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国家任我行之五:探险伊拉克 (5/7)泰西封,巴比伦

邪恶国家任我行之五:探险伊拉克

顾剑

5。巴格达以南

我们在伊尔比德附近 呆三天两晚,其中第二天出门的时候,伊拉克女导游疏忽大意,居然丢了入境库尔德时领的通行证,只好带上通行证的复印件。结果这一天出库尔德地区游览倒没有 什么麻烦,晚上从伊拉克入境库尔德,麻烦就大了,在边检关口整整耽误了一个半小时。第三天,我们上午离开库尔德区南下,下午返回巴格达,在巴格达市区又游 览了几个景点,为了叙述线索清晰起见,我把巴格达的景点集中在一节叙述。

第二天从巴格达出发,我们去罗马帝国早期东方最主要的对手,帕提亚帝国的首都泰西封Ctesiphon(大约相当于我们的汉朝)。

在 巴格达以南的底格里斯河畔,曾经夹河对峙着两座古代都城:亚历山大大帝死后,继承他在中东霸业的希腊帝国塞琉古,王都塞琉西亚城,公元前301年建在河 西。150多年之后,西方世界的罗马崛起,而东方从波斯腹地,兴起了帕提亚帝国,塞琉古王朝灭亡,公元前144年,新兴的帕提亚帝国在河东,建立了都城之 一,泰西封。再过三百多年,帕提亚帝国被萨珊王朝的新波斯帝国所取代,泰西封仍然是萨珊波斯的都城。而塞琉西亚城,在公元后165年,罗马大将 Avidius Cassius征服这片地区,夷平塞琉西亚城,今天连踪迹都找不到了。而隔河相对的泰西封城,遗留下一座巨型的拱门,直到今天,仍然是世界上最高的独立砖 砌拱门。考古学家判断,这应该是帕提亚帝国王宫正殿的正门,今天大殿已经不存,只剩下这座高大的门楼。门楼的城砖没有刻字,我们并不确切知道它的年代,只 是当地阿拉伯人习惯叫它“库斯老拱门”,那么,也许是公元537年到579年的萨珊波斯皇帝库斯老一世所建Khosroes,也许是590到628年在位 的库斯老二世所建。总之都在6世纪到7世纪初,相当于我们的南北朝末期到隋唐这段时间。最终泰西封城毁于637年阿拉伯帝国征服萨珊波斯帝国的战争。

这座拱门体量巨大,可以登临顶端俯瞰泰西封的遗迹。

从 泰西封接着沿底格里斯河南下,我们来到这次旅程中数一数二历史悠久的基什城遗迹Kish:基什城极为古老,远在史前时代公元前4000年,苏美尔人就在这 里建立了城邦国家。据记载,基什是在古代大洪水之后,(近东的)人类建立起的第一个王朝。公元前2400年(或者2200年,因为几种后世王表的推算不 同),阿卡德帝国的创始人,萨尔贡一世,就是出身于基什王国宫廷的臣仆,后来萨尔贡一世征服了整个两河流域,向西到地中海,向南到埃及边境。这个时代比传 说中的夏朝建立,还早200到400年,有的资料说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帝国(当时上下埃及已经统一了,大金字塔也建立不久,如果说萨尔贡大王的阿卡德帝国 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帝国,你把埃及往哪里摆呢?)。不过从此之后,萨尔贡大王将都城由基什迁往阿卡德城(所以叫阿卡德帝国,但是阿卡德城的遗址至今没有 发现),基什城在上古时代就已经渐渐没落了。从2007年起,每年英国和伊拉克的考古学家在基什遗址继续进行发掘工作。这是伊拉克2003年战后,极少数 又恢复考古发掘的遗迹之一。

你能相信么,就这么一个土堆,这是古代史书上大名鼎鼎的Kish,跟乌尔Ur,乌鲁克Uruk,拉加什Lagash相提并论,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文明,最早的城邦?

“舞榭楼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下一个是重头戏:巴比伦古城,汉谟拉比王的帝国。

古 阿卡德帝国时代,巴比伦城只是个小村庄。公元前18世纪汉谟拉比王的古巴比伦王国达到第一个鼎盛期,但是不久衰落。漫长的整个中巴比伦/Kassite王 朝期间,仍然是一个弱国都城。直到公元前689年建立新巴比伦王国,很快在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前604年即位),成为强盛的帝国都城,新巴比伦帝国灭亡 了新亚述帝国。也就几十年的工夫,前539年陷落于波斯居鲁士大帝。今天所见的巴比伦遗迹,基本上都是尼布甲尼撒的都城遗迹。因为当地地下水位高,再往下 更早的古巴比伦遗迹已经湮灭了。

现在挖掘出来的,有大道,原状的伊士塔门,以女神伊士塔命名,公牛和神兽Chimeras(蛇鹰狮的合 体)图案装饰,原来都是蓝色瓷砖作地,神兽图案色彩缤纷。整个遗迹都是1889到1917年之间,由德国人发掘出来的,德国考古队在一次大战之前,把伊士 塔城门的瓷砖部分,分割搬运到柏林,整个工程用了二十多年才完成,二战中奇迹般地保存下来,现在在柏林市中心博物馆岛的柏加蒙博物馆里。

当地留下的伊士塔城门还是原状的,但是比较低矮,没有瓷砖的那部分。仍然可以看得出泥砖上的浮雕神兽Chimeras。

尼布甲尼撒王宫被德国考古队发掘出来之后,发现了正殿大堂,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回师,公元前323年就死在这里,遗体在这里向全军展示。看见我们的英国领队,Geoff老头躺在台子上了吗?他在假装亚历山大大帝呢。

在 大殿侧后方,考古工作者发现一些很独特的建筑结构,像是储藏室,又像是提水机构,于是有人推断,这就是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巴比伦空中花园的原址。此说 的根据是,花园应该与王宫相连。但是希罗多德的书中,虽然详尽甚至夸大地描述过巴比伦城,却没有提到空中花园。这就是考古之谜了:首先,发掘出来的建筑, 并不清楚原来的用途,只能推测;其次,即便在史籍中,巴比伦空中花园是否存在,也仍然颇有疑点,不能定论。

这是古巴比伦城和王宫的复原地图。

这是巴比伦城中心区住宅的遗迹。

巴比伦古城宅基地的远处,山上隐隐有一座高大建筑。那不属于古巴比伦,是为萨达姆修建的行宫。但是萨达姆很可能根本没有来住过,也可能前后只住过6次。

萨达姆统治期间,伊拉克政府将原来的城墙和宫墙加高,现在的古代墙基上续了6千万块新砖,做得高大雄伟。也不是全无是处:他的修补,让游客更容易想象当年巴比伦城的雄伟规模。

但 是三千年的旧墙基,受不起这些新砖的挤压,头重脚轻又呈摇摇欲坠之势,修复文物成了破坏文物。后来要拆,更拆不得:现在全靠这些上层的新砖把旧墙基压在一 起,如果上层新砖拆了,下面的旧墙会四分五裂得更快。除了城墙和宫墙,萨达姆还制作了三分之二比例缩小的蓝色瓷砖伊士塔门。不过瓷砖太新了,而且 Chimeras神兽的形象做工不够好,赶不上古代真品手工的形象生动。

拿这个我们拍照合影的仿造伊士塔门,跟前文里柏林博物馆中货真价实的古董相比,现代人的工艺水平,究竟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呢?

石刻狮子吃俘虏,附近几百公里没有大块石料,古代两河流域都是泥砖建筑,这个石雕可能是战利品。考古发现狮子背上原本有鞍鞯,有假设说可能狮子背上还站立着女神伊士塔。—-有没有令你想起,西安汉武帝陵的霍去病墓前,汉代雕塑马踏匈奴?

在 古巴比伦遗址附近,居然还有传说中的巴别塔/通天塔遗址。我们知道,基督教圣经里,旧约实际上是犹太人的经典,新约才是基督教创作的。旧约创世纪里说,大 洪水之后,诺亚的子孙说同一种语言,要建造一座通天高塔,上帝不悦,令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人们交流发生困难,于是工程失败。这是人类不同语言的起源。这种 传说中鼎鼎大名,却不靠谱的事,居然也挖出了遗址。但是和基什城古迹一样,今天只是一堆黄土,连塔状高起都看不出来,贴照片也没有什么意思。

另 外附近的旷野中有座小山,顶上有高耸的石碑,看上去象美国西部荒野中的grand chimney国家公园。19世纪以来,人们都误以为这是巴别塔,其实现代的考古发掘证实,这是古城Borsippar,高耸的石碑是古代神庙的一部分。 Borsippar是古代苏美尔文明的一座古城,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作为古巴比伦的附庸城市出现。这座高耸的塔形神庙,所供奉的神叫Nabu,也是巴比 伦城的主神Marduk的儿子。

看上去的确更像巴别塔的气派吧?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