,还是以战后的各国坦克为主,二战的收藏虽然全,但是在布展方面特意低调,可能是为了避免被指责为军国主义吧?有些展品仔细看来很好玩的,比如这款HS30装甲运兵车,展牌上说就是制造商贿赂军方采购的结果,装备部队以后,发现设计缺陷到了荒谬的地步:搭载的步兵要从车侧面跳下来,经常会被自己的车辆压到,而上车的时候车子不能静止,步兵必须跑步从后面赶上战车,从行进间上车—-跑步能赶上车辆,那我要车子干嘛?

全世界最大的6个坦克博物馆:美国的阿伯丁武器试验场,巴顿装甲兵博物馆,俄国的库宾卡,英国的博文顿,法国的索缪尔,德国的明斯特,至此我全部去过了。

从汉诺威开车回到柏林机场还车,然后去中央火车站,坐火车去波兰。我在柏林玩得很全了,这次没有打算在柏林停留。可是非常巧合,我要在火车站等5个小时火车,上网发现就在柏林火车站北面,过了施普雷河,就有柏林残废军人院公墓,离开火车站只有9百米。我非常意外:欧洲各国的残废军人院,都是国力鼎盛时期建造安置战争中的伤残军人,非常堂皇的建筑,规格极高。象法国的残废军人院,太阳王路易十四建立,后来拿破仑的遗体,蒂雷纳,沃邦,福煦等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名将,也安葬在那里。伦敦的残废军人院,在切尔西区,泰晤士河边,现在是陆军博物馆。而柏林这里的残废军人院,却非常低调,连我都不知道有这个地方,其实它是腓特烈大帝始建的,也安葬了德国历史上的很多英雄,但为了避免军国主义,刻意不对外宣传吧。

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我把行李往火车站一存,走过去花了3个小时的时间,一座墓碑一座墓碑地认人,凭我对德国军事史的了解,葬在这里的名人基本都被我找出来了。

最明显是普鲁士总参谋部的鼻祖,沙恩霍斯特的墓。

“袖拂海峡”的始作俑者,德国总参谋部第三任总长,施里芬伯爵元帅。“施里芬计划”知道吧?

一战以后十万人陆军的设计师和总司令,退役后做中国国民政府总军事顾问的西克特将军,二战前的陆军总司令弗里契上将,希特勒的副官,7月20日刺杀事件丧生的施蒙特将军,一次大战马恩河战役的德军总参谋长小毛奇,前线指挥官贝洛元帅,二次大战第一装甲集团军司令,飞机失事的胡贝上将,德军飞行王牌,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击落超100架敌机,第一枚钻石双剑橡树叶骑士级铁十字勋章的获得者,莫尔德斯上校。一次大战2号空中王牌,二次大战负责飞机研发最后自杀的乌德特上将。他们的墓都在这里。另外,纳粹党卫队保安总局局长,可怕的海德里希,德军赖歇瑙元帅,曾经也葬在这里,但是战争结束之后,他们作为纳粹战犯,墓被苏联占领军平掉了,现在找不到痕迹。

从柏林有每天一班的直达火车到波兰北部城市格但斯克。我以前去过柏林的华沙和克拉科夫,这次想来北部看看。结果,格但斯克意外地漂亮,而且物价又特别便宜,令我喜出望外。我前一段时间刚刚在《真正的东欧》结尾处仔细写过这次波兰北部之旅,就不多说了。格但斯克的重点,一是波兰团结工会的纪念地,二是北德意志风格的老城,三是坐帆船去维斯杜拉河口,看二次大战开始的西盘半岛。

我从格但斯克租车,在波兰北部自驾,又去了条顿骑士团的总部Marlborg城堡

还有1410年条顿骑士团大败于波兰骑兵的格隆瓦尔德战役古战场。这里就是显克微支小说《十字军骑士》的战场

最后一站,到希特勒设在东普鲁士拉斯登堡的元首大本营残骸参观。1944年7月20日炸弹刺杀希特勒的事件,就发生在这里。

这样,二战期间希特勒的四个元首大本营:总理府地下指挥所,伯希特斯加登的“鹰巢”,乌克兰文尼察的“狐穴”,东普鲁士的“狼穴”,我都去过,为以后写欧洲纳粹景点专题的文章,找够了素材。

以上是我今年1月到8月,五次长途旅行的流水账,原本以为一个年终总结贴,半天就写完了,结果没想到今年走的地方太多,流水账都花了一个星期才完工。今年总共去了16个国家,97个城市,其中有8个国家是以前没去过的,中国英法德瑞希腊土耳其波兰是去过的。如果仅就国家而言,其实远非一年里最多的。2011年我一整个间隔年,去了26个以前没去过的国家,加上英西德奥意那些之前去过的国家,一年之内超过35了。不过我现在很少去新的以前没去过的国家了,主要精力放在“查漏补缺”上,所以今年去的国家不算多,但是单个的城市非常多,尤其在德国,小地方去了很多。

这也不是今年我的全部旅行。圣诞节前我飞以色列北部,去看加利利海和戈兰高地(耶路撒冷,死海和以色列南部我在2009年去过)。这次寒假旅行跨年,来不及写进年终总结了,就算是2015年的内容吧。

(全文结束)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