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旅行:世界上那些绝美的犄角旮旯 (5/10) 春雨江南


2016年的旅行:世界上那些绝美的犄角旮旯

5 春雨江南

我每年暑假回国,基本上都能有时间在国内旅行大半个月。去年去过西藏青海以后,所有的省区都到过一遍,今年也开始依据个人兴趣,重复去一些自己特别感兴趣,觉得跟自己的气质和喜好相适应的地方。所以,今年暑假在国内的主题是江南之旅,从上海出发,在周边江苏-浙江-安徽活动,最远到江西婺源。

江南之行的第一站,从上海火车南站坐1个半小时巴士,到属于嘉兴的西塘古镇,住上两晚,吃吃陆氏小馄饨,管老太臭豆腐,喝上二两高度的桂花酒。入夜住在古镇里,不过要远离嘈杂的酒吧街,住在比较安静的西街河边楼上的民宿旅馆。特别舒适。我不喜欢泡吧,嫌太吵。不过晚上出来,要吃蝉衣包圆(豆腐皮包菠菜肉末卷)和椒盐南瓜。

这里的情调和我平时常去的欧洲完全不同,但也同样是我喜欢的。尤其有种亲切的,前世今生的感觉。好像自己就应该属于这里。有朋友嫌到处挂红灯笼太商业化,的确也是,红灯笼是北方的民俗,江南传统上不这么做,挂太多红灯笼反而显得矫情。不过我不太在意,反正,好看就行。

6月初江南还在梅雨季节,下雨了,烟雨江南就更正宗,拍两张黑白片,只留一串红灯笼,在烟雨朦胧中,挑出那么一抹亮色

西塘的水面也有开阔的地方,这是西街尽头,戏台前面,一带粉墙黑瓦,也很好看

在西街上逛街,走到哪吃到哪儿,不过得尽量限制自己买东西,我刚出来第一天,后面还要走3个星期的路,只有一个20英寸的小行李箱,买多了既放不下,也是累赘得和自己过不去。但我还是很喜欢这样热热闹闹的店。这样的店在全国很多地方的旅游景点都有,看着闹腾,但是这些灯笼五颜六色的,放在一起真好看,我还是喜欢给它们拍照。我自认为有文化也有欣赏品味,但我一点也不清高,俗艳的东西我也喜欢。张爱玲还喜欢“市声”呢,十来二十岁的时候容易装清高,那时候小,长大了再这么干,那就是装B了。

一大清早5点钟出门,在永宁桥的桥顶拍照,整个塘河的全景。不为拍日出,江南古镇,日出不是应景的风景,就应该是这样的烟雨才有味道。

江南的回忆。做一张黑白的朦胧效果的片子

西塘和乌镇都属于嘉兴市,但是在两个方向上,所以我从上海南站坐每小时出发的直达车先到西塘,再从西塘坐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嘉兴火车站。嘉兴的南湖久仰大名,不过不是因为一大的红船,而是金庸《射雕英雄传》里的烟雨楼。但是,最最要紧的,还是嘉兴五芳斋的粽子。所以,我从火车站首先步行到五芳斋的总店。有朋友是嘉兴的,指点我吃哪种馅的粽子:最好吃的是蛋黄的,还有栗子的粽子。这几天还吃了排骨馅、梅菜馅的粽子。这是我的午饭,吃得好多吧?又是粽子,又是生煎,又是馄饨

我从小时候也会包粽子,因为我家是上海人,每年端午节家里包粽子,最好吃的是肉粽,但是我在天津长大,北方的同学和朋友们一般只吃甜粽,江米小枣的那种,蘸糖吃。北方的汤圆也是,山楂、豆沙等等,各种馅都是甜的,没有肉馅的汤团。所以有时候给同学带点肉粽,还挺受欢迎的。从五芳斋步行走向南湖,从梅湾那里拐弯。江南自古文脉鼎盛,随便走这一路,就能经过好几家名人故居,我之前还不知道他们都是嘉兴人。这是朱生豪先生的故居,朱先生夫妇都是江南名门书香门第出身,他在抗战的颠沛流离之间翻译莎翁全集,完全出自兴趣,1944年32岁上英年早逝。

从梅湾走到南湖,坐船上湖心岛,也只需要买上湖心岛的票,其他几处景区并不重要。这是烟雨楼,跟我想象中《射雕英雄传》里的烟雨楼不大一样。不过,基本上我的想象都是从1983版的连续剧里来的。

中共一大最后两天的游船,其实内部挺豪华的,不过内部不让拍照。

从嘉兴的长途汽车站(不在火车站,要从火车站坐19路去)坐车很快到乌镇,乌镇的汽车站运作相当规范,无票的拉客人员一律不能进站,所以站里秩序井然。真正的游客下车以后,不用出站,就可以立即坐上K350路,去东栅或者西栅景区。这趟车连接两个景区和长途汽车站非常有用,而且转车不用走出长途汽车站,免了私人司机拉客的嘈杂。乌镇的旅游秩序是挺规范的。乌镇不象西塘有那么多红灯笼,所以看起来更真实一些。东栅景区规模比西栅小,基本上是一条长街,有茅盾先生的故居、染坊、酒坊,仔细看看这些陈列,还能学到不少东西呢,了解古人的日常生活也是学问。这是染坊

大宅门楣上的砖石雕

西栅景区的规模更大,而且景区里面有一些旅馆可以住。景区入口处还有每年乌镇戏剧节的剧场,虽然是现代建筑,但是也融入了当地传统特色,形状脱胎于乌篷船,外表面的材料用青砖,周围是竹林,建造得并不突兀。西栅里面另一处我喜欢的地方,是昭明太子萧统读书处,乌镇图书馆在这里,坐在古代家具装饰的图书馆里翻翻书,乘乘凉,很容易消磨一个下午的时间。西栅的河道和小船的景色

西栅的湾汊,这里离开主河道,比较安静,好像也是旅馆

有旅游群里的朋友也是从美国回来探亲,约好在西栅见一面,共进晚餐,这样就在镇里呆到晚上,华灯初上,古镇里的夜景比白天美,而西栅的夜景又比东栅更好。

从乌镇到南浔并不远,虽然乌镇属于嘉兴而南浔属于湖州,但之间的直达巴士不到一个小时。南浔的各个景点有联票,但是成片的区域并不收费,这一点比西塘和乌镇做得好。正好有去年我们学校的访问学者来上海开会,还特意从上海过来南浔相会,老朋友见面很是亲热。南浔属于湖州,而湖州历史上最有名的出产是丝绸,所谓“湖丝”。我倒没有买什么东西,但是在吃方面绝不马虎,总归是田螺、扎肉、白水鱼、河虾、爆鳝这些江南的传统菜,有些是在美国和欧洲很难吃到的。

古镇桥头的乌篷船,还有桥洞和倒影正好组成一个完整的圆环。

离开南浔之后,我下一站是千岛湖。从湖州到千岛湖公共交通并不方便,我又不自驾,于是先要坐车去杭州的长途客运北站,再转往杭州客运西站,从西站有直达千岛湖镇的专线车。早晨出发,到达千岛湖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还好我的旅馆订在千岛湖中心湖区码头旁边,千岛湖游湖其实很方便,每天从中心湖区码头和东南湖区的码头,都有公共游船,登临几个岛,游客登岛以后可以坐下一班船再去下一座岛,船票通用。但是游船只在上午出发,下午两三点钟已经没有船。另一个办法就是包船游湖,一艘快艇可以坐8-10个人,整艘船包下来也就是几百元人民币而已,如果凑几拨人共同包船,就非常便宜了,而且这样的游艇登的岛更多,游客人数少,上下船也更快,省时间。我当天下午和别人拼船游湖,第二天上午去东南湖区,坐常规游船,总共玩了两天。这是第一天下午梅镇岛外的灯塔

在这片湖区的月光岛上,还有明朝宰相商珞的家乡,中国一千多年科举考试,三元及第者屈指可数,总共14个人,有明一代总共只有两人。我读书的时候多多少少算个小学霸,来这里向古代的巨无霸学霸致个敬。龙山岛上,有海瑞故居,海瑞倒不是这里人,他的家乡在海南,但是他在千岛湖做过淳安县令。还有一处是朱熹朱夫子的半亩方塘。“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首诗形容的是读书读到融会贯通,茅塞顿开的境界。半亩方塘,就在这里。

第二天东南湖区码头,坐缆车上黄山尖,俯瞰湖里星星点点的小岛,据说组成“天下为公”四个字。很难看出其他三个字来,但是“公”字还是挺明显的

东南湖区的蜜山岛上有庙,据说“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故事,就说的是这里,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天池岛上可以看到瀑布,可以步行一直走到鸟岛。这一幕很有意思:当时我看见水库的水里有大鲤鱼,岸边竹排上摆着一大盆鱼食饲料。这只水鸟居然懂得把饲料抛进水中,引来大鱼,然后在逗鱼玩儿呢。一个在岸上,一个在水里,水鸭子又不可能吃那么大的鱼,绝非捕食,纯是为了取乐。我记得以前看书上说,判断任何动物是不是聪明,有两个标准:一是这只动物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能否懂得那是镜像;二是这只动物懂不懂得玩游戏。捕食是所有动物的本能,但是只有智力极高的动物才喜欢玩。我一向听说海豚、乌鸦、猪都是智力极高的动物,没想到这只水鸭子,才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动物–它不但懂得玩,甚至懂得利用工具(饲料)来玩!

千岛湖最著名的特产是有机鱼头,我一个人一顿晚餐,要了一个鱼头,炒一碟素菜苦瓜,来一瓶千岛湖啤酒,撑到脑满肠肥,夜里甚至睡不着觉。

从千岛湖,我去下一站徽州。中间的路途本身就是风景:从中心湖区游船码头再过去2站公共汽车就是客运码头,每天早晨6:30,中午12:30各有一班客船,上溯新安江,船行5个小时到达深渡码头。同时从深渡每天也有两班客船来千岛湖。整艘客轮上只有我一名乘客,特别有意思。而新安江向上游越走山越高,江面越窄,很有1995年我在大坝合拢之前乘船游三峡的意思:峡江九曲十八弯,两岸青山相对出,村庄房屋都是白色的粉墙,坐落在青山脚下水岸边,山坡上有梯田,低云缭绕,云蒸霞蔚。江面上星星点点打鱼船,其实不是捕捞野生鱼,而是在用网子圈起来的鱼塘里面打捞,这就是千岛湖有机鱼头的来源,这些鲤鱼每条总有上20斤重,据说这里的船家,每天能捕捞数千斤鱼呢。

这是从深渡顺流而下,和我的船对开的客轮。对面的客轮上有不少游客,我的江轮和它同样型号,但是全船只有我一个乘客,想怎么拍照怎么拍。

千岛湖属于浙江省淳安,船行5小时到深渡码头,深渡已经属于安徽省徽州地界。整个黄山地区的中心地区是屯溪,从屯溪长途客运站,每天有旅游专线公共汽车往返于附近的众多景点,所以,我推荐就住在屯溪,每天坐专线汽车玩附近的景点。从深渡码头,可以坐车直达屯溪客运站。但是因为深渡跟屯溪之间要经过徽州城(歙县县城)和棠樾古牌坊群,所以,最方便的路线,是从深渡先去徽州古城游览,住一晚上,第二天再去棠樾看牌坊,之后从棠樾到屯溪。我在1995年大学里面就自己一个人上过黄山,所以这次来黄山和徽州地区,不是爬黄山的,是看徽州民居,并且要上道教四大名山之一的齐云山。这片地区现在的中心城市是屯溪,但在古代府衙却是徽州的歙县,整片地区都属于徽州。所以今天在歙县县城还有很多古迹,包括徽州府衙门和城墙(这个应该都是新造的仿古建筑)

城中心还有真正的古迹,许国石坊,这座石牌坊不得了,是明朝万历年间的大学士三朝元老内阁首辅许国回家乡建造的牌坊,和其他牌坊不同在于,它有四面八角,就是四围长方形的四面牌坊的组合,这个形制按照礼法来说,已经属于僭越,要是有人弹劾或者皇帝真正想要追究,许大学士吃不了兜着走的。所幸皇帝没有追究,于是给后世留下这么一座美轮美奂的建筑

另外歙县是出文房四宝歙砚的地方。砚台最有名的一个是端砚,一个是歙砚,端砚出自广东端州,今天的肇庆,歙砚就出自这里了。歙县城里有黄宾虹和陶行知的纪念馆。明清两代江南文风鼎盛,名人辈出。清朝的江南省包括江苏和安徽,直到康熙年间才一分为二,安徽的名字来自安庆和徽州,江苏的名字来自江宁和苏州(江宁就是南京,清朝总督驻江宁,巡抚驻苏州,所以苏南苏北这两座重镇自古并立)。歙县城外的渔梁坝是著名的水利工程。

从歙县出城再向屯溪方向走,要经过棠樾古镇,这个由七座牌坊组成的中国最大规模的牌坊群,出现在无数的电影电视当中。我这张照片上只有4座牌坊,因为七座牌坊成折线排列,一段四座一段三座,不太容易在一张照片里面拍全

过了棠樾镇,就可以坐旅游专线车直接去屯溪了。我这次不想上黄山,后面几天一直以屯溪长途汽车站为基地,每天出动坐旅游专线公交往返于附近的重要景点。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线,就是宏村-西递-赛金花故居-齐云山

宏村外面的这座桥,这条河,出现在无数的影视作品里,看见这座桥,我好像觉得《藏龙卧虎》的李慕白会牵着一匹马,出现在桥头的另一边一样。

徽州古代既然属于江南,徽州民居和江浙的民居也很像,都是粉墙黑瓦,都讲究砖雕,讲究风水,但是安徽多山,在青山绿水之间看起来就更漂亮了,江浙的古镇水网纵横都在平原上,没有山峦的衬托。而且徽州民居为了防火,把马头墙做得很高,檐角上翘,线条相当优美。这两点是江浙民居所无。宏村内外其实原本没有水,不象江浙的水乡古镇,但是为了风水的关系,在必须有水的地方,挖湖引水也一定要做出人工湖来,这是风水的需要。其实宏村外的河,还有村中心的这个月湖,都是这么来的

这是西递村口的牌坊

这是赛金花故居思园。赛金花原名郑彩云,在京师的八大胡同做了一段时间妓女以后嫁给状元洪钧做小,洪钧出使欧洲,没有带正房,带着赛金花赴任,她作为大使夫人在欧洲见了不少世面,回国之后洪钧死了,赛金花寡居。据说她在德国的时候和瓦德西有交情,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以后,赛金花凭着和联军总司令瓦德西的交情救了京城不少人。甚至还有添油加醋的说法。不过我自己曾经查过德国方面的资料,尤其是瓦德西的生平,从外方的资料来看查无实据,估计《孽海花》里的桥段,是当时的无聊文人牵强附会出来的。详见拙作《德军总参谋长、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与义和团》

http://no1190.yjq.cc/viewthread.php?tid=114160

庚子之乱以后赛金花回到家乡,买下这座庄园(也有说法是友人赠送的),叫做思园

思园花园墙外的稻田,用“借景”的手法,园子外面的山水和田园风光可以通过墙上的花窗格借到园子里面来

齐云山也在西递-宏村-赛金花故居这一条线上,这里是道教四大名山之一,我2007年去青城山、2013年去武当山、2014年去龙虎山、2016年齐云山是我去的最后一座道教四大名山。因为它在黄山周边,所以名气不响,应该说知道这里的人还不如知道西递宏村的人多吧?齐云山倒是不高,原本有缆车,但是我去的时候缆车在维修,通勤车从山下大门口把游客送到山上的景区。

这是齐云山顶看到的一座孤峰

山顶向下看,平原上有一片八卦田

我在屯溪住了四五天,除了徽州周边的景区以外,屯溪老街也很有意思,这边特产很多,以山货为主。另外,与屯溪相毗连的休宁县号称中国状元县,有个状元博物馆,我很有兴趣,反正从屯溪汽车站去休宁很近,几乎所有的长途汽车都会经过,下车步行15分钟到博物馆,原本似乎是县衙所在地,大厅居然叫做“平政堂”,口气比县官可是大多了。那天我去的时候倾盆大雨,所以照片上全是雨点。这样的天气,逛博物馆再好不过。休宁在清朝乾隆年间出过两个状元,如果算上原籍休宁后来去了别处寄籍安家的就更多。从宋至清,据说休宁出了19位状元。现在说“高考状元”,其实只是一个省的高考冠军,每年至少有文理科两个人,各省总有一些自己命题的科目,不可能全国统考大排行排出全国冠军。古代真正的状元难得太多了,首先他是真正的全国统一考试冠军,其次三年才有一个人(如果不算恩科的话),不过只能是文科状元,没有理工科状元这一说。

这是乾隆四十年的圣旨,所谓“皇榜”,“金榜题名”就是这个意思。

我的下一站是婺源,从屯溪汽车站有直达车到婺源县城(紫阳镇),2小时就到,非常方便(当然高铁黄山站到婺源站只需要20分钟,但是两个高铁站离开各自的旅游专线汽车站都还有一段距离,要转车,反而不如直达巴士)。我把旅馆订在紫阳镇本地区汽车站旁边,这样每天坐地区内的中巴,一个镇一个镇地闲逛,晚上再回来。婺源今天虽然属于江西,但以前是徽州的地方,所以婺源的民居,其实是徽派民居,文化上与其说是江西的,其实更多是徽州的。如果以紫阳镇为中心,大致可以分东线,北线,西线。自驾是最好的方式,大多数人会在3-4月间来婺源看油菜花。但是每年3-4月是我的学期当中,不可能回国,我看油菜花只能象去年那样,7月去青海看门源县祁连山雪峰之下晚放的60万亩油菜花。而且我在国内也不敢开车,所以,这次我来婺源,主要是坐中巴,走东线和北线上一座座婺源小镇。

如果以紫阳镇为原点,东线从近到远依次是李坑、汪口、江湾、晓起、江岭。江湾居然是江泽民的祖籍,我一直都只知道他是扬州人。看看江氏宗祠知道,这里江姓的祖上实际是姓萧,据说能把祖宗一直追溯到汉代萧何跟南朝的梁武帝萧衍(当然这种攀名人做祖宗的说法有多可靠那就不提了),到了唐末萧姓还出了宰相,唐末朱温之乱,一路南逃至此,为避祸改姓为江。所以这里的江氏称为“萧江”。而江泽民的曾祖父在清朝做到两淮盐运使的大官(绝对是肥缺),任所在扬州,所以从那一代才把家搬到扬州了。这就是江口的萧江宗祠

在婺源“中国最美乡村”的这一片大大小小的村镇当中,我最喜欢李坑,李坑的规模比较大,一水儿的徽派民居维修得很好,而且从村口进村的一路还会走过田间小路(当然是特意修出来的),走过小庙。

北线坐中巴也是一路比较顺,从紫阳镇往北,路上经过思溪,延村(我看地图的时候一直以为是一个叫做“思溪延”的村)到北线的中心清华镇。清华镇外有一座宋代的廊桥叫彩虹桥

当时是6月初,江南雨季,在彩虹桥遇到大雨,在桥边的水车和茶舍躲雨,看河里洪水的水位多高

从清华镇继续向北,道路就分叉了,可以坐车去灵岩洞,也可以去大鄣山的卧龙谷。但是如果要想一天往返的话很困难,最好在清华镇住一两个晚上,这样灵岩洞、卧龙谷、理坑就都能到了。北线和西线各个点之间的公共交通不象东线那么发达,最好的方式还是自己开车。象我这样在国内不敢开车,又只愿意一个人到处乱走一个人玩的主儿,在这里就会有很多地方走不到。

从婺源紫阳镇到九华山每隔一天有一班长途汽车,终点是到南京的,中间经过九华山。如果汽车的时间不合适,那么可以坐高铁回屯溪,从屯溪转汽车去九华山(九华山也通了高铁,是池州站,但池州跟黄山-婺源不在一条线上)。九华山是我去的最后一座佛教四大名山:1994年去观世音菩萨道场普陀山,2007年去普贤菩萨道场峨眉山,2013年去文殊菩萨道场五台山,2016年去地藏菩萨道场九华山。到今年为止,佛教四大名山和道教四大名山我就到全了。九华山中心景区最主要的地方,是去参拜地藏菩萨的肉身宝殿

唐代从朝鲜来的一位姓金的高僧在这里修行,他是新罗的世家公子,也有说是王族的,享寿99岁,在世时候灵迹不断,世人认为他是大愿地藏王菩萨的在世化身。在中心景区除了肉身宝殿以外,还有祇园寺、旃檀禅林、化成寺等。从这里坐缆车上百岁宫,还能瞻仰103岁圆寂的应身菩萨的真身,可以在这里的观景台远眺山势,据说从这里看出去的山势就是一尊睡佛。回到中心景区以后坐巴士去换乘另一条缆车索道直上天台景区。但是从索道上站还要登山走一段路才能到观音峰,拜经台,天台正顶,和十王峰。还好,山顶上从缆车站出发的路是一个大环线,不会走丢,也不需要计划路线,只要有耐心有体力上的准备就好了。

山上的怪石

天台峰是有香火的热闹的寺庙景点里面最高的,但还不是九华山的主峰。从天台峰下来一点点,走一道山梁,再接着爬上对面没有建筑的十王峰,这里海拔1344米,才是九华山的主峰。这是我在爬十王峰的山道上,回头远看天台峰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About jgu1126

20多岁的时候在国内背包,到30岁走过美国50州中的47个,35岁开始走遍欧洲和中东北非,终极目的是到42岁游遍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美国50个州,欧洲47国,踏足全球七大洲,南北两极圈,世界一百国。
此条目发表在负手看惊涛系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