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国家任我行之五:探险伊拉克 (4/7) 北部伊斯兰国和库尔德战区

邪恶国家任我行之五:探险伊拉克

顾剑

4。北伊拉克:后来伊斯兰国肆虐的地区

我 的伊拉克之行,绝对不可能局限在巴格达城里。我立意要看看整体的美索不达米亚各处古迹。第二天我们团就离开巴格达北上,当时北部的叛乱,还只是癣疥之疾, 大家没有太当一回事。后来才知道,我们北上所经过的大部分区域,仅仅两三个月之后,都成了“伊斯兰国”这个反人类反文明的恐怖组织所控制的重灾区。有些我 们能够看到的古迹,恐怕后来的人再也无缘得见了。我想我是足够幸运的,类似的事情,我在叙利亚和美国都经历过:我2011年进叙利亚,是内战已经爆发后的 一个月,现在是再也进不去了,而且有些古迹已经被永久性损毁(详见“邪恶国家任我行”的第三篇,《闯进叙利亚》)。在美国,2001年5月我唯一一次登上 世贸大厦楼顶观景台,之后暑假回国。等9月初回来开学刚一周,911事件发生,世贸大厦双子塔,自然永远不会再有机会登临了。

我们一旦离开巴格达城,警卫措施何止倍增:前后各有一辆皮卡警车,闪着警灯开道,每辆车上坐5名军警,有军装也有便衣,但是这10个人,每人手中全是自动武器,总共是十支长枪。这还不算,开道的警车上还架着一挺机枪!这是我们在路上跟护卫的军警合影,冲锋枪可是真家伙

看到警车顶上架的机枪了吗?

再来一张,前车后厢里持AK冲锋枪的士兵,正在挥手赶走一辆试图插到警车和我们车之间的汽车。他警惕性很高的。

除了伊拉克,谁能享受这种前呼后拥,重兵保护的国家元首待遇?在重兵保护下旅游,绝对也是来伊拉克玩的一大特色体验,相信你经历过一次终身难忘,将来有得拿照片和朋友吹嘘了吧。

其实对这些护卫军警来说,陪我们到处游逛,也是轻松愉快的美差。这不,其中一位年轻的特警,还把自己儿子带出来散心了。他们要是真觉得有危险,会带儿子出来郊游吗?

北 上第一站,是萨马拉城Samarra,公元836年,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哈里发Mutasim迁都于此,892年后代哈里发迁回巴格达。这儿的地标建 筑,是Jami清真寺的宣礼塔,清真寺现在只有围墙了,Mutasim和Mutawakil两代哈里发修建这座清真寺,宣礼塔高52米,螺旋形坡道宽3 米,绕塔转5圈,每圈塔身向内收缩变细的半径等于坡道的宽度。

塔下的两个人在摆pose,一个是我,另一个是护送我们的警察上尉,正掏枪呢

我在塔上

从 萨马拉清真寺宣礼塔远眺,远处有22米高镏金铜顶的华丽波斯式清真寺,Rawdha al Askariyah清真寺,埋葬了什叶派12伊玛姆中的第十和十一代伊玛姆。第十二代伊玛姆于874年从这里失踪。第十二位伊玛姆的名字,叫做穆罕默德· 马赫迪 Muhammad al-Mahdi,什叶派相信,他们的末代伊玛姆最终会回到人世,就是“马赫迪”,而且马赫迪就是回到他失踪的地方,萨马拉这里。“马赫迪”和基督教跟犹 太教里的救世主概念差不多。所以,19世纪东非穆斯林的反英起义,打死了英国总督,著名冒险家戈登的那次,他们的领袖就自称“马赫迪”,就是以此为号召。 不过在正统的什叶派穆斯林来看,这个非洲的“马赫迪”,大概跟正统西方基督徒眼里,中国的“上帝之子,耶稣之弟洪秀全”一样,也是个邪教,因为正统教义当 中,“马赫迪”是伊玛姆回归,自然是阿拉伯人,而且要回到萨马拉来的,苏丹那个,肯定是冒牌货。

在 这宣礼塔附近,有一处长围墙很不起眼,英国领队指给我们看,那里居然是战前美国情报机关指控伊拉克储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地方,不止是化学武器,还有核原 料呢(不在照片上,照片上的围墙属于清真寺)。可是2003年战后美军打进来翻了个遍,也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影子。这个事情,明显是美国为了发动 战争指鹿为马。不过话说回来,美国人也算是诚实,战后没找到就是没找到,情报错了自己也承认。这点总比二战时期德国人和苏联人的品格强多了:纳粹发动战争 的时候,诬指波兰军队袭击边境哨所,其实是德国人自己干的。而苏联在“卡廷森林屠杀事件”被揭露之后,反诬德国人。美国人起码没在战争结束之后,给萨达姆 政府栽赃,这点其实连我都很惊讶,我在战争结束后两周发的帖子里还说,“美国人这回有的是时间彻底搜ABC武器了,到现在还没找出来,要栽赃也就是趁现在 这个时机了吧”。

在萨马拉,我们还有一番奇遇:被当地政府领导人接见,还有电视台采访!搞的好像我们算是个什么人物似的,连自己也不禁飘飘然起来。

先 是我们的伊拉克导游接到电话,说是萨马拉的市长还是省长要接见我们,于是我们的车队开到市内一处院子,院子里到处都是武装人员。市长(或者省长)的办公室 在二楼,院子大门口有岗哨,一楼门厅里有很多持枪的武装人员,就连长官办公室套间的外间候见室,也有好多拿着冲锋枪的士兵。他们神态并不紧张,很友好地和 我们打招呼,所以看见这么多士兵,我倒也从没神经紧张过。小时候部队大院里见过的官兵多了,这个阵仗不算什么。办公室很大,我们围坐一圈沙发,迎接我们的 是当地驻军司令,英语讲得不错,矮矮的,有点秃顶,和我们英国领队坐在最靠近市长办公桌的位置。等大家坐定,市长进来了,“亲切地一一与外国贵宾握手”, 每人还发了一张名片,乖乖不得了,名片居然金光闪闪四边镂空刻花,沉甸甸的金属感,我估计是铜的,不会是镀金的吧。真要是镀金的,那这市长可太阔绰了,出 手就是金子,我也好把名片拿去卖两个钱花花呢。

市 长开始讲话,驻军司令兼任翻译,大意是一些官话,“伊拉克战后恢复的进程顺利,迎来你们这些外国贵宾就是这个事实的明证,恐怖分子想要制造混乱,我们不 怕,有信心把国家建设好”,云云。好吧,大家给个面子,做微笑点头状,记者拍照摄像,领导人再次亲切握手,总算时间没有持续太长,我在乎的是别耽误我们去 景点,下午傍晚还要赶到库尔德首府伊尔比德呢。当然,长官坐镇一方,我们在这的安全保卫还要仰仗他,配合人家充个门面,也是人家的政绩,互相给面子,这 个,不但我们中国人心领神会,英国人自然也懂啦。其实,如果时间再耽误地长一点,市长设宴招待,岂不更好了?

事后,我们去萨马拉清真寺宣 礼塔的时候,还有当地电视台采访英国领队,领队老先生也挺会来事儿的,侃侃而谈了15分钟。我忙着在塔前头拍照摆pose了,没有往记者跟前凑合,也不知 道他说的是什么,无非客气话吧。跟当地政府搞好关系,对Geoff的生意挺重要的,所以他要耐心应付,而对我来说,也挺高兴,居然见到一个活的伊拉克地区 领导人呢,就当猎奇也好。估计我们都上当地电视新闻了。不知道这一年以来,和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战争频繁,这位领导人后来怎样了。

萨马拉是公元9世纪的哈里发首都,拥有不止一座王宫。最大的阿巴斯朝王宫没去成,前几天挨了伊斯兰国一颗炸弹,不安全,只好改去规模小一点的王宫,Mashooq宫。

我旁边两位,都是这次护送我们的伊拉克便衣警察。

中 午从萨马拉继续北上,经过萨达姆的家乡提克里特Tikrit,萨拉丁省省会,26万人口,它也是中世纪大英雄萨拉丁的家乡。看过电影《天国王朝》 Kingdom of Heaven的都知道,萨拉丁收复了圣城耶路撒冷,然后与第三次十字军作战。当时率领第三次十字军的是超豪华阵容,集中了欧洲三大名王,都是各自国家历史 上雄才大略的英雄:英国国王“狮心王”理查一世,法国国王菲利浦-奥古斯特,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四大名王战中东的结果,是萨拉丁成功击退了第 三次十字军。萨达姆常常自诩是萨拉丁的同乡和继承者。他就忘了:萨达姆迫害国内的库尔德族,而萨拉丁,恰恰就是库尔德人。(萨拉丁的生平故事,我在“邪恶 系列”第三篇,《闯进叙利亚》中,写到拜谒大马士革的萨拉丁墓时,有过详细交代)。

萨达姆在2003年美军攻陷巴格达之 后,回到提克里特,这里是他的权力基地,一般人都是同情支持他的。当年12月3日美军第4步兵师在提克里特以南15公里的一处地穴内,成功抓捕了萨达姆。 3年后,2006年12月底,萨达姆被处死,现在埋在提克里特郊区他的家乡Owja。后来,萨达姆的住宅,先后成为美军第4步兵师,第1步兵师(大红 1),和纽约州国民警卫队第42步兵师(麦克阿瑟的彩虹师)的师部。美军撤走后移交给伊拉克军方,现在是伊拉克陆军和警察的地区总部兼监狱。所以不让我们 拍照。

这张照片,是我在高速公路上,隔着路边的护栏在车上拍的萨达姆宫。它坐落在底格里斯河边的一处高岸上。

我 们在提克里特城里吃午饭,这是一处典型的伊拉克式咖啡馆/茶馆,照片上全是休闲下棋的当地人。这种茶馆的大厅里全都坐的是男性。阿拉伯国家颇为注重男女大 防,女性宾客不在茶馆或者饭馆的大堂吃饭,而在隔间用餐,family room,一般由男性亲属陪同,不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

我 们一路北上,今天的终点在库尔德区首府伊尔比德Erbil。最近这一年,库尔德武装是抵抗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中流砥柱,库尔德首府伊尔比德在国际新闻媒体 上的曝光率也急剧升高。整个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地区,自从2003年美军打进来以后,在美国支持下,这十来年基本是一个库尔德的自治区,半独立。库尔德区 仍然使用伊拉克第纳尔货币,用伊拉克国旗(并列库尔德区旗),仍然讲一样的语言,也跟伊拉克本土有人员和货物的往来。但是库尔德人有自己的边境检查站,自 己的警察军队。在动荡的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就像一个世外桃源,安全而繁荣。在伊尔比德,外国游客可以自由逛街购物,不用担心被绑架或者遭到炸弹袭击。街上 的商店和餐馆到夜里人山人海,一派繁荣景象。事实上,直到那时为止,整个库尔德区完全对国际旅行者开放自由行,我有不止一位朋友当年来过伊拉克旅行,就是 指的自己背包来了库尔德人区,并非伊拉克本土。现在的形势,不知道库尔德区还能不能自由行。

从伊拉克本土进入库尔德区的检查站,进关的车 辆排起了长龙。护送我们的两车伊拉克军警,到这里为止,返回边境伊拉克一方休息,我们进库尔德区,已经不需要武装押运。库尔德区现在既稳定又繁荣,吸引很 多伊拉克本土的有钱人在这里置产,度假。库尔德俨然是国中之国,出境离开库尔德区进入伊拉克的车辆,检查不算严格,而入境的车辆,必须所有乘客下车,从头 到尾用仪器和警犬逐个检查,所有乘客的行李包裹也要检查,有没有武器和炸弹。对我们这些外国游客,库尔德边检并不特别严厉,看看护照就好了。对于入境的伊 拉克人,反而仔细和严厉得多。也难怪,现在库尔德俨然世外桃源,稳定和繁荣来之不易,这一年以来库尔德人的武装出境作战,成为打击伊拉克北部伊斯兰国邪教 的主力,就是因为有“御敌境外,保家卫国”的心理作支持。

这是夜里伊尔比德的街市。我们只有在这里才能个人随意自由活动,逛街购物。在巴格达,一定要集体行动才能上街的。

伊 尔比德在伊拉克,排名巴格达,巴士拉,摩苏尔之后,是伊拉克第四大城市,公元前6000年就有固定居民了,据说是人类持续居住的最古老的城市(还有几个城 市都在争夺这个头衔,比如以色列的杰里科,叙利亚的大马士革,黎巴嫩的比布卢斯,基本都是中东城市,建城史都在公元前4千年左右,而且必须今天仍然是城 市。洛阳大概是唯一有资格参与争夺的中国城市,因为安阳是殷墟,商朝中期开始,商朝起始就是公元前16世纪了,不够长。而洛阳二里头文化的一至四期,是早 商文化,相当于夏代,姑且按照传说和史籍里,夏朝起始是公元前21世纪,那也能差不多达到公元前3千年的级别了。红山,龙山,良渚这些更早的中国古文明遗 址,则在今天已经不是城市)。

这是伊尔比德市中心山头上的伊尔比德城堡,这里就是古代的伊尔比德,六千年没挪过地方,直到今天仍然高踞城市中心。

伊尔比德还有一个古代史上更著名的称呼,阿贝拉,Abela。

马 其顿帝国亚历山大大帝,率领希腊联军远征波斯帝国,波斯皇帝大流士御驾亲征,公元前331年,在100公里外的原野上,两位大帝打了著名的高加米拉战役, 结果波斯帝国土崩瓦解。我们路过高加米拉战场旧址,只是一片旷野,而且考古学界并不确定战役的确切战场所在,即便是这里,地形也早就变过了。高加米拉战 后,大流士三世皇帝奔逃回阿贝拉城,就是今天的伊尔比德,马不停蹄地继续逃窜。亚历山大大帝跟踪追击,在阿贝拉俘获了波斯皇帝本人的御用甲胄,战车,弓 箭,金库。所以,在有些史书上,尽管阿贝拉离开实际的战场有100公里之遥,仍然把高加米拉战役,(错误地)称为阿贝拉战役。

这幅著名的马赛克拼贴画,来自被维苏威火山覆盖的古罗马庞贝城,描绘的就是高加米拉战役,或称阿贝拉战役的古典决战。

亚述古都尼姆鲁德Nimrud

我们来到伊尔比德,夜里逛街自由活动,住一晚之后,第二天早晨坐车驶出库尔德区,进入伊拉克本土,去参观亚述古都。我们一出检查站,昨天护送我们的伊拉克军警已经等在路边了,继续鸣笛开道,机枪护航的八面威风。

这 个区域在伊拉克北部中心城市摩苏尔附近。最近一年注意新闻的人都知道,这是伊斯兰国武装的中心地带。在我们去的时候,摩苏尔就已经非常危险了。所以,我们 原定行程里,亚述城,尼尼微,帕提亚帝国首都Hatra,这三个重量级景点,我们都不能去。实际上不光我们,最近好几年,就没有外国旅行团能去亚述城和 Hatra了。古代亚述帝国在两河流域北部,历史上曾经先后有四个首都,亚述城和尼尼微都去不了,我们去了第二个首都,尼姆鲁德Nimrud。

其 实,当时随行的警察上尉和伊拉克导游根本不让我们去Nimrud,老杰夫吹胡子瞪眼睛地大发脾气,才替我们争取来这宝贵的机会。老头儿是真生气,血往上 冲,脸通红,鼻子额头的青筋直冒,我都担心他会不会突发脑溢血。其实他去过不止一次了,这么激动,完全是为我们这些游客争取机会。我们这些人,可能一辈子 也只能来一次,错过了就再也看不到了。最后,伊拉克人被迫勉强同意让我们去。现在回头去看,当时是伊斯兰国武装泛滥之前两个多月,当地恐怕确实有危险。老 杰夫和我们确实有可能比较冒失。但是最近的新闻说,伊斯兰国武装动用推土机,破坏Nimrud遗存的古迹。很有可能,我们所见的亚述王宫,以后再没有游客 能见到了。因为我们不知天高地厚的冒失,也成就了我们的幸运。

尼姆鲁德城Nimrud,大约建成于公元前1280年代,公元前878年, 亚述国王Ashurnasirpal二世将首都从亚述城迁到Nimrud,凡二百年,公元前707年,亚述首都迁往Chorsabad。从1841年英国 考古学家Layard在这里挖掘十年,此后百多年,Nimrud是考古发掘搜寻得最彻底的古代城市之一,出土了很多稀世奇珍。在皇家兵器库,出土了很多象 牙雕刻,目前收藏在伊拉克国家博物馆。还有比这更厉害的,堪与古埃及图坦卡蒙法老宝藏媲美的亚述黄金。话说二战之后不久,1950年代,英国推理侦探小说 大师,大侦探波洛的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随丈夫在Nimrud进行考古发掘。她的丈夫是一位相当著名的考古学家Max Mallowan,那次成功发掘了数个神庙,大段的城墙和宫殿。而阿加莎呢,在Nimrud的时期,成功构思了两部侦探小说,《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和 《他们来到巴格达》。

但是,Mallowan显然没有他妻子的推理侦查天才。在1950年代他发掘过的宫殿中,有一处是皇帝后宫,但是他 没有注意,后宫的地板拼画图案有些细微的变化。三十多年之后,1988年伊拉克的考古学家重新发掘,注意到了这个细微的不同,向下一挖,居然发现地板下有 四座两千年来从未被盗掘的王后嫔妃墓,从墓里出土多达23公斤的黄金首饰盒艺术品。这次发现的数量和质量,几乎可以媲美古埃及图特卡蒙法老墓的发掘。后 来,这批黄金封存在伊拉克国家银行金库中,成功地躲过2003年的动乱,至今还在那里。

这是从遗址小山上俯瞰,穿红衣服的是我,我身边的那个人还有近景只露一个头顶的,都是武装警卫。亚述王宫在右边画面以外。左侧的小平房,是当年英国考古工作队的住所,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就曾经住在这里,有一间平房是她的旧居。

王宫大门口的狮子雕塑,经典的亚述造像。

上个月国际新闻报道,伊斯兰国动用推土机摧毁尼姆鲁德古城,但是尚不清楚破坏的严重程度。也不知道,今后的游客,是否还能看到我曾经看到的这些古迹?

据 说,伊拉克战争刚结束的时候,在美国支持下的库尔德武装,原本可以控制摩苏尔城,将它纳入库尔德自治区这个国中之国。但是摩苏尔的政治派别斗争太复杂,库 尔德人野心有限,划地自守,主动放弃了摩苏尔,经营自己的小圈子。这倒是符合他们的一贯作风。其实伊斯兰国武装兴起的初期攻城略地,库尔德武装也不想过多 干预,只想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成。可是后来伊斯兰国要打下伊尔比德,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才逼得库尔德人出手自卫,直至越境作战,配合伊拉克政府军, 什叶派民兵,西方盟国空军,甚至成了打击恐怖组织武装的联军中,最有战斗力的一支。所谓“上帝要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谁让伊斯兰国邪教四处树敌,同 时与世界各大强权为敌?中国离开那么远,中国的中东政策向来模棱两可,明哲保身,招它惹它了?它招募中国的恐怖分子,支持分裂势力,昆明火车站袭击血案, 就是想偷渡出境转道东南亚土耳其投奔伊斯兰国的国内恐怖分子,越境不成做的血案。“不作死就不会死”,能够引得全世界列强群起而攻之,这也是伊斯兰国邪教 自作孽不可活,怪得谁来?

我们在库尔德区边境以外的伊拉克北部,还参观过两座山间基督教修道院。可能很多人会惊讶,穆斯林国家 里,怎会有基督徒呢?其实,我在伊朗游记,叙利亚游记,亚美尼亚游记里,都提过,中东北非穆斯林国家,仍有少数基督徒。叙利亚教会,埃及科普特教会,亚美 尼亚教会,它们的历史甚至比罗马天主教会更加古老,而且全都独立于罗马天主教,希腊俄罗斯东正教,新教各派(浸礼派,路德派等等)这些基督教大宗派之外。 伊拉克的基督徒,基本上也都隶属于叙利亚教会。

山下的Mar Behnam修道院和山上的Mar Matti修道院,据说修建于公元四世纪,那是罗马帝国刚皈依基督教不久,属于历史极为悠远的基督教堂。传说Mar Matti是出生于今天土耳其卡帕多西亚的神甫,来当地传教,他是一位有法力的圣徒。当时是萨珊波斯帝国时代,当地小王国是萨珊波斯属下的附庸,王子叫做 Behnam,某天打猎途中遇到Matti神甫,皈依基督教,并且带来了他瘫痪的妹妹,也由Matti神甫医好了她,兄妹俩一起皈依基督教。国王闻听大 怒,处死了自己的子女,却疯了。后来Behnam王子托梦告诉母后,找到Matti神甫,医好了父王的疯病,于是国王皈依基督教,并在山上为Matti建 立这座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修道院。

而山下的Behnam修道院,则是为了纪念殉难的王子。

在山下的修道院里,我们巧遇一位穿着当地基督徒节日盛装的祖孙俩,外婆带着外孙女。

她们非常高兴被我们摄入镜头,还拿出各种糕点招待我们吃,原来,今天是外婆最小的外孙,小女孩的弟弟,出生百日的庆祝会。看小宝贝多好玩,像个玩具娃娃似的。

我们离开之后的一年,这块地方,正是伊拉克伊斯兰国匪帮最为横行无忌的重灾区。不知道这里善良的基督徒,还有那位和蔼的本堂神甫,还活着么,还安全么?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