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帕尔米拉Palmyra: 被现代野蛮毁灭的古代文明

本文发表于世界遗产地理杂志

2011年4月的一天下午,叙利亚内战已经爆发了两周以上,在中部的霍姆斯 Homes,北部的阿勒颇Aleppo,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激烈冲突的新闻报导充斥电视荧屏。我困坐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旅馆小房间看着这些新闻,犹豫而 焦躁:按照原定旅行计划,我应该在三天前就结束黎巴嫩的旅行,进入叙利亚。但是战争刚巧在我前段旅程途中爆发。按常理,子曰“危邦不入”是为万全。但是这 场内战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更不知道这个文明古国里那些辉煌的古代遗迹,到战后还能幸存多少?时不我待,更何况目前边境尚未关闭,我的叙利亚签证有效,首都 大马士革也还平静,要不要赌一把?

四年之后,每次当我回顾那个干燥炎热的下午,都庆幸自己当时大着胆子做出的疯狂决定:闯进战乱的叙利 亚,去造访那些濒危的古代文明遗迹。根据国际主流媒体2015年8月报导,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已经开始破坏那里最宏伟的古代文明遗址,1980年 就已经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帕尔米拉城Palmyra。今天,我看着电脑里当时拍摄的图片资料,意识到后代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它的实景了。谁说人类 社会总是在不断文明进步的?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现代的愚昧和野蛮,正在吞噬古代的文明。

作为一个足迹遍布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旅行者,我并 非一个头脑发热的鲁莽之人,当时闯进叙利亚的决定,其实没有今天看起来那么危险。我凭借有效签证,从贝鲁特乘坐客运巴士,穿越开放而冷清的黎叙边界, 三小时之后到达首都大马士革,整个过程平静而有序。闹市区三星级的旅馆非常舒适,总共只有三四拨游客,价格只是平时的一半,服务却很周到。当时大马士革并 没有暴力冲突,只是星期五下午穆斯林的礼拜结束之后,会有大规模游行示威。平日人们生活基本照旧。但是在我游览首都的名胜之后,准备去叙利亚境内最著名的 古迹,帕尔米拉之前,我谨慎地改变了原定计划。帕尔米拉在大马士革东北215公里的沙漠之中,靠近伊拉克边境, 开始旅行之前,我曾经计划从大马士革搭乘长途汽车,经中部城市霍姆斯转车,到帕尔米拉住一晚,看沙漠中古代废墟的日升日落。但是战争开始了,我决定绕过已 经爆发武装冲突的霍姆斯城,从酒店前台花高价包专车,沿穿越沙漠的高速公路,一天往返帕尔米拉,不在大马士革以外住宿。谅来双方在这个阶段还不会把仗打到 沙漠里去,而沙漠古迹的日出,为了安全,只能作为战争的牺牲品放弃了。

帕尔米拉Palmyra,叙利亚规模最大的古代遗迹,丝绸之路末端 的贸易重镇,它兴盛的时代,从公元前后到3世纪,相当于我国的东汉魏晋年间。古代的丝绸之路,从长安一路向西,穿越河西走廊和中亚,到达今天的伊朗,当时 叫做帕提亚帝国,也就是中国古书上的安息。这些来自东方的丝绸,茶叶等贵重货物,最终将从安息运抵大秦,也就是从帕提亚,穿越今天的伊拉克,叙利亚,通过 海路或者陆地,到达当时的罗马帝国。而帕尔米拉,是伊拉克到叙利亚这条沙漠商路上的一片绿洲,因此虽然不属于汉帝国到安息的丝绸之路主段,却在安息到大秦 的末端商路上,位居险要。古代帕尔米拉的财富,就来自这些穿越沙漠,在绿洲中歇脚的骆驼商队。

今天的叙利亚,伊拉克这块中东土地,在公元 前300多年被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大帝统帅的希腊联军征服。亚历山大死后,他的部将塞琉古,以叙利亚为中心,建立了希腊化的塞琉古帝国。帕尔米拉作为塞琉古 帝国的一部分,它的文化遗存,都以希腊样式为主,所以今天在叙利亚这样一个中东穆斯林国家里,看到的历史建筑,全是象雅典卫城那样的神庙,高耸的列柱,圆 形剧场,千万不要太过惊讶。后来到公元前后,塞琉古帝国衰落,东边今天伊朗境内的帕提亚,西边罗马帝国这两大势力崛起,灭亡了中间的塞琉古,叙利亚故地, 尤其是帕尔米拉,变成帕提亚和罗马这两大帝国势力的中间地带,虽然在名义上接受罗马统治,其实是自治的东西商路城市国家,保持了相当大程度的独立主权。在 文化上,帕尔米拉的政治制度,建筑风格,基本上以古希腊城邦为蓝本,也有罗马的浴场。但是毕竟帕尔米拉处于东西商业贸易的路线,它同时也受东北的帕提亚 (波斯),东面的美索不达米亚,跟南面古埃及几个文明的影响,比如帕提亚的希腊式神庙里,供奉的神跟伊拉克两河流域的神祗类似,而神庙的列柱,所用石材来 自埃及的整块粉色大理石。

公元前后直到3世纪这两三百年,帕尔米拉在罗马帝国的羽翼下,作为半独立的城邦国家,是它最鼎盛的时候。我现在 看到的雄伟的巨石建筑遗迹,基本上都来自那个时代,典型的希腊罗马城市风貌,也是叙利亚吸引最多游客的旅游胜地。说是“吸引最多游客”,我在帕尔米拉城的 一整天里,只看到一个来自法国的旅游团,还有两位来自斯洛文尼亚的青年,后来和我一起搭伴走。政治动荡给叙利亚旅游业带来的灾难性冲击,当时就已经显而易 见。我去的季节是4月底,还没进入炎炎盛夏,正是叙利亚的旅游旺季,在往年,整个帕尔米拉几个平方公里的遗迹区,会充斥数百辆旅游车,每天几万欧洲游客, 而现在,广阔的景区,只有这么寥寥数人。

对我来说,这倒正好:一个人倘徉在伟岸的古希腊立柱废墟之中,更有凭吊古迹的意境。

帕 尔米拉的罗马遗迹占地很广,整个景区除了圆形剧场,巴尔神庙等两三个景点卖票,其他地方都免费,也没有固定的开放时间。只是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距离太 远,不能步行,最好有车或者租辆自行车。我的叙利亚司机艾曼老头对这片区域非常熟悉,首先送我到沙漠的制高点城堡山上,俯瞰整片罗马时代的遗迹。城堡建于 13世纪阿拉伯哈里发的时代,比山下的古城遗迹整整晚了一千年。城堡山大约高200米,山坡很缓,海拔也不高,但是周围上百公里范围全是一马平川,所以视 野相当开阔。

从 山顶望下去,正中间细小的方形和长条建筑,是古代帕尔米拉城的中心遗迹区,山下右手边丘陵山谷之中,星罗棋布的小点子建筑,是古代的丧葬塔群,每个家族都 有一座塔,塔分几层,每层象图书馆的抽屉那样,分格存放着历代家族成员的骨灰。而山下左手边,一直延伸到正中间罗马遗迹区外围,有大片黛青色,甚至绿得发 黑的区域,这就是沙漠里的绿洲,从古到今穿越沙漠的商队集中的休息场所,现代帕尔米拉市镇。仔细看,还能在绿洲中辨认出房子和主要马路的直线条。再放眼向 外围望去,视野所及,灰黄色的大沙漠漫漫无边,平得象一片锅底。

从城堡山下来,我就近先参观附近山下的丧葬塔群。

这 些方塔有点象东方佛教寺院的塔林,每个贵族家族一座塔,里面分几层,这些墓葬塔里最高保存最完整的两座,游客可以走进去参观,塔高三层,据说一层是男人, 一层是女人,一层是小孩的,里面并不恐怖,因为所有的棺材里都是骨灰,没有尸体,罗马人用火葬,而且棺材放置在墙壁上凹进去的龛内,口上用浮雕大理石板盖 起来,游客看到的,是浮雕和壁画,见不到后面的棺材。

我 在这里,还“捡到”了两位被困的斯洛文尼亚游客:当时这对青年夫妇坐在塔门前等开门,平时那里上锁,旅游指南书上说,镇上博物馆的看门人,会每天定点来开 门。可是当时整个景区几乎没有游客,看门人估计是犯懒,根本就不来。幸亏我到了,请我的司机开车去4公里外的博物馆把看门老头接来,才给大家解了围。他们 两位计划当天傍晚坐公车回大马士革,但是回去的车少,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我包车反正只有一个人,就邀他们搭我的车一起游览,我那年年初去过斯洛文尼亚,和 他们挺谈得来,这兵荒马乱的,一路搭伴还感觉安全些。那天游览完之后两天,他们又雇我的这位司机,艾曼老头的车,想从南部走陆地边境进入约旦继续旅游。我 后来是通过司机了解到,就在我们游览帕尔米拉的那天,叙利亚约旦边境由于战乱而关闭了,这对夫妇靠了我的司机托熟人带路,最后是偷越边境离开了叙利亚。我 自己还好,原本就计划从叙利亚飞伊朗,当时大马士革仍然一派和平景象,空中交通还正常,也没有出现逃难的景象,所以我离开叙利亚的时候,一切如常,但是从 这对夫妇走陆地边境的经历,我隐隐已经感觉到战争迫近的紧张气氛。

我们和司机艾曼老头一行四人,下一站去全城最漂亮的遗迹,巴尔神庙 Temple of Bel,巴尔神庙建成于罗马帝国初期的公元34年,供奉的巴尔Bal是古代两河流域的主神,它在城市最东段,保存得也最为完整。这儿要买票,进门后是一座 宽敞的院落,院子里无数巨型希腊石柱。

院子中间的神殿,是古希腊那种繁柱结构,而不象罗马人喜欢的水泥圆拱顶的巴西利卡大空间,所以,它是方方正正的,从外面看很大,很多雄伟的柱子,柱头装饰繁复的橡树叶,属于经典的柯林斯柱式,但是神庙内部空间其实挺小,长宽只有十来米,高14米。

神 庙围墙所围出的院落极大,长宽各两百多米,据说,在帕尔米拉城衰落的近代五百年里,整个城镇都生活在神庙的院落里面。所以,这座神庙真正好看的地方,是院 子里的柯林斯式列柱,和正中神殿的外观。院落中散落一地古代砂岩巨石,应该属于神庙屋顶,门楣,上面依稀可分辨出不同的雕刻和文字。

这是整个神庙的恢复想象图

走 出巴尔神庙门外,有条罗马长街,向西一直延伸1.2公里,在古代这是城市的主街,也是通往其他城市“高速公路”的起点,现在街两侧都还留有相当完整的希腊 式立柱拱廊。在全世界的古希腊罗马遗迹中,也没有哪里还能保持如此完整拱廊长街。站在巨石铺垫的驰道上,可以想象两千年前,这条长街完整的时候有多么气 派。

在这条柱廊长街一半的地方,有希腊式的半圆形剧场,还有大市场,希腊语叫做Agora,

市 场侧面有古罗马大浴场的痕迹,也有古代税务所建筑遗迹。遥想当年,来自东方甚至中国的商队,穿越沙漠来到这里,从骆驼上卸下货物,交易各种香料,丝绸,食 品和工艺品,或者在罗马人的公共大浴场中洗去一身风餐露宿的疲惫。帕尔米拉的国库也因为商业税收而充盈。似乎,帕尔米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可以让这座城 市无限期地繁荣下去。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让帕尔米拉在公元3世纪急剧地衰落下去,直至1500年以后,变成了一个沙漠中被人遗忘的小村镇呢?

罗 马帝国时期,帕尔米拉的经济繁荣,国力鼎盛,原因除了位于商路咽喉的地理优势之外,它处于罗马帝国跟东方帕提亚帝国(中国古书上大秦与安息)之间的边境地 带也有关系,两大帝国从公元前后到3世纪之间势均力敌,各有忌惮,把叙利亚沙漠和两河流域上游当作中间缓冲地带,所以帕尔米拉拥有相当高的自治权。作为边 境重镇,帕尔米拉数百年来必须承担保护商路安全,弹压沙漠上游牧部落袭击,庇护来往商队这些职能,所以古代帕尔米拉人非常尚武,他们神庙里的浮雕和塑像, 连神祗都是顶盔贯甲的。时间推移到公元3世纪中叶,相当于中国史上三国后期,罗马帝国正经历着“三世纪危机”,内忧外患,东方的帕提亚帝国被伊朗高原新兴 的萨珊波斯帝国所灭,萨珊波斯西侵,公元260年罗马皇帝瓦勒里安御驾亲征,大败被俘。此时帕尔米拉城主欧达纳图斯Odaenathus起兵,承担起罗马 东部边境的防务,在幼发拉底河畔独力击败了得胜的波斯皇帝萨波尔一世,扶瓦勒里安的儿子登上罗马皇位,作为交换,欧达纳图斯获得罗马皇帝之下的国王尊号, 帕尔米拉也升格成罗马的附属王国,此后四年,帕尔米拉的军队向萨珊波斯帝国发动反攻,不但收复了罗马人丢失的两河流域所有国土,甚至两次围攻波斯都城泰西 封,一时帕尔米拉王国威震整个中东。

公元267年,帕尔米拉国王遇刺,两个幼子先后继位,王太后则诺比娅Zenobia垂帘听政,帕尔 米拉凭借超出罗马本身的兵威,渐有脱离罗马独霸中东之势,则诺比娅几乎吞并了罗马在中东和阿拉伯半岛的所有领土,还南下占领埃及,加冕埃及女王,北上攻占 罗马帝国在今天土耳其小亚细亚半岛的腹心地区。则诺比娅在公元271年僭号罗马帝国女皇,此时,帕尔米拉的军事和经济地位达到顶峰。但是帕尔米拉的辉煌并 没有维持多久,273年,新的罗马皇帝奥里略发动反击,迅速击败了帕尔米拉,则诺比娅被俘,帕尔米拉城被罗马军队占领。两年之后,帕尔米拉再次反叛罗马帝 国,这次奥里略皇帝镇压叛乱之后,夷平了帕尔米拉城,从此,帕尔米拉虽然保持了商路上贸易中心的位置,但是国势再未恢复,先后在罗马跟阿拉伯帝国治下,始 终只是一个地区中心的地位,直到1400年,中亚帖木儿帝国征服这里,再次夷平城市。此后的整个近代史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治下的帕尔米拉,就沦落成了沙 漠中被人遗忘的一个绿洲小镇,一度全城人口,都生活在巴尔神庙的院落中。

我觉得帕尔米拉兴衰的故事,和中国河西走廊上的凉州(以今天甘肃 武威为中心的地区)颇有相似之处:他们都是处于商路要地,民风强悍的边塞城市,当中央王朝动荡的时候,凉州就武装孤立于中原,俨然一个独立王国,三国时候 马腾,马超父子的西凉州就是半独立的军阀割据,到了后来东晋南渡,五胡十六国时期,南凉,北凉,前凉,后凉等等政权都在这里诞生,到了中央政权强大统一的 时代,又复归中原版图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统治叙利亚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崩溃,叙利亚属于法国托管地,1920年代末,法国人把 住在巴尔神庙院落里的当地居民,完全搬迁到附近建立的新城,腾空了2平方公里帕尔米拉古代遗址区,着手发掘。那时候大多数古罗马时代的遗址还都埋在地下。 经过数十年的发掘,这里成了叙利亚在首都以外规模最大,年游客流量也最多的古代遗迹,1980年即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明遗产名录。同时,考古发掘仍然在继 续,最后一批外国考古队来自波兰,跟叙利亚政府合作发掘,直到2011年我来游览的前几周,由于战乱形势刚刚撤走。

当我站在气势恢宏的列 柱大道末端,面对着巴尔神庙大门,一排排森严肃立的巨型石柱,让柱下的人觉得渺小,可是放眼望向远方,却觉得也只有这样宏大的建筑尺度,才和周围一望无际 的沙漠相配,人类的智慧和文明,在大自然的广阔无边面前,一点也不显得逊色。古代文明的伟大,在于他们能集中倾国之力,专注地,坚持地,不惜任何代价地完 成挑战自然,挑战人类社会极限的纪念碑工程,帕尔米拉的古代遗迹如是,金字塔,长城亦如是。

但是又有谁能说,人类的文明程度只会越来越 高,文明一定会战胜野蛮和蒙昧呢?自从4年多之前,我离开叙利亚之后一直在关注着这个国家的新闻,希望内战终于能够平息,可是事与愿违,战火愈燃愈烈,先 是双方全面开战,越来越多的空袭甚至化学武器开始针对平民,然后美国和欧盟威胁要干预,从去年开始又出现了完全不可理喻的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象癌 症一样扩散,今年夏天连帕尔米拉也被他们占领,幸亏帕尔米拉失陷的前夜,当地考古博物馆连夜在政府军的护卫下偷运了两卡车最珍贵,体积又不大的考古文物回 大马士革保存。自从新闻上报导伊斯兰国占领帕尔米拉之后,我就担心他们会象对待伊拉克的亚述古都尼姆鲁德一样进行破坏。这个夏天,情势越来越糟:先是我参 观过的希腊圆形剧场被当作屠杀刑场,伊斯兰国用十来岁的半大孩子做刽子手,在古代剧场内斩首20名人质,还将血腥的录像放到网上。8月下旬,新闻里说伊斯 兰国为了追逼古代遗迹发掘出来的宝藏下落,逮捕了早已退休的83岁帕尔米拉前首席考古学家,一个月的刑讯逼供,老人什么也没有告诉这些恐怖分子,最后被伊 斯兰国公开斩首。到9月初,最坏的消息得到了证实,路透社证实叙利亚政府方面报导,恐怖分子用炸药爆破了帕尔米拉的巴尔神庙。今后,即便战争结束,恢复和 平,世人再也无法看到这些古代文明的遗存了。在这里,现代人比古代更野蛮,蒙昧战胜了文明,极端主义战胜了理智。在为这些永远遗失的世界文化遗产感到痛心 的同时,我们必须质问:人类生产力越来越提高,就意味着文明程度的提高么?那么为什么拥有现代化炸药的伊斯兰国分子,远比古代只拥有简单工具的城市建设者 愚昧和野蛮?也许,我们只能希望,人类文明的程度虽然不能直线进步,终究还是迂回曲折地螺旋前进着,文明终究会战胜野蛮,和平能够让那些蒙昧的宗教极端分 子恢复理智吧。

如果文明的力量无法令这些极端分子恢复理智,也许只有上帝才能原谅他们了。如此,则文明社会的责任,就只剩尽量把这些伊斯兰极端分子送去见他们的上帝。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